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夜狼 發表於 2017-12-10 17:41

玛丽安·摩尔 诗选

玛丽安·摩尔    诗选   

诗歌

我,也不喜欢它。
然而,阅读它,带着一种对它全然的轻视,一个人
在其中,毕竟,为真诚寻得一席之地。


致一只墙壁里的老鼠

你让我想起许多人,
曾经遇见,将再次被忘记
或仅仅被在一段
机智的插曲里复活——
发现它们正加速穿过
快得来不及审视。


沉默

我父亲过去常说,
“上等人从不做长时间的拜访,
不一定要看朗费罗①的坟墓
也无须看哈佛大学的玻璃花②。
自主如一只猫——
将它的猎物带到隐秘处,
老鼠柔软的尾巴像一根挂在它嘴边的鞋带——
他们往往享受孤独,
可以被抢了说话的机会
只要别人的演说让他们感到快乐。
最深的情感总是在沉默中显露;
不是用沉默,而是克制。”
他说的也不是不真诚,“‘把我的家当你的客栈。’③”
客栈并不是居所。

译注:
①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1807-1882) ,19世纪美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
②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的珍贵的玻璃植物标本“玻璃花”,被誉为“科学中的艺术奇迹,艺术中的科学奇迹”,在世界享有盛名。
③引自英国作家詹姆斯·普赖尔(James Prior,1927 - )的作品《埃德蒙·伯克的一生》 。


过去即现在

假如外在的技法枯竭
而押韵已过时,
我将回归你,
哈巴谷①,就像在查经课上
老师讲到无韵诗时,
他说——我想我说的是他的原话——
“希伯来诗歌是一种
有高度知觉的散文。”迷狂提供
时机而权宜决定形式。

译注:
①哈巴谷(Habakkuk),希伯来先知。旧约《圣经》中有《哈巴谷书》一卷三章,据说是先知哈巴谷所作。


W·S·兰道尔①

有一个人
我可以忍受——
“一个愤慨的大师……
是说一个已变成为
字母的士兵”,他能

把一个人
从窗子里扔出去,
然而,“对植物轻点”,说着,“老天爷,
那些紫罗兰!”(在下面)
“精于每一种

风格
与色彩”——同时考虑到
无限和永恒,
他只会说,“等我懂得时
我再来谈论它们。”

译注:
①W·S·兰道尔(Walter Savage Landor ,1775 –1864),英国作家和诗人,最著名的作品是散文集《想象中的对话》(Imaginary Conversations)以及诗歌《罗斯·艾尔默》(Rose Aylmer)。
②诗中引语见哈维洛克·艾利斯(Havelock Ellis,1859-1939)对兰道尔的《想象中的对话》的序言注释。


爱情在美国——

无论怎么说,它是一种激情——
一种或将席卷美国的
良性痴呆,以某种方式供养,
一种与米诺陶洛斯①
曾被供养的相反的方式。
是一位温和的麦得斯②;
发自内心;
没什么别的。它来自那种
有能力承受误解——
承担过错,秉持“高贵
即行动” ③的人,其本身以挺身
而不敷衍来鉴定,

没有厚颜无耻或
过度夸大
不失于肤浅。

随便它是什么,只要
不矫揉造作。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

译注:
① 米诺陶洛斯(Minotaur)希腊神话中的半人半牛怪,天性残暴,每九年须送七对童男童女供养。
译注:
②麦德斯(Midas)是希腊神话中被神赐予点金术的国王,他碰触的任何东西都会变成金子。
③西班牙作家、哲学家乌纳穆诺(Miguel de Unamuno,1891-1936)说,作为一种对不羁的青春的矫治,我们需要的是“高贵,也即行动”(“nobility that is action’’)。


一度流行

一直想有一辆轻便双轮马车
半圆形,如一件盛装
为一匹长尾巴的快马
为某个人,当然;

然后是一小块虎皮毯,
给我的日本哈巴狗,
整体乌黑发亮。
我并非臆想症患者。


不智的园艺学

假如黄色意味着背信,
我便是个异类,
我不能因为书上说
黄色不吉利,白色前景好
就对一朵黄玫瑰持有恶意。

然而,你特有的东西,
你的个人感受
实在可以藐视那些
不悦的耳朵,且无需容忍
蛮横无礼。


没有天鹅如此精致

“没有什么水像凡尔赛宫沉闷的喷泉
这般的死气沉沉。”没有哪只天鹅,
有恶狠狠盲目的斜视
和贡多拉船篙似的腿,如此精致
像一只印花瓷器,有着
鹿褐色的眼睛和锯齿状的
金衣领,显示出它是谁的鸟。

寄宿于路易十五式
枝形大烛台——装饰有
鸡冠色按钮,大丽菊,
海胆,和不凋花,
栖息在精美的花朵雕塑
分叉的泡沫上——
安逸而高傲。国王早已死去。
  

阿瑟·米歇尔①

纤细的蜻蜓
迅疾得
目不暇视——
精湛技艺的传染性宝石,
可见,精神性。
你迁移性的珠玉

闪现
又遮蔽
一只孔雀的屏。
                                                            
译注:
①    阿瑟·米歇尔(Arthur Mitchell,1934 - ) ,美国非洲裔舞蹈家,曾开创一家舞蹈学校和美国黑人古典芭蕾舞团。

   
不过是一株“枯萎的水仙”①

本·琼森②说他自己?“哦,我仍可以
像陡峭的山坡上融化的雪,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③

我也一样,直到我看见那块法国绸缎
绿光闪闪,仿佛树阴下的某种蜥蜴
变得栩栩如生——

在紫罗兰仿制品的映衬下——
像西德尼,穿着他的斑纹夹克
斜靠在一棵酸橙树——

一件艺术品。而我似乎也成为一个
漫不经心倚靠在一棵树上的人。
没有水仙。

注:
①引自本·琼森《缓慢的清泉》(《Slow, slow, fresh fount》)一诗末句。
②本·琼森(Ben Jonson,1572-1637),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剧作家,诗人。
③引自本·琼森《缓慢的清泉》一诗。

作者简介:
  玛丽安·摩尔(Marianne Moore,1887-1972),美国重要的现代主义诗人、评论家和翻译家,1952年以《诗歌集》获得普立策诗歌奖。
摩尔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柯克伍德,父亲是一位建筑工程师和发明家,但在她出生前即被送入一家精神病院。母亲是一名英语教师。摩尔自小在祖父家中长大,早年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莫尔学院,毕业后曾在大学任教,1915年开始专于发表诗歌,曾做文学与文化杂志《日昝》的编辑,一度受华莱士·史蒂文斯、威廉·卡洛斯·威廉斯、希尔达·杜利特尔(H.D.)、T. S.艾略特和埃兹拉·庞德等人的关注或推崇,与W. H. 奥登及监禁期间的庞德有过一段时间的通信。1972年2月,摩尔因患中风去世,终身未婚。
摩尔的诗集主要有《诗》(1921)、《观察》(1924)、《何谓岁月》(1941)、《然而》(1944)、《诗歌集》(1951)、《像一道防波堤》(1956)等,1967年出版《诗全集》;另著有翻译作品《拉·封丹寓言诗》(1954),随笔集《嗜好》(1955)、评论集《诗歌与评论》(1965)等。
玛丽安·摩尔的诗以形式的创新、精准的措词、讽刺和机智而著称。摩尔认为,诗歌最重要的是技巧和真诚,无论哪种形式;任何空洞贫乏之作,即便有完美的形式,仍不能算作诗歌。
(李晖  试译)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