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夜狼 發表於 2018-3-5 11:32

乔治.西尔泰什诗选

乔治·西尔泰什 诗选
程一身 译

自由的数学(选3首)献给丹尼斯·加博尔(1)
  
1 全息图(2)

此刻我不在任何地方,既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
因此你看见你面前的人是另一个。
我是个复合人。我根本不在那里,
尽管曾有一个那里
并不属于幻象。
围着我行走。现在你看见我了?我就在那里
在玻璃内,玻璃本身在那里
并不作为地点或事物,纯粹作为一个形象。
这是你看到的生活。这是我微微发光的形象。
我似乎一直在那里
好像是永远的,你可以直接围着我
行走,似乎空间里的那个抽象是我。

我们长期不在任何地方。如果这是我
和你说话,你会知道我在那里
然而不同的是,用我的另一个名字。
我们交换位置。你一定会找到我
像我一样难以捉摸,另一个也会如此。
我是你眼里的光束。那孩子是
无拘无束的我。和你谈话的那人是我
作为一个幻象。现实是幻象。
这也是不真实的。现象是幻象。
我是实有事物的科学家
却研究缺失的事物。我是窗口里
风的形象。我是光特有的形象。

但是看,这个世界可以被视为形象
然而有适用于你和我的规律。
我表明我自己。我只是我看到的形象,
我自己的自我成为在这里
被拍照的形象。我的父母在那里
梳理我的头发打扮我。我的形象
是他们塑造的。我就是他们的形象。
尽管我是另一个孩子,
一个镜中的形象它本身就是另一个。
我被衍射,被折射。我成了一个
镜中的形象,镜子是幻象。
镜中的一切都是幻象。

家具的现实,衣服:幻象。
我们是奇观。我的数字是真实
力量的形象,它通过幻象工作。
生活被设计得超出了现象的
微弱幻象。穿大衣的那个男人是我。
此刻和你谈话的男人不是幻象。
这是我嗓音的全息图。幻象
返回萦绕我们俩因为你在那里
在镜中的我旁边,镜子一度
在你面前那不是幻象。
我的身体可能是别人的力量。
我的心灵和头脑坚持成为那另一个。

生来这样或那样,我们通过空间
进入彼此试图将感觉作为幻象。
在成为另一个的范围内,这个嗓音是什么?
它是由头脑产生的吗?头脑是另一个,
幻象的形式?我们死后成为形象。
我,像你一样,被困于别的事物,
一个现象只是被作为另一个提出,
我的嗓音也变化,在我不能理解的
形象的沉默里,它是我的痕迹。
打开激光束。借给我另一个
时刻。现在让我们的两个形象在此相遇。
进入这时刻。只为在那里待上一瞬。

既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的感觉
并不重要,也不成为一个我,
是我们宣称一个人只充当一个形象。
亲爱的,和我进入这真实的幻象,
成为奇观并仍是另一个。

译注:
(1)丹尼斯·加博尔(1900-1979),英国籍匈牙利裔物理学家。因发明全息摄影获得197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2)此诗句末的押韵词是由there(那里)、another(另一个)、illusion(幻象)、image(形象)、me(我)、other(别的)反复交替组成的。


2 自由的定义

亚拉伯罕•林肯九十年前说的话仍然正确,“这个世界从未对自由这个词做出恰当的定义”。——丹尼斯•加博尔:《统计学的自由概念及其对社会流动性的应用》

你看见那个沿着小巷摇摇晃晃地走
在雨中没穿大衣的男人了吗?我称他自由。
自由就是这样。小河滚动着
流过建筑物。是嘴在运动和
说话。是泛滥在证明
潮流。自由是在我桌子上
燃烧的蜡烛,我的脉博,和三分律。
是每周的任何一天除了礼拜天。

如何表达这一点?如何描述
界定我们的那些限度?让我从碗里
取出这个桔子。让我在夜晚
来临之前想象夜晚。让我写下
你的号码。让帝王获得王冠。
让上帝的母亲仍是处女。
我们假定法律是美丽的,
一个我们可以限定的我们。

界限是我们能做的最好东西。感受
那瘦孩子的手。数数他的骨头。
我们拥有镜子可以照出的正常体形。
你比以前的你快乐两倍吗?
那孩子病了吗?那孩子的家庭穷吗?
考虑这小昆虫脆弱的翅膀。
考虑风。听房子
承载着重负的叹息。召唤真实。

因此他努力挣脱自己的皮肤。
我们如此努力尝试。他聪明
却挨饿。他观察垂死的
腐败政治。他能在牙齿上清点它们。
这是我们想要的自由。这是棺材上的
花圈。这是我们的数学。
确实,这是试验的意义。
这里是雨。这里是你的大衣。进来吧。


3 永恒

“如果我们说在牙医候诊室里耗费的时间就像永恒,我们承认接受对时间的客观测量,也承认它考虑伴随环境的无能。” ——丹尼斯·加博尔:《统计学的自由概念及其对社会流动性的应用》

是自由使她的渴望复原。
她会复原自己重新开始
知道什么会来。她会沿
这条街走下去知道什么在等她。

她走在她自己的美丽空间里。她说话
用在她精致的喉咙里发育成熟的嗓音
像一朵花向她的嘴唇流出香气
在词语呈现意义和空气荡起波纹之前。

她的脸在变老。她的体重在增加
或减少。她的眼睛变得更大。
它们占用了多少空间!多少空间成为
它们的一部分!她能感到她的身体

向前移入时间就像沿街
走向她并不渴望遇到的未来。


燃烧之书(选4首)
  
1 序言

当他聚集所有书

当他索引,编目,互相参见,注释它们
当小王子和强力的中国皇帝
在他自己可敬的头颅的针尖上跳舞
世界的愤怒正在阴沟里游泳
看门人的拳头打得街头女孩鼻青脸肿
油滑的售货员润滑了雕花保险箱(1)的铰链
为了让女管家快乐
一阵微小的大风开始吹
进小巷吹过大门
吹过不能飞的窗户
吹过市议会厅(2)用护墙板装饰的走廊
格罗茨(3)乞丐走动并晃腿
受伤的迪克斯嘎嘎响移动着他们变化很小的四肢
杂技演员倒立如星星
有屠杀
屠杀和密谋
为编目和分类的知识分子
为注释的头脑和互参的手指
为通晓万物的高级意识
在走廊和酒窖中
在监狱和手术室中
在厕所和图书馆中

在书聚集的地方。

译注:
(1)雕花保险箱(cassone),音译卡索内。意大利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富人用的结婚箱。
(2)市议会厅(rathaus),德语。
(3)乔治·格罗茨(1893-1959),德国画家。


2 在高高的有棱角的字母里

书聚集的地方也聚集灰尘
它筛过皮肤和头颅的毛孔
语言的全部灰尘散落
在你手里,盘踞在你手心
像一个承诺。观念是灰尘,词语灰尘
行星与行星之间灰尘的宇宙,
当然是珍贵的灰尘,金色的灰尘,
被睫毛过滤的光的打扫,那睫毛
眨动对着嗅起来潮湿的
书页,书页上的褐色斑点,页边,
死者临时的购物单,
死者本人,监狱的灰尘,
济贫院的灰尘,沙尘暴,历史的
灰尘箱,穷人的灰尘已被冲进
微粒、分子、原子,鸟的灰尘
在它们巢中,旅馆的灰尘
侏儒和学者在那淘金从尘埃
从看不见的书,想象之书中,
折叠书页中受困的灰尘,折叠的雨伞,
皮肤的折叠里塞满了灰尘,
烤箱的灰尘即将降临,洗刷物品的灰尘,
灰尘街道上灰尘的公民,
你抖去你凉鞋上城市的灰尘,
灰尘的螨,想象的蠹虫,
火车站的灰尘,一场演讲正在那里进行,
高山的灰尘欺骗被屠杀的士兵。

宇宙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你可曾探究
坐着狙击手的仓库里的书架,
港湾式停车处里地雷的贮藏室,
收银台上可疑的白粉,
通过复印机向你轰击的神秘射线,
归档系统的心理紊乱
该系统在世界的荒原中管理着
印刷字体的妄想狂共和国?

  
11 疯人院

疯人院的特点是它有男子气概。
疯人院的特点是它忠实于自己的信念。
疯人院的特点是把心智健全视为市侩。
疯人院的特点是没有人在表演。
疯人院的特点是没有人仅凭友好进入。
疯人院的特点是它解放精神。
疯人院的特点是你可以在那里随意思想。
疯人院的特点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去。
疯人院没什么特别,人们一直进进出出。
疯人院没什么威胁,我们都是要死的。
疯人院没什么晚期:你去寻开心。
疯人院没什么悲哀:哭泣和咬牙切齿,那无意义。
疯人院没什么疯癫,它是缺席的心智健全。
我们是心智健全的缺席,我们故意发疯,但疯子更值得赞赏。
值得赞赏的是猿猴,白头翁,线粒体,肿胀的咽喉,
值得赞赏兰花,大蒜,关闭之书内部的火焰。
值得赞赏被折磨者的叫喊,夜莺那无法恢复的声音,表面
健全但趋向疯狂的万物的笑声
譬如阳光,缓慢的雨,每个悬垂的水滴,宽阔的路,
泪水盈眶的眼睛,阴影,野餐,公共运输工具,雷声。
自然是一种疯狂伴随秩序和为此准备的所有茜草(1)。
文化是一种疯狂人人继承。
科学是一种疯狂迷恋数字,完美的疯狂的爱(2)。
健康是一种疯狂它不断变化,为你的健康干杯(3)!
金钱是一种疯狂它装满你的口袋,把银色的子弹痕迹留在花园里。
疯人院的特点是别描述它。
疯人院的特点是别改变它。
疯人院的特点是生活在那里,
使你自己习惯于完美的礼仪,
永远住在主的房屋里
陪伴先知,诗人,侏儒,学者,火焰。

译注:
(1) 茜草(madder),双关词,也是疯狂(mad)的比较级。
(2) 疯狂的爱(amour fou),法语。
(3)为你的健康干杯(gesundheit),德语。


14 结束语

梦见书就是梦见男人梦见男人
就是梦见上帝,梦见圣人在上帝的圣火里燃烧,
梦见圣灵降临节的火焰在使徒的嘴上,
梦见烧红的煤放在先知的嘴唇上,梦见批发的
燃烧之书,就像在这里,在这条大街上
它们被堆得很高。我们将让它们吃它们的话,
呼喊元凶,它们将用火的舌头演说,
它们将在舌头的纸上书写,我们让野猫
攻击它们,老虎,豹,美洲虎,妓女和他们将撕碎的书,
在热气流中每本书的呼吸从它胸部升起,
它的观念变黑并卷曲成灰烬和烟:一种
遗忘的语言,烟甚至现在还从这个城市升起,
这是梦之书,梦也是书
之书,每种声音卷曲并变黑,独特
却被遗忘,美洲虎阔步在夜的大街
它们眼睛的洋葱纸冷淡地闪烁
它们牙齿的小印刷字体聚集在页边
它们下巴的索引包含可能被写的一切,
它们尾巴的补遗消失在没有灯光的人行道。
这是我的梦之书,学者惊呼
醒来,这些书是我的人民,这些有裂缝的书脊
它们的骶骨和椎骨,这些美洲虎无知的
牧师,和火焰,火焰是模棱两可的
但可以得到解释,通过精心的仔细阅读,
通过对引证文本的适当分类,
通过尖锐如牙齿的独特页边评注,
通过在合适图书馆里细致研究的过程,
这些知识分子的燃烧地,这些眼睛的
甩干机,野蛮人打着火把聚集在这里
书架横格上的横格,舌头和脚注
在燃烧一如既往,一如它们的本性,在这个
像书本一样打开的城市大街上,它本身必须总是在燃烧。


合组歌:坏机器(1)

于是他们交给我坏机器
它新的时候对我似乎是个奇迹。
他们对我说,这是现在
我不得不摆弄的机器,这庄重的机器
它的运转我无法理解。它永远是我的,
像任何庄重的机器
一样长久,因为它只是一台机器,
尽管神奇。哦,这许多零件
将组成它!我可以移动全部零件
甚至不知道这台机器是怎么开动的。
他们会关心它,我想。如果关心
是它需要的,他们就会给它关心。

是的我关心,以微妙的方式,很关心。
毕竟,它是我自己的机器,
别人起初对它也慷慨给予关心。
他们给它洗澡,把它裹好,照顾
它应该是合理的,保持它像新的一样好,
反过来,坚决要求我也应该照顾
他们关心的一切,这种父母般的照顾
非常自然。他们称它是我的
但它感到几乎像他们的。我喊道:我的!
它只是我的,放手!他们不在乎
我那时的想法。他们玩他们特定的零件
这时我玩我的。每个人都有私人的零件。

是年幼的伙伴在启程
因此它和我在一起。我尽可能
使分离容易。于是一个人离开。
离别是我们对天堂了解的一切。我的零件
在工作。我是合格的机器,
每个房间充满我的零件
它们和别的零件一起喘息滑动。
坏机器是好的,像新的一样好。
我大步外出,这个世界本身是新的,
令人快乐的,有朴素而可爱的零件。
道路是畅通的道路是我的
去选择,或至少尽力使选择是我的。

随后一切是我的或超出我的。
零件是可爱的。此前我已在书
和电影里看过这些零件,
那种印象是我起初的印象。
在它们中有如此温柔的照顾,
伴随足以破坏
所有温柔的死亡。我爱我的那台机器。
我爱它做的事,与机器相称。
那时我没有想到坏机器,
因为如果它是我的怎么可能是坏呢?
是机器就永远是新的,
或许我会改变它,变旧为新。

然而每次它都是新的,或几乎是新的。
我的宠爱和欲望是我的
看到合适的我就去培育,似乎所有
机器都是新的,好机器一直是新的。
我理解零件的磨损
就像在另一架飞机上,作为某种
还处于将来时的新东西。对我来说
它是新的,那悉心照顾的坏机器
不会维修,坏机器不喜欢
我,甚至当它新的时候也很坏,
因为那是机器的本性。
没有机器不是坏机器。

我迷人的样子。看,这是一台机器,
这台坏机器是我们共同的关心。
现在我想让你赞成所有这些不完美的零件
多年来它们已经学会和我的零件一起运转。
和我一起变坏,让坏的成为好的,像新的一样。

译注:
(1)本诗句尾的押韵词是由machine(机器)、 new(新的)、mine(我的)、undermine(破坏)、parts(零件或离开)、departs(启程)、care(关心、照顾、在乎、喜欢)反复交替组成的。

西尔泰什的长诗力作《燃烧之书》采用了咏物沉思的结构:《在高高的有棱角的字母里》中的人与尘土(《圣经》中说:“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疯人院》中的人与疯人院,《结束语》中的人与燃烧之书。在这首长诗中,诗人以汪洋恣肆的笔法写出了极具历史概括力的人物生死恋:人对物的迷恋与物使人陷入的结局。人的结局其实无非是不同方式的死亡,这自然不免悲剧意味,尤其是那些来自政治迫害与暴力镇压的部分。这首诗给我的启示是,不仅人有命运,物也有命运,而且物的命运与人的命运彼此牵制、相互转换,紧密交织。相反,《合组歌:坏机器》则有喜剧意味,全诗可以视为人与机器的耗损与更新史。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