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十亩 發表於 2019-7-2 09:22

黄河流经吴堡李家沟

[i=s] 本帖最後由 十亩 於 2019-9-12 15:27 編輯 [/i]

黄河流经吴堡李家沟

①、黄河里还有没有鱼

黄河里
到底还有没有鱼
我们都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各执一词
暴着青筋牛逼哄哄地
自以为是。坚持有的人好像
自以为吃过黄河鲤鱼
咂!唇齿留香
坚持无的人好像早都把河水过了筛子
哪里还有野生鱼
黄河流经吴堡李家沟到底有没有裹挟鱼
裹挟多少,太细碎之事
黄河自己也未必
清楚

②、黄河水

黄河
水日夜地流着
它只带走它自己能带走的
咀嚼的,吞咽的,胃的,弯弯曲曲肠道的
泥沙的,浮游的,非沉降的
河岸上丰收与贫瘠的
忧愁的,欢愉的。极端的,风调雨顺的
与它有毛
关系

③、榆林遇雨

榆林
下着大雨
天气预报说大半个国
都在下雨
这么多的雨水有多少能流到黄河里呢
洪流。只要浩浩汤汤
都是牛逼的
勿论是江南的华北的
反动亦或革命
小吕回来说哈尔滨一带的雨水太大了
养名贵鱼的张老板哭丧着脸
上吊的心都有
日冲好几万。赵小惠突然问我
那些冒雨赶路的火车
会不会都是
跑出来的


④、门克庆夜雨

夜雨
我躲在门克庆煤矿的彩钢房
煤矿就像一口深井
黄河远了。我一个人想着吴堡的黄河
宁夏的黄河,兰州的黄河
花园口的黄河。它们会不会是被截断的蚯蚓
各自痛苦地
扭动

⑤、黄河东流去

黄河
东流去,一去不返
这么多年,河水依旧汤汤
流不尽。我来了,坐在岸边
我又来了,坐在岸边看大河落日圆
感念逝者如斯夫
如果我和你有这样一场迟迟不见终结的告别
不说痛苦,一次又一次举手
长劳劳,至少有一点
尴尬

⑥、陕北是一大张纸片

如果说
陕北是一大张纸片
那么神木,靖边,绥德,吴堡,佳县
就是压着它的石块
风要是大了,把纸片吹走了
出露的是毛乌素沙丘,是第四系黄土
是株罗、二叠、石炭的煤,还是躲藏在酒馆里
揽客的丰腴的
白花花的
肉身

⑦、河水又涨了

一大早
河水又涨了
说到此,老赵似乎有点兴奋
涨了落了有啥新鲜啊,世间事无非这样
——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
望去确也像绯红的
轻云

备注: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出自鲁迅散文《藤野先生》。

⑧、黄河与枣子

黄河
流经吴堡李家沟,急匆、决绝
它是对尘世心生厌烦
还是怀揣王命,不得停留
李振青指着自己家的枣园对我们说:
要是晚两个月来,满山都是
红透了的枣子
随便你们


⑨、冯青春在陕南

冯青春
在陕南看秦岭
冯青青在陕北听黄河
陕北,关中,陕南
一溜下来,整个陕西揉搓的好长
冯青青认为他们是各坐在天平一端的称盘里
山在南,河在北
颠之倒之
冯青春不同意:天平是东西向摆的
我们俩这是在玩跷跷板
冯青春潇洒的喝酒 ,一杯复一杯
醉眼朦胧,抹抹嘴巴入睡时
还得意地以为把冯青青
高高地悬吊在
陕北


七月随手记

1、终局


说过的话
和放过的臭屁
这些年都没有远离
或者试图远离过终没有归处
又乖乖地回来了
谁会收留我说过的话
谁会一次一次深呼吸珍藏我放过的屁
吸附有点泼皮,嵌入需要莽撞
这些年。回就回来吧
我还能被我说过的话和放过的屁包围着
就像灯光投射在墙壁上
也许这是世界上
最圆满的
终局

2、近似物


晃晃头
抖抖毛甩甩尾
一群苍蝇短暂的惊起又快速叮上
叮屁股,叮肚皮,叮大腿
叮牛卵子。这些苍蝇才是爱扎堆又互相
瞧不上的天天逼叨叨
执着的网络
诗人

3、野菊花


菊花
开了,开在盛夏
我心陡起凉意
那个秋末你哈哈笑我
踮起脚后跟,卯足了劲把热乎乎的一泡尿
徒然撒进黎明河
一河不领情的水啊执意寒凉
天空运移的乌云
为某地酝酿
一场


4、沙堤


惊飞了
我静静观察了一段时间
落在牛筋草叶上的
淡蓝色的蝴蝶
爱谁谁吧
一个夏天草木旺盛雨水充沛
我没有回头。我一个人向沙堤走去
想遇到一株
大芸

5、皮囊


和灵魂
应该是一一对应的
张,李,詹姆斯怀特各有自己的皮囊游荡在人间
这会不会和占位子一样
如果仅一个皮囊:占有的一会是张
一会是李,一会是詹姆斯怀特
这可能就是个痴呆症患者,傻不拉几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强者为王。就詹姆斯怀特吧,大腹便便人模人样
那极有可能有个狗像张;恰巧蜀国有头驴倔强得很
让人想起肚皮耷拉遮挡了生殖器
树下独坐拒绝与尘世
和解的肥
李敢

注:李敢,我一个同事,在四川施工,胖子,肚皮耷拉过膝(有点夸张,我们那里埋汰人都爱夸张,没有个谱)。据坊间传说,越肥,生殖器越小,最后可能导致交欢困难。这家伙一直叫唤,异乡的天气潮湿、闷热。

6、图克的阵雨

落在
图克镇
水泥路面的雨
和落在吴堡的雨西安秦砖汉瓦上的雨
记忆中对面邻家灰屋脊上的雨
是一样的,有着
欢快的节奏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完事就完事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乌审旗的蓝天不记得
毛乌素沙丘上的沙蒿与低处的齐头柳不记得
七月过去就是八月
据说今夏蜀国洪水成灾,有没有一滴雨
恰巧落在李敢
黝黑的
脸上

*注:李敢,我一个同事,在四川施工,胖子,肚皮耷拉过膝(有点夸张,我们那里埋汰人都爱夸张,没有个谱)。据坊间传说,越肥,生殖器越小,最后可能导致交欢困难。这家伙一直叫唤,异乡的天气潮湿、闷热。

7、闻风而动


还没有出来
苍蝇就开始瞄上了
这个世界没有屎就不会有那么多苍蝇
赵小惠说别只会埋怨屎
她这话定有玄妙
浸思三日,不得其门
明天我得启程去一趟遥远的蜀国
问问果木专家李敢
这家伙自吹已得神仙法门可以吸风饮露
不问人间
五谷

注:李敢,我一个同事,在四川施工,胖子,肚皮耷拉过膝(有点夸张,我们那里埋汰人都爱夸张,没有个谱)。据坊间传说,越肥,生殖器越小,最后可能导致交欢困难。这家伙一直叫唤,异乡的天气潮湿、闷热。他自己梦见自己枇杷树下悟道成仙,醒后欣然自乐半日。

8 、大芸

春上
我答应给酒桶的大芸
还没找到
转眼已是夏末
准噶尔盆地腹部的大芸
自荣自枯
我离新疆两月余
躲在乌审旗门克庆煤矿的彩钢房里
想着远在上海的酒桶
翘着脖颈苦苦支撑
西望新疆又一年,坚持啊兄弟
在人间千万别
耷拉了

*注:酒桶是我灵光乍现脑袋里虚构的一个人物,非诗人酒桶,极可能诗人酒桶是一个诱因。任何人的虚构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有中生无,故意虚化掩饰,想做到不留痕迹;但好事者,总能发现什么端倪来。诗歌来源于生活,也可能高于生活,与我只是调侃生活。

9、第九首诗


写了八首
总感觉不完美
我想在七月最后一天完成一首诗
没有写出来
八月就抢先一步到来
和惯常一样
我装作若无其事
波澜不惊
赵小惠问我在陕北没有看到山丹丹花吗
整个七月,毛乌素的沙丘上
很多花在开,我
说不出


*注:赵小惠可能不是赵小惠。所有的人,我都称之为赵小惠。


八月随手记

人名地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1、形状

与其
整体浑一,广袤无垠
我更喜欢那些杂陈其间破碎的事物
比如星星
比如戈壁上的碎石
蓝天里的云朵 。我一次次在沙漠里
空虚中描摹勾勒若有若无
急促奔跑的曲线
这可能源自我幼时对水的恐惧
对铺天盖地夜色的恐惧
惧怕彻底的淹没
幸好,这些破碎的事物里我总能找到符合
我想象的
形状

2、雨天


下在
城市里的雨
太媚俗
滴滴答答,叮叮咚咚
非要弄出点引人注意的动静来
梦中失修的老宅
树叶与天空,泥与水死死地
纠缠不清
淹与不淹倒与不倒
似乎还与我有着很要紧的关系
下吧下吧滴滴答答
叮叮咚咚的


3、立秋


是个节令
并不是时刻一到
满天下就齐刷刷的黄叶飘零
哈尔滨的诗人
天津的诗人
五岭以南的诗人
整个国家边边角角的诗人
集体写着
忧愁风雨年久失修无以为继
悲天悯人的诗
他们无视祖国田野里的圆茄子、尖辣椒、红高粱
白棉花。他们无视刚刚落城的
桥梁,高楼
悍然奔跑的崭新机车
这群貌似集体苦于痔疮、睾丸炎
没屁挤屁的
网络诗人



4、七夕

七夕
半月独挂天边
不照天上照人间
人间有流水,人间有小树林
人间高楼帘幕低低垂
品酒师杨太白,骊日庄主李敢
景云镇的李道长
映像群主持轮回的马
我的好朋友吹吹
几个不再光鲜的老男人在我手机的微信里晃
貌似他们已脱离人世悲欢
今夕何夕兮!不风不雨
不迷不悟亘古如斯
随手我摁熄手机
抬头唯有半月
天边


5、 草木都有记忆

草木
都有记忆
在时光里按部就班
从容应对 。春天变绿
夏天比拼生长秋天摇落变黄冬天哑然
整个毛乌素沙漠还绿野苍苍啊
只有我对未来一无所知
一个人坐在沙丘上 。我多想拥有蝴蝶的记忆
枝头上翅膀开开合合
停落之后地
喘息

6、塔头地

塔头地
就是大水之后
没有於平,一个个长满了类似芨芨草
或光秃秃的
大馒头一样高低不平的地形
削不了它
又躲避不掉它
车过其上
颠簸得要了老命
闭上眼我默默背起了百家姓
赵钱孙李,周吴
郑王

7、秋风起

秋风
真的起了啊
夏天将隐匿它必隐匿的
比如暴雨
比如旺盛
庄子说朝菌不知晦朔
夏虫不可语冰
街道两旁的黑槐扑簌簌落着花
要潦草地完成既定的程式
自以为来不及了
那些既不属于夏天也不属于秋天的事物
有没有那么一点茫然
比如沙丘和石块
比如诗人十亩
一群小燕子,不忧不惧
成排地落在电线上
扇动着翅膀欢快地叽喳喳
这些小家伙们,秋风
起与不起尚
不入于


8、白

一回来
赵小惠就不着边际神兮兮地
撂了一句:腚
是捂白的不是洗白的
为避免被狗屁呲
她因何而感我没问
此事再无下文
自己不想往外倒的,他人不感兴趣的
当时好像无关紧要的
遂流水而逝的
时过境迁。你突然想起什么时
已无迹可循的事或物
早成为
隐秘

9、就是屁

赵小惠
不耐烦地说完
别他妈逮着个屁嚼不烂
翻身朝里装睡
也可能是松懈了
的确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都一下子安静了
各自沉浸于自己喜欢的屁
橡皮筋一样既劲道又耐嚼的屁
正午楼房低着头自恋自己短小的阴影
阴影就是它逮的屁吗
狗搂着一个圆皮球无处下嘴
徒然浪费着它的智慧
乐此不疲。晋朝的王蓝田似乎是脾气
最坏的一个人
弄个鸡子,以筯刺之
举以掷地以屐齿之
复于地取内口中
啮破即吐之
最后没有
玩的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9-8-29 10:45

在游荡中我们确实要听到清晰的声调

事物的神秘在诗中是无用的,它只显示它朴素和实在的一面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