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红尘一笑 發表於 2016-6-30 09:58

河水清清

河水清清

——给一个缅北大山深处的女人

【】

回到3月。传说中的崩龙寨,吊在树上的空旷
原始丛林。安静。晕眩。想喝酒的未遂。
她的二十个岁月,赤身,裸体。乱七八糟的雨水
老黄狗与黑狗私奔。五条腿的骡子
窸窸窣窣的打草惊蛇。这大山的诡异——
假醉的孤岛。巫信者。破鞋子上,死缝的命运
芒果里面世界巨大,一半黄,一半青。
笼子里的崩龙山。洋人街。竹鼠。
抓人见血的爪子。欲与爱。不是。不是。
一口好井,被挖成许多许多夜店。
一条道到黑。大煞风景的心理变态。
完了她摸摸脑袋瓜子像哄小孩:
坐下来。坐下来。坐下来……
一盘撒撇,一碟花生的凌乱,一瓶啤酒的茫茫然

【】

前生的血块。生她的河流。
父亲的窝棚。猫的语言。
她不哭,是因为,蘑菇是道,漏洞百出的叮嘱
那时2004年,她还八岁。
母亲给她一斤小锅米酒,口哨狠狠地拎着
别人家的篱笆,美好的竹筏子,笨笨的小花朵
不开怀。翅膀被锁。

【】

跨不过去。门槛。私塾。繁体字。满脑子花花绿绿。
莫名其妙地快感。野猪们在林子间的空地上拱
臭烘烘。蚂蚁蛋,滚落在沙地上的饥肠辘辘。
盐巴与酸醋,毫无节制的就是烟火。她躲在稻草人里
看傣族姐姐跳孔雀舞。姐姐有粒花生的突破
远远看去,形同虚拟,遥远的表象抽风
炫目的光一层层剥下来。张牙舞爪。有多糟糕?
屎壳螂的尿布,蟑螂的薄纱衣,远方的求爱鼓
稀里糊涂的同类。树尖上游走的女人。美貌与智慧
眼中的薄荷。脚尖——
像陀螺灌了蜜。男人们三朝四暮

【】

看她的人,个个色谋深算。
她取消了2010年。一张发黄的车票。木瓜坝到崩龙山
中间有大雨,骨灰坛和活死人墓
这一路,四号鬼经常出没。景颇人目脑纵歌。
摩托车气死丑陋。
半山腰上没油,活着的人们
没命地拖

【】

夜市10元钱的衣服上有破洞。像土灶。
添往里面的柴火。

【】

这儿,不是。不是树枝上的叶子脱落
波澜如一把大火,烧光了4月。
贫乏的人们揪心逃离,只有她,等着
直到有人来。突兀的岩石。虚脱。口袋里别无他物
蟒蛇般的绳索。大砍刀与吊锅
汤水清清。这清清的空白,旋窝
淫乱的草已经很少长出。言不由衷的态度
第一晚上的感觉。
她想到无比亲近的少年,一个朋友的空白
那些年,他远离故土。
开荒。锄地。像野猪,生了一窝崽
终日扛里着枪,紧蹦蹦。后来音信全无。
一张纸,告诫她,勿在大烟地里小解
忽在河滩上,脱衣服

【】

崩龙河有一阵很大的风,她还没有走到老房子尽头
两个兵进了家门。他们抓夫。血淋淋弟弟的手
子弹是子弹的黄,红是红色的花。她是她的老虎。
第一次开枪,第一次杀人。手还在抖
毫无长进。毫无长进。父亲目击操纵弟弟的别人
母亲在河边。正是太阳,升起来。

【】

卖米线的老妈妈,舀起一大碗潲水
翻江倒海的味道。散开的流言。她想啐一口,好像
没有啐出来。几里外
外婆的老家,问题不少。小米渣与大洋芋
曾经的善良,一头的狗血——
她二舅,想把她卖给一个中国老头。
他老光棍。两根竹竿挂了一条裤。
泪水在砸门,浊气与委屈
她说自己还小呢,乳房像只小辣椒。后来,后来……
算了。小弟弟抓了条绿牙蛇,放在凳子下
那老头和二舅,稀里哗啦地跑。
她搂紧弟弟。摸他的耳朵
你是我弟弟。她说。你是我姐。他说

【】

小路忽明忽暗。
忽明。
忽暗。

【】

午夜三点的偷偷摸摸。赌场又何止
这蜡烛燃尽的疯狂。逗了大半个圈子,一只鸟甘心为她黑暗
那时她披一袭红窗帘,脸色很白,母亲站在后面
服务小姐如簧巧舌。鸟粪掉下来
一群人。一堆筹码,和一叠黑压压的钞票。
偶尔她哭。抱着蜻蜓哭抱着蝴蝶哭抱着蚂蚁哭坐在篝灰里哭。
指点不完的迷津,石头和蘑菇。神兮兮壁虎屁股
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伤
翻来覆去,她如是说


【】

有时她便成了一步棋,下在别人的盘子里
一些人如村长,吃吃喝喝。榕树下摆着柚木凳子。未激动
那是2012年6月,带着乳罩的15日
她还16岁。
头发不长,并且举止钝拙
对醒悟慢知觉
对美冷却。
后来,捅下一大窝野蜂子,她还笑声吃吃


【】

算了。17岁就这么跑了。
不能在街上见到父亲,不能以城府看待小草。
火把漫山遍野。倒霉蛋被锁进竹房子里
破窗户可以跳出来
可是……
外面蓝蓝的天。

【】

给他的时候,崩龙山正是干粮缺失。一身火焰
生米煮熟饭。一个人的熟悉。面对面的亲嘴
他的半山腰,时不时有枪声。
千言万语,那一天。眼泪挂成一条线。
2014年,两条蛇,把他们捆起来
2014年,好像他还没有谈恋爱。好像
夜雨下在窝里面。她把野菊花编成蚊帐,罩住
灯火通明。他的城。驮队踏过狂吠的狗
这不是帐篷里面拍蚊子。不是。
不是。不是。16日的村庄。乱七八糟的瓜子。
无所顾忌地开怀。背篓里面的淡妆浓抹
飞翔的危险,过来打照面。
下垂的光阴。空洞房。她在刀光剑影里面转。
推了杯。换了盏。罂粟花儿红艳艳

【】

漠然。众人的
视而不见。三月的李子,邪门的
舂米舞。
她被虏进山。这是2015年8月12日,土狗不在身边。
他们大笑。喝酒。
铁匠的眼泪。大锤下的仇恨。毫无章法的周全
桌子上母亲摆满了眼泪
父亲的面子里有子弹。

【】

泼水节。泼在薄衫上的快乐。牛的爽歪歪
她合上双眼,从悬崖飞下来
心肝。宝贝。可怕的镜子。虚伪的时光
肉体跟腐枝烂叶砸在一块
一粒玉米小的心眼,一个鸡蛋大的情怀。现在,
她看她的墓地
夜晚又回到废墟中,翻一些碎片。
碎片如日子,划出血来
密道上空。假的梦,梦中之梦。
梦中之白天被人为关闭,水气耗干

【】

病床上的山坡坡。啊,白云朵朵

【】

20岁她有一把枪,和母亲的遗像。恶狠狠地
噼里啪啦乱放。冲动占领天空,疼痛屈从安详。
她小小的人,房子宽的氛围,父亲般的没钱人
雨水打她脸上。江湖安如磐石。
五月的无家可归。大砍刀的禁忌——
她小弟弟,三岁。眼睛盯着盘子里
凉拌的生牛肉……吱吱咕咕左右错动的嘴巴
流到嘴角的鼻涕。骗人。你。
一摞稻子,搓出来的眼神,聪慧如水。
母亲曾说,有钱人有势
或禁锢中的歪歪腻腻,或无处不在的伤天害理
父亲无法掌握的56,篾丝里的大局
两山之间的勾结,深刻的战火。
葛麻藤缠绕手臂,十指紧扣,射下一个十八日
夜色远未月黑,红白相间。罂粟花,昏天黑地。
就是这个世界,打野猪的手艺。
岩鹰和蜗牛房子背风。安静失去。母亲的路上
她到达。谎言掩盖大铁锅,乌漆抹黑的空洞
野蜂子呼天抢地,蚂蚁积劳成疾
篝火,骨灰,微尘。崩龙山有些鸡毛蒜皮。

老张哲学 發表於 2016-6-30 18:03

厚重的叙写,,首赏佳作,,问好红尘版主,夏安,,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