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呆呆 發表於 2015-4-7 17:13

《锦瑟无端五十弦》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锦瑟无端五十弦》
我会再一次回到那些夜晚吗?那些春天的
夜晚
小城镇的夜晚。于小燕爱上了她的第一个男孩
这个女孩。刚刚长成女人
长发束起,额头光洁
穿一件鹅黄衫子,青翠欲滴
让人垂涎。她在我的房间里走来走去
喋喋不休。一丝不挂
咪咪打算去南方。浓雾般的南方,让她心神不宁
浓雾般的春天,笼罩着小城
细的雨。茫然的梧桐,檐前青苔,梦中的灯盏
脸上水波杳然
哦。我会再一次回到这里吗?那时,于小燕已经爱上另一个男孩
她躲在镜子里
她躺在破旧的地板上。她的身体
长着梧桐
夜雨
和寒冷的河流。她躺着,伤心而又肿胀。咪咪在门外,她越长越模糊
嗓音粗粝。暖风吹过树梢
远方的寂静,在提醒着我们:该启程了。该启程了。
暖风吹过小城。夜色伏低了身子,于小燕睡在她的梦中,咪咪在路上
穿青衣的榆树身形瘦削
在前面提着灯笼。今夕是何夕?花影浮动,那么美丽的事物
也会飘然于虚空之中
它们伸出手。仿佛我们才是忧伤,如温暖的泡沫
转侧在它们指尖
如星光。如露水遥遥,片刻间枯萎如尘,不复回返。片刻间,一个新的春夜
荏苒而来
穿青衣的榆树在前面提着灯笼:咪咪。咪咪。我轻轻地喊
怕震落被灯火蒙住的烟雨
咪咪。咪咪。
我听到花朵们躲在暗处窃笑,碰响屋檐下的雨滴:
小心了。小心了。
防火烛
防暗器
防那些个落荒于春夜的人。防男女,防萱草暗暗生
塞住吹笛人的音孔
防一柄薄剑,为命运所寄养
防你我。为声色所迫:小燕,小燕
务必,务必。藏藏好,忧伤一丝不挂,小城一丝不挂
无人喜爱
无人。等你腐烂,变成石块
《落花时节又逢君》
薄暮。渡船
渡桃花,渡乱云
渡飘摇之下一切可渡的
你我。
如两滴海浪重逢于风的舌尖--
风把你送来
如一座静默的岛屿:遍地阴影,遍地阳光
遍地让人目眩的脚印
在此处。
背靠着人间的此处。我们还能,还能说出:
我真的很累了
如果可以
就这样被风吹着,哪怕无处可去。哪怕,晚风如落花
正在一片片
掉落。夕照亦是如此,小窗中乐人的歌声似隐若现
它们掉落时,会有隐隐地痛楚
倘若沿着这条小路
走下去。我们也许会和一场雨不期而遇。雨将从何处掉落?
公元二零三五年?
公元七百四十六年?雨将从我们身上掉落。
每一滴雨皆是不归之路
雨将我们困顿于此处,在回廊上听落叶哀泣
听桃花穿着木屐,穿行于洁净的屋宇之间
对于春季即将倾覆的意义,我已不再多做解释。我们的女人
也是桃花。
或流落于村野,或付之于流水
桃花割去了我生命中大部分的时间
它锋利如白鸟的翅膀
温柔如杯中的残酒。如身侧这一个添酒的女侍:燕子在高处
在高处
它们带来新泥。新泥是远方的信件,信件中有大海的涛声
大海是高高的镜子,它允许我们在它面前
端坐,洗漱
整理衣冠。双手抱拳,互道珍重。转身时,一条道路也因此生出双翼:
向南,它抵挡住了孤独
向北。被我们遗忘的那些女人,正在月光中醒转
向西。在石砾中,我辨认出星星,蟋蟀和古老的草类
向东。在地球的另一面,同样是暮春
一个男人关好百叶窗,从家中穿过城市去上班,他要经过医院
花园,和被战争焚毁的一大片废墟
这和你的经历有些类似
《美人如花隔云端》
在小村中,我们常常会同时爱上一个男孩
一个羞涩安静的男孩。他在阴暗的小房间里画画
画中的女孩
有时像你,有时像她。他自己也分不太清楚
雷阵雨过后
积水和落叶会有短暂的欢愉
他在对女孩身体的幻想中度过了
整整一个夏天。凤仙花
美人蕉
风声裹着语声倾斜而过。年老的人们,此时离我们如此远
我们只需要坐着
从对方的眼睛里面寻找到暮色。飞翔的鸟,夕阳炙热的光线如此暧昧
任何词语都无法穷尽:我们急着要给自己安排一个角色
一个在合欢树下,大笑的少女
一个在路边,徐徐飘过的少女
一个登上山岗,妄图让自己的影子覆盖住群山的少年
一个爬上长途汽车,随着摇摇晃晃的梦境
奔赴远方的少年
“路边种满合欢,我爱过的女孩
每天都要走过
每一个黄昏都充满情欲,我总是欲言又止。”
与此同时
那年老的男子,正在离都城几百里的海边
遥望那灯火辉煌的虚无所在
绵延的楼宇。晨起,新露
丰腴的夏季才刚刚开始,玉盏花插入青瓷。女子光洁的肉体
难道要等到耗尽悲喜才能触及?
晚矣!晚矣!只有在月色的冷却之下
我们才堪堪触摸到
触摸到时光冰冷的骨架!而回忆的风声如此紧迫,今夜。它会安排我们相遇
在雪一般的星空之下
我们祖父的祖父,在荒野之上埋葬掉他们的盔甲:那是青色的爱情
那也是褐色的蝉翼
也是我们祖母的祖母,那些圆身材,尖脸蛋的少女
她们采下云朵披在身上
又躲在树丛之后。夏天浓荫遍地
远游的少年没有在村口出现
他。那进入回光返照的人
在一本旧诗集中,找到他爱的女人:
垂死的夏天,浓雾一般笼罩笼罩住这棵,这棵羞涩的杉树
《人闲桂花落》
现在才给你写信,是不是有些迟了
我已不再年轻,雌性激素在一日日减少
风也开始有了皱褶
月光
和树叶。眼前的事物,让我惭愧
白发渐生,能想起来的,具体的事件却越来越少
时间变得笼统
好像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
在学校里,我们认真学习过历史,那些时间留下来的谎言
让人疑窦丛生。
无可奈何啊。月光下,也有一个叫“辋川”的山谷
月光下
桂树年年在开花;月光下,我曾跟着母亲
去收集那些让人赴死的香味儿
至始至终。女性的胴体从未改变,在月光下,我们也曾是香味
簌簌落入大地
“旅途中静默下来的人听到了
香味的轰鸣之声。”
我曾经在小学堂里读到这样的句子:夜静春山空。我还读到,宇宙无限大
星星的光线历经几亿年
才到达这里。而眼前,紫色的桐花在开放,伸出飘飘欲仙的花蕊
早晨。在任何一棵树上,都能见到情欲的印记:露水,晨曦,摇晃不定
旧梦一般的树叶
在每一片树叶的背后。昆虫们早已举行了婚礼
当它们找回翅膀
你才会吟出如下的句子:无往,无生,无缘由。
哦。年轻的公子,彼时你在何处?在巨大的书架前面,你是否找到了答案
抑或是
黄昏迟疑的光线,透过窗棂投射到你身上。那静默的影子
还能在黑暗中发出质问:所有的美将指向哪里。是寺庙中渺远的钟声?
还是那一个女子
她曼妙的身姿,在春天中能停留多久?
我也曾徘徊于图书馆。我吃下文字,文字使我营养不良
吐字不清
而且在阴雨天,总是痛楚难眠。我的母亲告诫我:不能提问,常存敬畏之心。
这世间充满敬畏
尤其是。那些深陷于旅途的人,深陷于情欲的地址
从春天的一滴雨开始
从你的女孩,那女孩绯红的脸蛋
到春蚕无耻的七周轮回,它们吃掉星空,花蕊,时光的心
到丝般的细雨。因为那静的山谷,并没有走失在北方的山岚之中
到沙漠里浑圆的落日
一千年了。那高昌的舞姬重复弹着同一首曲子
她丝绸的舞衣
已千疮百孔。年轻人,你我同样是历练之人
为何?
我要先于你老去?有风刮来,它们说:山鸟鸣时,侧耳倾听,便可。便可。

[b][url] [img] www.13823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天然石 發表於 2015-4-7 17:2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有种粗旷之美,挺好的状态。写的洒脱,读着也洒脱。欣赏问候

[b][url] [img] www.138290.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て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て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4-8 14:4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以细节反映整体
漂亮是漂亮,但也止于细腻上了

[b][url] [img] www.13806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旡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旡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4-9 10:1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5-4-27 04:29 編輯 [/i]

每次读妹的安静的诗歌,都会产生灵魂的颤抖.........

[b][url] [img] www.548.cc [/img] [size=6][color=Red]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ㄧ彩| 六合投ㄧ注| [/color][color=Blue]网络赚钱去SO娱ㄧ乐ㄧ城:顶级信用ㄧ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