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苦海 發表於 2016-5-29 11:29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组诗)(十八组定稿诗)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09:34 編輯 [/i]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组诗)(十八组定稿诗)
文/黑龙江   苦海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
春早,郁悒,黎明之前,一方心田
连同两只耳朵,浸泡在雨雪中间
残雪点燃林中,鸟雀刮擦着山岗
枯叶的迷魂,牢记着,游荡着,绽放着
我从一棵柞树,一棵枯萎的柞树开始
思忖着,图谋着,回味着,睁开眼
闭上眼,也没有建构起,联系起,估摸出
到前面那一棵常青的松树之间的距离
由于,没有阳光散射树枝的缘故
由于,腐叶下的世界尚未苏醒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那儿
没有能够像夏天般的蔚蓝写出一首好诗美诗
树根下就近蹲下抚摸一簇冰凌花
一枝独秀,它是报春花
筹划着春天,没有什么能杀死它
一片冰心,即是一片丹心,也无需拿什么奖励它
于是,有一个作家曾经写过了——
他不是我的什么兄弟,我只是他的读者。
“从门到窗子是七步
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
我开始向往,这就叫联想,联想到这篇文章。
不是《绞刑架下的报告》而是《二六七号牢房》。
我好像记得是,或者可能是选自。
向往其实就是展望就是畅想就是冥想。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
为什么没能够写出一首好诗?
就像从百草园走到三味书屋,就像
从北京坐高铁到上海,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
尽管视野开阔,距离很长,但我文思枯竭。
而他尽管七步狭窄,但却长歌当哭。
我可以用手抚摸着自由的春花烂漫。
而他镣铐加身只能从柏林远眺布拉格的璀璨。
我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挖空心思绞尽脑汁
他从一扇铁门走到一扇铁窗药到病除水到渠成。
我想了很久他的名字是谁,开始都没有想起来
后来终于想起他的名字应该是尤利乌斯.伏契克。
从一棵柞树走到一棵松树,这是一个普通的句式。
拓展至“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
我的联想戛然而止,我要沉下心来,精打细磨。
祖国没有我的牺牲我报名;江山没有我的财富我织锦。
《写给登山偶遇的一位陌生美女》        
我只身一人攀登大顶子山时
遇一单身美女,人如仙露明珠
她穿著什么服装了都忘了
登山装,牛仔装,抑或运动装
只要是美人,穿什么都是美。
因为,没有别人
我就请她帮忙照张像。
她接连帮我拍了好几张
俨然一个摄影家。
还是一个热心的美女呢。
我是不是应该和她合个影
加微信,留QQ号
从此开启一段甜蜜的友情。
犹豫一会儿决定不打草惊蛇
不要在路旁,采撷一朵奢望
小题大做,改变前进的行程。
我诚恳说:谢谢
她微笑答:不客气
盈盈顾盼离去。轻灵。
后悔没有像大学毕业时那样
和一个喜欢的女生互留地址
后悔没有赠她一枝达子香:
说:“美女,我们做朋友吧!”
我会在未来,偶尔,心烦意乱,心浮气躁
记起她的性感,性格,面容,和那一抹微笑
但我们是彼此的陌生人,流水匆匆,浮云淡淡。
我会总结并回忆我在自己祖国所度过的幸福生活
其实没有一次是真正地自由地忘我地生活过的。
啊,就是这样一个匆匆过客,我也太多情了。
登山的心情更加美好,达子香是清新的。
很有性格的一种花,但我得慢慢地在岁月中放下。
《在一个村级小酒馆饮酒》
你爱花吗,家花野花,遍及我省,兄弟!
漫游途中,让我从春天搬兵
镇压花里的英雄
修剪盛开的蓝天一方,补我生命。
偶遇一个村级小酒馆,何不醉上一把?
乡间已来到春天,偷偷一笑,瞒天过海吧。
不懂唐诗、英语、肯德基、都没关系
我看懂招牌上写着:“东北第一酒!”
见美女如见情人,这种感觉普天下盛开。
此处,乃我放松去似醉非醉的好地方。
可以把自己的手掌当做熊掌啃
可以逗弄一只小野猫的猫爪
但是,绝不能流哈喇子
流哈喇子,人家会以为我患了脑血栓。
“来了!”女服务员叫莉莉,招呼我坐好。
这个屁股大点的地方,莺歌燕舞。
大山杨,阳光四溢,一堂模特课开讲。
我需要一个著名一醉。
既然院墙外没有我的家眷
也没有我的马弁等我。
还需要让一首诗歌趁火打劫
趁机绑架勒索我的才华。
一个乡级小酒馆
这里有情意有燃点。
离情别绪俱涌上心头。
扭着小屁股的女服务员问我:
“先生,您要来点什么?”
呵呵,我青衣布袜,还配称先生?
“哈哈,就来一杯,东北第一酒吧!”
《故乡的橡树》
那是永垂不朽的树影,谈笑之间
象征我的腰杆的橡树,也叫柞树。
它的轻重武器于暮色里光芒渐稀。
它的脉博还是那样魁梧结实。
而我的颈椎病要命疼,骨节响动。
毛虫栖于一棵橡树,肚腹开始蠕动。
一棵橡树,一阵风,昏暗有萤照明。
我的脚趾此时开始细数草地上的橡籽。
九月橡树的桅杆上,霞帆点点。
橡树的阔叶手掌上,万籁俱寂。
橡籽秋天落,林中泽地,水尽鹅飞。
在我的童年,氓家都捡拾橡籽去喂猪。
特别穷的人家,也捡拾橡籽磨点橡子面吃。
但橡籽面吃多了,据说,屙不出屎来。
现在别说人,猪也不吃了,微不足录。
《我喜欢的歌曲,散文,诗》
春雪清清楚楚飘落
我订婚的对象是一首沙漠里的《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后来,移情别恋至《北国之春》
“残雪消融,溪流淙淙……”
因为那歌里也有我的故乡家兄老父亲。
友人是一篇民国的散文叫《春》
“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
有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
生命最后的时光是《西风颂》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他日如果红颜知己来榻前和我告别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来到一个电影里的小镇》
前方的画卷
影印陌生的小镇
美好的春风
席卷我仙风道骨
向着夕阳触景生情
无畏前进,冲呵
向着黄昏及时行乐
勇敢前进,杀呵
前方多歧路
引我进入一个陌生小镇
一道道夕光磨成
山杨树两旁的绣花针
有迹象表明
我来到了一个电影里的小镇
我适合在一部乡情浓郁的
流浪影片中充当电影明星
活在暮年的生活中,死里求生
想像二十岁的生活,只争朝夕
我导演的是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
会不会把黄昏的旅游电影导砸
没有带钱,不能住旅馆
没有给我铺床的亲人,经营亲情
没有昆弟之好,前去屣履造门
最遗憾没有红颜知己,迎我十里长亭
骑着自行车向着
夕阳下的陌生小镇前进
嘴里嚼着流行音乐
赵咏华的歌《最浪漫的事》
公路旁人工种植的美人蕉
不要请我歇歇脚
如果你是我的女人
今夜我就睡在你的花蕊中
小镇外油菜花中的美女
让我帮你干活,养蜂吧
多想和你相识并相爱
留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上居住。
《早春,一个不说坏话的片段》
春天,我正走在泥泞中
“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
忽在小街上,栅栏旁
悄悄听见两个妇女
在另一个妇女的背后
说她的好话。
两个妇女在议论
在小街上站着议论
两个妇女在议论
使用好词在议论
关于第三个妇女。
我能听出来两个妇女
是在夸奖另外一个妇女
多么贤惠多么孝敬
而且勤俭持家
她们就在早春的太阳下使用着
使用不完的溢美之词
她们没有违背我们的传统美德
体现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正能量
因为,背后
如果说别人的坏话就是不道德的人。
我深信,她们在使用彼此
从来都没有用过的好词去评价另一个人
这两个妇女,不说别人坏话
我想:她们是这世上的好邻居。
叫我深信,第三个妇女真得就是个好女人。
我伫足倾听着
但我从这两个妇女的议论中
最后得出这样一个
令我自己都惊讶不已的结论:
“这两个妇女,彼此绝对不是好朋友……”
《看见别人引用我的诗吵架》
有一次看见诗歌论坛上
有人引用我的诗去吵架
做为攻击对方的武器
这说明:我的诗适合吵架。
我的诗写的非常好。
“如果迎面颠来了一条狗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如果迎面扭来了一头猪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如果迎面嗥来了一头驴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他们吵架,使用我的诗句
说明我的诗歌,写得美妙
写得深入人心,深入浅出
代表了大多数诗人的心声。
诗人们引用我的诗
打他们自己的嘴架
这并不能代表
我要为我的诗受过。
我的诗虽然没被大人物引用过。
却也被小人物们引用过了。
没有用在人民大会堂之上
也用在市井无赖之中了。
《黄昏的瓦蓝》
瓦蓝的天空,光的簸箕
收敛着朵朵云影
每天我身临其境
欣赏落日,依凭山峦
爬到路边的小山岗上惹火烧身。
初春的冰凌花侍奉在白云的银边。
欲扬一对蝶翅去烘托那种气氛。
却想起在人间我意志消沉低头赶路。
怎样才能在白云间飞翔在风雨中争斗。
写首诗报复一下春天这瓦蓝的天空。
不能让瓦蓝就此掩盖了大地上的尘埃。
瓦蓝把我的灵魂流放在将至的黑暗里。
瓦蓝给绮丽的晚霞慢慢地脱掉了花衣。
《早春,小蝴蝶看我写诗》
早春,一只小蝴蝶
飞来,在山坡上
悄悄地看我写诗
一只早春的小蝴蝶
把她斑斓翅膀的光辉
扑棱在我指缝间。
今年春天的蝴蝶
和去年秋天的落叶一样美
蝴蝶像落叶吗
叫人怎么不会想起
蝴蝶兰,或者蝶恋花。
早春的一只小蝴蝶
绕着我写诗的手在飞
你说这是为什么?
是真的吗,是真的!
早春的天这么冷,她说:
大诗人,我来拜访你了。
她对我握笔的手挺好奇的。
我应该用手机把它拍下来,但忘了。
她说:大诗人,你写得好辛苦。
我给你点灵感吧。
于是,绕着我写诗的手在飞。
其实,小蝴蝶还没有在山上
找着一丁点儿的绿色呢
却发现只有我的掌上已是春树葱茏。
              ——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于黑龙江饶河最后定稿
苦海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男,65年生,汉族,教师,网络当红诗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作协会员。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中国新闻周刊》《诗歌周刊》《诗选刊》《诗林》《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北大荒文学》《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岷江文艺》《巴南文艺》《映山红》《核桃园》《泸水》《鹤乡》《零度》《鳯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等一百余种诗官(民)刊上。曾经在《草原》《无界诗歌》《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微诗联盟月赛同题诗赛》《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155700    黑龙江省饶河县高级中学  苦海(周平)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QQ:1585014891

[b][url] [img] www.13858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丩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丩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6-5-30 16:07

喜欢第一首的语境。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