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龙安的诗学 [打印本頁]

作者: 龙安    時間: 2014-5-2 09:19     標題: 龙安的诗学

龙安的诗学
1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正是标志着肯定性思维在生命中的诞生
    肯定性思维的形成标示出我个人生命的成熟与诗歌写作进入一个完全拥有自主意识的艺术追求,肯定性的思维是从自我怀疑中产生的,是对西方文明被强硬地移栽在我们民族的土壤中的一种怀疑,是对传统的文学精神在今天这个工业文化的社会里是否还有智慧适应变化的能力的一种怀疑,如果西方的文明代表自身的民族在历史的进程中的一种反抗精神,那么中国传统的文化代表的只是维护艺术本身的纯洁来显现对历史的一种疏离的消极态度。正是对西方的学习与自身承续的传统之间我没有陷入混乱的困境,也没有极端地赞同任何一方,正是我的怀疑精神把我带入自身遭遇的时代与生活中,我只有在经历自身的时代与生活我才能获得一种真实的存在形态,这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形态?我如何来认识它?在认识它的过程中我将采取怎样的感受方式来揭示它?通过对东西方的两个不同世界进行比较学的分析,我没有停留在知识的空想,而是投入到我的存在形态中去,找到我在存在的感受中获得的真实,这种真实是前所未有的,也就意味它是独一无二的,正是在这种真实的体验中我获得个人的生命。无疑我的这种个人生命代表个人在历史进程中所形成的痕迹(符号),同时也是我在承续传统的练习中获得的一种崭新的意识,如果把我个人的生命具有的历史性的痕迹(符号)和在承续传统的练习中获得的崭新意识统一起来,也就意味着我是从个人遭遇的人与物、词与物所形成的新的历史性的关联中获得新的存在形态,这种新的存在形态进入写作就是一种新的艺术形成,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产生正是标志着肯定性思维在生命中的诞生。

2 肯定性的思维确立了我的诗歌美学的宗旨和不断探索的意志

    我说过我的诗歌理论是对我的诗歌写作的一种再创造,因为我的诗歌理论是对我的诗歌写作的一种反思并从反思中再一次去触动当初写作在我的身体里发生的阵痛,这需要严苛的态度与专注的精力,你才能在返回性的审视中看见自己的真实,重新体会一首诗的形成所经历的思想的冒险与情感的构成。好在我在多年的阅读与写作中培养了一种怀疑的精神,因为只有怀疑,我们才能消除修辞的不诚实,无意义的喋喋不休,才能杜绝谎言,克制青春期的饶舌带来内心无能为力的激愤,只有通过怀疑,我才能在写作中避免情感的空泛(不真实)。怀疑是通向反思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只要拥有怀疑的精神我们才能抵达反思的圣地。通过怀疑的凝视,我们才能在写作的实践中剔除多愁善感的冲动潜入人与物、词与物的关联中所形成的存在状态中发现生命的感觉,才能在低调的体验中获得观察,思想才能在背离形形色色的无意义的赞美中诞生。无疑我的诗歌理论的产生是通过对自身写作的怀疑中获得肯定性的思维,这种肯定性的思维确立了我的诗歌美学的宗旨和不断探索的意志,也正是这种肯定性思维是从自我怀疑中形成的——所以它无比的坚定又平静。
3诗歌的个人性
     诗歌的个人性是当今现代诗歌的一种主要表现形态,它同时表现为一种重要的精神姿态:意味着现代诗歌写作者是一个人脱离群众的个人,在孤立当中思考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形成诗歌的个人性?这种个人性应该具备怎样的内容?这些内容是如何在诗歌写作过程中转换成个人性的?所谓的诗歌的个人性,是指诗歌写作者在写作实践过程中情感以一种独特又稀有的方式对自身的经验的保存,正是这种保存充分显现写作者在他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的采取的人生立场与信仰所在,同时也反映出他对周遭的事物所形成的判断和个人内心经历斗争的复杂过程。诗歌的个人性代表着写作者在异化的过程中努力寻找自我并无意识地把他所体验的存在境遇联系起来形成一种完整的个人生命历程的时间,这种时间在诗歌中就是指诗歌的建构与运用语言的方式(也就是一首诗的形成所拥有个性化的空间)。对我来说,判断一首诗是否具有诗歌的个人性?我喜欢从四个特征入手:自主性,日常性,经验性,戏剧性。自主性是指写作者在写作实践中不是为了塑造形象,也不是急于表达内容,而是在运用语言的过程中坚持思考的主体性,让自身的情感获得客观化的呈现。日常性使写作者以平凡的姿态回社会化的运动中,用体验的激情取代主观的幻象。经验性是写作者在经历他的时代与生活中所形成的个人生命感觉,这种生命感觉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每个人在自身的存在境遇中以储蓄的方式得以收获的。戏剧性意味着写作者用一种奇异的机智在外在的景观的参照中来获得自我定义的过程。只有具备中这四个特征一首诗才能形成真正的个人性,一首诗才拥有真正的现代性。
4个人性与开放性
    我写过一篇有关谈诗歌的个人性的文章,我在文章中提到从四个特征来判断一首诗是否具有个人性,这四点就是自主性,日常性,经验性,戏剧性,我想在这里所说的就是这四点就是从各种层面出发来获得各自的思想意识,感受,历史,审美的选择在一首诗中具有了发生相互作用的关系,这种相互发生作用的关系就是一首诗的结构。我之所以引进“结构”这个概念是为了进一步阐释个人性是如何走向开放性?这种开放性是在怎样的层面上对个人性发生作用?这些作用意味着诗歌写作趋向一种怎样的未来?“结构”是一首诗所形成的空间,也是一首诗显现自身饱含所要传达信息的一种形式模式,这种形式模式是写作者如何在一首诗的写作中处理人与物,词与物的关联所产生的复杂因素,也就是说这些复杂因素通过一种方法的组合获得作品自身的秩序与规范,从而使一首诗准确又清晰地传达出写作者想要表达的内涵。我在论述诗歌的个人性的同时从四个特征出发来建构个人性在诗歌中的存在,是无意识地给一首诗赋予它的“结构”,而且表明这些结构是通过那些具体的层面来发挥并组合起来的,也就是说我在对个人性的阐释时已经从四个特征出发来探讨“结构”的形成。而我在这篇文章所要解决的问题是个人性与开放性的关系,其实开放性就是一首诗的“结构”的形成,也就是写作者从自身的感受的不同侧面通过一种形式模式来使一首诗拥有更多信息的含量,也就是说写作者通过自己的生命在历史的进程中所饱含的各种感觉:记忆、恐惧、忧郁、冲动、身体的快感、意识的波动,这些感觉使他深刻意识到他活在一种当下性的现时中,正是写作者不想用一种过去式的发生模式来束缚自己心灵的变化而努力运用一种新的形式模式来整合自己的生命感觉,这种运用新的形式来整合自己的生命感觉就是“开放性”。开放性就是意味用生存实践对所遭受的时代与生活做出个人性的反应,它不是对当下的回避,而是从现实社会的各种层面的感受中组合起自己对这个时代的气质与灵魂的扑捉,从而重塑个人精神的内容与形态。正是这种运用新的形式模式来构建诗歌的个人性就是现代诗的使命,也给现代诗注入含混,不稳定性,间断性,客观化的审美价值。

5 艺术的真实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审美性的艺术形式

       我的诗歌写作是跟我的生存实践和从事汉语诗歌写作不断深入学习以及广泛的交流密切相关,我没让自我在执迷的狂热中让精神发烧,也没过度陷入沉迷在个人的感觉中提炼形而上的幻觉。我一直强调是自我只是本我在人类社会进程中形成的一种客观意识,也是本我在自身的社会阶层中所获得的客观改变,所以自我的认识就是指不断观察自己,思考自己与社会、他人以及世界之间的所形成的依存关系,只有通过自我的认识我们才能实现与自身的现实境遇保持一种参与其中又不断疏离之间获得客观的真理,这种客观的真理进入写作就是艺术的真实,这种艺术的真实不是修辞造成的唯美效果,而是指一个人的生命感觉所转变的一种审美性的艺术形式,这种一个人的生命感觉确保这种审美性的艺术形式的独特性并赋予具有个人主义的内涵。所以艺术的真实不是对内容的制胜或叙述所产生的信息与材料,这种靠内容来扩大写作的视野只是一种徒劳,因为写作的视野来自一种审美性的艺术形式的确立,它是对内容的制约的同时又超越它的枯燥的累加。艺术的真实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审美性的艺术形式,因为这种艺术形式确保我的个人生命感觉的转变和实现自我认识的途径。
6走进个人的生命我曾经历过两种形态
   走进个人的生命我曾经历过两种形态,一种是青春期的反抗,另一种是到了中年的审美性的返回。前一种形态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进入抵抗的孤绝,也就是说,我的青春为了追求自由与个性,拒绝被经济开放带来资本主义的同化而陷入被社会的边缘化,正是在边缘化的孤独中我发现我的理想是多么渺茫,我想通过诗歌写作来构建我个人生命的精神,我不喜欢被一种僵硬的制度或集体性的狂热所束缚,我只有活在精神性的幻想中给我个人脆弱又孤立的生命注入坚持的信念,因为只有坚持我才能以一种自我选择的道路活着,我才不会在工业化的集中里迷失,才不会在兴起的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中让人性陷入阴暗与残酷。我的理想是一层脆薄的保护膜,它让我看到未来,让我在一无所有的痛苦中看见坚持的力量,让我在激愤的反抗中维护生命的正义与温柔,无疑我的青春以一种加速的运动走进我的个人生命,这种加速的是为了给贫乏的青春填充更多的知识与反抗所需的能量,它来不及回顾,也来不及自我反思,它只能无所畏惧地走进生命的冒险:以一种孤立无援的意志承担起对个人理想负责的困苦与艰难。到了中年,我已用我的生命的大部分经历了我遭受的时代与生活,这个我遭受的时代与生活以一种异化的方式消耗了我的青春,正是在异化的过程中我没放弃最初的信念:想通过诗歌写作找到个人生命的独立与尊严,很显然我再也不必继续在走青春的老路,再说青春的历程给予了我在异化中选择了自我存在的形态,也就是说我进入中年,我要一种新的态度来看待世界;世界对中年的我来说,它不再是一种或某种价值的体现,也不是一种意志的表征,世界对中年的我来说,世界只是一种审美性的体验,因为艺术对现在的我来说,它不再是通过青春通过想象来完成对意志力的塑造,而是艺术本身就是意志力的客观化,也就是说,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他的世界就是通过写作来使他的意志力得到客观化的表现,从观赏者的角度来说,艺术是为意志创造出来的想象性的装饰物。所以我以一种审美性的返回,回到我的自我生存的实践中,回到我的身体里,我不必再靠想象来塑造青春的意志,而是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意志的化身,也就是说我的自我存在的形态是我选择性的结果,它深刻反映出我的信念所赋予的色彩与节奏。到来中年的我来说,我本身就是意志,我以一种审美性的返回是为了更好的体验它以便它以一种更恰当又准确的方式得以客观化,这种客观化的过程就是我个人生命的形成。

7一种碎片式的启示逐渐向我呈现它的整体
   我的诗歌理论不是一种体系,而是以碎片的形式不断涌现的,因为体系来自对价值的预设和结构性的展开,而我的诗歌理论是诞生于我诗歌写作的实践中,是对诗歌写作的一种反思同时也是出于对自身坚持的艺术信念的一种辩护,所以它是我对我诗歌写作本身的一种再创造,这种创造是循序渐进的,是在反思中不断收获的一种发现。我无法对我的诗歌写作进行全面的论述,因为我的诗歌写作是一种自觉性的写作,它来自我对这个时代与生活中获得的生命形态的一种逐步的认识以及对如何感受这种生命形态所采取的审美选择,正是它的复杂以伴随自我认识的深入带来的空间性注定它是一种绝对的创新,我的诗歌理论跟不上诗歌写作进步的速度,我只有在生活的安排下渐渐来回顾诗歌写作的发生以及它是以一种怎样的关系让我在它的恩泽的照耀下度过的那么多年,我才能看清它,它才能以一种碎片式的启示逐渐向我呈现它的整体。

8重塑汉语诗歌写作的主体性的自在与尊严
  中国汉语诗歌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它最成熟的历史时期,也就是说在这个改革开放带来消费主义的资本时代为诗歌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成长的土壤,在社会以一种同化的模式组构它的政府或国家,而诗歌写作者以一种异化的状态返回人性,标志着个人主义以某种失败(对权势与压迫的反抗)宣告它的胜利,因为任何的失败才是人性的真正所在,回归人性意味着诗歌写作者首先面对的是沉默,对人类遭遇痛苦的沉默,这种沉默不是退却,也不是重新发动一场革命,把人类卷入更大的灾难,而是策动词语,让词语发动一场美学的革命,在这场革命中人类会看见人性潜伏的温柔和具有创造性的奇迹,它带来的是理解与宽容,不是仇恨与排斥,它带来的和平的启示与感官的愉快。这意味在这个谋划流行的时代,只有诗歌写作者给人类提供心灵的证据和智识的进步带来更广泛的精神的交流。我曾写过一首绝句,题目就是《这是一个创造经典的时代》,它想表达的就是中国汉语诗歌遭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这也是考验中国汉语诗歌是否能抓住这个伟大的历史时刻,让自己真正成熟起来,肩负起它伟大的使命从而重塑汉语诗歌写作的主体性的自在与尊严。
9诗歌理论是确定一个写作者成熟的标准
     诗歌理论不是一种指导性的纲领,也不是一种对任何诗歌写作都适用的一种灵丹妙药。诗歌理论严格来说只是来自一个人的写作实践,来自写作者对自身从事诗歌写作的一种反思与回顾性的总结。诗歌理论是写作者为了在他遭遇的整体性的文化处境中所选择的精神立场的重新审视和对审美趣味的一种呼吁,是写作者对自我从事艺术活动的一种全面性的思考,他为什么写作?他为什么会这样写?这样写到底是在坚持什么?这种坚持对他来说又意味在什么?也就是说诗歌理论是对自身诗歌写作的一种再创造,这种创造是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各种艺术概念所产生的形形色色的狂热与偏执,而是有条理性地让自己在从事诗歌写作的实践中获得启发性的肯定思维。所以诗歌理论本身就是写作者对自身从事诗歌写作的一种回溯性的思维活动,这种思维活动本身就是对自我的一种认识,通过这种认识,写作者会获得对诗歌写作有着一种坚定又平静的意志,把这种意志通过写作活动来使它客观化,就是艺术。所以诗歌理论是确定一个写作者成熟的标准,也是他从事写作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开阔领域,在这个领域里他收获他的独一无二又光辉灿烂的成果。
10诗歌写作者如何成为一个审美斗士
我一直在强调一种诗歌写作者的精神姿态,那就是在返回世俗的社会生活中成为一个审美的斗士,返回世俗的社会生活是诗歌写作者脱离政治阶级带来对一个国家公民的划分的束缚,以一种完整的自由与健康的心智回到我们遭遇的现实境遇中,广泛地热爱人类出于对公正的呼吁与维护一个地域性文化的主体感所形成的大众艺术,积极参与到生存实践中体验个人的生命,这种个人的生命就是一个诗歌写作者在联系外在世界的互动中获得内在的冲动,也就是这种冲动激发写作最初的热情也是写作得以变成社会化转变的文学语言的必经之路。成为一个审美的斗士,就是要坚持诗歌写作作为一种审美的艺术形式的创作者,他必须维护艺术的功用性与纯洁性,艺术的功用性在我看来就是诗歌作品必须具备引导读者认识世界或通过自我的认识所形成对外在采取的人生行动中保持的内在的自由与尊严,艺术的纯洁性保持诗歌作品最终带给读者是生命的愉悦和从阅读的快感中获得启发心智的平静。成为一个审美的斗士必须从艺术的功用性与纯洁性出发,不断跟试图破坏的任何形式抗争,坚持维护个人的审美愉悦与在生存实践中赢得的生命快感,反对任何的对个人进行集中化的约束与压迫,也就是说成为一个审美的斗士,诗歌写作者才能真正具备精神的独立性与在现实境遇中感受到生命具有主体性的愉悦,从而恢复汉语诗歌在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实现真正的繁荣与昌盛。
11写作必须具备的四大经典性的要素
  我发现至从我有了个人域名网站以后,写作作为一种把个人生命的感觉与重大的历史性危机联系在一起的功能越来越具有持续性、个人性、具体性、客观性,正是写作具有这四种经典性的要素时,我感受到了写作的快乐。持续性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的快感在写作的实践中不断获得新的发现与充满深入性的诱惑。个人性是独立又自在的个体在自我认识的驱使下逐渐还原生命的本性与与生俱来的气质。具体性是在经历的时代与生活中获得的感受既是经验的一种回馈也是分析所揭示的社会学的系谱。客观性就是剥离抒情的主体让体验的激情在逻辑的透视中转换成具体现实。
12我的诗歌理论一直都是非常清晰又明确的
  我的诗歌理论一直都是非常清晰又明确的,它反映了我对诗歌写作的持续性的思考,这些思考表明了我在诗歌写作上坚持的探索和美学的理念,我坚持的探索就是从一个人的境遇出发所遭遇的各种事物、词语、社会、世界产生的一种关联性的存在意识,正是这种存在意识使我不再局限在个人的孤独中,而是紧密地同外在的世界拥抱在一起,也正是这种存在意识产生了一个人自我认识的活动,这种抽象性的思维活动确保了诗歌走向反抒情的道路,从而使我把我的诗歌写作命名为一种语言的自我言说。美学的理念则来自个人以一种稀有的方式对我经受的时代与生活的收藏,我用我的存在感觉来决定我的鉴赏趣味,正是这种存在感觉的开放性与平民化使我进一步深入对当下性的体验中,从而摆脱传统意义的束缚,获得全新的生命意识确保了一种独立又自主的审美形态的产生,这种独立又自主的审美形态在写作中就转换成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它标志着现代汉语诗歌的成熟与趋于完整的可能。

13一种语言的自我言说就是一种形式的结构
    我把我的诗歌写作命名为一种语言的自我言说,我一直在强调写作者不是把事物的本质说成是同我们没有关系的玄虚的东西,而是人与物、词与物的关联中的一种自我实践的过程,也就是说,只有在人与物的一种特殊的关系,即我们“理解”事物的方式,而不是让事物在创造活动中显示自己。这种创造活动是对事物的一种判断,是将事物引入人的世界之中,是事物和看待事物的人进行的探讨,人无法确定同事物之间过去形成的关系,而是看到了确定的新的道路(通过自身的实践在所遭遇的时代与生活找到新的可能性)。只有在词与物的一种特殊的关系,既我们“表达”事物的形式,而不是让事物在形式中显示它的本质,而是把事物引入词语组合的关系中,是事物与运用词语表达的人的一种选择,正是这种选择是事物在新的结构性的交流模式中被赋予新的形式,新的内涵,它再也不是同过去形成的规范与秩序中所固定的单一性,而是在新的形式中使事物获得明确的方式得以论述,这种新的形式的艺术活动,是一种理性的活动,在其中事物同我们的关系是模糊不清的,因为事物在它的发展中越来越显得混乱、分化、不统一、变成之间没有相互关联的确定意义,这意味着一种语言的自我言说是从历史的局势作为出发点,它将这种局势缩小为一种形式结构,这样它就可以自我表现了。
14形式的结构意味真正开放性的作品的诞生
  我一直很少参加地方性的文艺活动,当然我也更少参加外地举办的官方或民间的诗歌活动,以前我一直偏执地认为从事写作是一个人的事情,只要自己在为自己划出的一块从事写作所需要的自留地,一个人就可以自娱自乐了。但随着写作的深入和写作理论的产生,我发现作为一个伟大的写作者(作家)必须要具有一定的历史意识,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伟大的写作者必须深入他遭遇的时代与生活中用自我实践方式参与到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变化当中去,从而获得自身的感觉与认识,对我来说感觉是人与物所产生的一种关联性的生命意识,即我们“理解”事物的方式;认识是全部指示或描写物体的陈述,在陈述中事物不是反映它的自身,而是人对物做出的一种判断或分析(一种抽象性的精神活动)。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感觉与认识必须在一定的历史境遇中才能被赋予创造性的新的形式,这种新的形式因为个人实践性的时间而形成的审美性的空间就是一部作品的结构,这种形式的结构意味真正开放性的作品的诞生。
作者: 逼割    時間: 2014-5-2 22:15

只有在词与物的一种特殊的关系,既我们“表达”事物的形式,而不是让事物在形式中显示它的本质,而是把事物引入词语组合的关系中,是事物与运用词语表达的人的一种选择,正是这种选择是事物在新的结构性的交流模式中被赋予新的形式,新的内涵,它再也不是同过去形成的规范与秩序中所固定的单一性,而是在新的形式中使事物获得明确的方式得以论述,这种新的形式的艺术活动,是一种理性的活动,在其中事物同我们的关系是模糊不清的,因为事物在它的发展中越来越显得混乱、分化、不统一、变成之间没有相互关联的确定意义,这意味着一种语言的自我言说是从历史的局势作为出发点,它将这种局势缩小为一种形式结构,这样它就可以自我表现了。


一语中的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5-4 21:57

这个需要细细的读。
作者: lunhdma    時間: 2014-5-8 22:05

挂上待细细读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