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孟祥忠 發表於 2018-4-22 06:56

诗九首:《糊涂》《马》《鸡》《凋零》《冰箱》等

《糊涂》

一阵风吹我,又一阵风吹我
把我吹糊涂了,我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了
我寻找方向,看见一个美女向我走过来
问我需不需要她,我说我没有钱啊
她马上走了,走得很坚决
我回到出租屋,看电视,看到凌晨两点
把自己扔在床上,梦见稻草人,娶稻草人为妻



《马》

照镜子,我是一个人,还是一匹马呢
如果我是马,那么究竟是谁
每天骑在我的身上呢
不管是谁每天骑在我的身上
快给我钱,快给我钱
我这匹马不吃草
只吃钱



《鸡》

我整天游手好闲
还不如一只鸡呢
我家今天杀了一只鸡
全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说明鸡的贡献是挺大的
我活着,没有什么贡献
失业在家,怪老天爷吧
有道理,也没有道理
反正不干活,就是有罪



《砍心》

活着,看不见命运
却又不得不承认命运如一把锋利的刀
勤快地砍着我们的心,命运最喜欢挥刀砍心了
命运不爱砍我们的肉体,它说砍肉体太暴露,太傻了
砍心比较文明,砍心不犯法,让你找不到任何证据



《凋零》

是什么在凋零?我说秋风来了
你说是春风来了,没有什么凋零
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浓妆艳抹珠光宝气
这不就是百花争艳的春天景象吗
我说我们的心呢?——敢拿出来吗
我们的心啊,逃到了哪里
我看不到你的心,你看不到我的心
就像我看不到你的光,你也看不到我的光
这就注定陷入一场黑暗之中
说不出口,感到寒冷,感到恐惧
像呆在一个漂亮的冰箱里,我们是命中注定的食物吗
等待谁打开冰箱,吃呢



《冰箱》

我说我住在冰箱里,你信吗
我说我走不出一个冰箱,你信吗
与生俱来的寒冷,让我思念春风
我说你就是我的春风,你信吗
我说我喜欢你的体温,抱着你的体温
我会快乐地流泪,你信吗
马上和我拥抱,你敢吗
你敢和我拥抱,我就敢忘记
刚刚遭空袭的叙利亚
从此做一只井底之蛙,心中只有你



《一张废纸》

一张废纸,在街上被行人们踩来踩去
谁也不肯弯腰,将它捡起来,送进街边的垃圾筒里
我就看这一张废纸极不顺眼,它比和珅还要讨厌
对,它就是和珅,它就是现代和珅呀
它必须进街边的垃圾筒里,我才睡得着觉呀
于是,我迫不急待地将它丢进了街边的垃圾筒里
今晚,我会睡一个安稳觉了,我看见弯月笑了,笑得真可爱



《和珅只活了49岁》

和珅只活了49岁,老天爷真小气啊
干嘛不让和珅大人过完50岁大寿之后,再让他去死呢
可老天爷偏偏不同意,偏要让身体健康的和珅大人
49岁就上吊死了,这是他的命啊
他不上吊,清朝可能就要上吊了
他不上吊,很多老百姓可能就要上吊了
他一个人上吊早死,换来天下安宁,是划算的



《一张旧报纸》

一张旧报纸在风中飘着,旧报纸上的新闻
无人关心了,这张旧报纸要飘到哪里去
也无人关心了。它在风中使劲地飘着
寻找着它的前程。我拦住了它的去路
对它说,你这张旧报纸应该进垃圾筒里去
我弯腰把它捡起来,丢进了街边的垃圾筒里
发现街道又多了一分美丽。爱干净的我
朝天上的白云看了看,白云又开始打扫我的心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email]mxz318@163.com[/email]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为真相良知写作,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