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 [打印本頁]

作者: 十亩    時間: 2014-5-4 14:40     標題: 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

对张小宁的注视

张小宁一股子认真劲,拿着笊篱
在水盆里捞啊捞的
可能是想捞到鱼或别的什么
可能有幻想着的情节或场景
也就是说张小宁的真身
极有可能不在这里
或者说醉心于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把这个现实的世界独自留给了
我和赵小惠。我在猜测着张小宁水里的世界
有没有胡乱纠缠的水草
有没有一缕直射无碍的阳光
有没有忽暗忽明的菖莆叶
伏仰,墨绿。那么硕大
或者说仅是一片模糊不清的夜色
辩不出刚驶离的班车是否18路
赵小惠突然喊:这张小宁是不是在学着她奶奶的样子
热油炸丸子

2014.4.25

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

1、
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这两个个性迥异的家伙
在我面前晃,变换着换
我暗自生疑,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只是带着不同的面具
所谓的个性只是面具风格的显露或表达
但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确实
不是一个人。他们在不同的街道处
各有宅第,各有女人,还有年龄相差好几岁的儿子
如果这些不同都仅仅来自面具
那么摘除面具之后将是多么可怕的雷同
可以像烧砖厂的砖坯一样,码成墙。
谁又为他们盖上草席,在这个多雨的夏季

2、
有时候,我也试图判断准确
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的行事风格谁更能顾及我的心思
或照顾我的薄面。他们在我面前
晃动,甚至高速变换。我只能把这交给
电视屏上的自动选号器。我始终没喊停
我归罪于自动选号器有延迟
不一定有那么准的节拍来暗合心跳
我甚至也怀疑那些拿走大奖的人是不是背后做了手脚

3、
我渴望有个暗室。把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的面部
摘下来,仔细翻拣或拆解
找到那些关键作用的肌肉颗粒
在脸上泄露他们内心意图的
是不是那个粉刺。粉刺不是天天长的
应该不是。他们俩台面上微笑时
有时对着脸,有时背着脸
是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哪个粉刺会私下里串通
沆瀣一气。赵小惠有时嘲笑我的
执拗与蠢笨。她并没有在语言上刺激我
只是买了个熟羊脸,炒给我,让我喝了三两半六十三度的
草原白酒,闷倒


4、
羊温顺的表面跟面部肌肉无关。那跟什么有关系呢
是什么玄机在背后操纵着呢
有奇骨必有奇相。
卡塞蒂尔的面部有是陀螺形的
德塞玛多则是所谓的方头大耳
这也许造成了他们愤怒或微笑时的差异,不能完全耦合
当然环境,比如场面灯光效果
会模糊人们的视觉。主席台上一左一右
那表情有时肃穆,有时坦然。怎么看怎么找不出个差
整个会场,台上台下,就是一轴
适合悬挂的
中堂

5、
深夜,我陷在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这两个面孔里
时而光辉,时而猥琐
时而尖刺,时而温厚
2011年夏六月,我和赵小惠住在
西北乡下一个低档宾馆里
赵小惠突发妙思,拿她的遮阳帽扣住
那个红绿频闪的快充
房间一下安静下来,沉寂下来,温顺下来
我枕在她臂弯里。那时我记忆之中最好的一次睡眠
赵小惠说如果你找不到开关
你可以试一下弹孔
打碎它

6、
其实,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打碎的。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
只是悬在我头上的两盏灯泡
它遮蔽了什么。赵小惠也纳闷为什么
要给两盏昏暗的灯泡,起洋人的名字,又长又绕嘴
她哪知道我根本是自己想把自己绕迷糊了
去你妈的卡萨蒂尔和德塞玛多
今晚,我仰头看见了槐花,及槐树上面的那轮皎洁的圆月
绝不会是挂在旧厅堂里的灯笼,纸糊的


一景

看上去约七十多岁的老头腿脚有些不便
颤巍巍地走到健身器材旁
依靠铁柱,弄起骚情,唱《绣金匾》
挺文艺的呢。附近长条凳上
坐着的三个热语的老太太,起身走了俩
还剩一个,枯呆地坐着
铺地砖缝里的蒲公英在微寒的早春开起黄花招摇着
是不是试着想打破
什么

石块与鱼

搬家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盒子。
里面封装着不同年份我从新疆不同地点带回来的
花色和形状不同的石块。
是挤在一起,还是分开
它们都是维持着坚硬、微凉。
那么多石块在一起
不懂得侵犯,因此也不懂得谦让
不懂得交流,因此也不懂得猜忌与伤害
这些家伙从来就是那幅样子
你不可能让石块上那些条纹和花色有纤毫抖动
纵然拿到暖阳下凉晒
水盆里那些鱼,添水或换水的时候,尾巴摆个不停。
要不是赵小惠的暗示我鱼化石的存在
我从来不会怀疑鱼
和石块会有什么
联系
2014-5-4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5-4 15:44

总有触须在搅动我心。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5-8 19:50

读毕,我”骚动'的很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5-10-6 09:07

我喜欢你的安静已经举重若轻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