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新年快乐 [打印本頁]

作者: 十亩    時間: 2014-2-18 10:03     標題: 新年快乐

1、 天黑下来了

我一直枯坐着。天黑下来了
阳光与明媚本来是存在的,就像院墙与我
只不过被夜色染黑了
我想起做染布生意的那个老头
能把旧布或旧衣服重新染成你想要的颜色
他自行车后面驮了那么多的布
布头上都系着对换牌。那时候母亲和婶娘
都还年轻,热情于布匹与花色
叽叽喳喳很兴奋着议上老半天
她们把对换牌挂在手腕上
阳光没有对换牌,明媚也没有,我也没有
你也没有,这些个铁疙瘩般的黑夜里我们被染成了黑的
院门本来就是黑的。我在想那对换牌
是不是桃木

2、过山邨

往南是一片漆黑的夜色。玛尼卡说是云的翳影
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国土也是
半明半暗。那时候仿佛有风游走在北方四月的麦田
啊,北方多么亮丽。麦田可以是
绿旺旺的,也可以是金灿灿的
色彩上我和玛尼卡的记忆或感知存有偏差
那些镜头抖动的厉害,或者是麦穗
众多的麦穗象一群顽皮的孩子试图从群体里
竞显出来。一列火车,无声无息也无光。赤溜一下
蛇一样钻进南半部的翳影中,不见了。翳影
玛尼卡所说的翳影,我一直认为那是辽阔粘滞的夜色
火车,为什么不可以象闪电,撒裂什么
如果是搅动或疼,兴许我们能再次看见旧时的村庄——过山邨
玛尼卡和我曾躲在老房子的磨道里
她有那么一点害羞,粘一脸泥巴,她手里拿着一把麦穗
青色的芒刺
枝椤着

3、存在

几位老太太在廊檐下舞剑,很专注。我和赵小惠演练修辞
我说她们像碎石块,赵小惠说煤灰
赵小惠说像蝙蝠,我说是蝌蚪
我说是燕子,赵小惠改口说是蘑菇
廊柱必是要朽烂了的,不如说
是黑木耳。其实我和赵小惠只不过是晨景中的两只鸟
高频地互换着位置,我蹦过去
她蹦过来。她蹦过去,我再蹦回来
就是不愿呆在一处,但更不愿各自飞离
老太太们舞完剑就消失了。廊檐下多起了办事的人
如果不下雨,她们会扎堆在广场上
叽叽喳喳像麻雀。赵小惠嘲笑我比喻不当
不是小女孩,也非少妇。多数的时候
只静坐着,偶尔有个老者喊几嗓子惊戏。她们才
像没叶子的树枝,晃一晃。嗟,拿老人
练修辞我们大不敬;没什么,你、我、她们跟建筑物后面的
烟筒一样,都是可以描述的
客观存在

4、查数

每天早上她都要查数。树上的确定为十二只,她才安心
正值一年最寒冷的时日,树枝是安静的
院子是安静的,鸟们,这十二只鸟们
也是安静的。拒绝欢快,拒绝鸣叫
和冬天的空气一样,显得呆板冷凝
有那么一点神经质。会不会有什么突发事件
比如查出来的数目低于十二。非要跟夏四爷醉酒
扯上点什么。大轮作业车上了江,冰层喀吱
喀吱的,慢慢地人们习惯了,不再惊惧
早起的邻家女人用想锐器凿穿破冰层,取水饮牛
那声音击打着我的耳膜:一、二、三……
严重干扰了我的睡眠,我用被子蒙头
棉花比玻璃隔音。当我查到十二时,扑棱棱地
那些鸟们全飞掉了。啊,真的,我们还可以数数那些
鼓胀的芽苞:一、二、三……

5、追忆似水年华

对于水,我更看重它的流动性。那整齐的田埂,旗子
劳作的男人、女人都具有流动性
天黑下来的羊群,沟帮子上的葱郁的紫青槐
也具有流动性。唯一的官路,马车,村庄
还有大丰镇都具有流动性。冬天的枯榆
春天的刺槐,夏天的蝉鸣,秋天的谷仓似乎
都是液态的,摇荡着飘逝。我独坐于大盆地的底部
如同没被冲涮、研损、风化掉的石子
孤单、悲凉。秋天的芦苇裸出根了,
一日枯黄于一日。也许我该潜心于沉积学
更合理的推断地理及气候环境
骨骼有没有纹络或者它的发育跟年景、政治
运势有没有关系?那算卦的老师傅借机摆弄着青春玉手
胡皱八咧。多粗俗,他不会倒背红酥手
黄滕酒。那两具甲骨只是个摆设
或许应是有文字的,印痕太浅。凭感觉去追忆似水年华
再为粗略的经补传或考据纯属画蛇添足
立起钻塔要打透泥土和岩层
是后来的事

6、不死身

——题解:同个故事的两个版本,向光看背光看会不一样的。

生产赵队长后半夜酒归,路过后台田棉花地。地里有响动
有人偷地,潜进去!那小偷太专心了
赵队长己站到他背后,说声起来吧他才惊魂未定地
停止了偷棉花。嘿!这马老四是全村
有名的老实人,你怎么做这个!赵队长说你快走吧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赵队长的感觉是第二天田里依然阳光透亮
马老四讲的是一个月黑头的晚上,八月底了
天也凉得很,北台田里的棉花大絮大絮地开着
老婆让他偷弄点好过冬,孩子缺棉衣。撞上鬼了
赵队长真他娘的鹰眼!包产到户好多年后马老四还是怕赵队长
怕去北台田。雨水大的时候,台田沟里也有草鱼
到死马老四也没弄清弄出动静的是猫还是黄鼠狼,更不解的是
这草鱼是什么变的,是什么变的呢?都干四、五年了,一遇水年
鱼还是挡不住地生

7、秋天要来了

秋天要来了,该考虑应该怎么隐去。是在草里枯黄,不计较于颜面
还是在水里……那一年我后悔
或者惋惜。我们见到的只是
鱼的鳞片或枯骨。赵小惠提及建安十八年的哭
哭谁呢?芝麻大点的小事
会应景成为某个人过不去的心结。
比如八月,我们没在杏五井准点下车
似乎隐忍一夏天的雨水要最后倒掉。襁褓里的孩子安睡
我不自觉地打了历史上极不合时宜的
甚至多余的,让我自惭形秽的一个激灵

8、沉寂或已逝

男人什么时间回来的,她不知道;又什么时间走的,她也不知道
她沉沉地睡着。她在梦里安康富足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她象个北极熊吗?熟睡了的。或者猫
那是怎样一个长治久安的年代
内部的城墙被风华被剥蚀
青风明月在纸上沉旧,玉砌碉栏也许在,也许不在……
勘探会上技术员小刘好象是这么给我
介绍火烧区的:无人开采的含煤区
若发现烧变岩体上覆盖着黄土层,无烘烤现象,这说明
是一个古代火区,被第四纪黄土
所覆盖,或更新世前后
被烧过了

9、槐花飘香的年代

槐花飘香的年代离我越来越远了。我试图找到
一种恰当的比喻
或近似。荻花,太轻
雪花,似乎过渡地被稀释或放大
星星,遥远、空蒙,不热烈
哎呀!槐花飘香的年代
越来越远了……。湖上有人穿冰取鱼
那迸溅起的碎冰碴子
粘滞在糊子上,象剩米粒。
零九年春季,我路过一家很小的
玻璃粉碎作业处,细小的碎碴象脱了皮的
高粱,象鳞片,阳光下
晶莹着有槐花的白。
那作业工真缺乏保护意识,不带口罩。引得我
嗓子和肺一阵极度
不适

10、饮酒

刘士江在东城喝酒,多了;我在西城喝酒
也多了。他陪他的朋友喝
我陪我的朋友喝。迷迷糊糊中我们通电话
他让我去,我答应了
天亮醒酒时他电话说等我一夜
我说我打了一夜的出租
赵永说他肚子翻了一夜,酒被他一个人喝了
这狗日的,真可恨,相当可恨
我不知道刘士江这个自诩雅士之人
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刘士江说
赵永就是个女人,古墓里那个不明身份的女头
作花边看尚可,归入正史研究
徒添隐忧与迷离
今冬多雪。东城西城夜间的饮酒史
主角只有两个,其余皆为虚妄。想入正史的人
太多了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2-19 16:46

在种粗粝里,自有种微凉和扩远
建议精吧
作者: lunhdma    時間: 2014-2-19 16:51

选几个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2-20 10:21

还要来读的,新年快乐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2-21 09:07

姿态辽阔,很有韧性,自有一番动人的粗糙之美。四哥这一组的味道很是喜欢,信手拈来,颇见功力。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