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白胖子沉默 發表於 2018-6-14 21:20

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 谢默斯·希尼 / 诗 baiya / 译

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

谢默斯·希尼 / 诗
baiya / 译

镇中心的沤麻池终年
腐化;绿颜色的笨重亚麻
被大张草皮沉压,在里面浸烂。
它天天在毒日里闷热不堪。
气泡优柔咕噜,青蝇
为这气味织就一张强韧的声纱。
这里有蜻蜓,还有斑蝶,
但最妙的是池边阴凉处
变若凝水、温热浓稠的
蛙卵黏膜。在这儿,每年春天
我会把胶状卵粒装满好几个
果酱瓶,排列在家里窗台上、
学校搁架上,等待、观察,直至
变大的卵点胀裂,成为游动
敏捷的蝌蚪。沃尔斯老师会告诉我们
蛙爸爸为何被称为牛蛙
他怎样呱叫,而蛙妈妈如何
产下数百颗小蛋,也就是
蛙卵。你还可以通过蛙来判别天气
他们晴天黄色雨天
棕。

      然后,一个大热天,田地
草丛间布满牛粪,愤怒的蛙群
入侵了沤麻池;因由树篱,我得以
闪避一阵我从未听过的刺耳
呱叫。空气因这男低音合唱变得厚实。
一下子池子下面全体鼓腹的蛙都被翘立
在草皮上;他们松弛的脖颈张动如帆。一些蹦跳着:
啪嗒声和扑通声是令人憎恶的威吓。一些蹲坐着
镇定若泥巴手榴弹,他们呆钝的脑袋放着屁。
我感到恶心,转身跑开。这些黏乎乎的大王
为了报复,集聚在那儿,我知道
如果我伸手,卵团便会紧紧抓住它。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