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8-1-17 17:01

鲁迅的诗

别诸弟三首——庚子二月
(1900年)

谋生无奈日奔驰,有弟偏教各别离。
最是令人凄绝处,孤檠长夜雨来时。
还家未久又离家,日暮新愁分外加。
夹道万株杨柳树,望中都化断肠花。①
从来一别又经年,万里长风送客船。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①断肠花:《广群芳谱》卷三十六秋海棠,引《采兰杂志》:“昔有妇人怀人不见,恒洒泪于北墙之下。后洒处生草,其花甚媚,色如妇面,其叶正绿反红,秋开,名曰断肠花,即今秋海棠也。”


莲蓬人
(1900年)

芰裳荇带处仙乡①,风定犹闻碧玉香。
鹭影不来秋瑟瑟,苇花伴宿露瀼瀼。
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
好向濂溪称净植②,莫随残叶堕寒塘。

①芰裳:屈原《离骚》:“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荷花)以为裳。”荇带:杜甫《曲江对雨》:“水荇牵风翠带长。”
②濂溪,即宋朝周敦颐,作有《爱莲说》。


庚子送灶即事
(1901年)

只鸡胶牙糖,典衣供瓣香。
家中无长物,岂独少黄羊。①

①《后汉书》卷62《阴识传》:“宣帝时阴子方者,至孝有仁恩。腊日晨炊灶神形见,子方再拜受庆;家有黄羊,因以祀之。自是已(以)后,暴至巨富……故后常以腊日祀灶而荐黄羊焉。”


祭书神文
(1901年)

上章困敦之岁①,贾子祭诗之夕②,会稽戛剑生③等谨以寒泉冷华,祀书神长恩④,而缀之以俚词曰:今之夕兮除夕,香焰絪缊兮烛焰赤。钱神醉兮钱奴忙⑤,君独何为兮守残籍?华筵开兮腊酒香,更点点兮夜长。人喧呼兮入醉乡,谁荐君兮一觞。绝交阿堵兮尚剩残书⑥,把酒大呼兮君临我居。湘旗兮芸舆,挈脉望兮驾蠹鱼⑦。寒泉兮菊菹,狂诵《离骚》兮为君娱。君之来兮毋徐徐,君友漆妃兮管城侯⑧。向笔海而啸傲兮,倚文冢以淹留。不妨导脉望而登仙兮,引蠹鱼之来游。俗丁伧父兮为君仇,勿使履阈兮增君羞。若弗听兮止以吴钩,示之《丘》《索》兮棘其喉⑨。令管城脱颖以出兮,使彼惙惙以心忧。宁招书癖兮来诗囚⑩,君为我守兮乐未休。他年芹茂而樨香兮[11],购异籍以相酬。

①《尔雅·释天》:“在庚曰上章”“在子曰困顿”,上章困顿,即庚子。
②元辛文房《唐才子传》卷5:“(贾岛)每至除夕,必取一岁所作置几上,焚香再拜,酹酒祝曰:‘此吾终年苦心也。’”
③戛剑生:鲁迅早年别号。
④长恩:明无名氏《致虚阁杂俎》:“司书鬼曰长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
啮,蠹虫不生。”
⑤钱神:《晋书·鲁褒传》:“褒伤时之贪鄙,乃隐姓名而著钱神论以刺之。”
⑥阿堵:《晋书·王衍传》:“衍口未尝言钱,妇令婢以钱绕床下,衍晨起,不得出,呼婢曰:‘举却阿堵物。’”
⑦脉望:唐段成式《酋阳杂俎》:“蠹虫三食神仙字,则化为此(脉望)。”
⑧漆妃:墨的别称。管城侯:韩愈《毛颖传》说秦始皇封笔为管城子。
⑨丘索:《左传》昭公十二年:“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⑩诗囚:元好问《论诗绝句》论唐诗人孟郊(东野)诗:“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
厚地一诗囚。”
[11]芹茂樨香:芹茂:苏辙《燕贡士诗》:“泮水生芹藻。”古代诸侯的学宫称泮宫,泮宫有水称泮水,因称考中秀才,即入学宫为入泮。樨香:木樨即桂花,古称登科为折桂,指考中举人。


惜花四律——步湘州藏春园主人韵①
(1901年)

鸟啼铃语梦常萦,闲立花阴盼嫩晴。
怵目飞红随蝶舞,开心茸碧绕阶生。
天于绝代偏多妒,时至将离倍有情②。
最是令人愁不解,四檐疏雨送秋声。
剧怜常逐柳绵飘,金屋何时贮阿娇?
微雨欲来勤插棘,薰风有意不鸣条③。
莫教夕照催长笛,且踏春阳过板桥。
只恐新秋归塞雁,兰艭载酒橹轻摇。
细雨轻寒二月时,不缘红豆始相思。
堕裀印屐增惆怅④,插竹编篱好护持。
慰我素心香袭袖,撩人蓝尾酒盈卮⑤。
奈何无赖春风至,深院荼蘼已满枝。
繁英绕甸竞呈妍,叶底闲看蛱蝶眠。
室外独留滋卉地,年来幸得养花天。
文禽共惜春将去,秀野欣逢红欲然。
戏仿唐宫护佳种,金铃轻绾赤阑边⑥。

①藏春园主人即林步青,他的原诗发表于当时的《海上文社日报》。
②将离:指芍药。《古今注》:“牛亨问曰:‘将离相别,赠以芍药,何也?’答:‘芍药一名可离,故相别以为赠。’”
③熏风:《吕氏春秋·有始》:“东南曰熏风。”
④堕裀印屐:《南史·范缜传》:“子良问曰:‘君不信因果,何得富贵贫贱?’缜答曰:‘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中。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
⑤蓝尾酒:《仇池笔记》引苏鹗云:“以酒巡匝为婪尾,一作蓝尾。侯白《酒律》谓:‘酒巡匝到末坐者,连饮三杯,为婪尾酒。’”
⑥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卷上:“(宁王)至春时,于后园中纫红丝为绳,密缀金铃,系于花梢之上。每有乌鹊翔集,则令园吏掣铃索以惊之。”


别诸弟三首——辛丑二月并跋①
(1901年)

梦魂常向故乡驰,始信人间苦别离。
夜半倚床忆诸弟,残灯如豆月明时。
日暮舟停老圃家,棘篱绕屋树交加。
怅然回忆家乡乐,抱瓮何时更养花?
春风容易送韶年,一棹烟波夜驶船。
何事脊令偏傲我①,时随帆顶过长天。

仲弟次予去春留别元韵三章,即以送别,并索和。予每把笔,辄黯然而止。越十余日,客窗偶暇,潦草成句,即邮寄之。嗟乎!登楼陨涕,英雄未必忘家;执手消魂,兄弟竟居异地!深秋明月,照游子而更明;寒夜怨笳,遇羁人而增怨。此情此景,盖未有不悄然以悲者矣!

①脊令:鸣禽鸟类。《诗·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


自题小像
(1903年)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①,我以我血荐轩辕。

许寿裳《怀旧》:“1903年他(鲁迅)二十三岁,在东京有一首《自题小像》赠我。”鲁迅于1903年重写时题:“二十一岁时作,五十一岁时写之,时辛未二月十六日也。”
①寒星:宋玉《九辩》:“愿寄言夫流星兮,”荃不察:屈原《离骚》:“荃不察余之衷情兮。


哀范君三章
(1912年)

风雨飘摇日①,余怀范爱农。
华颠萎寥落,白眼看鸡虫。②
世味秋荼苦③,人间直道穷。
奈何三月别,竟尔失畸躬。
海草国门碧④,多年老异乡。
狐狸方去穴,桃偶已登场。
故里寒云恶,炎天凛夜长。
独沉清冷水,能否涤愁肠?
把酒论当世,先生小酒人。
大圜犹茗艼⑤,微醉自沈沦。
此别成终古,从兹绝绪言⑥。
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

我于爱农之死,为之不怡累日,至今未能释然。昨忽成诗三章,随手写之,而忽将鸡虫做入,真是奇绝妙绝,辟历一声,群小之大狼狈。今录上,希大鉴定家鉴定,如不恶,乃可登诸《民兴》也。天下虽未必仰望已久,然我亦能已于言乎?二十三日,树又言。

原诗最初发表于1912年8月21日绍兴《民兴日报》,暑名黄棘。1934年鲁迅把第三首编入《集外集》时题作《哭范爱农》,“当世”作“天下”,“自”作“合”,“此别成终古,从兹绝绪言”作“幽谷无穷夜,新宫自在春”。许寿裳《怀旧》:“先兄读了,很赞美它;我尤其爱‘狐狸方去穴’的两句,因为他在那时已经看出袁世凯要玩把戏了。”
①《诗·鸱[号鸟]》:“风雨所飘摇。”
②白眼:《晋书·阮籍》:“(阮籍)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鸡虫:杜甫《缚鸡行》:“鸡虫得失无了时,注目寒江倚山阁。”鸡虫暗指排挤范爱虫的自由党主持人何几仲,故“奇绝妙绝”。
③荼苦:《诗·谷风》:“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④李白《早春于江夏送蔡十还家云梦序》:“海草三绿,不归国门。”
⑤大圜:《吕氏春秋·序意》:“爰有大圜在上。”
⑥绪言:《庄子·渔父》:“曩者,先生有绪言而去。”


替豆萁伸冤
(1925年)

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
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

六月五日

这首见于《华盖集·咬文嚼字(三)》。原文说:“据考据家说,曹子建的《七步诗》是假的。但也没有什么大相干,姑且利用它来活剥一首,替豆萁伸冤。”


吊卢骚
(1928年)

脱帽怀铅出①,先生盖代穷。
头颅行万里,失计造儿童。

四月十日

这首见于《三闲集·头》,是模仿清朝王士祯《咏史小乐府》里吊袁绍的诗而作,讽刺梁实秋的攻击卢骚。原文说:“记得《三国志演义》记袁术(当作袁绍)死后,后人有诗叹道:‘长揖横刀出,将军盖代雄,头颅行万里,失计杀田丰。’当三个有闲之暇,也活剥一首来吊卢骚。”
①脱帽:清末有所谓卢骚帽,作者因此联想到脱帽。怀铅:犹言带着笔。铅为我国古代书写工具,《西京杂记》称扬雄“怀铅提椠”,到处搜求方言。


赠邬其山①
(1931年)

廿年居上海,每日见中华:
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
一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
忽而又下野,南无阿弥陀。

《鲁迅诗稿》作“辛未初春,书请邬其山人仁兄教正。”
①邬其山,即内山完造,“邬其”是日语“内”的音译。


惯于长夜过春时
(1931年)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这首诗见于《南腔北调集·为了忘却的纪念》,为悼念“左联”五烈士而作。


送O.E.君携兰归国①
(1931年)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馨遗远者②,故乡如醉有荆榛。

①O.E.即日本小原荣次郎,当时在东京桥开设京华堂,经营中国文玩和兰草。《鲁迅日记》1931年2月12日:“日本京华堂主人小原荣次郎买兰将东归,为赋一绝句,书以赠之。”
②《楚辞·九歌·山鬼》:“折芳馨兮遗所思。”《九歌·湘夫人》:“搴汀洲兮兰若,将以遗兮远者。”


无题
(1931年)

大野多钩棘,长天列战云。
几家春袅袅?万籁静愔愔。
下土惟秦醉①,中流辍越吟②。
风波一浩荡,花树已萧森。

三月

《鲁迅日记》1931年3月5日:“昙,午后为升屋、松藻、松元各书自作一幅,文录于后。”这首是写给松藻的。松藻姓片山,为内山完造的弟媳。
①汉朝张衡《西京赋》:“昔者大帝说(悦)秦穆公而觐之,饷以钧天广乐,帝有醉焉,乃为金策,锡(赐)用此土,而剪诸鹑首。”醇首指二十八宿中的井宿到柳宿,代指秦国境土。
②越吟:王粲《登楼赋》:“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典出《史记·陈轸传》。


赠日本歌人
(1931年)

春江好景依然在,远国征人此际行。
莫向遥天望歌舞,西游演了是封神。

三月

这首是写给日本剧评家升屋治三郎的。原诗所写的条幅上题“辛未3月送升屋治三郎兄东归。”诗中“远”作“海”,“望”作“忆”。


湘灵歌①
(1931年)

昔闻湘水碧如染,今闻湘水胭脂痕。
湘灵妆成照湘水,皎如皓月窥彤云。
高丘寂寞竦中夜②,芳荃零落无余春。
鼓完瑶瑟人不闻③,太平成象盈秋门④。

三月


这首是写给片山松元的。《鲁迅日记》1931年3月5日,诗中“如”作“于”,“皎”作“皓”,“皓”作“素”。
①湘灵:《后汉书·马融传》注:“湘灵,舜妃。”
②高丘:楚国山名。屈原《离骚》:“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
③唐朝钱起《湘灵鼓瑟》:“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④太平成象:《通鉴·唐纪六十》,大和六年,唐文宗问宰相牛僧儒:“天下何时当太平?”牛答:“太平无象。今四夷不至交侵,百姓不至流散,虽非至理,亦谓小康。”秋门:李贺《自昌谷到洛后门》:“苍岑竦秋门。”曾益注:“洛阳有宜秋门、千秋门。”洛阳是东都,这里借秋门指南京。


无题二首
(1931年)

大江日夜向东流①,聚义群雄又远游②。
六代绮罗成旧梦,石头城上月如钩。
雨花台边埋断戟③,莫愁湖里余微波。
所思美人不可见④,归忆江天发浩歌。

六月


《鲁迅日记》1931年6月14日:“为宫崎龙介君书一幅云:大江日夜向东流(下略)。又为白莲女士书一幅云:雨花台边埋断戟(下略)”宫崎龙介和白莲女士是夫妇。
①谢[月兆]《暂使下都夜发新林》:“大江流日夜。”
②这年春天,蒋介石与立法院长胡汉民发生冲突,蒋主张开国民会议制定约法,胡反对,被扣留于南京。胡派人马联络广东、广西两派,在广州令组国民政府。两广出兵北上,进攻湖南、江西。
③杜牧《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④屈原《九章·思美人》:“思美人兮,揽涕而伫眙。”


送增田涉君归国
(1931年)

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
却折垂杨送归客,心随东棹忆华年。

《鲁迅日记》1931年12月2日:“作送增天涉君归国诗一首,并写讫。诗云:(略)。”


答客诮
(1932年)

血沃中原肥劲草①,寒凝大地发春华。
英雄多故谋夫病,泪洒崇陵噪暮鸦②。

一月

《鲁迅日记》1932年1月23日:“午后为高良夫人写一小幅,云:(略)。”高良夫人,即高良富子夫人。
①《后汉书·王霸传》:“疾风知劲草。”
②1932年1月,广州和南京合组的政府成立,蒋介石回奉化,汪精卫托病到上海,行政院长孙科主政,事事棘手,被迫下台。


偶成
(1932年)

文章如土欲何之?翘首东云惹梦思。
所恨芳林寥落甚,春兰秋菊不同时。①

三月

《鲁迅日记》1932年3月31日:“午后……又为沈松泉书一幅云:(略)。”
①《楚辞·九歌·礼魂》:“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赠蓬子
(1932年)

蓦地飞仙降碧空,云车双辆挈灵童。
可怜蓬子非天子,逃去逃来吸北风。

三月三十一日

这是应姚蓬子求字之请即兴记事所作,诗中所说是“一.二八”上海战争时,穆木天的妻子携带儿子乘人力车到姚蓬子家找寻丈夫(“天子”指穆木天)的事情。


一·二八战后作
(1932年)

战云暂敛残春在,重炮清歌两寂然。
我亦无诗送归棹,但从心底祝平安。

七月十一日

《鲁迅日记》1932年7月11日:“午后为山本初枝女士书一笺云:(略)。”


自嘲
(1932年)

运交华盖欲何求①?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②。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③。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十二月

《鲁迅日记》1932年10月12日:“午后,为柳亚子书一条幅云:(略)。达夫赏饭,闲人打油,偷得半联,添成一律以请之。”按,10月5日郁达夫在聚丰园宴请兄郁华,请鲁迅作陪。诗中“破”作“旧”,“漏”作“破”。后来鲁迅为日本杉本勇乘题此诗于扇面,“对”作“看”。
①鲁迅《华盖集·题记》:“这运(指华盖运),在和尚是好运:顶有华盖,自然是成佛作祖之兆,但俗人可不行,华盖在上,就要给罩住了,只好碰钉子。”
②《吴子·治兵》:“如坐漏船之中。”《晋书·华卓传》,华卓说:“得酒满数百斛船,……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③《左传》哀公六年:“鲍子曰:‘汝忘君(齐景公)之为儒子牛而折其齿乎?’”洪亮吉《北江诗话》卷一引钱季重作的柱帖:“酒酣或化庄生蝶,饭饱甘为儒子牛。”


教授杂咏四首
(1932年)

作法不自毙,悠然过四十。
何妨赌肥头,抵挡辩证法①。
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
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②。
世界有文学,少女多丰臀③。
鸡汤代猪肉,北新遂掩门④。
名人选小说,入线云有限。
虽有望远镜,无奈近视眼⑤。

十二月

①钱玄同平日曾经戏说“四十岁以上的人都应该枪毙”,又据说他在北京大学曾说过“头可断,辩证法不可开课。”
②主张“顺译”的赵景深曾经误译milkyway为“牛奶路”,参看鲁迅《二心集·风马牛》。
③章衣萍《枕上随笔》:“懒人的春天哪!我连女人的屁股都懒得去摸了!”
④上海北新书局曾请章衣萍等编世界文学译本,并出儿童读物,销路很广,编辑们就大喝鸡汤。不料有一本儿童读物《小八戒》中以猪肉问题触犯了回教团体,引起诉讼,北新书局一度被封闭,后改名青光书店才得继续营业。
⑤谢六逸曾编选《模范小说选》,选录鲁迅、茅盾、叶绍钧、冰心、郁达夫五人的作品,于1933年3月由上海黎明书局出版,序言说准备别的作家骂他近视眼:“其实我的眼睛何尝近视,我也曾用过千里镜在沙漠地带,向各方面眺望了一下。国内的作家无论如何不只这五个,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不过在我所做的是‘匠人’的工作,匠人选择材料时,必要顾到能不能上得自己的‘墨线’,所以我要‘唐突’他们的作品一下了。”


所闻
(1932年)

洞庭木落楚天高①,眉黛猩红涴战袍。
泽畔有人吟不得②,秋波渺渺失离骚。

十二月

《鲁迅日记》1932年12月31日:“为达夫云:(略)。”诗中“木落”作“浩荡”,“猩”作“心”,“不得”作“亦险”。
①《楚辞·九歌·湘夫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落。”
②《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


二十二年元旦
(1933年)

云封高岫护将军①,霆击寒春灭下民。
到底不如租界好,打牌声里又新春。

一月二十六日

《鲁迅日记》1933年1月26日:“旧历申(当作酉)年元旦。……又戏为邬其山先生书一笺云:(略)。已而毁之,别录以寄静农。改‘胜境’为‘高岫’,‘落’为‘击’,‘戮’为‘灭’也。”静农即鲁迅学生台静农。
①指蒋介石在庐山设立总部。


赠画师
(1933年)

风生白下千林暗①,雾塞苍天百卉殚。
愿乞画家新意匠,只研朱墨作春山。

一月二十六日

《鲁迅日记》1933年1月26日:“为画师望月玉成君书一笺云:(略)。”
①白下:古地名,今南京市西北。


学生和玉佛
(1933年)

寂寞空城在,仓皇古董迁。
头儿夸大口,面子靠中坚。
惊扰讵言妄?奔逃只自怜。
所嗟非玉佛,不值一文钱。

此诗见于《南腔北调集·学生和玉佛》,没有诗题。发表于1933年2月16日《论语》半月刊11期,署名动轩。


剥崔颢黄鹤楼诗吊大学生
(1933年)

阔人已骑文化去,此地空余文化城。
文化一去不复返,古城千载冷清清。
专车队队前门站,晦气重重大学生。
日薄榆关何处抗,烟花场上没人惊。

一月三十一日

此诗见于《伪自由书·崇实》。


题呐喊
(1933年)

弄文罹文网,抗世违世情。
积毁可销骨,空留纸上声。

三月

《鲁迅日记》1933年3月2日:“山县氏索小说并题诗,于夜写二册赠之。”山县氏即山县初男。


题彷徨
(1933年)

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
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三月

《鲁迅日记》1933年3月2日,诗中“独”作“尚”。


悼杨铨
(1933年)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六月二十一日

杨铨,字杏佛,民权保障同盟执行委员,1933年6月18日为国民党蓝衣社特务暗杀于上海,20日鲁迅曾往万国殡仪馆送殓。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是日大雨,鲁迅送殓回去,成诗一首:(略)。这首诗才气纵横,富于新意,无异于龚自珍。”


题三义塔
(1933年)

禹域多飞将①,蜗庐剩逸民。
夜邀潭底影②,玄酒颂皇仁③。

六月

《鲁迅日记》1933年6月28日:“下午为萍荪书一幅云:(略)”黄萍荪为国民党走卒,当时一面在小报上诽谤鲁迅,一面又托郁达夫向鲁迅求字。
①飞将:《史记·李广传》里记匈奴称李广为飞将军,这里指国民党的空军。
②贾岛《送无可上人》:“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
③《礼·礼运》:“玄酒在室。”疏:“玄酒,谓水也,以其色黑谓之玄。而太古无酒,此水当酒所用,故谓之玄酒。”


赠人二首
(1933年)

烟水寻常事,荒村一钓徒。
深宵沉醉起,无处觅菰蒲①。

十二月

《鲁迅日记》1933年12月30日:“又为黄振球书一幅云:(略)。”
①《太平御览·百卉部七》引《通语》:“诸葛亮见殷礼而叹曰:‘东吴菰芦中乃有奇伟如此人。’”


阻郁达夫移家杭州
(1933年)

钱王登假仍如在①,伍相随波不可寻②。
平楚日和憎健翮③,小山香满蔽高岑。
坟坛冷落将军岳④,梅鹤凄凉处士林⑤。
何似举家游旷远,风波浩荡足行吟⑥。

十二月

郁达夫于1933年从上海迁居杭州。后来他在《回忆鲁迅》中说:“这诗的意思,他(鲁迅)曾同我说过,指的是杭州党政诸人的无理高压。”
①钱王,即五代时吴越的国王钱□(“谬”换金旁),宋朝郑文宝《江表志》:“两浙钱氏,偏霸一方,急征苛惨,科赋凡欠一斗者多至徒罪。”登假:《礼记·曲礼》:“告丧,曰天王登假。”郑玄注:“登,上也;假,已也;上己者,皆仙去云耳。”
②伍相,即伍子胥,为吴王夫差所杀,尸体被装进皮贷,投入江中。《临安志》称潮来时有人看见伍子胥“乘素车白马在潮头。”
③平楚:即平林。楚指树林。齐谢[月兆]《宣城郡内登望》诗:“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
④指杭州西湖旁岳坟。
⑤指宋代诗人林逋,杭州西湖孤山留有他的坟墓、鹤冢和放鹤亭。
⑥《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


报载患脑炎戏作
(1934年)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①。
心事浩芒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②。

《鲁迅日记》1934年5月30日:“午后,为新居格君书一幅云:(略)。”
①李商隐《瑶池》:“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相传周穆王在大风雪中作《黄竹歌》哀悼人民的冻饿,见《穆天子传》。
②《庄子·天地》:“听乎无声。”


秋夜有感
(1934年)

绮罗幕后送飞光①,柏栗丛边作道场②。
望帝终教芳草变③,迷阳聊饰大田荒④。
何来酪果供千佛,难得莲花似六郎⑤。
中夜鸡鸣风雨集⑥,起然烟卷觉新凉。


九月二十九日

《鲁迅日记》1934年9月29日:“午后,……又为梓生书一幅云:(略)。”梓生,张梓生,曾主编《申报》副刊《自由谈》。
①李贺《苦昼短》:“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②《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
③望帝:古蜀帝杜宇,死后化为杜鹃,春末悲啼时,众芳零落。屈原《离骚》:“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
④《庄子·人间世》:“迷阳迷阳,无伤吾行。”迷阳是一种有刺的草。
⑤《唐书·杨再思传》:“人言六郎似莲花,非也;正谓莲花似六郎。”六郎指武则天的面首张昌宗,此处指梅兰芳。当时班禅在杭州启建“时轮金刚法会”,曾邀梅兰芳等人在会期内表演。
⑥《诗·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何不喜。”


亥年残秋偶作
(1935年)

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
尘海苍芒沉百感,金风萧瑟走千官①。
老归大泽菰蒲尽,梦坠空云齿发寒。
竦听荒鸡偏阒寂②,起看星斗正阑干。

九月二十九日

《鲁迅日记》1935年12月5日:“午后……为季□(“芾”的下部)书一小幅云:(略)。”季□即许寿裳。许氏《<鲁迅旧体诗集>跋》:“至于最末一首《亥年残秋偶作》系为余索书而书者,余亦在《怀旧》中首先发表。此诗哀民生之憔悴,状心事之浩茫,感慨百端,俯视一切,栖身无地,苦斗益坚,于悲凉孤寂中,寓熹微之希望焉。”
①指当时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压迫下大批官员撤离河北省。
②《晋书·祖逊》:“逖与司空刘琨,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




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后梦又赶走了前梦。
去的前梦黑如墨,在的后梦墨一般黑;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看我真好颜色”;
颜色许好,暗里不知;
而且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暗里不知,身热头痛。
你来你来!明日的梦。





“知了”不要叫了,
他在房中睡着;
“知了”叫了,刻刻心头记着。
太阳去了,“知了”住了,──还没有见他,
待打门叫他,──锈铁链子系着。

秋风起了,
快吹开那家窗幕。
开了窗幕,会望见他的双靥。
窗幕开了,──一望全是粉墙,
白吹下许多枯叶。

大雪下了,扫出路寻他;
这路连到山上,山上都是松柏,
他是花一般,这里如何住得!
不如回去寻去他,──呵!回来还是我的家。


影的告别
(1924年)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乎呜乎,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
呜乎呜乎,倘若黄昏,黑夜自然会来沉没我,否则我要被白天消失,如果现是黎明。
朋友,时候近了。
我将向黑暗里彷徨于无地。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我愿意只是虚,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四日


好的故事
(1925年)

灯光渐渐地缩小了,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石油又不是老牌,早薰得灯罩很昏暗。鞭爆的繁响在四近,烟草的烟雾在身边:是昏沉的夜。
我闭了眼睛,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捏着‘初学记’的手搁在髁上。
我在朦胧中,看见一个好的故事。
这故事很美丽,幽雅,有趣。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像一天云锦,而且万颗奔星似的飞动着,同时又展开去,以至于无穷。
我仿佛记得曾坐小船经过山阴道,两岸边的乌★,新秋,野花,鸡,狗,丛树和枯树,茅屋,塔,伽蓝,农夫和村妇,村女,晒着的衣裳,和尚,蓑笠,天,云,竹,……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中,随着每一打桨,各各夹带了闪烁的日光,并水里的萍藻游鱼,一同荡漾。诸影诸物:无不解散,而且摇动,扩大,互相融和;刚一融和,却又退缩,复近于原形。边缘都参差如夏云头,镶着日光,发出水银色焰。
凡是我所经过的河,都是如此。
现在我所见的故事也如此水中的青天的底子,一切事物统在上面交错,织成一篇,永是生动,永是展开,我看不见这一篇的结束。
河边枯柳树下的几株瘦削的一丈红,该是村女种的罢。大红花和斑红花,都在水里面浮动,忽而碎散,拉长了,缕缕的胭脂水,然而没有晕。茅屋,狗,塔,村女,云,……也都浮动着。大红花一朵朵全被拉长了,这时是泼刺奔迸的红锦带。
带织入狗中,狗织入白云中,白云织入村女中……在一瞬间,他们又将退缩了。但斑红花影也已碎散,伸长,就要织进塔。村女,狗,茅屋,云里去。
现在我所见的故事清楚起来了,美丽,幽雅,有趣,而且分明。青天上面,有无数美的人和美的事,我一一看见,一一知道。
我就要凝视他们……。
我正要凝视他们时,骤然一惊,睁开眼,云锦也已皱蹙,凌乱,仿佛有谁掷一块大石下河水中,水波陡然起立,将整篇的影子撕成片片了。我无意识地赶忙捏住几乎坠地的‘初学记’,眼前还剩着几点虹霓色的碎影。
我真爱这篇好的故事,趁碎影还在,我要追回他,完成他,留下他。我抛了书,欠身伸去取笔,何尝有一丝碎影,只见昏暗的灯光,我不在小船里了。但我总记得见过这一篇好的故事,在昏沈的夜……。

一九二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死火
(1925年)

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
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
上下四旁无不冰冷,青白。而一切青白冰上,却有红影无数,纠结如珊瑚网。
我俯看脚下,有火焰在。
这是死火。有炎炎的形,但毫不摇动,全体冰结,像珊瑚枝;尖端还有凝固的黑烟,疑这才从火宅中出,所以枯焦。这样,映在冰的四壁,而且互相反映,化为无量数影,使这冰谷,成红珊瑚色。
哈哈!
当我幼小的时候,本就爱看快舰激起的浪花,洪炉喷出的烈焰。不但爱看,还想看清。可惜他们都息息变幻,永无定形。虽然凝视又凝视,总不留下怎样一定的迹象。
死的火焰,现在先得到了你了。
我拾起死火,正要细看,那冷气已使我的指头焦灼;但是,我还熬着,将他塞入衣袋中间。冰谷四面,登时完全青白。我一面思索着走出冰谷的法子。
我的身上喷出一缕黑烟,上升如铁线蛇。冰谷四面,又登时满有红焰流动,如大火聚,将我包围。我低头一看。死火已经燃烧,烧穿了我的衣裳,流在冰地上了。
“唉,朋友!你用了你的温热,将我惊醒了。”他说。
我连忙和他招呼,问他名姓。
“我原先被人遗弃在冰谷中,”他答非所问地说,“遗弃我的早已灭亡,消尽了。我也被冰冻冻得要死。倘使你不给我温热,使我重行烧起,我不久就须灭亡。”
“你的醒来,使我欢喜。我正在想着走出冰谷的方法;我愿意携带你去,使你永不冰结,永得燃烧。”
“唉唉!那么,我将烧完!”
“你的烧完,使我惋惜。我便将你留下,仍在这里罢。”
“唉唉!那么,我将冻灭了!”
“那么,怎么办呢?”
“但你自己,又怎么办呢?”他反而问。
“我说过了:我要出这冰谷……。”
“那我就不如烧完!”
他忽而跃起,如红慧星,并我都出冰谷口出。有大石车突然驰来,我终于碾死在车轮底下,但我还来得及看见那车就坠入冰谷中。
“哈哈!你们是再也遇不着死火了!”我得意地笑着说,仿佛就愿意这样似的。

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这样的战士
(1925年)

要有这样的一种战士──
已不是蒙昧如非洲人士而背着雪亮的毛瑟枪的;也并不疲惫如中国绿营兵而却佩着盒子炮。他毫无乞灵于牛皮和废铁的甲胄;他只有自己,但拿着蛮人所用的,脱手一掷的投枪。
他走进无物之阵,所遇见的都对他一式点头。他知道这点头就是敌人的武器,是杀人不见血的武器,许多战士都在此灭亡,正如炮弹一般,使猛士无所用其力。
那些头上有各种旗帜,绣出各样好名称:慈善家,学者,文士,长者,青年,雅人,君子……。头下有各样外套,绣出各式好花样:学问,道德,国粹,民意,逻辑,公义,东方文明……。
但他举起了投枪。
他们都同声立了誓来讲说,他们的心都在胸膛的中央,和别的偏心的人类两样。
他们都在胸前放着护心镜,就为自己也深信心在胸膛中央的事作证。
但他举起了投枪。
他微笑,偏侧一掷,却正中了他们的心窝。
一切都颓然倒地;──然而只有一件外套,其中无物。无物之物已经脱走,得了胜利,因为他这时成了戕害慈善家等类的罪人。
但他举起了投枪。
他在无物之阵之中大踏步走,再见一式的点头,各种的旗帜,各样的外套……。
他们举起了投枪。
他终于在无物之阵中老衰,寿终。他终于不是战士,但无物之物则是胜者。
在这样的境地里,谁也不闻战叫:太平。
太平……。
但他举起了投枪!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淡淡的血痕中(1926年)
──记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变地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他专为他的同类──人类中的怯弱者──设想,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旧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戮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欲相遇。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这样。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一九二六年四月八日


好东西歌(1931年)

南边整天开大会,北边忽地起烽烟,
北人逃难南人嚷,请愿打电闹连天。
还有你骂我来我骂你,说得自己蜜样甜。
文的笑道岳飞假,武的却云秦桧奸。
相骂声中失土地,相骂声中捐铜钱,
失了土地捐过钱,喊声骂声也寂然。
文的牙齿痛,武的上温泉。
后来知道谁也不是岳飞或秦桧,声明误解释前嫌,
大家都是好东西,终于聚首一堂来吸雪茄烟。

一九三一年


南京民谣(1931年)

大家去谒灵,
强盗装正经;
静默十分钟,
各自想拳经。

一九三一年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地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沈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蚂蚁要扛★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颈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
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的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于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狗的驳诘

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衣履破碎,像乞食者。
一条狗在背后叫起来了。
我傲慢地回顾,叱吒说:
‘呔!住口!你这势利的狗!’
‘嘻嘻!’他笑了,还接着说‘不敢,愧不如人呢。’
‘什么!’我气愤了,觉得这是一个极端的侮辱。
‘我惭愧:我终于还不知道分别铜和银;还不知道分别布和绸;还不知道分别官和民;还不知道分别主和奴;还不知道……。’
我逃走了。
‘且慢!我们再谈谈……。’他在后面大声挽留。
我一径逃走,尽力地走,直到逃出梦境,躺在自己的床上。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