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刘郎 發表於 2015-6-5 09:44

梦见蝴蝶,或张小夏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3 編輯 [/i]

在堂前,你让我叫你燕子
可我的小瓶子,
装不下那么多细碎的耳语。
窗南,桃花正开。书信已读过,
第二百八十封。不会再有另一个春天,
驻扎多余的鸟鸣……
“我只爱一种鸟鸣,一直都是……”
而爱,
或者不爱。
从来没有更多的理由,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
桃花倒伏在,季节败退的路上。我背负,
一段香气,寻找桃树。
寻找你,
和你建在坡南的草房子。
然后,
寻找一个夜晚。在堂前,
你让我叫你燕子。你说:“我喜欢啄你胸口的米粒…”
你这个坏女人。
张小夏,我早非立志写诗的穷酸
我待在灯下,
椅子需要屁股,地板需要平衡术。
关于平衡术,我一直在练,
现在可以承载倒立的影子,内心需要填充的酒瓶。
“你的妄想症一直没好,你需要
胸部有好看弧度的女主人……”
张小夏,
绝对不像你说的。
我前朝的马儿,嚼食了你家后园的牡丹,你这是报复,
关于一百年后相会的失期。
关于失期,
没什么好说的。
我早非,那个立志写诗的穷酸。
商丘城里最有名的麻衣神算断言:我五百年后大贵!
你等着吧,
等我在深圳赚到足够的银子,
咱家的地,就不种麦子了,
全种牡丹。
该叫你小倩呢,还是月光呢
凌晨一点的风,
把星星吹得踪迹全无。下玄月,
像我那年送你的耳环。叮当作响,
这声音只在脑袋里响起
叮当作响,我想象,这是每个早晨向我走来的声音
你身上挂满漂亮的小瓶子,叮当作响,
向我走来。
可是,该叫你小倩呢,还是月光呢?
指间的游鱼已去!小叶榕,
把心里所有的绿,倾诉到院子里。我看到,
玉兰白色的花瓣,落下来。滴雨檐,不发一言,
像沉默的蝙蝠,趴伏在风的胸口。
哦,这夜色冷寂!
你说,我上辈子叫小倩,这辈子,
叫月光!
路口,或者抛下光阴的人
“在路口,
抛下光阴的人是伟大的” ,
他坐在紫红色纯木靠背椅上,细数酒瓶子
和及时的雨水。
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抛下光阴,
静静看着马儿长大,看着种子
被埋进土里。羽毛和叶片会变得坚硬起来,
这是他始终坚信的事。
硕大的黄昏,渐渐填满整个房间
他清晰地看到,有东西吱吱响着钻进身体里
突然,他很想站起来走一走
“或许,天黑之前就能把那些麻烦事,都解决掉,
剩下的时间……”
剩下的时间,他想起了
能从胸口掏出鸟鸣声的祖父。穿黑色棉袄,
眼睛眯着,坐在路口打盹。
小倩,夜色如此之近,我在醉倒的途中
你看,
我把整个黄昏,
放到酒瓶子里,瓶口朝下,
倒出的词语碎裂的,多像一个失败的比喻。
“我从不缺少黄昏,或者比黄昏更黄的东西”
我问你到底爱谁的时候,
小倩,
你这样说。
仿佛我的比喻,
从来无足轻重。现在,
我有足够的理由,把脚步放慢一些了。
夜色如此之近!我怕,一不小心就掉进,你提前挖好的陷阱里。
幽深,易沉迷,或,上瘾。我怕,
忍不住再跳一次,
再跳一次,
再跳,
跳。
夜色正好弥漫开来!
在月光之下,你偷偷告诉某个俊朗书生的话,被我听到了
你说,“阿郎,含在嘴里怕化了……”我路过,
在被一瓶酒醉倒的
途中……
张小夏是一只狐狸
揽镜自照,还有另外一个夜晚吗?
是的,这些都不关我事。
张小夏是张小夏
我是我,
我是多余的那半片月亮,被你挂在了树梢上。
你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写在月光里的细节是真实的。
你不相信,
张小夏是一只狐狸,
且就是,纠缠我的那只。
你说,她是一只漂亮的母豹子,她是一片无人山谷的女匪首。
而我,
作为一个,
钟情于夜色的
男人。
在同一片山谷,被她俘虏,且咬死过多次!
张小夏说
1
我看到阳光
撒下来。
大片大片的
像什么呢?
不管它。
唯有安静,
是无需诉说的!
一群女工,
正走进一片小叶榕。
我想不明白,
更深处,有什么
在等着她们。
张小夏说:
“把心头的河水放下,让明天去死!”
2
一只麻雀的叫声
响起在,
大片的阳光下。
也许,
还有很多只麻雀,
在这片阳光下叫。
但,只有一只
被我听到。
我正好坐在小板凳上,
享受余暇。
它肯定和我有缘。
张小夏说:
“我爱你的雀雀,因为它只为我一人鸣叫”
张小夏,哀哉尚飨,魂兮归来
我把旧爱装到洗衣机里,迅速的脱水。
你说,
“只剩下骨骼又如何,我不需要阳光。跟着那些一直在赶赴的。
你走吧。”
你走吧,在我把这一大片黄昏写下之前,
我都不会想到你。
我渴望清晰一点,慢慢能看到轮廓,
看到大雁折翅的声音。
看到有人大喊着,“哀哉尚飨,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不包括草房子,
不包括云霞衣裳。
而你一再请辞,你说,“朝堂上蝇营狗苟,
臣亦择君。”
你说,“我有选择我爱的权利,我有把自己喝醉的权利。”
我一直梦见你,
张小夏,
一直梦见你。我有把你写到诗里的权利,
把你写成,那只一直纠缠我的女鬼。
那,纠缠我的小娘子
…………………………给五月的雨
我不喜欢她们的纠缠。
从天上掉下来的小娘子,
缠绕,
且冷。
一整个五月了吧。这雨,
摧毁行囊。芒果树上的绿眼睛,仿佛
无花而生,零落成泥了吗?
我更喜欢,
她们的前身,暗度。暗度不测的心思,和美。
而我们已彼此原谅,消解。
我看到她们的背影,扶俾而行。
那天光摇曳,
渐远,
渐远。
呆呆说,关于慌乱
作为一个诵经者,月亮便是木鱼了,
便是妄念。
一念之差,
故乡的夜风便夹于腋下了。
而他,始终静坐。把流水线上的金属片,镶嵌到夜空里。
“比星星更美一些呢”
呆呆说。
呆呆是他旁边新来的女普工。她像拔掉妈妈的
白发一样,扒拉着那些金属片。
动作持续,而慌乱。
“关于慌乱,不可对侧身而过者多说。”
呆呆又说。
呆呆是好看的女诗人。
我不喜欢的女人
我不喜欢的女人每夜磨着牙齿要我爱她
我说,好的。我们去一个小旅馆吧。她问,
远吗?我开始回想这些年走过的路,回想
在深夜点两支烟间隔的时间,回想上一次梦见
张小夏遗精是什么时候……这样想着想着
我就睡着了。第二天,她又问我,远吗?
我说,不远。走过前一个夜晚,一抬头
就到了。我提醒她,不要忘了抬头。
火车
第一次见到火车我忘记是什么时候了
只记得好长好长的“咣当”声
第一次坐火车,是我那年辍学,
去投奔在深圳赚钱的表姐
我兴奋的睡不着,火车跑了一天一夜啊!
这些年不断的往返,我早已
习惯了火车,习惯于一上车就找个角落
睡觉,习惯于经常梦到第一次见到火车的
情景,那声音“咣当咣当”响个不停。
桌子或其他
桌子并没有告诉我它为什么是一张桌子
我紧挨着它坐下,手臂放在它的肚皮上。
它内部的裂纹便慢慢延伸到我的骨肉里了。
我越发安静的看着它,它便会长出芽来,
慢慢缠绕住那些不断跃动的事物。我便会
听到一整个中午缓缓流动的声音。窗外,
风吹草动,阳光炸裂。额头的汗水滚落到
虚空里。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梦见蝴蝶或张小夏
从梦见蝴蝶开始我就原路返回,
走着走着秋天就落地上了。走着走着
就遇到好些陌生人。我们相互打招呼,
热情的忍受彼此的方言像钉子一样
扎进耳朵里,再从另一个耳朵里滑出来。
“见惯了”
“哦,是的”
从梦见蝴蝶开始整个过程就俗了。
“或许,说梦见张小夏更接近现实”
“张小夏是谁?”
张小夏是我虚构的,她不是蝴蝶。
她知道怎样在秋天边上绕过去!

[b][url] [img] www.138320.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こ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こ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君晓 發表於 2015-6-5 13:44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4 編輯 [/i]

存。隽永别致。

[b][url] [img] www.13869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ブ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ブ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天然石 發表於 2015-6-5 21:00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4 編輯 [/i]

有特色,有亮点,欣赏,问候

[b][url] [img] www.13829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s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s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6-7 19:5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4 編輯 [/i]

细碎波纹,有些晃悠
和以前的比较,明显进步不少

[b][url] [img] www.13873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ū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ū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刘郎 發表於 2015-6-8 20:51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4 編輯 [/i]

谢谢谢谢君晓,多批
谢谢天然石版
马哥,您几次的指点刘郎都受益匪浅,那么久不来,没想到您还记得刘郎……发到这里,我是希望听到马哥的指点的………嗯,期待

[b][url] [img] www.13806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彡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彡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老张哲学 發表於 2015-6-11 13:40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44 編輯 [/i]

冷静沉稳的诗写,,内蕴,耐品,,学习佳作!问好刘郎诗友!:handshake

[b][url] [img] www.13819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е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е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