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活动] 2018.5同题练习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5-6 16:17 編輯

1二胎
2比特币
3百草枯
4阴沉木
5夏天来了
6神仙之挂
7梦想的弧度
8异次元情人
9翻石头的魔鬼
10白头盔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如果觉得题目有趣,那就写点,各位同学。

TOP

干。。。。

TOP

百草枯

侧身,在让出钟声后
松果急促落下
这是某个童年,蔬菜,或是一只豢养的猪
父亲在张脸上啃食油焖猪蹄
他的后四十年处于钝化,而我们哀悼错了
井底的星光下,这是最后一件你能接受的事

TOP

白头盔

石卵上,到处有知晓别人想法的人
从一条猜度的路径,鹤型的小方塔
在布满爬山虎的岩壁上,翻滚着
一种鹤的尖厉,促使我们从秘密的线晃见露
这砧木的路基,延向脱了壳的谷粒
现在我只看我的呼吸正被一个带棱角的石头湮灭

TOP

本帖最後由 克文 於 2018-5-16 16:32 編輯

*百草枯

笔也枯
不是谁的悲哀
叫妈吃饭,妈不应
只好把她推到厨房饭厅
也许这是无聊的事
不必像枯草里的光阴
勉强染上些许黄昏的诗意
肚里无货,墨水没了
笑一笑荒原啊,戏还在


*夏天来了

不要梦见,就来了
梦见却一点也不多余
梦见的特点就是图书馆的剥离
可以露出来的都露出来
那是自由清新的定义
谁也不能忽略我的幻像
火一样燃烧的心
渐入佳境,你的机器我的机器
你的癫狂我的癫狂都不需要试验


*梦想的弧度

只是在上面打了个瞌睡
刚过半百
就悬了
梦想能深邃哪里去
弧度能奇葩哪里去
一个忽略在郊外的人
不吸烟不喝酒
数着清明与重阳
一丝清愁居然抵达不到半空


2018.5.11-12


*翻石头的魔鬼

魔鬼勤奋
翻过来翻过去又翻过来
石头似乎没动
魔鬼开心,石头没有意见
一切天高云淡
如果在石头之间遇见魔鬼
魔鬼不会理你
除非你也硬成一块石头
魔鬼也许会把你翻成澄明的秋天


5.14

TOP

@二胎

这小家伙,越看越像我,他所说威吓与显露
未来太远,现在,他只想护住所得

我差点就扛不住了,像个,今天
才背叛他的好兄弟。“你们要敢生

看我,敢不敢死”他把话撂我,阿呆面前
转头出去。阿呆压住笑,然后看我

“这话,你也说过”他忧虑不无道理
和我忧虑一样。我们平常所做,不曾叫他放心

更无能,教会共享。他不希望人多
只希望人少,和上面某些发号施令的人一样


@白头盔

这些在战火中,扶起陌生人的人,是快乐
激动的。他们戴着美丽的白头盔,像神仙一样

奥斯卡,诺贝尔,这些传说中
白胡子的神仙,和他们在一起

这不断缩小的毒圈,地球上
最后存活人,会是他们吗

“我们救了九万九千”他们是群谦虚的人
就像天空中翱翔的白头翁一样

我们能看见,不容易。我
多希望,我是那个毒气中,镜头下的叙利亚男孩



@百草枯

你拉着我的手,在地里。我帮你拔草。我们
心中,妈妈,这些年总有荒草

不断丛生的荒原,荆棘,如此迷人
我们,睡前都有一双,伤痕累累的手

相互在嘴里,睡梦里,吸
一种药一种分子,点亮黑夜后

我的细胞。我们,百草枯后的荒原
闪着它不知名的银光,哪是谁

白骨在抖,翅膀在飞。这世界
不哭不倒的男子啊,他是唯一抵御百草枯的人



@阴沉木

如果,我倒在陌生的海岸。请不要来找我
我睡在这片银色的沙滩上

鲸鱼,在远处,看我
它们巨大肚子,只能暂时收留

那个提灯男孩
清晨,海风把海水送到我嘴边

它知道,我多日滴水未进
——那百年后,用阴沉木雕刻摆渡我的人

来自我的祖国叙利亚。她和我
父亲一样悲伤。在阴沉木,经久不散的香味里

TOP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5-14 05:34 編輯

@翻石头的魔鬼

无所事事。每日掀起一块石头。哪谁心底
放出来虫子,转眼,就跑没了

白的。绿的。红的。在不知名摇曳的
荒草丛中。奔跑的,少女的脚踝

谁的脖颈上挂着一枚钱币
蚂蝗在动。远处传来高涛的鹤鸣

如果虫子放出来,都被鱼吃了,哪可咋办
如果鱼都被鹤吃了,哪可咋办

不过,我喜欢这翻石头的魔鬼。他不翻时
他就去害人。害他自个害得他自个都不想活了

TOP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5-14 06:30 編輯

@神仙之挂

神仙来了。他留下挂真多。每一神迹都叫小伙伴们
激动。我们,胡作非为,在游戏里

看的人,眼亮了。被杀的人,惊叹了
可我们还会跳舞,我们还会唱歌

就像特朗普女儿。特妹特妹,你爸卖挂吗
如果他是神仙,我们就选他

如果他是疯子,我们就用他
如果他被捕了,我们就猛拍巴掌

神仙来了。他留下挂真多。如果你想
投诉就投诉吧。被选择离开人,只能哭往另一世界

TOP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5-14 14:11 編輯

@异次元情人

白雪一样肌肤。他,手指按上去,迷彩般图案浮出
一圈一圈。这涟漪荡开波纹

在两个次元之间,华彩的湖。他无法逃脱
这追捕。一直以为,这一切只存在于灵魂层面

可孩子和老婆都说,他的眉心有香
他汗里有另一女人。至于他的字

她们,更是大声抗议——她们看不懂
那本不属于这世界的情人。这本不归化

于这世界的文字。他身上有块兽皮
至死也无法剥下。它,包裹之人,是这般不可理喻

TOP

回復 5# 夜狼


    感觉不错!继续

TOP

回復 6# 克文
感觉节奏稍快。问好克文兄。

TOP

回復 12# 云垂天


    多谢云兄指点!

TOP

阴沉木

她望向跪在树下的丈夫,这愉悦的一天即将过去
阴影中的枝条试图遮住鸣响

蜂巢,草,潮湿的气味
泥沙中白亮的根系,融化着自身的静寂

一次诱饵中,这到达石岩的女人
被醉醺醺的老男人捉住

TOP

异次元情人

@

“试图跪一晚”,他说。“记忆中的鬼怪来自深潭”
这被明确的一点。她的身体掺水,风的手语前
她把自己变成你手腕上的绿手链

后来,我们从窗口往外看
时光磷化,屋顶的积雪塌落。她短裙下的兔子,偃伏于求偶的诗经




@

那些灵,在芝麻香里细细地嗅
微小的波浪,载着纸纤维静寂的光环

我是不是爱上,给你戴了绿手表的牛角和漂浮的树枝
它不会飞,你隐身的那扇窗子里,它有埋好的雨水和花伞

TOP

本帖最後由 老张哲学 於 2018-5-20 16:06 編輯

回復 1# 云垂天


有点难度,,关注,支持,,问好云垂天老师,,

TOP

同题三首

百草枯

带出浮躁的尘土
狼烟,爬上季节内部,摸到汗蒸的肋骨

梦到冬眠
失血,水分干枯
口水滴灌草丛

一些虫鸣活跃于黑夜
暗哑的耳朵
被啄伤,听得见云朵在呻吟

阴沉木

沉下去,不等于神话覆灭
过往的事物
非白即黑,白的太耀眼

窑变,黝黑的皮肤
适合黑骏马,夜半洗冷水澡
雕琢人头马面
走上高堂,把玩花木的
阴谋

可以呼风唤雨
据守关隘

梦想的弧度

被梦压抑
稻草人,终究无法脱身
理想高于地平线

弯曲着眼神,一遍遍
描画星光的轨迹
让今夜无眠

灯火,情人的温存
在这一刻,呼吸多么急切
胜过潮水涌来

增长幸福的维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