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君晓 發表於 2015-9-1 15:37

小练习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31 編輯 [/i]

《永宁寺,安息香》
睡去和醒来一样,真实不掺杂质
——题记
他的心头穿过一把宝剑
铜铃陨落,出现一个大坑
被空气填满
我听见来自他身上的萧声
杀气,无力,一朵如鹤的花
我称之为:孤独病
三月后,俄然雾起
浮图遂隐
他走到了路的一截
跌相践跃的人们
闭着眼睛的菩萨
睁开眼睛的陆判
静了下来,河流吞食沙土
他细嚼石砾
昨日沉屙
又成痼疾
《美人鱼》
1989年我在开往梵蒂冈的火车上
火车上只有一个人
其他乘客都是这么认为
“我的床是一个小盒子”
睡或醒都看不见。只听,火车,发动机
碾碎肉体的青春 ,废墟有了后代
靶子从路人的口中
知道自己是靶子,子弹不是意外
是有计划,有组织,有规律的谋杀
他从台上摔下来,死去
有一种方式可以形容不知道吃屎是吃屎的童年
和神经病。刀剑是棉花糖,江湖是做棉花的机器
然而
1988年我是个画家
我画少妇
上半部分美妙的酮体
下半部分完整的鱼尾
我和莎莉在甲板上听见岸上人欢呼
我们唯一的女儿听从了上帝的召唤
她是那么柔软。我抓不住
我们在甲板上等待一头猪
小飞猪
昨夜莎莉和我不约而同地听见小飞猪说
“你的女儿今天来信”
我在一小块白纸上写字
笔动了很久,还是犹豫
莎莉出现,她带来了音符
旋律在纸上游来游去
我曾落下一只马丁靴
巫婆没有求过雨
她帮我找靴子,我帮她祷告
回到中世纪
莎莉喜欢尤利亚
和所有盐多的地方
中世纪,炼金士有个怪癖
他在大地的毛发中捡虱子,并且
将一只又一只的虱子投入火中
在信中,炼金士和我们说了无数次
抱歉。
我和莎莉一句话也不说
中世纪时,最后一幕我在火中
莎莉的胸口长着蓝色的气泡
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泡泡是会飞的
它确实会飞,把莎莉也带走了
火车开始脱轨
一座棉花糖山压着人群
《路人》
——谨以此诗表明我的观点
青枣还是青枣,小小的一粒
树多了几颗果实,少了几根
刺。不能细数。
要看
看见皮,骨
昼夜更替,知了寿命将尽
我不过是一面墙
刷的苍白,正好
《小练习》
(一)速写八月
雨声将这座城市搬走
缓慢地。不曾发生过
围墙透出它本来的面目
粘稠的石灰,以及锈迹
枫叶在夏天的烤制下,有
一股焦香味儿,有点湿润
有点霉
落雨后,这座城的背影
停在我的肩膀上
前面很多人
后面很响的雨声
(二)立秋次日
日记里出现他的时候
茄子树一夜之间被偷得干干净净
那些念头晾在雨中
有的长成苔,有的长成毒蘑菇
给所有积水的小沟取名西湖
我站在边上挥竿
鱼去也,莫挂念
《惊梦》
还以为总忘不掉的全都叫爱
——《你一直在》左安西西
常光临的面馆,不卖面了
为缅怀美味汤底
我饿三秒。最高的那棵是石榴
回过神,最高的还是石榴
墙上的一些石灰摔落在地
我听见有人叫我
没有下文
《抑郁》
中世纪的民谣
最静时,唱出哗啦啦的流水声
葱郁的丛林里趴着
懒洋洋的蛇,它看见蚂蚁搬家
露出鄙夷。天地无根
蝼蚁苟且偷生
戴蛤蟆镜的帅哥,忽略
眼中的金屑
有曲折的小经验
《松木场河西》——给西西阿姨
不念旧的夜晚
半眯眼
东风雪铁龙在大路上飞驰
隔壁的隔壁在蹭wifi
我常走的那条路,有四棵紫薇
一棵合欢,数不清不认识我的树
半失灵的红绿灯
过马路,全靠运气
我没到过松木场河西
走过的路需要开张发票
校对抬头和开票名义
呆滞片刻,就写下了你
松木场河西是17路公交车的末站,我每天都要坐这班车,其实不是直达的,只是觉得900路过于坑人,果断选择17路,再走一段过去。
于等公交车时突然想起西西阿姨讲的川普,我站的更直,然后身体前倾——依然忍不住想笑。这夜晚多温暖。

[b][url] [img] www.138334.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艹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艹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9-4 05:31

喜欢这样的刻在心扉的诗歌,口语和内心结合的严密呢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