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苦海 發表於 2016-6-5 14:30

青杨树没有别的词就得用美丽(组诗)(二十组定稿诗)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09:33 編輯 [/i]

青杨树没有别的词就得用美丽(组诗)(二十组定稿诗)
文/黑龙江  苦海
青杨树没有别的词就得用美丽
好长时间,没有在田野上,看见青杨树了。
这个意思,就是暗示,我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看见,挺拔在田野上的青杨树了。
三两棵,或者几棵,或者说是一小撮
那是多么般美好的青杨树呵
都快让我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了。
那是多么般洗练的青杨树呵
我宁愿造一个病句。正常的句子是:
那是多么洗练的青杨树呵。
秋天,稻穗将一碧万顷,这也是个错句。
早春,青杨树随风摇曳,这还是个错句。
柳树才能随风摇曳。青杨树只会哗啦哗啦喧响。
青杨树,我们久别胜新婚,这依然是个错句。
当我离开,就把几位妻妾又留在了田野里。
我对青杨树真得怀有对人一样的真情实感。
秋天,当站着几棵青杨树的田野上的稻子金黄了。
同样金黄的青杨树没有别的词形容,就得用美丽。
面对几棵树木,我词不达意,就像面对完整的天堂。
我想骑自行车到远方一个小镇子里去
我想骑自行车到远方一个小镇子里去。
我一生所认识的不多的女人们
哪一个美艳如花地爱着我
哪一个就会在那里等着我
等我,我不来;她也可能,爱上别人。
爱上天下熙熙皆为色来的腐败官员们。
我想骑自行车到远方一个小镇子里去。
我一生所记忆的不多的女人们
哪一个风姿绰约地愿意为理想献身
哪一个就被我安插在那里做了卧底。
还定了接头暗号:有火吗?借个火!
她穿著旗袍,我装成算命的。就怕被汉奸察觉。
自由与不自由
自由与不自由是一个美女
两只鸟飞进杨树林
可以私奔出来
但不可以一起回家乡。
知道彼此的名字
但是不能叫出声
终于找到一个农舍
但不能一同居住。
我住在外面的防贼的狗窝
她住在里面的安全的闺房。
自由与不自由是一个监狱
关在监狱里
就完全失去了自由
开车也是自由的
但是你酒驾了呢
有一天我入狱
那我就失去了自由。
抑或监狱里也有春天呢
有几缕光线几丝鸟鸣
伴奏着身上镣铐撞击声。
剧本修改谁说了算
我在拍一部电视剧
情节是:一个告密者
在我面前告密时
突然被一颗子弹打死
他染血的脸和太阳穴
在我的面前垂下
我扶住他的头颅
等待他说话
但他还没有说出某个惊天的秘密
就咽气了
我只是看到了他惊骇的眼神
我一直想修改这个剧本
为什么他要在即将说出他的秘密时被打死。
身背大地去旅行
我的远足过于匆卒
没有携带背包,饮用水和面包
但是,走着走着
大地就成为我的背包。
一条条灌渠是我的饮用水
一片片水稻就是我的食品
我是第一个把大地当做背包的人。
走累了,田埂上坐下来
停驻沉重而异常兴奋的脚步
在插秧机轰鸣的乡路上
把广阔的大地从肩头卸下来
——祖国的稻田的水烟
——故乡的山峦的剪影
我饿不死,渴不死,但能生病死。
我是如何治疗颈椎病的
转动我的脖子向左上方望去
转动我的脖子向右上方望去。
我的左上方是宇宙的天空
我的右上方是人类的屋顶。
转动我的脖子向正上方望去
转动我的脖子向正下方望去。
正上方是我口无遮拦的瞎说
正下方是我枉费唇舌的乱写。
我把脖子转来转去
满地怎么都是黄金
原来,我已经转晕!
晕倒了就趁势仰卧白雪
好像空气里还有点微风
左边的空树枝是一只鸡
右边的空树枝是一只鸭。
叫我忽然又想起一首歌: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向左转脖子,脖子疼
因为大半夜我上网写诗了。
向右转脖子,脖子疼
因为大清早我上网写诗了。
向左我是左倾冒险主义
向右我是右倾机会主义。
烈日炎炎炒我肉
走在大路上,我清唱一句:
黄尘滚滚,田垄皲裂
朝天空上,我怒吼一声:
赤日炎炎,金光烈烈。
六月夏日,伸出长长毒舌
简直就是一个村妇的
套着沾满油渍的围裙在做饭
舞着锃亮的不锈钢锅铲在炒菜。
翻炒我的肉;熏蒸我的皮。
添入黄花,百合,马兰花。
我是野兽肉,我是唐僧肉
我横尸草野,我孤魂野鬼。
我的腐肉好吃呼?
我的臭肉可吃呼?
如果,你们没有抢上槽
姑且啃一啃我剩下的骨头。
我喜欢在冬天的林地上班
别问我退休以后去哪里反聘上班
我愿意去哪里上,就去哪里上班。
我要准时来到冬天的林地上班
无论春夏秋冬,没有高低不就。
凹凸不平的小路是我的电脑键盘
身后的脚印是我打出的分行文字。
白雪是我一尘不染的A4纸。
枯树是我怀才不遇的诗篇。
这里鲜有人来,我独享严寒。
某个冬天雪大,某个冬天雪小。
我会一丝不苟在苍茫的天穹下写作
直到春天的野玫瑰开满我的胳膊肘。
如果我的衣服被胳膊肘磨破磨出血
我会一针一线在夕阳微弱的油灯下缝补。
卖西红柿的农民
骑一辆破自行车
他进城卖西红柿
后座上挂着两个
装满西红柿的大筐子。
他坐在道牙子上吃午饭。
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啃食从筐里拿出来的一个西红柿。
是不舍得花五元钱买碗面条吃
还是想证明他的西红柿很棒
他敢生吃,为他的西红柿做广告
还穿着又厚又破的衣裳
今天气温达到三十度了
美女们花枝招展走过他身旁
趾高气扬,不缺他卖的西红柿。
想起《卖炭翁》——
“心忧碳贱愿天寒……”
我为他写诗
不如去买他两斤西红柿。
月亮把我遗落在荒野上
月亮把我遗落在荒野上
让我仰望苍穹?还是看星星?
月亮把我遗落在了荒野上
是想让我静听天籁之音: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月亮把我遗落在家乡的荒野上
像美女身上圆润而柔软的部位
李白等大诗人都不敢像我这样比喻月亮。
月亮把我遗落在荒野上
如果月亮是一朵野花
我就是一枚草叶
如果月亮喊我哥哥
她就是妹妹
还是嫦娥妹妹呢
月亮的眼睛多么明亮
我的眼睛却浑浊不清
我来到荒野上吞咽几片月光
为了调理脾胃。
               ——2016年6月5日于黑龙江饶河
苦海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男,65年生,汉族,教师,网络当红诗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作协会员。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中国新闻周刊》《诗歌周刊》《诗选刊》《诗林》《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北大荒文学》《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岷江文艺》《巴南文艺》《映山红》《核桃园》《泸水》《鹤乡》《零度》《鳯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等一百余种诗官(民)刊上。曾经在《草原》《无界诗歌》《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微诗联盟月赛同题诗赛》《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155700    黑龙江省饶河县高级中学  苦海(周平)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QQ:1585014891

[b][url] [img] www.13873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6-6-6 15:56

《自由与不自由》写的有力道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6-6-6 15:57

《烈日炎炎炒我肉》很有现场感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