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陶杰 發表於 2015-7-24 23:21

久不来,发一组问候大家!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30 編輯 [/i]

重构《过零丁洋》
我的苦日子是从上学那天开始的。
这么多年,我老是
丢盔弃甲。同志们,冲啊!
我们的敌人就是冲在前面的人。
超过他们!撞倒他们!
踏着他们的胸膛我们才能
挺直自己的腰。好多次,
我轻飘飘地躺在地上,将身体
想象成一座破碎的山河多少能
显出一点悲壮。其实
我只是一枚无力说不的浮萍。
老在水上漂,只有
听到自己的叹息才能找到
踩在沙滩上的感觉。当然
意识到孤独的叶子也会发现
自己拥有一片海洋。
每片叶子都会腐烂。我喜欢
用一瞬间的燃烧,一种
红彤彤的疼痛来安慰漫长的一生。
2015年7月24日
重构《宿建德江》
好吧,就算你正朝着
一座岛靠近。此刻
茫茫的江水和迷蒙的雾霭
比岛更近。夕阳
究竟会落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用疑问将夕阳刷新成朝阳
肯定是一种幻想。但可以
让众山退出地平线之外,
用一棵树去测量天空。
也许,让它伸到空中只是出于
在一只口袋里装点东西的想法。
最后,这些想法
会像水中的泥沙一样沉下去。
一轮明月,将从水底升起来。
2015年7月21日
重构《山行》
路是山路。拐个弯又是
另一重天。关键是
你在踏着自己的肩膀往上走。
目的地是云间。说白云深处
有户人家,就像空虚的人
喜欢在白开水里加点糖。
另一种癖好也可能出自
同一种人:用迷茫
制造白云。秋天,他的白云
会变成枫叶,但不会变成
热浪灼人的春花。花或叶
倒无所谓,它们
都要凋落。他更喜欢
躺在山上一片空荡荡的树林里。
2015年7月8日
重构《凉州词》
沿大河而上,抵达源头后
继续往上走。不能
用人间的公里来计数,但白云
是我们从下面看到的那种。
一座鸟鸣比空气还要稀薄的
高山,每一块石头都孤独得
像一座城,而那座唯一的城
却只记得自己朝风的
那一面墙,忘记了拐角。
《小苹果》是听不到的,但有一种
仿佛来自异域的音符,可化作
柳絮,也可变为苦雨。
此地,对春风来说也是
一道关口,吹到这里就变成了秋风。
2015年7月7日
重构《寻隐者不遇》
松树是一条线索,松树下的儿童
和儿童口中拉拉杂杂的叙述,也是。
问了半天才知道
人不在,但他根本说不清
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采药去了。说明他
可能是医生,也可能
是个病人;可能会解毒,
也可能会下毒。这样的人
了解他是必要的,远离他
也是明智的。事实上
我们连他的影子都见不着,
却指着一座山,和山上
层层叠叠的云说,他在那里。
2015年7月6日
重构《敕勒川》
一个地名,一座山名
对于那个遥远的洪荒之地来说
就像夜里我们投进湖水的两粒石子。
“敕勒川”,“阴山”,从一张
空洞的嘴里念出来,就像
茫茫湖面传来石子落水的
扑通声:具体,亲切。
用一个盖子形容天,有利于
我们将大地和家扯到一起。
天太宽,地太广。我们需要
毛茸茸的草。草需要
牛羊。牛羊需要我们。
感谢牲口,它们对我们的需要
比它们的体温还要温暖人心。
2015年7月6日
重构《武陵春》
仿佛刚刚经历过一阵大风。
空荡荡的枝头,弥漫着尘埃,以及
和尘埃混杂在一起的花香。
我现在学会了不用梳头
就直接走到太阳底下去。
谁来谁去,已无所谓。一些事物
从镜子里面走了出来。
有时也想痛哭一场,如果
将此想象为开闸泄洪,会不会
舒服一点?春天来了,不要
跟着人家跑到水边去。
借助一只船飞翔,不适合
一个忧郁得仿佛被打湿的人,对于你
那些船轻得就像画在纸上的。
2015年7月5日
《过零丁洋》
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宿建德江 
孟浩然
移舟泊烟渚,
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
江清月近人。
山行
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凉州词
王之涣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寻隐者不遇
贾岛
松下问童子,
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
云深不知处。
敕勒川
——【北朝民歌】
敕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武陵春
李清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b][url] [img] www.138076.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7-30 06:49

从诗歌里读出了自卑,也许是为了反讽
古代诗歌新写,也是一种有趣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活在古代,也许写不出那种味道......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7-30 13:1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30 編輯 [/i]

太“说”了。或许我们需要的是那些混融,那些不可捉摸的物质,而这些大约是有些“定性”了

[b][url] [img] www.13806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陶杰 發表於 2015-8-16 21:1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31 編輯 [/i]

[quote]从诗歌里读出了自卑,也许是为了反讽
古代诗歌新写,也是一种有趣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活在古代,也许写不 ...
问好幽谷幽兰,谢谢你的评!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没生活在古代,确实写不出那种味道。但那不是我的目标,我恰恰是要用古诗中的意象去表现现代意识及现代生存语境。

[b][url] [img] www.1380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陶杰 發表於 2015-8-16 21:28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31 編輯 [/i]

[quote]太“说”了。或许我们需要的是那些混融,那些不可捉摸的物质,而这些大约是有些“定性”了 ...
这个问题我早就意识到了,现在又从你这儿得到了证实。其实我也比较喜欢混沌点的诗,但要把古诗重构搞成那种风格确实不容易。:handshake

[b][url] [img] www.13809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び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び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8-17 05:25

[quote]问好幽谷幽兰,谢谢你的评!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没生活在古代,确实写不出那种味道。但那不是我的目标,我 ...
[size=2][color=#999999]陶杰 發表於 2015-8-16 21:17[/color] [url=http://lunhdma.joinbbs.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20006&ptid=3635][img]http://lunhdma.joinbbs.net/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你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加油!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9-6 05:47

[quote]问好幽谷幽兰,谢谢你的评!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没生活在古代,确实写不出那种味道。但那不是我的目标,我 ...
[size=2][color=#999999]陶杰 發表於 2015-8-16 21:17[/color] [url=http://lunhdma.joinbbs.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20006&ptid=3635][img]http://lunhdma.joinbbs.net/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支持你的努力, 这很难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