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李敢 發表於 2015-6-19 20:31

沉哀书.背太阳过西山.垂老吟.荡子赋

[i=s]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5-7-22 19:50 編輯 [/i]

.



[b]沉哀书[/b]


我知道一个人在等我
万物在他身旁生长,死亡,再生长
他是孤寂的
他不说一句像样的人话

他耕耘过的田地土质膏腴
埋在土中的铁终将化成一坨硬土
逝水回到云空
风吹扬着麦穗上的细花

他给了我微笑,又给了我一双眼睛的清朗
望我:忙生活。忙死
我不愿走上他经过的弯弯土道
夏天了,仍有细娃在田埂上,拽着一只风筝望风奔逃
            2015年6月5日。



[b]背太阳过西山[/b]




我吃。
我吃。
我吃。
我吃三碗白米干饭。
我吃一盘子回锅肉。
晚饭,我不吃了
明天的饭
我不吃了
太阳很大,现在我去睡觉



嫩鸟儿在窗外啼叫
十七岁的男儿坐在门槛上
扁担砍在他的肩背
十七岁的男儿初生浓黑的体毛
十七岁的男儿背时倒灶生连疮
十七岁的男儿在横河赤身洗澡
梁上鼠
井边蛇
风吹,神龛清冷



早晨,我喝一碗米汤
中午,我吃三大碗白米干饭
晚饭,我不吃了
明天的饭
明天再吃
明天,吃一片天
明天,吃一片地
明天再造大屋三两间
阳光金亮亮……我做活路去了
        2015年6月17日。



[b]垂老吟[/b]


坐在我身边的人还有谁?
我想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
我知道天已经黑了
你们再也看不到彼此脸上的阴晴

她拄着拐杖在慢慢走近
你们听得到她的呼喘声
她应当穿着老衣吧
她的十指,是不是仍留存着黑指甲的尖利

我知道你们的肠胃,收存去年的粮食
你们在流明天的眼泪
粮食和种籽,和儿子,土路上一个个老冬瓜在逛荡
她在茨竹林拾柴禾,她在场院门口哭嘴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大哟
月光照在我的身上。我也不觉得冷浸
她仅仅只是来看我一眼
我安静地坐着没有话说。沉默着,我也不喘息
                2015年6月19日。



[b]荡子赋[/b]


未曾见过的人带着酒和战争到来
在他到来之前,我必须在每一棵银杏树干上
刻下我的名字。

我愿意听到他说:这棵银杏树是我的
那棵银杏树是我的
我的名字长进银杏树的年轮中

蛙在池塘激荡。说我爱你。说我爱死你
我把隐忧藏在井中
月光凉澈,照着一棵银杏树的伟壮

照着一棵棵雌性银杏树。银杏果坚白,味苦
他说:记住,每日早餐时
坚持吃下银杏果三两颗,防治心绞痛
               2015年6月24日。




.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6-20 14:17

是具体的,也是抽象的,读出了生命的无奈......

纳兰寻欢 發表於 2015-6-20 15:35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0 編輯 [/i]

敢的风格。欣赏

[b][url] [img] www.13890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天然石 發表於 2015-6-21 17:5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0 編輯 [/i]

有点凄凉,是岁月的沉淀;读着挺沉重,读后又有种释然感

[b][url] [img] www.13860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ィ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ィ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6-24 16:5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1 編輯 [/i]

这双眼睛可以再这般平静,淡然,或者是陌生些的

[b][url] [img] www.138850.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ニ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ニ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老张哲学 發表於 2015-6-25 08:0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1 編輯 [/i]

很诗性, 质感,,见娴熟诗思,,喜欢,,学习佳作!问好李敢老师!:victory:

[b][url] [img] www.13806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Σ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Σ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李敢 發表於 2015-6-25 08:57

[i=s]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5-8-14 13:44 編輯 [/i]

谢谢兄弟们阅读批砍。再添加一个:



[b]荡子赋[/b]


未曾见过的人带着酒和战争到来
在他到来之前,我必须在每一棵银杏树干上
刻下我的名字。

我愿意听到他说:这棵银杏树是我的
那棵银杏树是我的
我的名字长进银杏树的年轮中

蛙在池塘激荡:说我爱你。说我爱死你
我把隐忧藏在井中
月光凉澈,照着一棵银杏树的伟壮

照着一棵棵雌性银杏树。银杏果坚白,味苦
他说:记住,每日早餐时
坚持吃下银杏果三两颗,防治心绞痛
               2015年6月24日。





[b]◎夏天!夏天![/b]


O

我欢喜夏天。在夏天,我准备流很多汗水
汗水排毒,助我在荒僻之乡暗暗活着

人间浩荡,不阴不阳
阵阵阴风鬼火
时时在在浸蚀着一个人的肝脾,和知觉



在夏天,我需要喝下很多水
——你不能拿走我近旁的水

我需要一条河流围住我
唱着清歌
渐缓流淌

如果河流干涸
请给我留存黑土层下的静水

黑土层下的静水,给予我
黑土的温凉
黑土中的一些微量元素,是我身体的需要

如果黑土层下
静水流失
请你,适时下一场暴雨

涤荡我的身体
雨水,我囤积在水缸



在夏天,我欢喜乔木长成乔木的样子
挽一缕流云,从天边
召回几只飞鸟,望它们在枝桠间筑窝鸣啼

杂草丛生,藏着蛤蟆蛇鼠
藏着蚂蚁和一些小虫

小虫和一些菌类啃噬
树根损伤
树皮结痂

叶子黄落。地衣争抢阳光
覆盖了黑土
困留住太多雨水

沤烂树根
树干枯死

除草剂吞噬杂草
锄头再铲走地衣
黑土见到阳光,长风吹绿树叶

为什么,我坐在田边的石头上
在一个人的正午时光
阳光晒黑我的背梁,风吹激我的背梁

我喝清水
我没有饿着肚子



在夏天,我欢喜光着背梁
着一条红色裤衩
辟邪。我不必浪费太多时间,清洗一个人在人间世的污秽

多出来的时间
我望天
抽一管叶子烟,侧耳倾听远处

人世的轰响;赤脚走在泥巴路上
由西斜的阳光
把我的影子拉长,再拉长

我需要再多一些时间
撒泡尿照亮自己
我要把飞鸟的鸣啼收存在耳蜗内

我不要睡觉,在黑夜
一个人赤身站在屋顶

细数夜空
星子明灭
        2015年7月21日。






[b]杀无赦[/b]


他们走得很慢。终于是走近了。我站在他们中间,
穿一条肥大的花裤衩,光膀子,没有一双拖鞋。
那天,我还抽着一只老牌子香烟。在一棵树下,
河风吹打我的胸膛。过过的那些年,日子很凉快,
茅草齐腰深。
压弯了茎干。
一个人拍我的肩膀。一个人捶打在我的胸膛。
一个人张嘴大笑。其他人迎着河风撕开衣衫,
一个人解开牛仔裤掏出黑小便……
那个人尿水焦黄,撒向黑泥汤汤的河水,
那个人把残尿抛撒在我的脚背……
我还不会喝酒。那些年,也有人请我吃过饭,
茄子青椒韭菜酸豇豆,有酒有肉,蚂蚁上树
就是烂肉粉条。那年月,我只敢吃一小碗饭,
不说话,没有笑脸,看他们喝酒。我忘却了
请我吃过饭的人。心生愤怒,他们的婆娘常常
吐我一脸口水,在冬天帮我浆洗衣裳裤子。
那些年月,我在河里光屁股洗澡。一些日子,
我在河边磨一把刀子,刀子杀进河坎的黑土,
我把刀子插在门板上。我坐在门槛上,
西斜的阳光照亮了城中的房子,我一直光着膀子,
月光照进屋子,我很冷。那些年月,
我拎着一把刀子站立在南桥。那年我穿一条牛仔裤
白衬衣,厚底黑皮靴,拎一把刀子经过幸福路,
穿过太平街。我把刀子垂挂在裤扣,走在观景路上。

他们说:二杆子,好多年不见了,兄弟伙们聚聚。
那天,撒尿人扯落我的裤衩,擦拭抛撒在我脚背上的尿水。
那天,我带着一身的尿骚味走在他们的中间。
那天,两个人一直架着我的肩膀。
那天,我们在蒲阳河畔喝酒。
那天,他们吃毛豆吃卤肥肠吃炒得红亮亮的小龙虾。
那天,他们喝冰镇啤酒。
那天,我一直吹一瓶高粱白酒。

现在。就是现在。白酒玻璃瓶白酒玻璃瓶白酒玻璃瓶
我砸碎你的脑袋瓜我砸碎你的脑袋瓜砸碎你的脑袋瓜
        2015年8月6日。



[b]明月书[/b]
 
 
我们,是活在黑暗中的人。在夜深处
有一张清俊白净脸,是我们活着的寄托和安慰
触摸。呼吸
细嗅身上的清凉味
 
那么多人,乘上一只只巨翼蝙蝠,在夜空飞行
它们,一直在我们身后尾随
            2015年8月5日。



[b]生也无聊,死也无聊[/b]


1
我现在很无聊,在麦当劳喝一杯咖啡。
谁发给我一首诗,读读?

被汽化的消防兵,在微信中戴一顶碎裂的黑铁帽子。
“才二十多岁的孩子,比我们的孩子大不了几岁。太年轻……”
江左遗民如斯言语。
“罪过啊。"玉上烟如斯言语。

2
葱花婶坚决不发诗。
葱花婶担着她的心。

葱花婶在微群中说:“今天早上,北京三里屯砍人。
刚才北京南站又砍人,没事少出门。”
而我们都还活着,
一些真相,你永不用知道。

3
我们都是有罪之人。
我们很无聊。

今天是2015年8月13日,我在麦当劳
一个人呷着一杯咖啡。
我对窗户说:“我送女儿至成都,和她高中的同窗好友聚会。”
麦当劳有空调,我预计我将在麦当劳坐等8个小时。

4
——好无聊啊,我现在。
我期望一首好诗在开头,就令我惊异。

“送斧子的人来了,
斧子来了。”
麦当劳的玻窗外是大雨,
挤出公交车的人,背包顶在脑袋上。

5
雨后黄昏的街道,灯火煌煌。
咖啡泼洒在手机触屏上。

“主啊,是时候了。”我必须断开数据连接……
以麦当劳的餐巾纸,细细地拭净手机触屏上的浓黑咖啡。
——那个被汽化的消防兵
在黑屏时,仍戴着一顶灰色的碎裂的黑铁帽子。
     2015年8月13日。




.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