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整理的一组诗歌 [打印本頁]

作者: 玩偶    時間: 2013-9-30 13:15     標題: 整理的一组诗歌

玩偶的诗
作者\玩偶


《抱残》

二月有萌动之美,即将展开的酣畅
醉酒的游人大喊出:
‘因爱而苍老的魂灵,无泪、有伤’
回声苍凉,我想、我做不到这么决绝
无法将一树花催出漫山妖娆
和春天对视的人
守住的只能是对等的距离
上一年,戒烟、戒字、戒去一团妄想
假装过得比任何时候都好
相书说:守拙
端坐于钟声之内,不动声色
这困在谎言里的人,多像是一件人间遗物
寂寥中,没来由的多了仇恨



《暗疾》

他说:死亡是凉爽的夜晚
这躁动来得让人怀疑,用多大的计谋
才能进行一次深浅不一的停顿
绝望地沉浸,拿捏下一个清醒
做为身体的一部分,肉体中的反光
一两声咳嗽,摇出满耳的水声
你一再地闪现,却留不下真实的质感
像幽暗的骨刺,活着,只为撼动整肃的秩序
诋毁下一个黎明,突然消失的车辙,隐去
将要展开的秘密,这让人愤恨
我不是猥琐的流寇,受几碗寡淡的酒
就该舍上性命俯首称臣,藏身多少年
只为摇醒这纷乱的的棋局



《失神引》

天气预报说:微风,阴有小雨,不宜游山玩水
隔着玻璃望窗外,天空遥远,江山如画
路人患得患失,口吃病愈发厉害,长句磨成碎语
乡音依稀尚存,可连发、点射,火力凶猛
不断冲击貌似安详的人,东张
西望。偶尔不妨多情,诵些骚人短句,泛酸
吐一地隔世蟾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世界如此大,拘什么虚礼,作闲散、作癫狂
守一线光芒,不许沉醉
不到穷途末路,总有些矫情容我挥霍



《丧乱帖》

有点疯足够了。固执的佩服你那毒辣眼光
掐住七寸,你就拿准我的命脉
只好强迫着自己言听计从
不是委屈就范就能安抚好内心那些
庞杂的乱,小伎俩总是在让人舒服的范围游刃有余
剩下的时间看一朵花捅漏洞,想法露头
又临端阳,捏片艾叶就觉得迷茫
那里面有旧楚国的雍容,华丽的庙堂
一个逃离者席卷走所有的故事,说不羁的流浪
进退都布有迷一般的蛛网,谜面是
惹人荡气回肠的狂放诗章
崩溃。对!你一说出口我就后悔。那词完全是
为我量身定制,生比死更容易让人感到紧张



《散漫的力量》

我更愿用你的不屑,说明散漫有着多大的后劲
哪种面目更为真实已不重要,你看我
绝对没有我看你那么刁钻,小把戏,一点就破
心之愚钝,不是给点药就能擦燃的明亮,减法有时会得出
加法的结果,这是一门通行于规则之外的糊涂账
你的满江红绝对唱不出这声婉约
毛发之下,是风生水起的名词、动词,捐出400cc也未受损的
心脏,因果之间,一部分是形容,一部分是比喻
鸟一脱手就逃,枉费那么多的紧张



《在桑园》

沿用小说的描述,梅走向桑园时
迷雾正掩去隔夜的露,蚕的磨牙声抖动着绳索
白月亮再淡一点就能隐去自己
蹲在透明的晨曦中,看见桑园里的秘密
到此,我对后面将要展开的故事一无所知
黑乌鸦跌下窗台,画出一道连续的黑影,探出头时
它正悬浮在一朵罂粟上吸着花蜜
无关紧要的细节或是停顿或是暗藏的玄机
想要表达的还是关于生活的问题
在一些恍惚中我越飞越高,你皮鞋尖亮
就如我暗恋的背影,涂着亮丽的粉彩,不与人搭讪
不屑理解我的清晰经历过怎样的灰暗
说到底,我们都不想那么谦虚,谈论高深的话题
外表冷酷、内心伪善,春天短如那场赌局
来不及轮我发牌,人们就散了
多年后的午后,翻出那迷雾笼罩的桑园
木蜂在唯一完整的横木上嗡嗡凿洞
梅身姿轻盈,依旧镶嵌在这腐烂的清晨,这有些残忍
恍惚中,我们都忘了提醒她离开



《读书记》

“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
说这话的人,狂狷,骨子里透着自信和较真
我写一些分行的文字,有着手艺人对待一件好物件的
谦恭与胆怯,忧郁的人养不出明亮的好气息
我对自己厌倦之极
故事中的西藏有着迟疑的柔软,像极了故乡
营造出来的春天,马尾松开始返青,绿得无可挑剔
仿佛只需一个闪身,就能挣脱痕迹的束缚
好故事里总有自己的身影,像是隐喻
即便什么都不存在了,也能依附于一段假象苟延残喘
记忆中的火车,无端游荡在错觉之中,机身锃亮
只有天是蓝的,云在涌动,酣梦中的村庄
有潮湿的雾气,每一个旧身体都是一个失眠的小国家
有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小奢望,坏心情让人丧失底气
纠结的事物大抵不过如此,叙述中渐渐失去方向
平缓的山坡覆满地衣,试图平衡冈底斯山脉的景色
按照分解重组的做法,今天也不一定是星期三
那本书早已翻完,一节节的触角缩回纸里,留下虚设与零散
‘修习虚空之术的人’,矫情、惧光,雨水中有湿润的身体
下一刻,我会站在檐下,脚底是一片狼藉
肆意涂抹别人的白,在书外,人人纠结在关爱与猜忌之中
都在紧张
作者: 上邪    時間: 2013-9-30 22:52

读完之后头发蒙
作者: 山猫    時間: 2013-10-4 15:56

有些骨刺需要拔除
作者: lunhdma    時間: 2013-10-8 09:09

1在一首诗中,我们失去的不是别的生活,而是现在的所过的生活。换句话说,任何人失去的也不是别的生活,而是他现在失去的生活。
面对着词语,我们越来越陷于一种深抚。诗语言与日常语言相互错杂,就如同这样一只小兽,它的面目是模糊的混杂的,你得去用种种技艺的手段去厘清,以还原这只小兽本真的面目。
当我们的词语触及于时间,或者在时间卷轴的后面,我们分明被一种崩溃与循环所禁锢。我们的妥协只能是:尽量满足于它活动的效果,或者是等待推动,别的事物就会以一种连续的方式来到,再不就是以种不可分割的方式。
于是,一切都是被强制的,指定的,安排好的,因而就有着“‘因爱而苍老的魂灵,无泪、有伤’”。

2对于语言,就其实质性来说,诗语言和日常语言是两种不同的符号,日常语言的功能在于叙事和表意,诗语言在于传递,一种深抵。让我们在时间的卷轴被翻开之前,我们看到的语言的是模糊混沌,当某种需要的到来,叙事和表意性越来越强,语言的形象性和抒情性被一再剔除。诗语言也就只能成为一种传递的符号。
我们潜行语言之下,,要做的是增强并创造语言的意象,隐喻,象征,暗示。适度突破原有的语法,抵近种具有让人有惊讶效果和可以被接受的词语排列组合方式。借助于联想,想象,幻想,,利用不同于抽象思维逻辑的意象思维逻辑,并使得这两种可以妥协同运作。通过对诗的结构,追求诗语言在蕴涵上的感悟启示性与层递的衍生性,形式上的音乐美和建筑美。
我们潜行与语言之下,舌头被卷着,一步步地触及语言的肌肤。“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我们是多么喟叹啊。
作者: lunhdma    時間: 2013-10-8 14:26

这家伙不吭声就收走了
作者: 上邪    時間: 2013-10-8 14:52

大白脑袋,怎么没有三,怎么只写到二,三呢
真二
作者: 玩偶    時間: 2013-10-8 19:08

收走,谢谢大师了!
作者: 苏苏    時間: 2013-11-23 18:28

这不是苗红年的诗吗?他的好多优秀的诗咋没亮相呢
作者: 魅俪    時間: 2013-11-25 14:46

群里见过。今儿有幸读了。柔软迂回。细读。问候
作者: 夜狼    時間: 2013-11-27 03:16

回8楼,不是吧?苗红年的诗可不是这风格,人家大部分诗歌可是专写海的哦~~~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4-1-2 12:49

一遍遍地读妹的诗,无穷无尽的收获...............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