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6-3 10:39

2018.6同题练习

@国家精神
@阴阳师
@讨薪者
@卡奴
@夏夜吃瓜人
@八倍镜
@喷子
@平底锅
@躺鸡者
@套路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6-3 10:41

除了这些题,你可以把你一直想写没写的拿来。:time: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6-3 11:26

[i=s]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6-19 23:54 編輯 [/i]

@国家精神

艺术,最终被提到国家层面。我想我的字
不会有这样的高度。可我还是想

如果它是有趣的,荒芜的,原朴的
当你借过它时,你脚上的粘连便去到了异乡

美丽异乡,一位总统想起年轻时
拍过的电影。她的导演。她的原著者

选她的人源于一种热爱,骨子里的
反对她的人,也源于同一种热爱

血脉中的。在世俗,和理想,焦灼中的
物有所值。当我们好好辨认,黑暗中的阴影


@阴阳师

打开阴阳师的阴阳宝镜,我们每人一架骷髅
一张合同上,一个抽屉里

在外行走之人,每每被染黑,黑成精神
黑成丰碑。这山口风,带着寒冰的

肉,寒冰的气息。六月,找几个孩子去
在他们还未污之前。他们不辨阴,阳

想想出道的初衷,我的道行又提高许多
就用帝国之火,化去此刻木剑上的纸符咒

在我回来的路上,我看见那只黑鸟
开始长出白色羽毛,挂在,预想的高压线上

@讨薪者

选个周末,他们走了出去。他们围栋空荡
楼房。下午了,他们还是不肯回家

终于,有人带木棍来了。他们哭了
忘记身上伤痛,一面道谢,一面接过

“晚上的饭有火煮了”,他们的喜悦
感染着上网的人。他们是群不合时宜的人

除了有时是你父母,有时是你爱人
有时是你儿女,他们真没可取之处

他们在他们世界里,捧着不冷不热篝火
只有他们饿时,他们才会抱怨,却不肯出走

@卡奴

我们都叫他卡叔。每天。他都很忙。忙于计算
那是件技术活。“比我做的题还难吗?”

我问他。他头也不抬:“错一点,你叔
就会去坐牢”“你说难不难?”

我不知道,为什么卡叔会去坐牢
他一不赌二不嫖三不去打架

不像我们巷子里的横子,什么都干
可每次警察带走,过几天,他又回来了

“他们想我呢”他不无得意。我望望
我妈,“你卡叔是为了他年轻时理想,才这样”

@夏夜吃瓜人

他们,终于把那三只瓜,杀死了。一只残了
他们每人捧着一丫,在这清凉夏夜

红色瓜瓤下肚,和肚里良心贴一块
黑色瓜子,吐在地上,和肚外真相处一堆

不死不休,水落石出后的骷髅
躺在自由空气里。它们终于不用再解释

什么?种瓜人数着手里钞票,他和我们一样
有颗慈善心,有张熟悉脸

“吃不完放冰箱”我们,都是节俭的好孩子
总有些慢慢对付。这闷热。枯燥。人世的法子

@八倍镜
@喷子
@平底锅
@躺鸡者
@套路

云垂天 發表於 2018-6-20 00:16

[i=s]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8-6-20 08:14 編輯 [/i]

@喷子

死于喷子的人看见门外,自个不雅死相。“这是
种近战神器!”“下次,俺也拿个喷子”

“就抵肚子”。抵脸的人,不吃鸡,吃瓜
可那杀伤力一个样。手机屏幕,喷得就要化了

哗啦,哗啦,瓜子和千里尸首躺一地
吃鸡人,靠运气,玩技术,还不定吃鸡

吃瓜人,每每美美躺着,随口
喷出瓜子——杀无形,杀无暇,杀无色

杀无声,杀无德。杀对,那是正义使然
杀错了,那是他,她,它,自作孽,救,无可救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