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马乙 發表於 2015-11-20 15:50

一部分——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16 編輯 [/i]

一部分
每天我都在拯救我(的一部分)
有许多的我并不属于我自己
永远会有一部分在梦里 一部分在空中
一部分在水里 在白昼 在黑夜
一部分在路上
仅有一部分我可以据为己有
它比虚无更虚无 比寂寞更寂寞
不比一颗心大 不比一粒尘埃小
靠它我得以苟活
你是那另一部分
引诱我前行又将我推倒在地
触手可及却无法得到
这必将耗尽我的毕生
例证
为了准时赴约
我向鸟儿求救:一双翅膀
可是他扔给我一块石头
我转身向石头求救:
她却让我和她一起学习静默
说除此再无可做的事
这就是我迟迟不到的原因
请谅解 因为(因为石头不让行)且
在静默中没有时间的概念
没有过失 没有解释  没有我  没有诗
一只小蚂蚁
有时我想象自己是一只蚂蚁
于是我就开始做蚂蚁做的事
蚂蚁要做什么,它跳
但远逊于跳骚
它唱,和黄鹂不可同日而语
它演说,无人问津
这让它苦恼
嗨,兄弟,尽管你很优秀
但不可能样样精通
假如你样样精通
你就不再是蚂蚁
你尝试的一切也就不再有意义
这首诗就和你毫无关系
希望
我希望
我希望人人都有希望
我希望人人都像我希望的那样爱我
不计得失 后果
我希望他们读到这首诗时马上行动
不计得失 后果
像我希望的那样
而我将是第一个爱我的人
否则希望也许会落空
因为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读到这首诗
即便有人读到也会毫不在意
像我最不希望的那样
我希望他们之中没有你
那么你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无题
好吧 我会离去
好吧 我原谅你对风的看法
真理像一团泥巴 虔诚地
等待愿意的人来啃食
让雨继续去愚弄世界吧
有一天那一无所有的人
会骄傲地走到阳光下
品尝他的佳肴——虚无
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上帝
诗歌向来一文不值 如一团泥巴
让诗人死乞白赖去啃食吧
否则他们会饿死
你不可能比雨更雨
比花爱花
比树更了解树
假如我是雨
我将从心开始燃烧
雨不需要心 对吧
只要有喉咙对一只
鸟就足够了
它因此锈死在树上
我死后但愿变成一根羽毛
生活如此沉重
而我将抒写如风
关于死亡
1
死亡对我暗送秋波
我羞愧地垂下头
新的一天开始了
2
把盐水浇在伤口上
这是我最初认识的死亡
我食那盐得以苟活
3
死亡的镜子布满历史
从中映出时光的脸
和你神似
4
我背负自己四处流浪
我驻足在时光的交叉点上
对死神猛啐一口
我赢得一个死亡
5
我看到死亡在竖碑
时光慌忙在上面雕刻
你 我 他的名字
6
死亡在种树
它种好又拔掉又种上
如此重复又重复
直到那树成为传说
7
死神的家
灰尘建的宫殿
昼夜有幽灵吹响管弦
对话
再加把劲
掀动窗棱
把窗帘撤掉
让我看看那赤裸的女子
是否像传闻中的玫瑰花和蜜 麻雀说
我和你想的一样 风说
所以我才弄的头破血流
你们的过失是
忽略了我的存在
尽管我毫不起眼
但是我存在
记住这是重点 窗子说
这当儿女子上床盖上被子
要是你们真的重要
你们就不会发牢骚 床说
对,就是这样 晚安 被子附议
读者
我就要老死了。
而你还不曾读过我的诗。
你知道乌鸦在耳边爆炸的景象吗?
乌鸦不会讲情面。
这首诗就是导火线。
结束语
我知道你爱我。
行动吧——
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最后的话。
自画像
那怀揣春天的我
走近我时(迷了路)已是暮秋
我本是来拯救我
却差点将我害死
我想多爱我一点
可是最大的妨碍就是我
我设法爱你
你并不是我
于是我学习原谅自己
可是不知从哪个开始
有那么多的我需要救助
以致于我不得不选择放弃      
也许你能拯救我
你会是谁!?
记得来找我
我在等你
一只小甲虫
抱歉 小甲虫
你死之日正是我得意之时
那只毁灭你的脚不再是我的
就像那把利器(鞋子)
不再属于它的主人脚
曾经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死去的你可是生时的你
如果是这 首诗就是我
为你唱的安魂曲
我能做的仅此而已
启示
——重读《红楼梦》有感
1
你的脸:苍白、傲慢、无辜、无忌。
这就是你犯罪的证据:
你背向我独自面对时间。
我无限地溺死在上面。
2
不再有分离的时刻。
我们相爱却要付出生命。
时间曾是牵线人,
如今成了我们的棺材。
唯有距离
让我们坚信
我们是存在的:
我们只是暂时死去。
复活的时刻不久便到来。
无题
1
一个男人走进一个女人
带着他全部的黑暗
当他出来
他纯粹得像一粒盐
2
风栖息在一只夜莺的喉桑里不肯离去
直到夜莺死去
风栖息在它的尸体上不肯离去
直到尸体化作泥土
风栖息在这泥土上不肯离去
这就是真理
这就是爱
这就是诗存在的方式
3
小兔子在狼爪的阴影下入梦
怀抱着上帝 它感到冷
它梦到水
它就是水
断章
鸟儿在飞翔中死去
谁是可以饶恕的
我能为你做的如此少
眼看着你死去却无能为力
(尽管你我是同类)
请听我说
我从不把自己拿来喧讲
尽管它是最动听的诗
却不能为你拂去身上的灰尘
这就是为什么我无名
且被人轻 像一根羽毛
正向莫名之地飘

天空在呕吐。
树在哪里躲过它的生理期?
我向它问候。
它把忧郁伸向我。
[size=12px]无题[/size]
一条蛇正横穿马路
不必要或不合时宜
我在写我的诗
不要任何情感和修辞
蛇走过不留任何痕迹
就像诗歌诞生
突然蛇惨死在半道上
它的死像一支箭射穿我的诗
不带任何情感和修辞
火焰的时刻
风静止不动
允许太阳照耀的时刻已过去
树木在悔过或已渴死在记忆里
鸟雀惊醒,向天空逃逸——
却是坠入地狱
时间紧绷着脸不发一语
或是忘记了如何发言
这就是孤独统治的方式
这是火焰的时刻
9-11月

[b][url] [img] www.13829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11-21 13:05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16 編輯 [/i]

是微凉的,也是有着温籍,只是不足以静,静到一根针悄无声息地穿过坚硬之物。。。

[b][url] [img] www.13829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马乙 發表於 2015-11-22 17:02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16 編輯 [/i]

记下,顺便问候上

[b][url] [img] www.13890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