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白胖子沉默 發表於 2018-1-15 19:34

米罗斯拉夫.赫鲁伯诗选

米罗斯拉夫·赫鲁伯(Miroslav Holub,1923-1998),著名捷克诗人,不仅是享有国际声誉的作家,也是享有国际声誉的免疫学家。他被泰德·休斯誉为“无论在哪里写作,他都是最重要的半打诗人中的一员。”赫鲁伯的作品被广泛翻译,但有很多年由于政治原因,他的作品只能在国外面世。赫鲁伯出版了14本诗集,5本散文集,3本科学专著。 在西方,他和以色列诗人阿米亥(Yehuda Amichai,1924-2000)、波兰诗人赫伯特(Zbigniew Herbert,1924-)曾被并称为“二十世纪后半叶最具影响力的三大诗人”。

米罗斯拉夫. 赫鲁伯 诗选
崔卫平 译

发明

穿宽大白袍的聪明人站起来
在节日里,历数他们的劳作
国王贝洛斯听着呢。

噢,伟大的国王,第一人说,我为御座发明了
一双翅膀。您将在天空实行统治。——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噢,伟大的国王,第二人说,我制作了一架
自动飞龙。它将自动地将您的敌人打败。——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噢,伟大的国王,第三人说,我创造了
恶梦驱逐器。现在没有东西能干扰陛下的睡眠。
接着有人欢呼,有人喝彩,这个人应得到
丰厚的回报。

但只有第四人说,今年持续的失败
拖住了我的脚步。全盘皆输。我经手的每件事
都不成样子。——接着是可怕的沉默
聪明的国王贝落斯也一声不响。

后来弄清楚第四个人
是阿基米德。


夜间的死亡

遥远地,遥远地

她吐出最后的词在天花板上飘浮
像云层。
餐具柜哭泣。
围裙在颤抖
像覆盖着一个深渊。

最终。年幼的孩子们都上床了。

然而到了午夜
死去的女人站起来
吹灭尚在燃烧的蜡烛(浪费它们是一种遗憾)
飞快地补完最后一只袜子,
在棕黄色锡皮罐里
找出她的五十五个硬币
把它们放在桌子上,
找出失落在碗橱后面的剪刀,
找出一只手套
它们是在一年前丢失的,
检查房间所有的门把手,
将它们拧紧
喝完她的咖啡
然后再躺下。

早晨他们将她弄走。
将她焚烧。
那些灰粗糙得
像煤灰。


魔术师齐托

为使他的陛下开心他允诺将水变成酒
青蛙变成男仆。甲虫变成管家。用一只耗子
做一个大臣。他弯下腰,指尖上长出漂亮姑娘,
一只会说话的鸟儿坐在他的肩膀上。

如此这般。

弄出一些别的东西吧,他的陛下要求道。
弄出一粒黑色的星星。他奉命。
弄出干燥的水。他照办。
弄出一条稻草镶边的河流。他执行。

如此这般。

接着走上来一位学生请求道:从无中
弄出大于一的东西来。
齐托的脸色变得惨白:非常遗憾。无
介于加一和减一之间。对此你无所作为。
他离开了宏伟的皇宫。飞快地穿过群臣
回家,回到一枚坚果之中。


拿破仑

孩子们,波拿巴·拿破仑
是什么时候
出生的?教师问道。

一千年前,孩子们说。
一百年前,孩子们说。
没有人知道。

孩子们,波拿巴·拿破仑
这一生
做了些什么?教师问道。

他赢得了一场战争,孩子们说。
他输了一场战争,孩子们说。
没有人知道。

我们的卖肉人曾经有一条狗,
弗兰克说,
它的名字叫拿破仑,
卖肉人经常打它,
那只狗
一年前
死于饥饿。

此刻所有的孩子都感到悲哀
为拿破仑。


米罗斯拉夫. 赫鲁伯 诗选
韦白 译

母蝇

她坐在一株柳树上
观望着
部分的克雷西战场
那些尖叫,
那些呻吟,
那些哀号,
沉闷的践踏和倒塌。
   
在法国骑兵
第十四次猛攻期间
她和一只来自凡汀康特的
有着棕色眼睛的公蝇
交配。
   
她搓着她所有的腿
坐在一只剖了膛的马身上
沉思着
苍蝇的不朽。
   
她稳稳地落在
克莱弗公爵
青蓝色的舌头上。
   
当寂静降临
腐败的沙沙声
轻轻地环绕着尸体
   
仅仅有
几条胳膊和腿
在树下抽搐,
   
她开始把她的卵
产在皇家军械师
约翰·乌尔的
那只仅存的眼睛上。
   
就这样——
她被一只雨燕吃掉了
那雨燕
刚从埃特雷的大火中逃离。


最早的天使

最早的天使是黑黝黝的,屈背的、
多毛的,有着倾斜的前额
和有冠毛的头骨,
双手过膝。在双翼的位置
她们有两把皮制的降落伞,
一种黑色的飞速的松鼠
在猛烈的风中。
   
完全是可信赖的,
她们能实现异乎寻常的奇迹。
能变形。把泥巴
变成泥鱼。
一匹摇摆的木马
可膨胀成天堂般的尺寸,
在室温下进行原子聚变,
把真实的情况反映给观众,
激动人心的意识,
创造着死亡的威权。
   
她们努力工作。
她们修补坟墓。
她们在黑水里游泳。
她们挤在输卵管里。
她们躲在门的后面。
她们等着。
   
她们徒劳地等着。   


玻璃
   
李白是玻璃。
康德是玻璃。
   
我们打量着自己像透明的
海葵
我们看到跳动的
黑紫色的心,
我们看见灰色的肺,翅翼
升起又落下,
我们看见思想的
环节虫
在帽子下噬咬。
   
林奈是玻璃。
莫扎特是玻璃。
弗朗茨·约瑟夫是玻璃。
   
在透明的腹部
我们看到管状的月亮,
而在水晶般的嘴巴后面
是被吞咽的文字。
   
一个囚犯是玻璃,
一个警察是玻璃,
六十块玻璃的机器人
居住在城堡里。
   
在被吞咽的文字后面
我们看见不停地发出
音乐之声的玻璃羊毛。
   
只有死者
从内面曳动
门帘。   
   

一个男孩的头脑
   
在它的里面有一艘太空船
和一项计划
为了弄死钢琴课
   

诺亚方舟
应该是最初的那只
   

一只全新的鸟
一只全新的野兔
一只全新的大黄蜂
   
有一条
向上的河流
   
有一张乘法口诀表
   
有反物质
   
而它恰恰不能被平衡
   
我相信
那惟一不能被平衡的东西
是一颗头脑
   
在一个有头脑的人
如此之多的环境里
就会有大量的承诺。   
   

拉布雷阿
   
在那柏油坑里
穿过岁月
翻腾着枯骨
来自一千六百条狼,
二十条乳齿象
和一个印第安女孩
某人杀死了她
并投进
这时间的黑色泡沫。
   
从此,存在于
历史的液态磁铁里
那死亡的头痛欲裂的渴望,
脱落的牙齿,
令乳齿象的躯干和鸟鸣声
   
深深惊骇。
   
那天
她跋涉过草地,
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在等待着她。


星期天
   
马拉松队员接近拐弯处:
星期天,那个唱着悲歌的
紧挨着铁路桥
和云朵的日子。
你的目光,朝着最高处——
不用肉体去言说
就如同脚不点地地去奔跑。
   
三十年前
一辆货运列车经过,敞开的车厢里
载着侧面像,
从恐怖的黑纸上
砍下来的头和肩,
这些人爱着某人,
可火车在每个星期天
空空地回来,只有
几枚发夹
和几块木炭
在车厢的地板上……
   
我们知道如何去触摸地面,
我们知道如何不去触摸地面。
   
剩下的就是去相信
在马拉松的终点线上,
在两个小时又四十分钟之间
在震耳欲聋的云朵和敞开的、
空空的车厢里
在铁路桥上。   
   

骨头
   
我们躺在
无用的骨头旁边,
爬行动物的肋骨,
猫的颚骨,
风暴的髋骨,
命运的如愿骨。
   
为支撑人类生长着的
头颅
我们寻找
一根将会
笔直地挺立的
脊椎骨。   
   

米罗斯拉夫. 赫鲁伯 诗选
商禽 译

纽约地下铁

这天黄昏 刘易士·霍华德先生
住址不详 疲倦又沮丧
穿一件灰大衣戴一顶褐色小帽
决定要搭「布城」甘纳西线
在第八街最后一站 遇到
一位老兄  一袭灰衣一顶褐帽
满脸  沮丧又疲倦,尤如
刘易士.霍华德先生的尊容
就在月台出入  十字转栏旁
站着位仁兄  穿一件灰外套,沮丧
的面色  亦如刘易士
霍华德  并且木然呆视
从肮脏的阶梯上  走下来
一位褐帽老兄  疲倦又沮丧
带着一付其实就是刘易士·霍华德的面容

接着  穿过磨损的木十字转栏入口
来了位妇人  疲倦又沮丧
住址不明  一个手提包一顶
褐色小帽  面貌正如同
所有的人,亦正如刘易士·霍华德,而且
彼此的脚步  充满紧张的脚步声
与乎昏暗的灯光  乃是来自
刘易士.霍华德,来自  此一住址不详
与乎  彼一住址不详  接着
木十字栏又转动  啪哒好象一个脑袋
丢进菜蓝子,又或  在旋转栏后面
还可以看见  一个性别不明以及
住址不详  而完全如同
刘易士.霍华德的人  脚步  清晰可闻
脑袋  旋转门  昏灯以及走道
统统吸进 第八街 第八街 那块站牌
锵零空隆越来越响

而当列车离站的时候  一阵旋风
把一张报纸  翻到那篇
报导        一位住址
不详  浮肿  身份不明的
仁兄  穿一件灰大衣戴一顶褐色小帽
既疲倦又沮丧


心脏

按说 心脏本是一块
肌肉 强劲而椭圆
其中 装满 欲望

倘若 你曾经画过
你就该知道 它又是
一颗星 光芒四射
有时飘忽 闪烁
仿佛夜里的游魂
有时咚咚 震耳
好似击鼓的雷神

时而方正
如设计师的梦
时而胖圆
就像篮网中的球

有时细若游丝
有时万里奔腾

在它的内里 祇有
河一条
线一根
经常鱼一尾 不红
也不金

多半灰灰小小
长于妒忌
大多是隐隐约约
看不分明

倘若 你曾经画过
你就该知道
取下你的眼镜
扔掉你的铅笔
撕毁你的图纸

出去
散一趟
长长的步


火的发现

他去
他拾起
把它装进
一个硅杯里
载着海棉手套
在不太浓厚的黑暗里

他要向他们展示
紫蓝色
跃动的
火焰
糟糕的是       原来
它根本没有点燃    第一块牛排
香气犹未四溢
第一个叛徒的脚
宙斯什么话也没说   已开始冒烟
而海娜
倒是真的喜欢它

至于普罗米修斯
他又回去
他想用瓦斯喷焰器
祇有镣和铐
长在他脚上
他腕上
祇有一只鹰
盘旋他斑白的头顶上
啄了
又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