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北星子 發表於 2019-1-5 22:55

北星子近期作品选读2

文/北星子

《现代诗》 春愁

我坐在岸边,杨柳倒垂着她的发丝
她的发丝,在风里飘着
她以为她的发丝,是一线鱼钩
但,她的发丝
真的是一线鱼钩

我坐在岸边,杨柳倒垂着她的发丝
息落其间的小鸟,啾啾地
叫的好听
她以为小鸟的叫声是一枚诱饵
但小鸟的叫声真的是一枚诱饵

我坐在岸边,杨柳倒垂着她的发丝
她以为我是
一尾湖中游走的鱼
但,我真的是
一尾在尘间,游走的


我坐在岸边,杨柳倒垂着她的发丝
她以为我会
咬住她鸟鸣的饵
但,我真的就咬住了
她鸟鸣的饵

啾啾,啾啾——
   

《现代诗》  我以为

吹着口哨,甩一甩头发
走在小路上,我以为我是春天最美的风景,可
乌云遮盖鸟鸣
我才知道,我辜负了
三月

人前事后,忙忙碌碌
一天一天,我以为我是一把雨伞,可窗外
下起了雨
我才知道,我的伞里
没有天空

卑躬屈膝,唯唯诺诺
一年一年,我以为你会埋怨我,可你
泪如雨下时
我才知道,你有多爱我
正如

我爱你

《现代诗》我的鹦鹉

清晨的阳光像收割机一样在收割时光
而日子的图腾,它们与我
和解并
仇视着

尽管如此,笼中的小鸟
——这是一对我心仪的鹦鹉,她们用叫声掀开了
黎明,我给她们
加完谷子和水,她们没有说谢
她们只是上蹦下跳
用抓子抓紧笼子的四壁
她们已习惯
在我身体里生活,而我

正陷入在时光的图腾,我是我举起的一枚棋子
我的一言一行,将把我
搁进日子的棋面,无法面对的结局
正如我无法面对的自己
而她们在我身体里盘踞,与我彼此排斥和适应着
没有你好和谢谢
她们发情并交配,拍打着翅膀

——她们试图,在我身体里
生育,一男半女

《现代诗》 药引子

活着,就是为了死亡

为了治愈这个顽疾,我在不断煎制一副草药
那些爱我的,和
我爱的,一定是
我的药引;那些人世给我的牵念和伤痛
必定是顽疾在发作
我把清晨的第一束阳光放进我的药锅
鸟鸣和花香
小火慢炖,如果你看到这首诗
正好,你就是

我的又一剂,药引

《现代诗》  无题

我的女儿,枕着自己
轻薄的鼾声睡在隔壁

而深夜的水面上,我是
她的,也是我的
船长;嗡嗡的空调声仿佛滑动黑夜的
船桨,而我
站立在她鼾声的船只上,像一个
胡子在风中飘动的将军
手握佩剑

把幸福,缓缓驶向幸福的方向

《现代诗》 我能

春天来了,那些
树木花草,都长出了新叶子
把藏在心里的话
说了出来
在我上下班的路旁,开着
红的、粉的、紫色的小花

我,有着和它们一样的激情热爱生活
比如:

生活给我一个个句号时,我总能
无人时,对着天空
长长地,喊上一声

《现代诗》 一棵树,在冬天的样子

你见过一棵树吗
在冬天的样子

它把所有叶子和表情藏在心里,抱着
自己,站在风里
它试图让自己,活的像一棵树
或者说,它试图让自己
像一棵树一样活着

走过它时,我多想停下来
抱抱它,拍拍它的肩膀,像失散多年的
兄弟,而我
只是从它身边走过,甚至

没敢多看它一眼

《现代诗》 我想知道

等了一夜,我只是
想知道,清新的早晨是怎样诞生的
是怎样,从黑夜里
脱变出来的,就像一只蝉吗
趁着夜色,从蛹里

钻出来,我想知道它是怎样第一次
展翅起飞的,我想知道
它从一棵树飞向另一棵树,是怎样发出
第一声鸣叫的,我想知道
它从黑暗里脱变出来,或者说
从一个世界,活到另一个世界
它有什么感慨,我想知道

它的第一声鸣叫,对人间说了些什么
是欢呼,还是叮咛
是悲伤,还是喜悦,是的
黑夜等我躺在黑夜里安歇,而我
却在它的怀里等待黎明
就像现在,等了一夜,我只是想看看

一个湿漉漉的早晨,是怎样
脱开黑夜的壳
舒展翅膀,我只是想看看
那个
慢慢向我走近,慢慢
从黑夜走出的人,他身后有多大一片
黑压压的过去
他慢慢向我走来,我想知道

他走近我,会向我
说出怎样的一句话

《现代诗》所见

是无意间的,是酒后
憋急的一泡尿,我停在一车西瓜旁
八天了,这车瓜还剩
一大半,我每天从这里路过
都能看到一对小夫妻,西瓜瓤一样的皮肤和热情
而在此刻
身边只有宁静,只有马路
和路灯,只有躺在瓜车里酣睡等待认领的
西瓜
星星在夜空的车厢里,晃来晃去

而驾驶室里的呻吟,显得
多么嘹亮

克文 發表於 2019-1-11 18:42

拜读 问好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9-3-9 17:06

非常有感觉的诗歌,尤其《我想知道》......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9-3-9 17:08

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有丰富的内心世界。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9-3-9 17:08

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有丰富的内心世界。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