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四丫头 發表於 2018-2-23 21:58

杉树桠(二)

[i=s] 本帖最後由 四丫头 於 2018-2-23 22:02 編輯 [/i]

杉树桠(二)
如果我去不了故乡
请将我焚烧送到杉树桠

那天夜晚很黑
你的父母抱着你走在河边
在月色微薄的光线里
他们拿起锄头挖了一个坑
三个月大的你睡着
脸红朴朴的还笑呢
你突然觉得很冷
不喜欢泥土散发出来的味道
不喜欢鹅卵石铺在你的身上
还有不喜欢小虫小蚂蚁在你脸上爬来爬去
你想念着杉树桠
那儿有你的哥哥姐姐祖母祖父

七天后你的母亲不安地在岸边找你
你的父亲带了一把锄头还有一名巫师
他们一边挖一边喊你的小名
十一丫头
十一丫头
你听着呼喊你流泪了
母亲打开你绿花花的墓衣时
发现你还在笑
脸红朴朴的
巫师接过你
用黑线一圈一圈地缠着你的小脚丫
他一边拍打着你的小脸蛋一边轻轻地说
送你去杉树桠
你哭了
终于让他们把你埋在小山坡

岸边的水草在简单的十月里慢慢枯萎
七丫头望着河那边的良良哥哥
回去吧良良
冰冷的河水提前立了秋
良良游不过来
一条河划过天际
河的两岸是湖南和湖北
良良最终没有游过来
人们把他在水里捞出来的时候
他睁着一双鱼眼睛
鼻子里全是水草的腥味
他的爱情结束在十九岁

三岁的四丫头被姐姐们带到了河边
在最浅的水里她站着一动也不动
她动不了
她望着天上的云朵
感觉自己就是一朵行走的云
河水里有蓝天
她倒在蓝天的怀里和杉树桠的影子一起
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九岁的四丫头在岸边的石礅上看着在水里玩耍的同伴
她隐隐约约听到水里有人在叫她
下来下来带你去杉树桠
四丫头一个恍惚
整个人又倒在河水里

十二妹妹终于长大了
十四岁那年在一个夏天的午后
她行走在河的两岸
两岸都是杉树桠
她白脸低垂
如同穿过无人之境
还是一样的瘦一样萌芽未育的乳房
一样的不穿胸衣一样的整齐的流海
整个胸部似无限乍现
男人都像她一样低垂着眼睑
她是来历不明的天使

母亲从生下来就没离开过床
火炉上永远煮着白米稀饭
偶尔母亲也会推开身边的窗子
窗前飞着的针叶儿迷人眼睛
天慢慢地荒了老了
母亲忧伤地喊着孩子们的名字
像夜哥一样轻缓悠长
小镇里的小孩子们安静地睡着
那调子像一丝魂魄幽幽入地
弄得杉树桠的针叶儿沙沙作响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8-2-28 18:46

浓浓的叙述氛围,向你学习。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8-3-5 17:53

最后一节我打了个冷颤

十亩 發表於 2018-3-15 14:04

这是谁?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