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竹风松语 發表於 2016-6-26 21:51

风吹故乡(组诗)

风吹故乡(组诗)
文/竹风松语

《追风》

渴盼甘霖。雨露
结果是那一夜的风雨大作
我想雷电是在一次风云的集会上

我还知道有一些追求是无预谋的
它们在时令中交织,
为此,爱也是湿漉漉

“神马追风啊!”
“我只是经过那里,惊醒了大地上的事物”

你说雨,我便是雨落
你说故乡,我便处在
你所不知道的地方

《遐思只需一点,便可充斥一个下午的隐秘》

弥散在时间轴上
——心迹

凉风。襟袖。雨水
恬静而澄清的窗玻璃
白色简居的小驹
一些被雨雾埋葬的语法
加上
成云成气
便是温馨

遐思时分,稿纸上立身的男子
也可领会兵马古意
嗨!更是畅快:像号角催燃了战火
——如果滂沱代替了淋漓,你之小情小意
便是真相大白
遐思充斥时分,暴光
便是近山水白

《听老家人说起停电的夜晚……》

“确实是热得无耐”
老家人摸摸头、摸摸胸
仿佛在抹去身题中的火炉

“我记得小时候在山坡上睡不是特别凉快吗?”
“不信你背床被子去坡上试试,
满坡的艾蒿,齐人身的草……蚊子
不叮死你!”

但我仍然喜欢在月色如水的夜里
返回歌声笑声充溢的山坡
在晶莹的北斗里听长辈们拉起旱烟闪烁的家常
看牛郎、观织女
直至睡意袭身时,那些飘忽的磷光
在坟茔上燃烧

《风吹故乡》

风吹故乡
用一种薄怀的凉意
来感知断垣残壁
用荒芜的草芥,来谈论
景深和空余的风声

一口老堰塘浑浊的眼
蛙泳和狗刨式的回忆——
纯清是在故乡的摇篮里

现实是掉牙的堰埂
唇寒
犬吠已远
鸡豚上留下的事物
悠悠戏水和一棵杨柳的清梦
同四野的蛙鸣
集体失声…..失禁
——怎及农耕

《鱼死网破》

撕裂的疼痛
体内的呼告,她翻抖的纲要
拼命也走不出
你翻出的白眼和僵化的鳍

一样地疼痛入骨
我知道一种“冲”
勒紧了命运的喉咙,那些致命的网撞
束紧了生命之姿

行舟怅惘啊,言谈刺骨
无所益?有所遗!
网若破……皆所遗!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6-6-28 16:38

写的很飘逸。生命的尴尬和挣扎油然纸上。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