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夏晨九章 [打印本頁]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7-24 10:40     標題: 夏晨九章

本帖最後由 公子小黑 於 2014-7-26 13:59 編輯

夏晨九章

1
早晨再度来临,晨曦铺在草叶上,铺在塔尖上,铺在夜色迟迟未退的树荫里。我欢喜这段天籁和喧嚣的序曲。有人试笛,有人咳嗽,有人吟哦。蝉儿低语在水珠的树梢,仿佛沧海浮上来的心底。而最妙莫过隔壁婴儿的啼哭,你听,伴随楼下小花园的浇灌声,伴随楼顶装修的坎坎声,以及远道来云的潺潺声,还有目力不及之河流的辗转声。这个所有早晨举荐的早晨,我推门而出,站在楼下,仿佛站在码头;走到街上,仿佛走到鸟翅上。这样的早晨,半是雨露半是怀念,半是蓝天半是白云,半是海水半是火焰。
2

你从塞上发来的照片,使我魂魄缭绕。质朴的土地,稀薄的植被以及缓慢的羊群,应该有几匹马在照片之外,奔来。八月,我该站在这些照片里,闭起眼睛,像防风林,任风催折。我应该俯身粗犷的大地,这是豪放的主角。荆棘如铁血伸展而出,流动不居。顾思一己之单薄短暂,不过饮露的昆虫,不过闪忽的游蝶。“人群中这些面孔一般显现,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夜色笼罩庞德的诗行,诡秘凄骨。这微冷的雨夜,经花园走到河边,仿佛穿过这条长廊就走到了塞上,仰脸接应沙石般的雨脚,它们踩踏着,像野草的兴奋和蹦跳。

3

这个早晨,我迎着晨曦,给小木屋剪裁的朝霞,你该收到了。你且出到庭院里仰看,它盘桓不去。那丝质的,那幽浮的,那可以对之唏嘘咏叹的。这个雨后倾心的早晨,乙醚和乙醇在合唱,大海和河流在共舞。而“我在这儿”这个神秘无法简称的名字,早晨,纷纷枝叶在你的目光里摇动,一度摇到门前的垂柳和高杨上。鸟儿横过你的眉睫,又横过杳辽的天边,那微微的小墨点,那可供猜测为鹤的小墨点,如针尖儿了。时间正在茁发草木,我们蓦然发现一些事物不可更改,于是沿着人行道走下去,于是沿着昨天的脚印走下去,姑且称之一种探险吧,一种对旧岁月旧人事的回访和验证。

4

那人轻点朱砂绰约在一幅落地镜里,眸子眉梢交织的笑靥,在说:我是今天跨鞍云游的小公主,我是今天临赏土豆花并挖掘土豆的小仙女。所有街道和阡陌都是我的T台,所有插翅欲飞的小亭都是波光阵阵的观众的焦点。熟料,那蓦然惊在在印堂的朱砂同时惊在心里,那最初的一笔和迂回迟疑的一笔,以及最后笔尖挑起最富神韵的一笔。这个早晨,沿着这惊艳一笔,走成亭亭中午。钟声纷纷而来,你闲闲踯躅中暗自说:“嗯,向古代迈步!”彼时,流波取得了逝水的所有优点,潺湲着,回溯着。

5

燕燕于飞,飞而至蓼红萍绿的水畔,飞而至我桌上袅袅茶盏边。衔过春泥的嘴角婉曲着,似柳絮拂过的和弦。而明澈的眼睛但只盯着云母的屏风,风云的帷幕,天衣无缝的青碧自赏的地毯。那幽幽山谷里一闪的松针,无风而坠。好在心底是春泥的沉积物,好在昨夜回叙的星星还在指上和琴弦摇动,如此一早晨,你的翅膀惺忪张开,就是一片云;你的翅膀俯冲低敛,就是一颗果核。而你且飞且临鉴的古代寓言,那竖排繁体的,比青草青过百倍;那轻纱团扇扑动的,娓娓而来的韶华,是秋风无法取尽的。当你伸翅合上寓言,夏天又深了一层。

6

昨夜月满的西楼,鼓角沉酣,如一对石狮,陈于阶陛两侧。那月轮仿佛刚刚轧过丝绸,在你青发悠悠的额前,那月只一望就满了。躬身一掬,放在眼前的流水里。那月只一放又破损了,你嘿斥着风和波浪。而我就在你身后,亦背转身,看一面墨黑的群山,那里钟声和晚岚正在垂落,那里松乔和荆棘相以鼓励,那里有我们沉埋的手势和暗语如两支迷踪的羽箭。而现在西楼满月和满月西楼二者止息了纷争,分而合一,静坐于洲渚。

7

你还未碰到秋风就自称为枫叶了,秋天的阳光是七天中最美最耀眼的。一叶落而知秋。我们就守着万树的脚下,看哪片叶子敢落,看敢落的叶子不被我们撕开,成不得一整片。这古老的预言不过是游子情绪的铺垫和夸张,我们不去管吧。只在隐隐的蝉息中,只在流水途径生命的礼拜中,只在灰尘骤然起落中,并肩,俯瞰一片片绿叶,且肆然说:“这是枫叶,看我们用妙计让它们得意绿下去!”若是真的秋天了,絮絮阳光下,伸展开,两棵丹霞羽衣的树,一蹦一跳,向春风的背后追去。

8

依窗听雨是旧年的事了,那雨撒在锈蚀了的檐铃上,撒在磨掉谷穗的茎秆上,撒在哽咽的道路上。那时我们手心里藏匿着豆蔻子。那时烟雨是一对孪生子,我们站在雨脚如麻的路边,站在他们萦绕的睫毛里。且收了伞,我们抚摸眼前一片淋漓的玻璃窗,那烟雨孪生子缓缓行进,于淋漓恍惚中。我们愿意从这扇窗走回心里,而不忍展眼孪生子长高,不忍听到恨恨的话。我们索性走回不息的脉搏里,对坐凝望着,这是雨天驰鹜的想象。而后那扇通往尘世的窗子,常有云和风来盘问,有花和月来诱饵,我们隔着小几对坐,让时间轻轻吟哦,让空间微微约束,如日月复印之沧浪吧!

9

多思但不多虑。我缓步河边,河流和夜色隐去了我的影子,而我是欢欣的。且小坐岸石上,屏息。明月在树梢,沿着每根枝条每片叶子向我心里沉坠。月光碰醒了蝉儿,蝉儿复碰醒了夜鸟,而夜鸟冲风碰醒了芦苇上的蜻蜓。啊,我是心灵披在身上的夜游人,我伫立睡眠的样子你可曾见过,我且走且梦的样子恰是一片苇叶,向下不自主漂去。不泥纤尘,不累块垒,但做词客兼过客,而涟漪编织的小舟,随时呼我趁过去。安心,我是衔枚的马,立于水中央,水在我眉头分开,又在我的尾梢汇合。释然,我的蹄子,在河底踏出一对翅膀,无人晓知。



《雨夜步行》


某日亥时,出小区南门,东向百步,折北,蹴水踽踽。初,雨乱如麻,毵毵伞上,人影绝,树缀雨珠如水晶。过小区北门,街灯恍惚,明暗交水于路面,五色纷呈。仰天,渺茫无迹,坠滴于颊,若泪锄滑落,顿生凄然。感时序之变迁,风雨之无常。年华之不居,唉,海隅多雨兼雾,殊可藉口,穿五里迷雾而迷雾司空不怪耶?攀西坡,辄南行,至路口东行,路边高杨寂寂,仰不见顶。雨愈稀,收伞,拄之,涉浅水。襟袖淋漓,耳鬓俱湿,一心如钵。趿鞋,越纵横树影无数,入小区门,归。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8-18 10:43

言不尽意啊。。。。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