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夜猫子 [打印本頁]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7-26 01:40     標題: 夜猫子

本帖最後由 公子小黑 於 2014-7-26 14:29 編輯

《夜猫子》
/公子小黑



  我一般不敢过了午夜,有一回刚过了午夜就长出一根羽毛。我吓傻了,我一迟疑,又长出一根羽毛。我想,坏了,莫非要变成夜猫子?我赶紧熄灯,顾不得脱衣了,倒头便睡。结果第二天早晨没事儿了。
  还有一回也是过午夜,也就十来分钟吧,我发现手指甲变出了钩子,就在迟疑的时候,又一根手指变出了钩子。我想,坏了,这是要变成爪子,我赶紧拔了电脑,扑在床上,第二天起来也没事儿了。这两次好险,如果再晚些,就可能变成夜猫子。
  刚才我的嘴唇合拢了,有些骨化,这会渐渐变出了喙,尖而弯。我想,果然变成夜猫子了,我倒要看得真切。就在我说这几句的工夫,手掌变成了爪子,不一会儿,两肋生出了羽毛,羽毛排列参差有致,这就是传说的翅膀吗?我惊喜又害怕,害怕又惊喜。现在,我浑身覆盖了羽毛,腿和胳膊合并在一起,尾巴比喜鹊尾巴还长。明早,我从阳台处起飞,给自己看看。
  夜猫子晚也困了。明早方亮未亮时,我一定要飞起来试试。我感觉翅膀很结实,不会有安全问题。从二楼起飞,即使翅膀有问题,也不会摔怎么样。只是三伏天,一身羽毛好热,现在都出汗了。我必须对着电风扇,才能迷糊一会儿。但电风扇又吹起我的羽毛,弄得哗啦哗啦响。唉,有羽毛虽是骄傲的事,却也有些难受的时候。
  不管这些副作用了。我骄傲,我有翅膀了,明早飞给你们看,记住啊,海滨路113号。二楼,那个站在阳台上的大鸟,不可错过震动翅膀俯冲的瞬间啊,在离地一寸时,迅速爬升,奥,可想而知,多惊险壮观啊。






《绣莲》
/公子小黑


  刺绣的人已经睡了,打着押韵的呼噜。她疲倦不堪了,但她白天刺绣的节奏使呼噜听上去非常悦耳。绣针斜插在未完成的一朵莲花上,如果抬眼拿到远处看,已经是很完整的莲花了。叶子青翠欲滴,浮动着剔透的露珠儿,白底子都映得浅绿了;近看一些花瓣还需要补充针脚儿。这样的花瓣因此不肯睡,相互低语着,而且微微颤动,好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这可以理解,因为一条丝线已经拴住了她们。
  忙活一白天的绣针也累了。她不知不觉躺下了。躺在花瓣上,像获胜球队的队员兴奋地举起教练,在草地上抛。绣针也感觉到她被花瓣托着,抛起。非常美妙的感受。她幸福着,沉醉着。刺绣的人梦见自己捏着绣针,正在赶工。而绣针梦见自己躺着,在众花瓣上,度过好多天,一直到秋天;刺绣的人梦见捏着绣针不放,密密的刺,忙忙的挑。而绣针依然故我,梦见自己优哉游哉,花瓣像一些赞美词,像柔缓的轻音乐。刺绣的人和绣针不知不觉矛盾了,龃龉了。冲突会不会公开化呢?
  第二天,刺绣的人醒来了,捏着沉睡的绣针,别别扭扭不顺手,难免大针小线走下去。不该刺的刺了,不该挑的挑了;不该粗的粗了,不该细的细了;该平行交叉了,该交叉平行了。一朵只能远看的莲花终于完成了。因此完美圣洁如莲花也有了古人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黄河》
/公子小黑

  这期同题诗题目是《黄河》。越过龙门的鲤鱼才思敏捷,又对了心思,唰唰波浪一样,很快就写好了,转眼上了《大河报》副刊。鲶鱼每天也没少吃黄河的沙子,可是过于好动,难以坐在桌边静静沉思和细细书写,因此诗文不见踪影。
野鸭每天都在黄河浅滩漫步或河心扎猛子,对黄河真是如数家珍,诗歌很快写出来了,这个自己熟悉的题材不能丢脸,要写就写出众口称赞的佳作。它把诗歌藏在芦苇根部,有空就来修改修改。
  兔子和狐狸黄河大堤上比邻而居,他们正在交流切磋着这期同题诗的看法,兔子说;我经常翘着脚看河水,但看不清楚对岸,也许没有对岸;狐狸说:每逢月圆,我爬上树,能看见好远,别说河水,就是对岸后面的村庄尽收眼底,经常有一扇窗子亮到后半夜,灯下一位老奶奶为孙子做着针线活儿,而孙子的父母都在千里外的大城市打工。兔子说:这算不算跑题呢?狐狸说:怎么跑题了?你知道黄河外面是堤坝,堤坝外面是村庄,村庄里住着许多故事,这些都跟黄河有关。放心写,说不定能获一等奖哩!
  麻雀偶尔到河边转悠,觅食岸边的草籽,渴了喝几口黄河水。麻雀想这期同题诗题目和主题都不错,要好好写,可不能马马虎虎,我麻雀小灵犀大。但是从哪开始写犯了愁,一天天过去了,它翻来覆去想来想去没个定主意。直到大家都交了作品,它还振振有词:深思熟虑总比敷衍了事好。这期不行了,下期吧!
  公子小黑从黄河大桥走下来,俯身蘸了蘸河水。他暗忖:这期题目的确很好,既有地域性又有广泛性。既可以抒情也可以叙述。于是他折一根柳枝,在黄河滩文不加点儿,凭着一心的性子和黄河的脾气,很快写出了一篇寓言。
  最后评比那天,一位黄胡须老人推门进来。他就是组委会特邀的总评委——河伯。他坐在圆桌边仔细阅读了大家的作品,他甩了下水袖,站起来,大嗓门说:大家角度不同,文采焕然,重要的是把我这一大把岁数经历的酸甜苦辣都写得真切感人,嗯,是我!我宣布所有参赛作品并列第一名!


作者: 阿牛哥    時間: 2014-7-30 20:54

你的奇思妙想真多啊,公子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