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8-26 08:53

@芳泽(8首)

@芳泽


“在我还没死时
她就来取走我的眼睛”
我摸索着
她面容
点点都像你
那青春那笑容
那无拘无束的走动
微微起伏的
胸脯,呼吸
她并不着急离去
我只是她枕边此刻的
一棵青草
在这蔚蓝色的山坡上
拉手
指尖白骨以及如梦如斯

内脏
仿佛一一被舔舐
咬噬
我的痒我的痛
在这天地的大理石中
生无所恋




@青云衣


那么美的衣服
在蓝色天穹里
只适宜下面
这条村边裸露的河
慢慢的那些云落了
化了
桥上人也醉了
仿佛最后一刹
那只射向天狼的箭
被揽入怀
慢慢红了的脸
在不知什么时候
暗下来的桥上
哼只歌
没有歌名
如果此刻有人
刚好摸到心坎
那箭矢还有一半
露外面




@树荫


当一棵树跑时
拖着它的树荫
周围没有人
没有一棵树
它像流浪汉一样奔跑
破碎的衣裳
飞扬黄土的田野
田里的麦粒
粒粒饱满
它的高兴不是没有理由
就像那只
呱呱叫的乌鸦
忽然从破洞里撞见赶路的我
它大吃一惊
停在一块大石旁
那树荫遮得
凉得如此的好
我和它一样
正好彼此靠靠喘口气
抽只烟




@冷空气


“每个人都活得像一根草
又像一根针”
天上云
此刻包裹的也是冷冰冰的刺
那华山上跳下来的人
那网贷中裸体的人
那长生疫苗中追责的人
那被辅警奸污的报案人
那去西藏坠崖的人
那在米国舞枪弄棍的人
那在叙利亚被气化的人
这世界冷的是心
冷的是人
是冰棍
热的是疯子是针尖中的黑暗
是善良中的懦弱
是炉火中的肉棍




@暴雨倾城


阿呆坐在屋顶绣花
那些大石头就砸下来了
轰隆轰隆轰隆隆
那举长矛的红小鬼一下又一下
它叉到空气里自个的神经
它叉到革命者的短路
它叉到城外水牛的牛角
它叉到小汽车里贵妇人的屁股
它甚至叉到医院停尸房里的尸体翻身坐起来
空气里的硫磺味
一团一团的
可阿呆不害怕
她锈她的花
望着下面的水朝上涌上来
望着上面的水朝下泼下去
整个城在暴雨中开始倾斜
就像一匹站立黑暗波涛中的马
只有马头
露在外面
而阿呆就在马头上安安静静绣她的花
因为明天
她就要嫁人了




@翡翠西瓜


和一块汉白玉做爱
和一只翡翠西瓜偷情
我不知怎么就想到了
只有你
能给我这灵感
当我多年前在午后的阳光里
抱着一块西瓜大嚼
它刚被我打碎
在我醉酒后
红色的瓤黑色的籽
这分明是你
幸好这样日子不多
但也不少
再见你时
我安静了许多
毕竟人是有些老了
而那只西瓜旁拉琴的蟋蟀
也走了




@冰咖啡


除了与另一
宇宙的
自个纠缠
她已无甚兴趣
坐在那
除了自个嘿嘿地笑
她不看向
我们中的任一人
这样的夜晚
剩下时光
长得会令伙计
开始怀疑
还好
门外冲进来的
酒鬼抢到的冰咖啡
一口喝下
他不由称赞
“多爽的女人
多美的咖啡”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8-9-6 19:07

在微信里已经说过

这里我要补充一句:泉水是岩石而语言就是滴穿者,所以我们有很长的时间去锻造自己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8-9-16 12:17

抓住了一点,投入得很深,d.....淡淡的,却有味道,....《暴雨倾城》是解构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