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实验] 马嘶溪

马嘶溪

@

一列火车在那里停靠了一个小时
有会儿,我们下来
看见岸边,一些如同灯笼的野果在碎裂
渔人撑着木船向湖心驰去,那里,他可以理解涡流下
翻卷的木头,淤泥
正午,礁石间透着的光
蔓延过他的脚

@

被它们拒绝的未知的遗属,在夏天的河滩上发出颤音
一只钟暂停在角落,他回忆的轮带里
水草卷着,一些涌出水面的暮色
仿佛必须使你区别于,灯芯,或者是烟草地的烟丝
接下来,在锻造的铁器店
我看到废墟,和秘密受缚的绞线
那些粉状的河流中,曾经它们是柚木
有让我们习惯的蒸馏味

@

显然,这有不合时宜的世俗
一堆羊毛纺织物里,你坚持要有口木质仓库
存储一个即将在祭坛放血的男童
他和他母亲这段时间的麦饼,玉米棒
直到毕摩,用手指探入根系
一系列动荡的建筑群,后半夜
从日子里拖出的悲伤,带来一个人身上经久的腥颤
他儿子用根长长的木棍捅着蜂窝,在他们屋宅的背后

@

一些卵白的东西在那出现,在每天,我们目睹一个人中风的现状
松鸦借着削尖的脑袋凑近石灰岩的孤地
深及髙草的窗沿上,我们轻信一个老头子
涂了焦油的谈话,仿佛他可以使得码头沉寂
而他的儿子说到,“他曾穿着印花的围裙
为他的妹妹相亲”
后来,在层厚厚的稀泥下,我们给她砌了口罐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