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薛松爽 發表於 2015-4-6 18:57

清明的几个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b]夕光之脚[/b]
我凝视这夕光的亿万只脚:人,鸟,兽
丛树,岩峦,河流……这有形的与无形的
被同一种光芒笼罩,被同一种悲欣牵引
浮游与象麟,昭示着同一道幽暗的背影
黄昏:人神只为一座浑然的整体
[b]黑夜的油墨[/b]
夜雨中有人踱步吟诵……他以
痛楚的吟诵消耗着自身
让自己变为一株溅泪的春花,一只垂翼的鸥鹭
一点摇曳的烛火,一张恍惚的脸庞
而最终,他们成为一滩黑夜的油墨
这时候他的吟咏就是黑暗本身
就是涌动不息的辽远沉默
[b]二月[/b]
墨水淋漓,泥泞轰响
冰雪丢失了十二根肋骨
二月丢失了自己的十二月党人
二月丢失了一群人
他们拎着斧头
伐山坡上的一群树
他们的斧头丢了
原木丢了,篝火丢了
连他们走的道路也丢了
呼啸的风雪丢了
破烂的帽子和围巾丢了
头顶飞过的那只不祥之鸟也丢了
他们丢失了声音
嘴唇,乌云
丢失了绳索的闪电
骨瓮般的黑暗
二月丢失了一群人
二月丢失了一个人
他是唯一的,也是
多余的
他将整个冬天带入了春天
他丢失了一个包裹
丢失了一双铁鞋和脚掌
他丢失了嘎嘎响的一副骨头
丢失了埋进雪堆的一双眼珠
一把灰烬扬尽了的脸庞
他丢失了两只手
他连影子也丢了
他甚至连大海和深渊也丢了
现在只剩下空气
只剩下一点点光和盐粒
二月丢失了一个人
泥泞轰响,墨水无声
二月丢失了一天
这一天的身体被秃鹰分食
这一天的眼球被乌鸦啄净
二月带着空荡的身体
跨过一道铁门槛
跨进白枷锁的三月
[b]光芒[/b]
清晨的雾霾中
山峦上有更加晦暗的一团
我确信我看到了你
而不能呼出你的名字
就像我说不出自己的深爱
当秋风吹拂
悬挂碧青枝头的肺腑……
我不知道如今你栖于何所
当我在人群中行走
会有光将我的额头照亮
仿佛日光映照了冬天巉岩
此刻晦暗之物缓慢移动
羽毛般的一线光刺穿了胸腔
一支乐队坐在了山巅
我确信自己的脚掌立于大地
我相信大地的再生之力
灰烬中青草将我的脚印掀翻
沉默中变幻的音质开始赋形
我确信我看到了凤凰
[b]诞生记[/b]
子夜的医院,巨大而空旷
我顶着北风
推出老旧的自行车
它像是一个人的骨架
弯月照着我的蛋壳般的影子
病房楼坐落于阴影的短刀背
我的脸庞发热
仿佛被一面鞋底重重击打过
我想起十二年前的另一座医院
我独自守在白色的长廊
透过玻璃看到那个长方形的房间
穿白大褂的主治医生
俯身手持针管
从母亲的肿大的脖颈下抽出了
十三针管的液体
母亲披着黑棉袄静静坐着
明天,明天……将是新的一年
而这一次,是女儿的诞生
她卧在襁褓中
皮肤泛红
在这大理石般的冬夜
我触到了空气中那层稀薄的胞衣
[b]中原[/b]
列车经过冬日的广阔大地
一株株圆顶的黑柏,肃穆
北风猛烈而无色
一群举着白花的躬身的人
响器震撼天地
仿佛无边的春天一下子翻身到来
在同样广袤的暮色里
我们经历同样的生死
每个人都相识,每一种物事都如同苏醒
那天空飞翔的鸟
翅尖闪现漆黑的光亮
像是冥器中的一个姿势
[b]在故园透过柏树看到星空[/b]
又一次,我这样躺着。透过
柏树浑穆的黑影仰望星空
我回到了老家。母亲去世十四年
父亲已被接到了城里,老宅日益矮小
朝西的土坯灶屋前年春雨中坍塌
哥哥又在原地接续起了一间平房
如今村庄的外面盖满了崭新的楼房
村子中心的废墙长满了蒿草
连家常的椿树、楸树也很少了
看不到年轻人,一群老者围坐村口打牌
孩子们跟着奶奶走向鲜艳的超市
而荒凉也造就了旷野的兴旺
野草疯长,鸟儿鸣叫深一声,浅一声
我在薄暮躺在墓园的石条上看上面的星空
暗蓝的天空填充着一片片墨迹般的破絮
柏树已经长了三十年,没有什么变化
它的黑暗大于空气中的其他事物
此刻仿佛它正在向着天空输送着无以言传
痛楚和默哀。柏树与星空,这是我在故乡
看到的唯一的完整之物。墓地也已
零落,三十年间它经历了两次动迁,黄土裸露
而草籽依然发芽,犹如最初的辰星
中年,我已参透那些缓慢的凝滞之物,以及
那些加速的生死,三年,村庄有九名癌者逝去
我看到断流的河床上,鹭鸟垂下了灰翅
水泥路上的三轮车亮起了车灯,狗吠落入
淤积的池塘。屋梁上不再萦绕老旧的歌谣
夜色中我站起,看到星光下晃动的一面面身影
那些亡者一次次到来,在大雪淘洗的大地上
躬身捡拾一颗颗悲欣不安的卵石之心
aTeastaEdait

[b][url] [img] www.13831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ロ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ロ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天然石 發表於 2015-4-7 17:4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冰雪辞典给俺的印象挺深。这组给俺的感觉更趋一种惯性写作。个见,问候

[b][url] [img] www.13858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4-7 18:11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读这些,如同一个隐世之人,站在别处,他所思悟的恰恰是一种存在的本源:我们很少去渗透它;而我们的生活大部分是对自我的不断逃避
老薛啊,你在直接触及我们灵魂的深处
也许,我们仅仅是词语的描图员而已

[b][url] [img] www.13820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薛松爽 發表於 2015-4-7 21:48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最近的几组都有惯性的成分。有很多因素,关键的是没有找到表达的实体,那黑暗中蜿蜒的粗根。慢慢来吧。阅读、思考和体验都还不够
冰雪词典还会写下去,也许会变一下,可能会光明一点,柔软一点吧

[b][url] [img] www.13835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A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A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薛松爽 發表於 2015-4-7 21:5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05 編輯 [/i]

最近的书写并不如意。所以还是转回来,重新慢慢看
一切都在残破,然而完整永远存在。黑暗自是母体。那涵韵的光明我还体会很浅,容我有有一双黑色的眼睛,一颗卑微而广阔之心

[b][url] [img] www.138219.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Ⅹ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Ⅹ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4-9 10:1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5-4-27 04:29 編輯 [/i]

[quote]回復  轮回的马
最近的书写并不如意。所以还是转回来,重新慢慢看
一切都在残破,然而完整永远存在。黑暗 ...
    向薛老师学习。

[b][url] [img] 333222.cc [/img] [size=6][color=Red]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F彩| 六合投F注| [/color][color=Blue]网络赚钱去SO娱F乐F城:顶级信用F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