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转帖] 磨剪匠与诗 [打印本頁]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4-7 19:09     標題: 磨剪匠与诗

磨剪匠与诗人
[德]恩岑斯贝格  贺骥节译

   “我的诗歌就是我的刀”——但是诗歌并不能用来削土豆皮。诗歌的适用性何在?它的用途是什么?诗歌的制作者可以抢在使用者之前发言,但他只能临时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最终的决定权始终都掌握在使用者手中。按照我的主张,就我的意愿而言,诗歌的使命就在于阐明那些用其它的、更便捷的手段所无法阐明的事实,而荧屏、社论和工业博览会显然都无法圆满地完成这项任务。通过阐明事实,诗歌可以改变事实和创造新的事实。诗歌不是消费品,而是生产资料,用这种生产资料读者可以成功地制造真实。由于诗歌是暂时的、有限的和或然的,因此读者只能用它制造出暂时的、有限的和或然的真实。由是观之,诗乃是人与人相互交流的过程和对人这个问题进行沟通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永不停息的。
   诗歌的任务在于展示事实,但若无观众,这种展示就是无效的。只有展示者一个人在场,那样是无法制造出真实的。因此诗歌必须有对象,它必须是写给某人看的。诗歌是供他人来看、来听的,这一点诗人至少必须考虑到。根本不存在什么绝对的言说。正如刀子有别于帽子而帽子有别于篮子,刀子供其使用者刺,帽子供其使用者戴,篮子供其使用者提,诗歌则供每一位读者进行不同的阅读。没有态度的诗是不存在的。诗歌可以建议,煽动,分析,咒骂,威胁,引诱,警告,呐喊,谴责,捍卫,控诉,奉承,要求,呻吟,取笑,嘲弄,刺激,赞美,探讨,欢呼,追问,审问,命令,研究,夸大,嬉闹,欢笑。诗歌可以采取任何一种态度,只有唯一的一种态度除外:既不对事也不对人,只执著于语言本身,只沉醉于自我之中。为了引起观众对被展示的事实的注意,诗歌当然必须美。读诗应当是一种乐趣。因为诗歌所展示的大多数事实都很复杂,所以读诗的乐趣在通常情况下应该是一种费力的、克服困难的乐趣。
   诗人和其他人例如刀匠和制帽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都必须了解重要的事实并且能够展示事实。在展示事实方面诗人无权拥有特殊的尊严。我不明白,为什么诗人的荣誉要超过制帽工,为什么诗人的尊严要高于磨剪匠,为什么诗人的不朽或必死要迥异于邮递员的不朽或必死。诗人的心绪也不应得到特殊的关注。对诗人的褒贬不能根据他是愤怒的诗人或和气的诗人,对悲伤心境的偏爱和对乐观开朗的排斥也是毫无道理的。诗人可以放心地沉湎于他们各自的情感之中。所有的诗歌像刀一样全无感觉。当我写完一首诗之后,我才会向自己提出有用或无用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有时不容易回答,通常也不好回答。当然啦,谁会提这个问题呢?大多数诗人事先不想知道他们在生产什么东西、为谁生产和为什么目的而生产。我们的职业有时遭到可笑的蔑视,有时又得到高度的尊重,这一点不足为奇。“他制作了一件有用的东西”:诗人很少得到这种最高的赞美。而刀匠或磨剪匠在完成了精美的产品之后,顾客就会热情洋溢地说道:“这把刀确实像一首诗”——然后在阳光下把玩着闪亮的刀。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