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纳兰寻欢 發表於 2019-9-9 22:18

5个旧的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君山
 
马孔多的南面,这里
原本没有路,只有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秋天,我们刨开腐叶
寻找什么,我们不会说话
你的眼神羞赧,温顺
像是百合,玫瑰,罂粟
云一层层盖下来
松针在你脖颈后面
在暮色面前
 
 

 
今天的阳光很好,普照万物,阴影的部分,刚好祭奠你。
今天的心情很好,无忧无虑,出神的瞬间,刚好祭奠你。
去掉日历,今天约等于昨天,误差的部分,刚好祭奠你。
去掉爱恨,肉体约等于精神,将它们混合,刚好祭奠你。
 
 
《瞬间》
 
为了错过
更多的风景
她在路上
低头读着诗
 
一滴落下即碎的雨
发出了巨大的
声音
 
仿佛悲悯
深入人心
她的周围
涌来了流逝的瞬间
 
好像万事万物
正被时空滋养
消弥
 
 
《雪朵》
 
我们站在阳台上
没有说话
 
我大多数时候
看着远山
 
想象
你在雪中奔跑的样子
 
你哈气的时候
寒冷
冻住了画面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9-9-15 10:00

对于一首诗来说,它需要一种耐性的等待,或者是等待中的耐性,显然我们需要被告知,一种缓慢的转身

一个作者需要是这些啊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