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公子小黑诗论:寻找阿派朗 [打印本頁]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2-10 18:51     標題: 公子小黑诗论:寻找阿派朗

本帖最後由 公子小黑 於 2014-2-10 18:53 編輯

1  

看了你的新作竟有了对面如天涯的感觉呢。是秋凉的落叶归到心里的感受吗?好久没有雨了,今天这么点点滴滴的温度也下来了,推开窗凉风吹到身上,竟是一颤,真是舒服又惊讶。 

2  

你在越过街道或已经到了剧院,那里我一次没去过,我为什么对剧院如此抵触或者剧院绕着我走呢?不知道,也许感觉心就是一个剧场吧无需到外面寻觅,演员也是矛和盾在心里聚散无常的兜转着,打斗着吧! 

3  
我这么随便聊着就像自言自语也是好的。天凉了,夜色如水,水滴石头也未必就穿。水滴和露滴浮动在大堤上,那是河流和夏天漫步的足迹。不过初秋也不是渐生的悲观,街道的拐角,河流的转弯,一首诗和另一首诗之间的跳跃,自然而然生成的空白,绝非真空,因人的感觉和理性包围着它,就像树枝托着鸟巢;像天空深处的星系,那里有一个神仙正在蜷缩着做梦,这样表达对自己也是一种探险,向不可预知迈进,包括想象,诗歌就是需要这些来辅佐,就像生物和河流需要土地来辅佐。

4  
我倒是在孩子小的时候参加过他们学校的演出,我感觉那才是真的剧情。那些孩子,舞台走到一半的时候还在整理戏装,又是说错一句半句台词,那才是真正的艺术,不遮掩不雕饰.我甚至能看见幕布后老师挥舞着示意着,真是妙趣横生的情节.我常想,写心里和心外投影而来的诸多变化,是考验内心参悟能力的尺度,就像我们面对交通图那样。  

5  
有一次,我站在桂园科技的站牌下,我在想,这些不同的线路能够左右我们的心到何种程度,若目的未曾牢固,这些线路代表着更加牢固的事物,就如意识变成诗歌,路径如此之多,而我们内心早早预订的目的地,扭曲了自然演变的奇异情节,这是得还是失,抑或说,诗歌主体和主题的存在,如果一开始在内心强烈的暗示就不容易使自己的笔触走远,这样不容易取得诗意的满足。我很羡慕你写的那些文字很精准,简练,有着生活的思考又不凝滞,这是好的方向。    

6  
诗歌作为本体的事物,成为文本之前的诸多可能诸多方向最终选择的一条,那么走上去吧,提着自己的心和足音,在上面刻画涂抹,航行.如同道路上青草野花或者突兀的歧路,也有离题的云朵,这不是真正的离题,比如我们看见乒乓球从往来弧线的密集森林中突然飞出去,飞到看台席上,这意料之外的情节使比赛得到了喘息和点缀,意识流动中经常有这样的小块芳洲突然出现,流淌到身后去,使我们的诗句充满不可预知的美感。

7  
"我是正在老去的70后,你是没有老去的60后"这句话很有趣,但是为什么你要老去呢,不会的,在你的诗歌里时间缓慢沉淀下来,它在跟你交谈,就像寻隐者不遇,也走了那么一程停下来问,就像偶然值野叟的没有边际的闲谈,时间是观念身边的草木,让我们知道自己存在于非存在之中,在回到刚才你的那句话,我们相逢了,而且说过有深意的话,彼此能够理解,这是你说的话的潜台词吧!  

8  
有些诗就是那么需要笔尖轻轻转一下的地方没有转就失去了改变,那改变如同豁然一片新天地.让我们的笔尖保持内心无上的敏感才好. 

9  
很自然的交谈就这么说出点真心话感到自己也轻松,诗歌就是很微妙的,即使我们如何走进,如何探索,我们的生命和内心仍是不够用的.我们只能做有限的尝试和爱意,诗歌请原谅...没有到最后,只有诗歌请越过我.  
10  
这(指“踏浪”说好的诗歌他反复看)是好的习惯,但也不要被裹挟了,有时溯流而上也是诗歌的一种风度。  

11  
我还是过敏的,不知道是好是坏,从我最初喜欢创作诗歌的时候我就对现象世界非常着迷,.我喜欢着迷的那种迷惑,后来有了形而上的观念,把自己吊起来,旋转起来,往下看人生世界,那又是另一番感受,每一次我都感觉文字在问我,你满意吗,你要我怎样?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12  
尽管时空是无限的,我们创作的时候也可放把它们缩小,为我摆布,也可以把自己的心灵放大,这样我们就与时空有了外围的切割感,体验和恢复,颤动和安静,在内心的两面同时触摸着,使没有法则的触摸着,心能够接收到,就成了诗句.在黯淡灰蒙的心与外物相接的气氛中,这时候你面对墙壁上的镜子,你觉得能翩然走进镜子,轻松走进另一个世界,能够获得清醒时刻无法得到的体验.   

13  
这就是创作时的理想氛围.不是很多,也许一天中有那么一段时间,也许被别的事物打扰,而错失,也许好多天没有,但是那种境界真真存在,就是无我...无我.万物走向我的本心也那么自然,如水之流动,风之飘扬.镜子不但不是障碍,反而是必经的过程.      


注:2013年8月31日1-7与文若凡谈诗所得。8-13与踏浪谈诗所得。  


14
其实一首诗歌得失甚至就那么几个词,而那么几个词如此之关键  关系到把外面的一切转移到内心,又从读者的心里喷涌出去

15
毕竟现代诗歌的风格很多  有些很抽象的风格 或者后现代也好象征也好 传统的浪漫和现实主义也好  我们要放宽视野  能够以内省的姿态去触摸 感受  那么审美的界限与心的界限就吻合了 这是美好的感受 我常常这样的体会,是美好的,容易满足,在别人的诗歌上,采摘甘美的果实一样。

16
我想如果不说出来,我觉得那么虚伪 为什么呢  于己于人都没意思和意义。网络空间提供了我们袒露情怀和内心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还戴着面具相对呢  为什么不裸露出质地来呢! 个人呢  包括我自己 难免偏见  我愿意在我的偏见上 朋友们生发出更多的感悟或给与批判 不是美好的事情和切磋吗  唯我变成唯我们,就都够了,都成了。

17
我觉得诗歌是迅速到来的闪电,迅速在心里挖掘出宝贝的闪电,是迅速的,如果稍一迟疑,思想就混了杂念,所以我是立求活捉这些闪电,放在我的身体里,让它们慢慢长大,慢慢掉落,我常说  掉落是向下绽放。

18
诗人或者喜好诗歌的人都是这样,在面对,总是把世界和他人的面对当成自我面对,滋味也是流淌迂回到自己心里,这样就构成一个主客整体,天人整体,或者神人整体,因而谁割裂诗歌谁就是割裂自己,谁割裂灵感谁就就是割裂自己,谁雕凿诗歌谁就是雕凿自己,把本真的东西纷纷的雕凿下去,剩下的是什么,不过是托着雕凿痕迹的  可怕的现象和概念。

19
诗歌其实自悟最重要,有些人反复在技巧的圈子里跑着,不知觉的兜圈子,尚以为跑出了十万八千里,这是悲哀的。。我也有过这样的悲哀,作为诗歌主体性的客体的限制性描述,诗歌是永远不能完成的,以为对客体的限制,就是说对面对的想象世界如何变小变成种子在内心上发芽,在重新萌发散开花,再回到客体世界接受阅读和巡视,真是复杂极了的工作,失之寸心就在这里啊。

20
内心潜意识就是长期积累的,包括词语,修辞,思想。也包括对经验和先验和超验三者之间的规律的把握,这都需要役使感性和理性为我所用,就像一种顺藤摸到一种趋势,并且延续下去,这就是创作。

21
第一句非常重要,关系到诗歌的起点。就像唱歌,如果起高调了 后边跟不上来 就断裂开了,如果起低了,后面的杂沓而过,如战马踩死骑手,如同后队击溃前队,要不得的。

22
安静的下午,阳光不是那么强烈,我的内心能够发出微微光线,但是到了夜晚,我的光线反而不知道如何与黑暗对垒了,所以我总是在深夜疲倦了,像走了长路的靴子,需要一头歪倒在地板上。情意绵绵的午后,我的心被它包容,融化,被它解构,结构,我的心这般顺从仿佛有了皈依。还有就是下午的寂静,我感觉从寂静中我能得到圆,二者结合就有了圆寂的感觉,这时不像是写,而是被某个要把我推到信仰的地方,那里有童年的最稚嫩的哭泣,有少年最柔软的哀伤,也有青年最缠绵的悲伤,也有中年沉痛的回望。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像一锅的米饭我等待糊底,像满地球的汪洋之水,我等待退去。

10
要时刻有一种危机感,革 命感,要变化,变化就是生命力就是心跳和血液。

23
在我觉得我的心可以裂开了,朝着不同的方向,我离开庸凡的事物,离开繁琐的事物,投入到写作,这是我感觉看到了方向之后的方向,看到了色彩之后的色彩,看到声音之后的声音,我也看到了自我之后的自我,这时我是颠沛于宇宙射线中的船,我溯流也许正是顺流而下,不去想,也没工夫去想,任意飘荡,感觉到水或者粒子就是我的枝条,土或者粒子就是我的存在,而那么多意象吃下词语,瞪大眼睛看着什么,像我们崇拜的神。啊那是精神世界的虹。横跨遥远的宇和宙。

24
有的人反复一个模子写。就是原地踏步,如果原地能爬高尚可理解。当真能爬高一点儿,就看出了破绽。

25
但是精致和清晰带来的负面作用是:一打磨没了棱角了   少了朴素浑然的美。二呢 清晰了就什么都露出来了  就不需要读者低下头想了,也不会说 背后还有什么呢?用尽可能少的词语编织尽可能大的空间和时间,这就是好诗。

26
如果不是你提神我,鼓励我多说些话,怕是早就疲倦了。这样的夜晚,谈着诗歌,而且感觉你的心的光亮飞翔且又一部分飞向我,我感到沉甸甸的满足,是的,我们热爱诗歌,我们爱她就要珍惜她,爱她就要理解她,就要试图创作出诗歌,让他更美更善,或至善,就是万物有成为他自己极致的动力,我们共勉,虽然我们不熟悉,但是一夕交谈,我感到你很温暖,像老朋友,这样在东方大陆上,也许能听到秋的意思了的夜晚,你的思想闪烁着,碧绿着,多好,关于诗歌味道的问题,也是气息的问题,万有引力一样,在文学作品中就是真和爱吧。


注:2013年8月29日,与诗友”踏浪“谈诗所得。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2-10 20:10

实际上,在一首诗歌中,我越来越想缓慢下来,瞬间的东西在一些时间内是凝聚的,它让我看见事物本质的微光。我也可以在时间里回溯,看见过去的,在现在里演绎着,也看见以后的,在过去里慢慢显出真相
实际上,当我们越来越触及事物的本质,我们也有可能只是在它的边缘,也许我们要说的要写的,借助于嘴或笔触,亦非原先的了
我们深深窥视的,目视的,依附的,待要揭开的,说出的,指出的,那些事物的真相,或许我们可能陷于微弱的瞬间,,,或许会抿紧我们的嘴,,,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