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夜狼 發表於 2019-6-17 10:43

诗三首

【】

十二月了,我支起双亲木样的温暖
一个瞬间能拢起,无形枝展的坪区

你说出,独居的房间不真实
失聪的食客恍如幽灵
还原幼虫遗留的观众群

你清楚这个,大脑里的小骨头
错过一抹水的清澈,我微红的脸
打磨草屋里直立的扇贝人


【】

扎普的盐洼地,寒气绕着一个女人的水
从十二月发白的羽扇豆上
我知道它的茎,正向孤独的旅人淀开
经过那夜晚,一盏灌木丛的提灯
缓慢到过去,我父母一场毫无意义的对话
短促的吸气,半是抱怨,半是接受
那意味,我也如同他们一样生活下去
在旧时的羊毛床上,松了的木板嘎吱作响


【】

最终无处可爱了。不能还原的记忆里
依在油松木门扉上的女人,嘴里愤出“你”

扎普在冷冽下去,雪球淹至门框
那远离事件表象的,促使我用残影逗弄你

深夜的峡谷,雪块发出咯吱咯吱的爆裂声
一些平行线的填充物,的确被翻出
我们坐在铺地的小树枝,看着檵木撑开了片刻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