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文古 發表於 2015-6-6 09:28

答案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5 編輯 [/i]

我说不出
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艾略特

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大半夜都在看书
也许有些灯光飞过六月干涸的沱沱河,一只蟋蟀在苍白的嚎叫
大半夜我都在看书,去年六月我到了昆明

龙涎香,麋香,安息香,乳香。我随着意识选择一种香味而去
意料之外的一场大雨,烧光了故乡苍老的庄稼
当我走出时间虚构的囹圄,我看到一些墓塚在哀悼东家
整个世界,如同炼钢厂

连敲打着卖香油的老翁,都在卖力的看时事新闻
几乎没有新的萤火虫飞进夜里,昨天我还在东环公园下读着国学
它说有一位皇帝砸碎了陶罐,城墙上开满了黄色菊花

可我一直不敢从室内走出来,就像去年我迈步从淮河以北跨越到南面
秦岭就下雪了,雪花大如席,淹没了秦皇汉冢
对于身手矫捷的青年人来说,我是唯一一个穿越了整个南方而找不到方向的行者

于是,我说不出话,眼睛也看不见。
我既是活的,也是死的,什么也不知道。

[b][url] [img] www.138219.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Ь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Ь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6-7 06:46

很安静的写作,支持!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6-7 19:4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5 編輯 [/i]

初读有些散架,但细读下来,架构上依然有精进的地方,也要剔除一些粘连

我想要说的是,平静之下依然有暗涌

[b][url] [img] www.13869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