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夜狼 發表於 2017-12-10 17:39

R.S.托马斯晚斯诗选 四十首 李晖 译

R.S.托马斯晚斯诗选  四十首
李晖  译

《回声缓慢》THE ECHOES RETURN SLOW (1988)

**
一只手里有钞票,
另一只手里没有伤害,
他们让所有人信服
除了那个孩子,凭一个

孩子的心机就能知道
无论他去摸伸出的
哪一只手
将永远都是空的。


**
在时间的望远镜里
所有女人成为
一个女人,燃烧着
像一颗星星在她自己的

天空。而所有男人成为
一个男人,并且我
就是那个男人,热切地
去追求,而后失去她。


**
在你周围是隆起的土壤;
上面是空荡荡的天——
足以让你每一个毛孔
要寻找一点儿它们的意义。

我自己需要那些高耸的树木,
宛如教堂一般,透过它们彩色的
窗子,在灵魂呼吸的
声音之下我认同一个世界。


**
坟头上,那本书
翻开着,一种
对语言的恳求,不要像
石头一般停留在

永恒的门槛上。风霜
磨平了词语,但苔藓
为展开的书页
点缀生机,一只

鸽子的翅膀
日日自它的旅程返回
穿越黑暗的水域
用它的喙衔来绿色。


**
错误的祈祷也有正确的
理由?肉体渴望
智慧所弃绝的
东西。容许那些

“阿门”吧。为着乌有的
终点,历经周折,
比起下跪,一个人
要怎样更好地抵达?


**
要来和我们一起吗?
去往以马忤斯① 的路上
你似乎要继续前行的样子,
但当他们挽留时你停了下来。

另一条路上,是我们
要往前走,但你说“别
急”,当代与某种未来同在,
永远不会被超越。

译注:
①以马忤斯 ( Emmaus ),新约《路加福音》中提到的耶路撒冷附近的一个村子。路加福音24:13-35记寻了耶稣死后复活,走近他的两个门徒,与他们一起走在去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但他们一时没认出来。


《复调》COUNTERPOINT(1990)

**
当然,没有蛇①。
那树的果实是一面镜子,
它的诱惑反映。

一块玻璃中没有
三位一体。只是自己看自己
并提供赞美之辞。

译注:
①《创世纪》3:1~5中,“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
这是在梯子
底下;雅各博斗①
不休。他拒绝说的
不是他的名字

而是他的数字,那个
原子量,它决定着
爱何时被爱整除
没有余数。

译注:
①见《创世纪》32:22-28.


**
第一个国王在马背上。
第二个在摩托车后座。
第三个乘飞机而来。

上帝之子在哪?
他在马槽里
跟牲畜们一起,转过脸

看另一边——第四个
是一缕缓慢的曙光,因为
智慧必徒步而来。


**
我是你的爱的学生
而且还没毕业。给我
很低级的题目,我却把它
考砸了:何时?何地?为何?

知道没有答案
你让历史来监考
我的欲望。屡次三番,我被
一只婴儿床钩住了袖子。


《艰难时期的弥撒》MASS FOR HARD TIMES (1992)

**
树枝缠绕在一起
的形状,一幅巨型的大脑
的图案,它的思想是四月里
急剧增长的树叶。

大脑的方式类似于一片
丛林,密不可穿的灌木,
里面的思想凭号角迅速召集,
一场对语言的献祭。


**
我想,或许
我将更多一点确定
我离它更近了一点点。
这就够了。永恒
在可理解之内
那一点点已绰绰有余。


**非金发女郎

铁娘子迟钝了。
将军们逗留在无人
看管的走廊,他们的
奖章叮当作响。一只鸽子

坐在想象的铁丝网上,
它的眼睛红得像街头兜售的
罂粟——那是为下一场
战争伤亡的援助。


**旅行

站台的诡计
到达和离去同时发生的
的地方。欢迎和道别者
脸上的微笑

是为了掩饰这一点:
终点站是亲近
旅客们必须由此出发。


**听着

你错了,那喀索斯①。
要避开自身的
复制品。厄科②
是对的,警告你防备

镜子的恶意。
然而科学家仍潜心
于他的克隆,尽管她竭力喊叫,
却在基因库边无法辩驳。

译注:
①那喀索斯(Narcissus),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因恋慕自己水中的倒影,相思而卒,死后化身娇美的水仙。“那喀索斯”即“水仙”一词的音译。
②厄科(Echo),爱恋那喀索斯但被拒绝的美少女,因爱说话被天后惩罚她失去说话的权利,只会跟在别人后面重复别人说的最后几个字。“厄科”即“回声”一词的音译。


**的确

羔羊死去的地方
鸟儿唱起歌来。
灵魂腐朽之处
会是什么样的音乐?

那十字架
是一种旧时的
武器,它拉开的弓
正对着心脏。


**靶子

夜晚我抬头仰望天空
看见那射手,人马座,
张着他的弓,觉得人
就是那飞速的箭矢,

并非如有些人认为它无限
行进,因为太空是弯曲的,
它会倒回来朝向弓箭手的心脏
以施予他流血不止的伤口。


《决不休战》NO TRUCE WITH THE FURIES (1995)

**寂静的点

宇宙中云的叶子
下面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里一个
小镇,小镇上

一所房子里
一个孩子,盲眼
凝望着爱的深处
宇宙的边缘。


**圣诞节前夕

挺立的资本的拱门;
装饰以月亮的
金边,用支票和贷款
为它铺平道路——

它还不够高,那孩子
没法从下面经过
在这个子夜向我们走来
像看不见的光线。


**傍晚

那射手以时间
为箭——他把弦
拉断了吗,彩虹
在村庄上如此宁静?

那么,让我们停一会,
在我们制造伤害的间隙;
直到那寂静变成金色,
爱成为永恒流溢的一瞬。


**虚幻的抵达

谁是那看门人
板着脸,监守着
入口?我准备了
道歉的话,我来时

走错路的借口。
没有一个人在那儿,
除了我来时走的那条路
持续,无尽。


**岛

我还是要去那里
只要是为等待
那一生一次的
真理之花的绽放;

哪怕是为逃避
这买来的自由。
没有钥匙的大海的囚徒,
以精神的面包和水为生。



《残留》RESIDUES (2002)

**矛盾

“没必要去道歉”,
上帝对自己的良心说。

“大声点儿”,时间
对永恒说,“我听着费力。”

机器和老虎的相似之处
仅只是喉咙里的叫声吗?

“答案在镜子后面”,
爱丽斯说,“真相就在那。”


**传说

我向圣山爬去
想着天亮时会成为
一个诗人或者死人,
然而,不是疯子:
我已经疯了。

从山上下来时
魔鬼提出
拿这世界之国
交换我的诗。
我的疯癫救了我。


**梦

在梦里
我给那只鸟儿
自由。现实生活中
我告诉它,我的梦
在它的笼子里。它

唱起歌,那黄金做的
音符,比我的泪水
更滚烫,为我的梦
惩罚它自己。


**“昨天的照片……”

昨天的照片
过时了;明天的
还没被冲洗。把相机
转过来往里看

我发现什么?时间
用它蒙娜丽莎的微笑
注视我,揶揄道:
你以为那是现在,是不是?


**金婚

冰冷的手会合了
眼睛落在一旁——
于是,誓约
在语言的缺席中被确立。

日渐一日
过了漫长的
屏声静气的五十年
之后,心变热了。


**奖赏

“为我跳支舞”,时间
说。“我的王国分你一半,
只要你跳得好。”
机器照做

应它的要求跳起来
到最后,不是为了
人类的头颅,而是
一只盘子里它的心脏。


**伙伴

水是蓝色的。
上面是珍珠般的
天空。我和风景
之间的那位,

她,超越所有一切
有着海洋般的眼睛
也是一粒珍珠,
不会破坏这片水。


**节日

这个圣诞节
黄金圣坛前那棵
冬青树会让我们想到
爱怎样流血,

槲寄生将提醒我们
紧紧抓着信仰
的几个手指的关节
是多么苍白和渺小。


**盛宴

晚餐时间快到了
(来,坐下来,和我在我的
王国里喝两杯)两人共用
那只长汤匙,而时间

捧着他的玻璃菜单在一边
伺候。这里没有甜点
可选,只须记住:
希特勒有他的“对六百万

犹太人感到抱歉”;斯大林意识到
他的八字胡后面的微笑
已变成了无数人
透明的棺盖。


**晚宴

这边说狐狸那边说战争。
啊,那亮皇皇的餐厅,
那胸部,那光彩。

他对她说话……
然而面无表情,僵硬
如一张肖像,出席一场扑克游戏。

女士们慢条斯理
从头吃到尾;先生们
擦嘴,洋茴香形的眼睛,小胡子。

被敬酒者是谁?杯具
被过分地举高,朝向历史
的方向,但历史并不在场。


**重复

我再一次陷入爱情
以便向自己证明
我还年轻。她成了我
衰老昏聩的镜子。我想象

附加于一个人的某个词语
将变成黄金王座上的
铆钉。我坐上去
如坐进一把死刑电椅。


**隐士

修道士大步向前
走向他的居所;他的头脑

沙漏,沙粒通过它
倾泻而下。他徒然地

守候着信使们
走来,召他去赴身

教皇的宝座。
风在他肋骨破旧的

琴弦上演奏
干巴巴的音乐。有些夜晚

他,年老的亚当
躺在那等着上帝发发慈悲

挪动其中的一根
并为它穿上一个女孩的肉体。


**“去布拉格……”

去布拉格:哦是的
在一片死亡的天空下
看到春花绽放中的

婚礼。听见塔楼里的
时钟期盼着布谷鸟
的鸣叫。盖世太保

销声匿迹,但穿着制服的大楼
仍旧在那儿
用一个人变成甲虫

的故事阴影般
困扰着我们。我想象它
就像欧洲的幽灵

蜷伏在某个角落里
倾听着路人,它的食物
他们用他们的自由所做的虚无。


**比较

我将她与所有轻的事物
做比较;一片
雪花,一根羽毛。

我回想舞会上她靠着
我的手臂
歇息,像一只鸟儿

在它的巢中,生怕
它的卵破裂,生怕
自己太过依赖于

我们的爱情。雪
融化了,羽毛
被风吹走;

我让她
的灰烬降落在我
内心,像一只锚。


**发送祈祷

年轻人在英雄面前
摆弄姿态;
老男人
在上帝面前

装模作样。循环
无止无尽,然而
一句祈祷,挣脱了
理性,冲出去

进入无角落的
宇宙,离上帝如此之近
在他的沉静里
打开了一个火山口。


**争斗

二十世纪:
奥威尔和叶芝
在地板上吵起来
为历史的餐桌上
无趣的残羹剩饭;
基督在一边旁观,
紧扭着无骨的双手
显露出对自己
再次降临的迟疑。

工业的森林里
禁果又
回到了树上
悬挂在两大巨人
的头顶——
他们耸臂握拳
互相挑衅着
要抢占先机;
散漫的学童
带着他心急的剪刀
爬上了树枝。


**你呢?

戴维斯认为生命很漫长;
歌曲里也都这样唱。
皮尤认为它总是太短暂,
果实成熟了,树叶

还没黄。你怎么看呢,
没有皮尤的贪心
也不像戴维斯那样
缺乏对胸部红肉的热情?


**“别问我……”

别问我;
我没有写诗
的秘诀。语言
你知道的,

散文结束处
便是诗的开始。
餐前圣歌不应被
算作一首诗。

听者应有知觉
并意识到
诗已经发生了
一段时间。

我们别咳嗽,
也别叹气。诗
是一种符咒,
用辅音和元音

以非逻辑方式织成。
别去管一首诗的
韵脚,仅
让它忠于

生命的韵律。
语言会捉弄你
如果可能。
文法,是

词语桎梏灵魂
的途径。诗
是经由心灵
抵达智慧之物。


**“最伟大的语言……”

这世界所经历的
最伟大的语言,
而它在斯大林,希特勒,波尔布特
面前就像被绑住了舌头。
形容词疲倦厌烦,
动词优柔寡断,唯有真相
永远新鲜,自牺牲者施肥的
土壤不断萌发。
词汇不再是天使们降落
或上升的梯子。它向我们闪烁
的火花快得来不及珍视。
它被丢弃一旁
当它不再能赚取它的生计
像一名广告商。性
这一字眼,短得
无法满足爱情文学的需求。
飞行器翱翔入更高的
天空,但没有诗歌奉献予它们
为颂扬无忧无虑的灵魂。
简介:
R.S.托马斯(Ronald Stuart Thomas),1913年生于英国威尔士加地夫港,是一位船长的儿子。受教于北威尔士大学学院,后来在加地夫圣迈克尔学院从事神学教育。1936年被任命为英国圣公会牧师。
托马斯喜欢乡村生活,他所有时间都是在乡下度过,做一份教区牧师的工作。托马斯在担任教区长期间开始写诗。宗教是他写作的主题之一,同时他也写大自然和威尔士历史。托马斯是一位热忱的且往往直言不讳的爱国者,他甚至用威尔士语写了他的自传《Nab》(《小人物》,1985)。
托马斯的写作生涯持续了五十年,创作了二十本诗集,获得一次诺贝尔奖提名及女王金牌诗歌奖。
R.S.托马斯于2000年9月25日去世,享年87岁。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