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与你一起看烟花 [打印本頁]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6-20 00:11     標題: 与你一起看烟花

本帖最後由 公子小黑 於 2014-6-20 10:13 編輯



与你一起看烟
/ 公子小黑


  “微笑哥”像烟花一样倏然消失了,但粲然瞬间可以无限延展和无穷解说。那天涯漂泊的淡然,凄凉身世的忘我,那纯真质朴的仰望,骨子里绽放出的微笑。这一时刻他就是我,没错!

  记得那年在淄博火炬公园看上元节烟花就是这样。人行树上挂满了闪烁的小灯,像流星闪息划坠。站在柳泉路边仰望连绵升起的烟花,满心激动,满脸幸福。

  元月堆满冰雪,羽绒衣紧裹,抱着胳膊,仰着脖子一阵阵欢呼喝彩。那缤纷绚烂,那比昙花短暂多得多的烟花啊,谁知道明年会不会再放射呢?会不会同样心情前来一顾呢。那时的形态跟“微笑哥”何其相似,以至我怀疑他就是当时我的留影。

  今年上元节又放射了烟花,竟真的没燃起热情赶去一看,人是物非吗?还是岁月迢递改变了内心的构造?还是怕失了小桥流水和小雨清风的惬然心情?烟花三月一过,过了午夜总是TAXI的城市和世界,车上满载寂寥和怅惘。FM仍然传来伤感的情歌,仍然需要驻车在一块冰雪上,仰在车座上,心里低低的说话,如果有月亮就说给月亮听,哪怕是一轮残月。
  你说悄悄兑现了五百年的誓约,此时泠然无形的风是你吗?可是距离一百年还远呢!我禁不住坐直身子,驱车缓缓向黎明而去。当午夜已不再是午夜,停车,我在车前撒上一捧草秣,想象窸窣甜蜜的咀嚼,心满意足。风轻蹑而来,好像元月寒意里抽出的一丝,阒然,无声。

  上元的烟花在观者心里落下,以不同的姿势。人们默然散去。空了的柳泉路像一艘狭长的船,泊在淄博城区。正应了欧阳公那句词: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毕竟仍是酷寒的日子,泪滴总是凝结衣襟,像人生无理数的小数点。

  “微笑哥”坠楼去世了,这真是令人叹息的意外。不意外的是他的微笑好像是我的微笑,或者说他是某个时间段的我,那么沉浸,那么忘我,那么开心,怦然烟花应和着心跳,这是我的记忆,也是他种在我生命里的一线阳光。

  人间六月,春花已矣,夏花安静。柳泉路由北而南,我撑着伞就这么不紧不慢走着,把时间押韵成一首平仄模糊的诗,把前路和归途连接成一条贯穿春秋的长路。从平原到重峦叠嶂。水花儿簇簇,仿佛涉波,尤为凄美的是街灯映出的人影是你,不失不坠。像水彩,像指纹,像轻霜,像流沙。

  笑对烟花的人群中还有你,若是千年前笑对的该是齐风吧!若是千年前临淄就栖在你的身畔,若你挽起水袖,倾身,菡萏初结的临淄就掠过你盈盈的皓腕。若还记得走过几条街道几座小桥,若还敬畏纤尘不染的传奇,那么,切莫碰触啊,所有秘密一旦打开就不再成为秘密,所有花朵一旦绽放就无法复原。那么,这样雨天那样雪天,关于微笑和仰望,已化作半晌贪欢,一曲绝唱。

  不管隔了重峦无数,亦不管隔了几生几世!此时,我们一起仰望云层上的明月,一起仰望岁月深处的烟花。只因我们心底有甜蜜要化作微笑,感动要化作幸福,哪怕仅仅片刻!
作者: lunhdma    時間: 2014-6-30 16:49

低语,,,,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