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8-13 13:45

路边(22首)

[i=s]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8-13 13:47 編輯 [/i]

@路边

一个人走在路上
不会太拥挤
两个人走在路上
不会太拥挤
无数人走在路上
不会太拥挤
如果你在路边看到我
那是因为我
恰好在路边的缘故
我和这路没关系
只是不断有人
裹着铺盖在走
他们会问
“先行者到哪了?”
“哦,他可能和你一样
还在走”


@美人计

她睡在路中间
我有些犹豫
把她唤醒
还是等她醒来
再或靠她身旁
一块睡
还是绕过她
她,美丽鼻梁
是那样挺拔
和我塌鼻子
竟有些相像


@云层下

阿呆一直在云层上睡觉
没注意云层下
挂的气球
升着升着
它开始,有些泄气了
被风吹得跑来跑去
要想升到阿呆梦境的高度
不是件容易事
多少失踪多少破裂
多少鼓着一片残破身子
朝里打气。还好,阿云是个傻子
他有时会漏开一大洞
多少人在下面,开始喊
“下雨咯,下雨咯”


@图画册

别人画天使
你画魔鬼
小小年纪
图画册中
住着那么多
丑陋,恐怖
诡异的物件
我只能拥你入怀
就像你抱着的画册
我们在这世上
本是不吉之物
可你为何还笑得
和天使
一样开心


@性情

高高的月亮
阿云起来解手
看见一白白身子
从隔壁邻居
老周家后门跑出
在河堤柳树下
”哗哗哗的“
然后缓步走回
那夜凉风直
吹得阿云肋骨
浑身拔凉
第二日
阿云方知
那是老周家
多年在外读书的
四姑娘阿呆
回来了
刘二家阿聪病了
听说昨晚起来解手
看见白花花的鬼
阿云叫着阿呆
去看阿聪
三人一般语言后
都不由笑了


@露水

偶尔相合阳台
黑暗一片绿叶
阿呆我们的美
在一起
这世界摇摇欲坠
野兔
晨跑者
如果你不来打扰
我们会在
越来越亮的光线中
慢慢消逝


@外景

只有喝过
百草枯的人
才会了解
神,怎样
窒息一棵草
只有打过
长生疫苗的人
才会知道
神,怎样
回笼他的钞票,谎言
处在外景中的你
为何流泪
是因为我演技
太过逼真


@广场很热

城市中央
升起来的广场
升到我看不到的地方
升到我
不解的地方
这陡峭广场
托起的
这些跳舞的幽灵
他们大汗淋淋
他们看我
就像我看他们
眼里
都有慈悲


@斑马线

斑马线上发呆的阿云
仿佛听见
有人在喊
阿雅娜?阿呆?还是阿难
荒原深处
冒光的绿眼珠子
在王脸上
隔着丛林
星空,奔腾
飘扬长发——他像头白狮
喃喃:“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女权

如果她们
走着走着
一边抹粉
一面照镜
在沙漠
在浩瀚的星空下
逐渐成为
未来
这头领头的大象
祖母啊阿呆
您年轻时
做过什么
这样迷人
这样迷人
庞大身躯
成为福祉


@下午

在洪峰中漂流的人
尾随漂流人
救护的救护队员
这个下午
在你们上岸后
和风一片
仿佛我就是那个
城市内涝
大街上的捕鱼人
阿呆嘛,应该就是捕鱼人
此刻脚旁游来游去的
怎么也抓不到的
这条鱼


@手机

不可逆转
当阿云的手
触摸到阿呆时
她不会再像一朵花
黑暗——摇曳
当阿云弯腰
捡拾河岸上的石头时
它不会再
成为一块金子
不论做何事
不论不做何事
我们空出的手
空出的眼睛
我们空出的灵魂
都只会被无声
吞噬


@瞌睡

其实无需守护
阿呆,你困倦的头埋在翅膀下
天空——梦
在你脚下的电流中跳跃
我此刻纠缠,何时才能
抵达。当我抬头
发现一只天空里的鸟时
阿呆,我可能
等不到你醒时候
留你上面
摇摇欲坠
这样在我想你时
我会像你一般瞌意浓浓
不论身处何方


@狂草

我偶尔
发狂
除了把你推送
追赶
前面风
阿云,你的草鞋
露出的大脚姆趾
我抱它
在怀里
修过很多次了
此刻它一步跨天边
你背影真酷
阿云,在前方
渐暗渐明的
黄昏


@嘿嘿

——“我知道你去见了她”
——“可我怀里揣着你头发”
——“我知道她比我白,当月亮升起时”
——“月亮升起,我,我已睡着”
——“哪是,哪是,你太累了”
当阿云从远方归来时,把阿呆抱在怀中时
他一面嘿嘿嘿的坏笑
一面想起那有如故土的山峰,平川


@不养狗的人

这不养狗的人
是个女人
——她被狗撵
——被狗追
——被狗咬
——被陌生人
按在床上
过期疫苗
还是精子
我和她
在同一城市
——同一星球
同一国度


@边缘

有多少人
都想去到那个地方
世界尽头
地域边缘
可我老活在我自个的心中
尽管有时
我也会想你
想你在我身畔
是另一人
是另一朵花
那域外吹来的风
正轻轻鼓动
你胸脯


@连环画

我看见
他们的生活
看见他们
的战争
看见他们
睡在
月亮里的
老人和孩子
但我始终
没看到
那画画的人
那神一般曾经
存在
过的人


@采莲女

如果这个星球
还有莲花
那它一定开放
在不知名的荷塘上
那荷塘边
徘徊居士
他的白衣从塘底
淤泥升起
他心中的人儿啊
那拂过胸脯的手
正滑开一份
过期的网页


@咦嘘

王二是我们中
唯一尝过
自个尿的人
今做理科博士
记得有书
有一西士
在此前干过
同等之事
他们此刻在高山
在云端
应相谈甚欢
我看了看自个
右手食指
敲下此诗以记


@问君何能尔

这些马来自
遥远太空
此刻它们就在我身旁
喝着草叶上的露
它们纯白色的毛发
映白了整片山岗
那纠缠我一生的人
不时从我
梦里碾过
我们都一般地老了
在各自山岗
各自星球


@如梦令

“修长修长的天空里
传来你的留香”
我戴着你
送的草帽
走在城市,废墟间
旷长战争停止了
那伸出墙壁的爬山虎,多美
我们的石油
还在我们脚下
它浓浓的烟
飘满浩劫后的天空
叙利亚,我的祖国
今天,我要去见一个老人
他的名字叫
阿多尼斯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8-8-17 12:53

仅用手指去点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碎石的簌簌声。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