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译文] 策兰诗选:第二辑——选自《门槛之间》1955

翻译目录:

《From Darkness to Darkness 》《从黑暗到黑暗》
《With a Variable Key 》《带一把可变的钥匙》
《In Memoriam Paul Eluard》《纪念保罗•艾吕雅》
《Shibboleth》 《示播列》
《Speak, You Also》 《讲吧,你也来》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後由 九生 於 2013-9-5 15:07 編輯

《From Darkness to Darkness 》

You opened your eyes -1 saw my darkness live.
I see through it down to the bed;
there too it is mine and lives.

Is that a ferry? Which, crossing, awakens?
Whose light can it be at my heels
for a boatman to appear?

从黑暗到黑暗

你睁开你的眼——我看见我黑暗的存在
我透过它看到下面的床
我也在那里,并且鲜活

那是渡船么?哪只,在穿越,清醒的?
谁的光能跟随我脚步?
守候船夫出现?

九生试译


从黑暗至黑暗

你睁开了你的眼--我看到我的黑暗存在。
透过它我注视河底:
我与生活的黑暗也在那里。

那是一个渡口么?它,横越,苏醒?
在我脚跟,那会是谁的光
为一个船夫而显现?

                   绿豆 译

从黑暗到黑暗

你睁开你的眼睛──我发现我的黑暗存在。
我透过它往下看到床铺:
那里同样是心灵和生命。

哪就是渡舟吗?哪一只,在横越,觉醒?
谁的光辉随我而来
照耀船夫出现?
                达文 译


从黑暗到黑暗

你睁开你的眼睛——我瞅见我黑暗的存在
我从心底看它
那里也是我的日子和生活。

渡送这些,然后醒来?
谁的光芒紧跟我的脚步,
可以找到一个船夫?

王家新 译

TOP

《With a Variable Key 》

With a variable key
you unlock the house in which
drifts the snow ofthat left unspoken.
Always what key you choose
depends on the blood that spurts
from your eye or your mouth or your ear,

You vary the key, you vary the word
that is free to drift with the flakes.
What snowball will form round the word
depends on the wind that rebuffs you.

带一把可变的钥匙

带一把可变的钥匙
你打开这房子,那里面
雪沉默飞舞
你选择的钥匙
总取决于血,
涌出
从你的眼,你的嘴,你的耳朵

你变换钥匙,你变换词语
它随雪花自由飞舞
包裹词语,什么雪球将结成
取决于回绝你的风

九生试译

析:用“带”单音节词更具有词语的颗粒感,用“取决于”更有硬度

北岛:
Always what key you choose/depends on the blood that spurts/from your eye or your mouth or your ear。(你选择什么钥匙/往往取决于从你的眼睛/或你的嘴或耳朵喷出的血。)稍懂英文的人都会知道,depends on在这儿是"取决于"的意思,不能译成"靠"。最后两句也犯了同样错误。在关键处把意思弄拧了,读者自然不知所云。另外,诗中三次提到雪,第一次是雪,第二次是雪花,第三次是雪球。在王芮译本中不仅体现不出来,甚至干脆取消了雪球,变成令人费解的词团。

  这是一首很重要的诗,甚至可以说,它是打开策兰诗歌的"钥匙"。这首诗有两组意象:词和雪。第二段的第一句你改变钥匙,你改变词语,已经点明钥匙就是词。而第一段第三句提到无言的雪,即雪代表不可言说的。词与雪,有着可言说与不可言说的区别。而诗歌写作的困境,正是要用可言说的词,表达不可言说的雪:用一把可变的钥匙/打开那房子/无言的雪在其中飘动。钥匙是可变的,你是否能找到打开不可言说的房子的钥匙,取决于诗人的经历:你选择什么钥匙/往往取决于从你的眼睛/或嘴或耳朵喷出的血。第二段可以理解为写作状态:你改变着钥匙,改变着词语/和雪花一起自由飘动,在这里词与雪花汇合,是对不可言说的言说的可能。何种雪球会聚拢词语/取决于回绝你的风,在这里,风代表着苦难与创伤,也就是说,只有与命运处于抗拒状态的写作,才是可能的。

  瓦雷里所说的"处于诞生状态的语言,变成自由的语言",正是说明诗歌写作,有如诞生,是用词语(钥匙)打开处于遮蔽状态的无(雪)。海德格尔在《诗、语言、思》一书中指出:"真理,作为在者的澄明之所和遮蔽的斗争,发生于创作中,正如诗人写诗。一切艺术,作为在者真理到来的诞生,本质上都是诗。"

王家新: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这首诗:它不仅显示了一个诗人对其写作宿命的深刻觉悟,也在艺术上打开了一种天启般的独创性境界。北岛注意到这首诗在英译本中“三次提到雪,第一次是雪,第二次是雪花,第三次是雪球”,这是对的,但他指责“在王芮译本中不仅体现不出来,甚至干脆取消了雪球,变成令人费解的词团”,那我首先建议他去看看我的初译,在初译本中我正是这样译的:“什么样的雪球将渗出词的四周/ 靠这漠然拒绝你的风”(见我的诗论随笔集《夜莺在它自己的时代》中的《维特根斯坦》一文中的“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一节,东方出版中心1997年版)。在初译本中,我没有严格按英译(“What snowball will form round the word”)译成“什么样的雪球在词的四周形成”,而是用了一个“渗”字。说实话,当初我为这个“渗”字激动,雪球从词的四周渗出(而不是什么“聚拢”),也就是从一种言说的焦虑中渗出,从生命和语言的黑暗内部渗出,这甚至使我想起了李白的“玉阶生白露”:冰凉的霜露不是从空中降落下来的,而是从石头的内部生长、渗透出来的!
  这首诗的初译本,芮虎先生后来依据德文原诗校正时,改成了“而怎样结成词团 / 靠这漠然拒绝你的风”。他这样改动,我也有点可惜,但我想我应听德译合作者的意见,因为我知道汉伯格等英译者在许多地方对原诗并不是完全忠实的,比如《花冠》原诗中的“der Mundredetwahr”(“嘴说出真实”),汉伯格是这样译的:“our mouths speak the truth”(“我们的嘴说出真实”),而这样的处理就值得商榷,因为在原诗中主体并不是“我们”,而是“嘴”本身!显然原诗更有份量,也更耐人寻味,如照英译本来译就会使策兰走样,因此我们在这一句中去掉了汉伯格所加上的东西。回到《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芮虎在校译时也是几经斟酌的,由最初的“而怎样凝团在词外”到“而怎样结成词团”,最后取了后一种译法。我认为这样译在某种程度上也传达了原意,它不仅不象北岛说的那样“令人费解”,而且颇简练有力,也就同意了。
depends on在这儿是‘取决于’,不能译成‘靠’”。对此我们当然略知一二,但我们还是译成了“靠”而不是“取决于”,为什么?因为诗中的“靠”多少就带有他所说的这种意思,更重要的是,它“直接”——直接就和诗的血肉发生了关系,而“取决于”(更不用说“往往取决于”)却是一种逻辑分析式的语言,用来写论文或说明文可以,但用在诗中就别扭,就会产生如王国维所说的“隔”。出于同样的考虑,我也没有把“with a variable key”译成“以一把可变的钥匙”,而是译为“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因为这样更具有一种启程感,因为这首诗里发生的一切都意味着一场艰巨的行旅。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你打开房子,在那里面
缄默的雪花飞舞。
你总是在挑选着钥匙
靠着血,那涌出你的眼
嘴或耳朵的血。
你变换着钥匙,你变换着词
它可以随着雪片飞舞。
而怎样结成词团,
靠这漠然拒绝你的风。
(王,芮)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用一把可变的钥匙
打开那房子
无言的雪在其中飘动。
你选择什么钥匙
往往取决于从你的眼睛
或嘴或耳朵喷出的血。
你改变钥匙,你改变词语
和雪花一起自由漂流。
什么雪球会聚拢词语
取决于回绝你的风。

北岛译

TOP

《In Memoriam Paul Eluard》

Lay these words into the dead man's grave
which he spoke in order to live.
Pillow his head amid them,
let him feel
the tongues of longing,
the tongs.

Lay that word on the dead man's eyelids
which he refused to him who addressed him as thou,
the word
his leaping heart-blood passed by
when a hand as bare as his own
knotted him who addressed him as thou
into the trees of the future.

Lay this word on his eyelids:
perhaps
his eye, still blue, will assume
a second, more alien blueness,
and he who addressed him as thou
will dream with him: We.

纪念保罗•艾吕雅

让这些词葬入死者的坟墓
这些词,他为生存而说出
让他的头枕着它们
让他感受
那些舌头的渴望
那些钳子

让那个词在死者的眼帘安放
那个词,他为之拒绝那个称他为“汝”的人
这词
他跳动的心脏血液穿流
当一只手赤裸,如他的手般
缠绕着称他为“汝”的人
进入未来的树中

让这个词在他的眼帘安放
也许
他的眼睛,仍然湛蓝,仍将呈现
一瞬,更异样的蓝
而称他为“汝”的人
将梦想和他同在:我们。
                 九生试译

注:第一节将“these”译为“这些”可与第二节“that“译为“那个”相呼应

试析:
“汝”这个词我们可以大致理解为一种称赞,一种尊敬的称呼,比如我们可以想成如此:策兰称艾吕雅为“诗人”,但艾吕雅拒绝了这个词,觉得自己远配不上这个词,但艾吕雅是一个真正地诗人,这个桂冠真正属于他,所以出现这句:“这个词,他跳动的心脏血液穿流”。而这句“将这个词安放在他的眼帘”(这个词即“汝”),即将诗人这个桂冠永远的为艾吕雅安放,而他,那个称艾吕雅为“汝”的人(可看做策兰本人)将永远和艾吕雅同在,艾吕雅在他心中永不死去,携着他一起走向未来。

纪念保罗•艾吕雅

将那些词语葬入死者的坟墓
那些词语,他为了生存而说出。
将他的头部安放在它们之上,
让他去体会
渴望的语言,
那些钳子。

将那个词语放置在死者的帘睑之上
那个词语,他曾拒绝过他
一个称呼他为你的人,
词语
他跃动的心脏血液穿流
当一只手赤裸如他自己的手
缠结住这个称他为你的人
直抵达未来之树。

将这个词语放置在他的帘睑之上:
或许
他仍旧湛蓝的眼睛,将开呈
一瞬,那更异样的蓝,
他,这个称他为你的人
将和他一起入梦:我们。

               绿豆 译

TOP

《Shibboleth》

Together with my stones
grown big with weeping
behind the bars,

they dragged me out into
the middle of the market,
that place
where the flag unfurls to which
I swore no kind of allegiance.

Flute,
double flute of night:
remember the dark
twin redness
of Vienna and Madrid.

Set your flag at half-mast,
memory.
At half-mast
today and forever,

Heart:
here too reveal what you are,
here, in the midst of the market.
Call the shibboleth, call it out
into your alien homeland:
February. No pasaran.

Unicorn:
you know about the stones,
you know about the water;
come,
I shall lead you away
to the voices
of Estremadura.

示播列

和我的石头,一起
嚎啕大哭
在栅栏后面

他们拽着我,拽进,拽出
市场中央
那里
旗帜飞扬
我没向它宣誓效忠

长笛
双笛音之夜:
记住这黑暗的
红色双生子
在维也纳和马德里

将你的旗帜降至一半
纪念
降至一半
今日及永远


在这暴露出你是什么
在这,市场中央
说示播列,说出来
进入你的陌生家乡
二月,NO PASARAN

独角兽
你知道石头
你知道水
过来
我将引你至
来自厄斯特雷马都拉德

声音

(九生试译)

示播列

连同我的石头
号啕大哭者
在监栏后面

他们把我拖出来,进入
市场中央
那里
旗帜卷起
我没有向它宣誓效忠

笛子
夜的双重笛音:记住这黑暗的
红色孪生子
在维也纳和马德里
把你的旗帜降到半桅
纪念
降到半桅
为了今天,并永远

心:
在这里你暴露出你是什么
这里,市场中央
说,示播列,去
进入你家乡的外邦人:
二月。NO PASARAN

独角兽:你知道石头,
你知道流水
来吧,我将把你引向
这厄斯特雷马都拉德
声音
    (王家新译)

Shibboleth,语见《旧约·士师记》第十二章第五节,基列人战败以法莲人,以法莲人逃走被抓,叫他说“示播列”,以法莲人因咬不准字音,便说“西博列”,基列人就将其抓住杀掉。后来人们将“示播列”比喻为暗语。
NO PASARAN:西班牙语,没有车来
Estremadura.厄斯特雷马都拉德,西班牙西部地区名
                                               ——王家新注

TOP

《Speak, You Also》

Speak, you also,
speak as the last,
have your say.

Speak -
But keep yes and no unsplit,
And give your say this meaning:
give it the shade.

Give it shade enough,
give it as much
as you know has been dealt out between
midday and  midday and  midnight,

Look around:
look how it all leaps alive -
where death is! Alive!
He speaks truly who speaks the shade.

But now shrinks the place where you stand:
Where now, stripped by shade, will you go?
Upward. Grope your way up.
Thinner you grow,
less knowable, finer.
Finer: a thread by which
it wants to be lowered, the star:
to float further down, down below
where it sees itself gutter: on sand dunes
of wandering words.

讲吧,你也来

讲吧,你也来
讲吧,如最后般
开始你的讲述

讲吧
但请保持正确,没有错误
并赋予你的讲述如此意义:
给它以阴暗

给它足够的阴暗
给它多的如同
你已知在正午与正午及午夜之间
如何被惩处

看看四周
看它多么活跃的生存——
在死亡之地!生存!
讲述阴暗者真实地讲述

但现在,请收起你所站之地
那现在被剥离阴暗的地方,你将去么?
向上。摸索着爬上去。
你将更瘦,
更不能辨认,更好!
更好:一条线,它想被放下,
星:向下远远漂流,在下面
那儿它看见自己落下的沟痕:在沙丘上
有流浪的词语。
                       九生试译

译注:dealt out,deal out:给予,予以(惩罚或伤害)

你也说

你也说
跟在后面说
开始你的言说
说——
却不要从里挑错
给你的言说以感觉
给它以阴影

给它足够的阴影
给它这样多
好像你已知在午夜与正午与午夜之间
怎样给自己分配

看看四周
看它多么活跃活跃地围绕着——
死亡!活跃!
惟有那言说阴影,说着真实

但是现在收缩你所在之地
此时去哪里,脱去阴影者,你将何往?
向上。摸索着向上
你将更瘦,更不可辨认,更好!
更好:一条线
他将缘此下来,星:在下面漂流,下面
在那里它瞧着自己漂流:在
流浪词语的余波中。
                 王家新译

TOP

你翻译的前面两个最让我感触。。

TOP

回復 7# 夜狼


这五首我自己感觉前三个译的稍微好点,后两个只是按字面翻出来,没能在前人基础上有深入

TOP

亮亮。。。
值得多读。

TOP

读了,震撼!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