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我的父亲是“武松”》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0 編輯

《我的父亲是“武松”》
他一直在想念死去的,患佝偻症的哥哥
在阴湿的床上
这可怜的青年,到死都在看小人书,他把自己的哥哥变成小人书中的人物
是瞬间产生的想法
那一年。在通往河边的路上,他种上了一株苦槐树
苦槐是集聚鬼魂的树木
菬溪的水流经此处。他和隔壁黑子冲进地主家的堂屋,抡起锄头敲碎了地主家的灶台
因为那里埋着传说中的枪支
“那是反革命做的事情。”
第二天.那白面孔,头发乌黑的女人吊死在枇杷树下
“死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
多年以后,他这样跟我描述死亡:
披散的长发,女人优雅的身体泛着米饭让人欲罢不能的香味,绸子做的柔软的长裙
在通往死的路上
这个女人,在通往死的路上,都可以这般美丽
没什么可斗的了。
把算盘顶在头上拨珠子的地主,献出了他所有的土地和财产
真的没什么可斗的了
我的父亲。和成为小人书上人物的伯伯一起,去找平原上历代的官僚斗
他们在平原上奔跑,跳跃。从阴森的桑地找出棺木,起出里面的骸骨
扔进了菬溪
在月光暗淡的夜里,有行船的人,曾经在河面上看见过那些苍白的面孔,曾经向他们打听
自己的姓氏
我也见过。在平原上,当早春寒冷的北风掀起桑林
我看见残缺的棺木,散落的墓碑。从姓名间飘起来的阴影,紧紧抓住我的脚
我奔跑。我沿着父亲曾经奔跑过的道路奔跑
我的父亲。在奔跑中,遇见我的母亲。那愚蠢的少女,正在从一朵桃花中醒来
“这毛茸茸,愚蠢的少女,这平原上年年都会长的桃花。”
我父亲开始穿蓝色的中山装,在左侧的口袋里,插上一支英雄牌钢笔
他开始对渡口有了兴趣
他夜夜徘徊在渡口。暮春过后,我祖母养的蚕儿开始织茧,这是青黄不接的时节
但是万物在不可思议的境地中延续
“我们饿着肚子。一直饿着肚子。接下来的三四年间,土地上连草都没有长出来
甚至于田鼠,刺猬和野兔,那些动物也不知逃跑到何处。所有的人都跑到食堂里去,吃完了所有食物之后,我们开始面面相觑,想着也许到了下一个春天,地里会长出点什么。”
有一个晚上,我的父亲跟我说起这些,他的脸上有一种神圣的表情。
“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可是很多人还是活了下来。”
很多人还是活了下来。再次谈论活的意义时,我母亲依然是一个愚蠢的农妇
她踏着露水,穿过桑林,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
去庙里给菩萨上一柱香
我的祖母。已经变成一只春蚕,在桑叶间睡眠,蜕皮,咀嚼,抽丝,拒绝进入轮回
我们砍掉了苦槐树,把通往河边的路堵死了
接下来的几年
菬溪改变了流向,被父亲放逐的祖先,进入了太湖,和更远的祖先汇合在了一起
我们。
如父亲所愿,把一切都毁掉了
我们。不是我们愚蠢的母亲,不是我们不愿意轮回的祖母
我们在毁掉中狂欢,在毁掉中,把自己卖到异乡
父亲,安息吧
穿着你深蓝色的中山装,口袋里插一支英雄牌钢笔,和祖先们一起
去造反,去挨饿,去杀人,去毁灭
去当皇帝。在孤独的宫殿里怀念你的子女,在通往河边的路上,遍植苦槐树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ね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ね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0 編輯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回避着父亲这个词,有时候看见自己是父亲在延续的另一种活,,,,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1 編輯

这是我对“父亲”,对我的上一代人客观的描写。无关对错,只是一份情感。
问候马儿,垂天。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め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め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TOP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