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7-12-6 14:12

夸西莫多诗选

瞬息间是夜晚
  
每一个人
偎依着大地的胸怀
孤寂地裸露在阳光之下:
瞬息间是夜晚。

《水与土》(1930)
吕同六译



廷达里的风
  
廷达里,我知道
在开阔的山峦之间,你是
那么温柔可爱。山峦下面
是上帝妩媚的小岛,
小岛周围流水潺潺,
今天,你震撼了我,
在我的心里俯下身子。
我登上山巅和悬崖峭壁
一心想领受松树上的风,
而快乐地伴随我的一群生物,
此刻却离开我,飞向空中,
——声音和爱情的波浪,
你把我紧紧抓住,
使我难以脱身,
而我所恐惧的
是阴影和寂静。
这些隐蔽的地方
一度曾甜蜜无比
——心灵已经死亡。
我每天深入,那块
你不熟悉的土地,对于它,
我还用隐秘的声音哺育,
在玻璃窗上
另一种光披着夜服
把你显现。
喜悦栖息在
你的怀里,
可那喜悦已不属于我。
流放是严酷的。
我本来在你那里
追求和谐宁静的生活
可今天,这种追求
正变成临死前过早的焦虑,
一点一滴的爱情
都能抵御忧愁的侵袭。
黑暗中,响起了默默的脚步,
在那里,你安排我
把苦涩的面包咬碎。
廷达里,安静地回来吧,
亲爱的朋友,
把我唤醒吧,
这样我就能
离开山岩,登向天空,
对于那不知道
什么样深沉的风儿
把我四处寻找的人,
我却假装出
惶惶不安的恐惧神情。
  
《水与土》(1930)
 钱鸿嘉译



素白的衣裙
  
你低下了头,凝眸注视我
身着一件素白的衣裙,
左肩下襟怀敞开
微露你的酥胸。
一束光芒沐浴着我,
悠悠颤栗,流荡在你光裸的臂弯。
我重新见到了你。
多么含糊、急促,你的言语,
你把一颗心安置于
人生的天平——
生活和竞技场何其相近。
风萧萧
掠过漫漫的大道
在三月的静夜,
唤醒我们这班陌生人
好像生平头一遭。
  
吕同六译




  
你的影子融化了,
我的幻影也仿佛夭亡,
阿纳波河①蔚蓝、清凉的流水
微微颤动,又似乎破碎,
三月明净的月光
沐浴着翠青的草儿,抖擞翅胯
催动我返归故乡。
我岂只为影子而活着,
大地、阳光和甘甜的泉水
为你滋润青青的枝叶,
而我憔悴了,俯下身去——
迎面砰然撞着你的躯体。

吕同六译
①流经西西里的河流。



死  水

偌大的一池沤物的死水
——沼泽的幻梦,
电闪中忽而青紫,忽而惨白
酷似我的一颗心。
四周的白杨和冬青黯淡无神
树叶和果子也昏昏沉沉,
西南风阵阵呼啸而过
泛起条条阴沉的皱纹。
我的心,恍如回忆
在水中释放出层层涟漪
缓缓蠕动,而后泯灭:
死水犹如你的亲姐妹。

吕同六译



大  地
  
夜晚,
静谧的阴影,
万物在你的摇篮里
安息。
驾乘轻柔的晓风,
我在你的怀抱中
翱翔。
迎着幽微的和风,
大海吮吸你的
芳香。
天边刚出现熹微的晨光,
亲人们走向海滩,
肩背鱼篓,
挂起满帆,
离别之歌在海面荡漾。
荒夷的山冈
吐出嫩草的平原
听任牲畜践踏、吞噬。
啊,大地
你的苦痛
怎不叫我碎了心肠!

吕同六译



空 间
  
相同的光把我关进
黑暗的中心,
我想逃但徒劳无用。
有时一个小孩在那儿歌唱,
那不是我的歌声;空间很小,
死去的天使在微笑。
我被粉碎,那是对大地的爱,
这爱深沉,尽管它能使水
星和光的深渊发出响声;
尽管它在等待,等待空空的天堂,
等待它的心灵和岩石的上苍。
  
刘儒庭译



古老的冬天
  
在半明不暗的火光中, 
你那纤巧的双手我渴望一见, 
它们散发橡木和玫瑰的味儿, 
也有死亡的气息。古老的冬天。
鸟儿寻找谷粒,
转眼间披上雪花,
于是就有这样的话:
少许阳光,一个天使的光圈,
还有雾,还有树,
还有我们——清晨空气的产物。
  
《水与土》(1930)
钱鸿嘉译



莫名的悲伤
  
田野上满是白色黑色的根芽
飘逸着令人悸动的芳香,
蚯蚓和流水把土地一遍遍耕耘。
一缕莫名的悲伤
隐隐骚动在我的心房。
死亡并非我惟一的归宿,
不止一次,我的心头
体验到泥土和青草的分量。
  
吕同六译



听到季节在空中飞翔
  
含混的笑切开你的嘴唇,
这使我心头充满痛苦,
成熟了的焦虑的回声复苏,
它的符号触到了
高兴的黑色血肉之躯。
听到季节在空中飞翔,
晨的赤裸,
短暂的光互相碰撞。
另一个太阳,从它来的是
这默默地讲到我的分量。
  
刘儒庭译



如此清澈的夜从未战胜你
  
如此清澈的夜从未战胜你,
如果你向微笑开放并好像
所有的一切成为一架阶梯,
它深入到圆的梦中,
这梦随时在我心底。
关闭的房中的畏惧就是上帝,
那房里静静躺着一具尸体,
它是所有一切的圆心:
海、云、大风和宁静。
我投向大地,
在寂静中高声呼叫我的名字,
这就是我感到还活着的甜蜜。
  
刘儒庭译



你呼唤着一个生命
  
优伤,爱的劳作,
你呼唤着一个生命,
它的内心深深镌刻着
蓝天和花园的姓名。
我的血肉之躯
或许竟是恶的赠品。

吕同六译



清澈的海滩
  
我这个凡人的生命
多么酷似你,清澈的海滩,
你引来卵石、阳光,
让喷涌的浪花
演奏出与幽微的和风
不和谐的音乐。
倘使你唤醒我,
我倾心谛听你,
每一瞬间的停歇
是无垠的天宇,令我心旷神怡
是清爽的夜幕下
树木的宁静。
  
吕同六译



镜  子
 
残折的树干
吐出茸茸的娇蕊,
一蓬比芳草更鲜嫩的翠绿
令心魂陶醉,
树干仿佛已经死去,
倒向一泓浊水。
周遭的一切
全把奇迹向我纷呈;
我是那粒粒水珠
从飞云中抖落,
在溪流中映照
今日分外清明的天宇,
我是那冲破树壳
今夜却消隐无踪的翠绿。
  
吕同六译



胡  同

你的声音几次三番呼唤我,
我不晓得,我的心湖里
流水和蓝天悄然苏醒:
太阳像透过网络
把斑驳的光投洒在你的墙上
几家店铺
静夜摇曳的灯光下
凉风与忧愁轻漾。
那另一个时代啊:
纺车在庭院嘎嘎作响,
狗崽和孩子们的嗷嗷哭泣
在夜空流荡。
胡同里的房屋
排成一座十字架,
它们发出胆怯的呼叫
却不晓得
这是孤寂在黑暗中的恐慌。
  
吕同六译



我贪婪地伸开我的手臂

上帝,我站在这里,如此消瘦,
弱不经风;路边的尘土,
风刚刚把它吹进你的赦免之中。
然而,如果我过去不能使自己消瘦,
远古的粗野之声仍然粗俗,
我贪婪地伸开我的手臂:
请给我痛苦,这正是日常的饭食。

刘儒庭译



夜鸟的巢儿

山巅
有一棵肩高的松树,
扭曲的树于
仿佛弯弯的长弓
俯身谛听深渊的
呢喃细语。
夜鸟
在树上做巢栖息,
扑棱棱地
一阵翅翼的拍打声
惊破幽寂的长夜。
我的心
在黑暗中惆怅迷乱,
它也有自己的
巢儿和声音;
同样在谛听
长夜的抒情。
  
吕同六译



我失落了一切
  
另一种生活接待了我:
陌生人中的落寞,
些许的面包。
我失落了一切,
失落了美和爱,
却拣得欺骗,
还有惆怅。

吕同六译



消逝的笛音
  
贪婪的痛苦啊,在我 
渴求孤独的时刻, 
别急于送来你的礼品。
冷冰冰的笛音,重新吹出 
常青树叶的欢欣。它使我 
失去记忆;欢乐没有我的份。
夜晚降临在我的心灵, 
在我沾满杂草的手上, 
水儿一滴滴流尽。
翅膀在朦胧的天际 
振摆:心儿从一处飞向一处, 
我这片土地却无法耕耘。
每天都是一堆废品。 
  
《消逝的笛音》(1932)
  钱鸿嘉译



歌的诞 生

一泓清泉,
又一片彩霞喷涌,
树叶吐出朵朵妖冶的火焰。
我仰卧在河边,
一座座小岛
一面面影与星的明镜。
我在你蓝色的胸怀里销魂荡魄,
往日的生活中
我从来不曾领略过快活。
我要重新获得你,
哪怕就是死亡,
纵然年轻孱弱的躯体充盈着
惆怅。

吕同六译



致 黑 夜
  
从你的胎体里
负心的我呱呱坠地,
独自涕泣。
天神们和我
一道默默地行走,
万物敛气屏息,
千百种音响
化作浩渺的天穹的静默,
顽石的死寂。
你的亚当
并不明白,但心碎肠裂。
  
吕同六译


 


温柔的秋,
我将你紧紧地搂抱,
我俯下身,用你清澈的潭水
滋润我的口唇,
蓝天、翠谷和树影
悄然地隐遁。
在坎坷的人生途程
我与你相偎相依,
在你的怀里
我消融,复苏。
造化的树上
哆嗦地飘落的枯叶,
在你的心地
重又获得生命的乳汁。

吕同六译





对你的爱,
怎能叫我不忧伤,
我的家乡?
桔花
或许夹竹桃
清幽的芬芳
在夜空微微荡漾。
一湾碧蓝的流水
催动悄然东去的玫瑰,
落花轻舐堤岸
在谧静的海湾低回。
我依稀回到你的怀抱
街头隐隐流来
温柔而羞涩的声音
呼唤我弹拨诗人的弦琴,
我茫茫然
这似乎是童年
又仿佛是爱情。
一腔乡思
蓦然翩飞,
我赶忙潜进
留不住的迢遥往事。

《消逝的笛音》(1932)
吕同六译


  
天  使
  
纯洁的天使美梦沉醉
在背阴的山坡
玫瑰丛中,
半侧着身子
柔腴的双手叠成十字。
我的声音惊醒了她,
花儿般鲜艳的
腮颊,向我绽放
娇媚的笑容。
她歌喉婉转,
我的一颗心抨然悸动
天空露出青色的曙光。
天使是我的,
我占有了她——冷冰冰地。
  
吕同六译



带来高深莫测的黑暗
  
你来到我的声音中:
我看到了宁静的光亮
降临到光线的阴影中
成为你头上的星云。
我吊在半空,天使和死人
拱上的空气莫不使我吃惊。
这声音不是我的;但我进入空间
它又重新出现,它在我心中震颤,
带来高深莫测的黑暗。
  
刘儒庭译



我染上了重病

朽树的根发出
感激的叹息;
我深深染上了重病,
让我脱胎换骨吧,
哪怕皮肉受尽煎熬。

吕同六译



阿 波 罗
  
群山黯然失神
沉入阴森的梦境。
韶华与死亡
一起降生,啊,阿波罗;
我却依旧举止迟钝
负重着一颗失去记忆的心。
我向你伸出伤痕累累
失去和谐的双手,
可爱的毁灭者。
  
吕同六译



死去的白鹭
  
翔落灼热的沼泽,
栽入虫豸糜集的污泥,我哀悼
死去的白鹭。
我跌入声与光的罗网;
被忘却的一声吟哦
沉没在渐次荒凉的
回声。
但愿有朝一日
在记忆中我尚未遗落
你的音容笑貌。

吕同六译



失  眠
  
鸟儿快乐的啼叫
刺破柳烟迷蒙,
树木把大海染得碧绿。
多不和谐啊。
时光撕碎了我心田生发的欢愉
落叶簌簌
载着它几多的回音。
我这个迷茫汉的爱
竟是失去情人的记忆,
蓝天在亡者身上烙下闪亮的印痕,
静穆的星斗坠入一湾碧水,
昏倦了,轻柔的雨丝,
歌声飘荡,在永恒的黑夜。

吕同六译



我这个凡人的气息
  
腐朽的树上
妖魔喧嚣,
仲夏在蜜甜中酣眠,
蜥蜴沉睡于可怕的童年。
把我这个凡人的气息
赋予天神,
把我那颗沉落在黑魆魆囚室的心
用甘露洗涤。

吕同六译



死亡的意识
  
碧树婆娑,
引发最美妙的乐音
领略雨露的情韵。
枝叶扶疏,
一缕柔婉的阳光
搂抱和煦的清风;
而我,受着爱的惊吓
坠入死亡的意识。

吕同六译



柠檬树上的黑喜鹊
  
教堂前面的草坪上
孩子们围绕着我
随着音乐的节奏
脑袋轻轻摇晃
跳起欢乐的舞蹈。
——或许
这是生活的真正信号。
黑夜升起了
忧伤的帷幕,
溶溶的月光下
青翠的草地上
人影婆娑!
——回忆
仅仅带来短暂的梦想。
是苏醒的时候了,
大海的潮汐已在澎湃
这时光
已不再属于我,
只留下遥远的、
朦胧的幻影。
南方的风啊,
你舒发着柠檬花的芬芳
请吹散吧
那洒在安睡的孩子
裸露的身子上的月光,
把马驹带到
润湿的牧场,
掀起大海的波涛,
驭走笼罩树林的乌云。
白鹭飞向海面
懒懒地嗅着
灌木丛中的污秽;
柠檬树上
黑喜鹊一声长鸣。
  
吕同六译



黎  明
  
夜尽了
如盘的秋月
融入薄薄的熹微,
沉落在一泓泉水。
这里的九月
是一幅明丽的画卷,
晶莹莹的草地滴翠
恰似南国故乡
撩人的早春。
我和朋友们别离,
捧掬我的一颗心
埋藏于古老的石墙里,
孤寂地陪伴你。
你,
却比皎月更遥远——
曙色已经鲜明
石板上马蹄声声!
  
吕同六译



雨洒落过来了
  
雨向我们洒落过来了,
横扫静静的天宇。
燕子掠过伦巴第湖面上
惨白的雨点飞翔,
像海鸥追逐游玩的小鱼;
从菜园那边飘来干草的清香。
又一个虚度的年华,
没有一声悲叹,没有一声笑言
击碎时光的锁链。

吕同六译



高高的风帆
  
鸟儿翔落在我的屋旁
痛苦之树上,将树叶轻轻摇晃,
(这是一只猫头鹰
夜阑人静时分栖树筑巢)
我抬头遥望月亮,
憋见一叶高高的风帆。
岛脚下的海水饱含苦味,
陆地迤俪远去,无边无涯,
低低的柠檬树环绕着避风港,
贝壳攀附礁石岩壁,熠熠闪亮。
心爱的人怀抱我的幼孩,
心潮似海水般荡漾。
我对她说:“我疲倦了
因为那应和着桨橹的节奏拍打的翅膀,
因为那挟着明月清辉的微风吹进芦苇时
猫头鹰发出的凄厉的呼号。
我要出走了,
远远离开这座海岛。”
她回答我:“啊,亲爱的,
一切都已太晚,让我们留下吧。”
于是我静静地谛听
那澎湃的潮音的起落,
那催动高高的帆舟的海风
把这喧哗声频频传送。

吕同六译



小花要飞走了
  
我对我的生命一无所知
昏暗、枯涩的血液。
我不晓得
我爱过谁,现在又爱着谁,
如今我在这里瑟瑟蜷缩,
迎着三月的淫风
指陈似已明朗的时光的堕落。
小花要飞走了
从枝丫摇落。
我耐心等待
她的执著的飞航。

吕同六译



柳树上的竖琴
  
我们怎能歌唱?
当侵略者的铁蹄
踏在我们的心上,
烈士们的尸体
横卧在广场。
冰雪淹没的草地,
无辜的孩子们
悲伤地哭泣,
善良的母亲
扑向钉在电线杆上的儿子
恐怖地哀号?
柳树枝头
我们的竖琴
高高地悬吊着。
在凄凉的晚风中
忧伤地摆动。
  
《日复一日》(1943-1945)
 吕同六译



日复一 日
  
日复一日:
罪恶的言语,
淋漓的鲜血,
光闪闪的金子。
我识别了你们,我的同类,
人世间的恶魔哟。
你们吞噬了慈悲,
践踏了基督的遗训。
我再也不能重归我的乡土。
筑起我们的坟茔吧,
在海滨,在炮弹撕裂的田畴,
但是,没有一块墓碑铭刻勇上的名字。
死神不止一次捉弄我们,
树叶瑟瑟地作响,凄凄切切,
东南风掠过荒寒的野地,
大鹢从沼泽腾起,飞向云霄。
  
吕同六译



冬  夜
  
又是一个冬夜,
幽暗的乡村钟楼
消融了隐隐的夜声
——乌云低沉
遮没了河水,
鲜花和草丛。
啊,朋友
你的心破碎了:
茫茫的原野
再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你在这里默默地洒泪
哀悼你的大地,
你把绣花的手绢
紧紧地咬啮:
别惊醒他啊,朋友
冰冷的洞穴里
赤着脚丫的少年
在你的身旁长眠。
没有谁
向我们回忆母亲,
没有谁
向我们诉说故乡的梦境。

吕同六译



米兰,1945年8月①
  
可怜的手,
你徒然在尘埃中摸索—
城市已经死亡了。
它是一座死城啊:
纳维利奥河②畔
响过了最后一声爆炸。
黄莺从教堂
高高的天线上坠落,
带走了日落前婉转的歌喉。
请别在院子里挖掘水井了——
生者再也不觉得干渴。
请别触动死者,
他们沾满鲜血,又浑身浮肿;
让他们安息吧,
在他们家园的土地上:
城市已经死亡了,己经死亡!

吕同六译
①1945年8月,德国法西斯对米兰进行狂轰滥炸,
使城市成为一片废墟。
②流经米兰的河,此处喻指城市的心脏。



也许是墓志铭

这儿远离人世,
太阳照耀你的卷发,
又映出蜜一般的光泽。
树上夏日的最后蝉鸣
把我们一声声唤醒。
伦巴第原野上
滚过汽笛沉重的警报。
啊,被空气灼热的声音,
你们渴求什么?
大地上又一缕忧思升起。

吕同六译



我这个游子

啊,我又回到静寂的广场:
你的孤独的阳台上
一面早已悬挂的节日彩旗飘扬。
“请出来吧。”我轻声喊你。
多么希望奇迹显现,
但唯有从荒废的石洞传来的回音。
我沉酣于这无声的呼唤,
消失的人儿再也不答应!
人去楼空啊,
再也听不见你对我这个游子的问候。
欢乐从来不能出现两次。
落日的余晖洒向松林
仿佛海涛的波光。
荡漾的大海也只是幻影。
我的故乡在南方
多么遥远,
眼泪和悲愁
炽热了它。
在那里,妇女们披着围巾,
站在门槛上,
悄悄地谈论死亡。
  
《日复一日》(1943-1945)
 吕同六译



海  涛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拍打柔和的海滩,
打出了一阵阵温情的
轻声软语。
仿佛从消逝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
掠过我的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
回音。
仿佛海鸥
悠长低回的啼声;
或许是
鸟儿向平原飞翔
迎接旖旎的春光
婉转的欢唱。

与我──
在那难忘的年月
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亲密相爱。
啊,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
象这茫茫黑夜里
大海的轻波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日复一日》(1947)
 吕同六译



南方哀 思
  
月亮鲜红,
白雪漫漫。
习习寒风中,
一张女子苍白的面容。
我的一颗紧皱的心啊,
如今,留下了
在这北国雾霭迷蒙的
流水,草丛。
我淡忘了
南方的大海,
西西里牧人吹奏的
低沉幽婉的海螺,
公路上大车
悠远的辚辚声。
我淡忘了
草原上缥缈的紫烟里
巍颤颤的角豆树果,
迁徙的白鹭和天鹅
在伦巴第青翠的田野,
河流上的掠翅。
可是,沦落天涯的人,
故乡啊,朝朝暮暮萦绕梦魂。
——我再也不能
重返遥远的南方。
啊,南方倦乏了,
竟然没有力量
把它的死者的遗体
送往瘴气封闭的沼泽埋葬。
南方倦乏了,
因为孤独和锁链。
南方倦乏了
因为过多的忧愤,
在它的深井里
凝结了诅咒的回声。
井水殷红,
故乡心灵的血的喷涌啊。
南方的儿子
骑着他们的马出走了,
繁星的清辉
温暖着徘徊山冈的身影
牧场边相思树的花儿
安抚难忍的饥馑。
热血浸濡相思树,
相思树的花儿分外红艳,
分外红艳。
——我再也不能
重返遥远的南方。
寒冬的长夜
仍然笼罩着我们。
亲爱的人啊,
我向你奉献
一腔脉脉温情与沉沉悲哀
和荒唐地交融的乡愁,
失去了爱恋
却又充溢着爱的痴情。

吕同六译



几乎是一首情歌
  
向日葵向西方仰着笑靥
目送白昼急速地沉落,
夏日的热浪蒸腾而上,
叫树叶和烟缕俯首折腰,
天穹最后一次的奕容
卷走了萦绕的霓衣云裳
和震耳欲聋的雷鸣电闪。
亲爱的,已是几多岁月,
纳维利奥河畔葳蕤多姿的树莽
又一次挽留了我们。
然而,这时日永远属于我们,
那太阳也永恒地运行
带着她脉脉温情的光晕。
我再也没有回忆,
也不再情愿眷恋往昔;
回忆溯源于死亡,
生活却永远无休无尽。
每一个晨昏全属于我们。
倘若有那么一天
时光停止了运行,
你和我飘然远去
纵然我们觉得为时已晚。
在纳维利奥河畔
我们仿佛又回返孩提时代,
双脚打水戏耍,
凝望着潺潺流水,
娇嫩的枝叶
在绿波中黯然荡漾。
一位旅人默默走过我们身旁,
手中不是握着一柄匕首,
却是一束灿然盛开的天竺花。

吕同六译



萨瓦多尔·夸西莫多(SalvatoreQuasimodo 1901-1968)  二十世纪意大利重要诗人。生于西西里岛,父为铁路职员。自幼喜爱诗歌,成年后钻研意大利古典诗歌和古代希腊罗马文学。当过营业员、会计、管理员和大学教授。主要作品有诗集《水与土》(1930)、《消逝的笛音》(1932)、《厄拉托与阿波罗》(1932-1936)、《新诗》(1936-1942)、《生活不是梦》(1947)等。夸西莫多的诗歌富有音乐性和节奏感,既充满象征的寓意,又富有生活气息,并使梦幻与现实、回忆与写实交织在一起,给人以回味、想象和美的享受。“由于他的抒情诗,以古典的火焰表达了我们这个时代中,生命的悲剧性体验”,诗人于195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