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克文 發表於 2018-8-7 16:40

这两年突然老掉许多许多(六首)

*多么渴望会去呈现

一盆多肉旁的几棵小草
随手就被拔起,躺在原地
不会马上死去
折腾几天,有些或许还能重新活过来
也许这就是有人所说的呈现
多少年来,就是缺少这个
不停地被拒绝,拒绝得明明白白
可是从来没去反思总结
就如这个顽固的傍晚,门只会反复开合


*天下有太多的字看不懂

粗鲁或细腻地去摸摸笔画
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看不懂
一直都是理直气壮的
拍拍胸脯,我们并不认识
我们还是一样走南闯北
有时候只要看上去舒服就可以了
一个字都有一个字的千种鸟鸣
我们一点也不烦,我们经过河边
水里就会倒影着过去与将来的隐隐约约



*这两年突然老掉许多许多

怪不得时间,时间不紧不慢
只管自己走在路上
你不扰它,它也不会烦你
又是一轮松树之上的月亮
许多松树不想懂的,我懂
不是忽略掉面霜和护发素那么简单
这两年每当一个人喝着半杯葡萄酒
花生米时常跑在了阴暗不明的角落里
再也不容易一个人醉了,病时常提醒着


*厨房的下水道又堵了

那些先生们老老实实排着队
他们都穿着油滑滑的大衣
我随时都会被他们挤出去
我能跑到哪里去,自己又不会烟雾
可怜的下水道,发了那么多的名片
居然还不会唱歌,不会陶醉
是多么悲哀的事,我在长长的队伍里
听着那些先生们的分享,酸溜溜的
真的,世界有时真的需要平静一会儿


*爱我的人,他们都还在

我知道,爱我的人从来没有走失
他们都在自己的果园里丰收着
我的孤单与绝望,是我意外的孕育
偶尔我从墙角站起,哼几句最流行的
掌声都是慷慨的,满足都是自己随意搭配的
更多的时候,自己鄙视自己
不是爱我的那些人的现金能打动的
宰了一头猪,猪不是我养的,宰了一头牛
牛不是我养的,我恨的是自己忘了是谁来贸易


*斜眼看看地图上那些奥妙

你想谈谈建筑,谈谈城市
你想聊聊山势,谈谈要塞
你离不开那张地图给你的礼物
如果说那礼物是条狗,也没稀奇的
你会被它的气息引诱,你会陶醉
你会不知觉地扔掉手里的烟草
你会露出高潮时那夸张扭曲的面容
这并不是一些陌生的场面,在单人房
与双人房之间,你的选择没有太多的秘密


2017.10.21-22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8-8-8 08:33

不是忽略掉面霜和护发素那么简单
这两年每当一个人喝着半杯葡萄酒
花生米时常跑在了阴暗不明的角落里
再也不容易一个人醉了,病时常提醒着
                                ——年龄大了,很多事情就看得开了:)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8-8-17 12:58

对于文字来说,一切都处于归还的状态
显然,这些需要未知的面孔

克文 發表於 2018-8-27 17:02

多谢批评指点  问好!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