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霜白 發表於 2015-3-4 18:32

界 限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8 編輯 [/i]

[b]◎ 界 限[/b]
只有浪花击打着河岸
只有不安分的翅膀冲撞着牢笼
只有深爱着的人最孤独
他和她忍受着被割裂的阵痛
他们在彼此的映照中找到自己
只有病疼敲响了一个人身体的钟声
热烈的心摩挲着衰老的冰凉
岁月在给灵魂加码
它丰富着,喧嚣着
拍击着肉身的疆域
这宿命的界限,这冲不破的樊篱
那广阔而无限的神秘之物
牵扯着一场场冲突和暴动
一次又一次的较量
一首短诗又在形成
他反复修建和布置着词语的边境线
身体之茧下沉
他用他的一生在上升
         
[b]◎双重自我[/b]
我爱听轻音乐,也爱摇滚
倾心慢生活,却又热衷于飙车
我喜欢安静也想要疯狂
我爱简单的东西,也爱
那些绚烂热烈的事物
年龄渐长,活得越发分明
我爱所有事物里
所有的极致
它们在不同的方向
拉伸着我的边缘
更多的时候我和你们一样
过得不瘟不火
更多的时候我在中间摇晃
像寂静中嘀嘀嗒嗒的钟摆
也像一个不停运动着的小球撞击着
那围拢着它的球形的内壁
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在暗中,它拥有清晰优美的弧线
[b]◎星 辰[/b]
         ——致自己的生日,兼致这又将逝去的一年
在我久居的冀中平原上
夜空里的星辰已经越来越少
我说不清这是什么造成的,也许
是身边的世界和我都在变
但我知道它们其实一直都在
在更深的黑暗里,它们还在发光、运行
太多的昨日付之流水,在我周围
太多的人消失不见
如斗转星移,不过十年河东
十年河西
我曾把一只手电筒的光束投向夜空
幻想若干年后有一颗星星
收到它,而那时它所看到的我
早已不在这里。什么才是真的?
我在此刻,也在彼地
三十八年前出生,现在我还在出生
在尘世,我从未失去过什么
只是不停地周旋和错过
[b]◎一块刨刃[/b]
把这块长形铁片拿到油石上
再一次磨出它的锋刃
细微的铁屑混合着石粉
一次次被冲刷下来
薄薄的刃口重现了青色的锋芒
它又要被推回刨床,回到
不同种类的木头之间
它的命运就是咬住它们
前进,退一步再前进
你看到的它总是那么锋利
在木头和木头中,在附着的灰垢中
在暗藏的钉子中
我看过它不停地受伤
不同程度的伤口
又一次次被打磨掉
我能想象以前它的样子
现在已经磨得很短了已经
逼近了那一段钢口的极限
再往后它会很软弱
这是我父亲用过的一把木刨
如今他因年老
而很少再使用这些工具
但我偶尔还能看见他握起它
前腿弓,后腿蹬
阳光在他起伏的肢体上闪耀
他的姿势依旧像年轻时
那样标准、有力
[b]◎在雨中[/b]
我们随便说着话,已经到达了三十公里之外的郊区,
打在车玻璃上的雨小了。
半小时之后,雨渐渐地小了——
当我这样说时,你却说
是下在这里的雨比那里小。
我们不知道怎样才是对的。
只有眼前的雨是真的。只有我们行驶的车灯是亮的。
        
[b]◎羊 群[/b]
草地上的羊群像白云一样浮动。
它们白得这样纯净,又这样恬静,
像一种无知。
几只新生的小羊欢快地跟在队伍里,
它们不知道
自己那终将被屠宰的命运。
仿佛来这世上只是为了偿还罪责。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看见了,就赞美。
           
[b]◎伤 害[/b]
徒手折一根铁丝
从某处有规律地反复地
弯折它很久后
突然断了
它也有不断增多和加深的伤口
因为无比细小,而无法看见
[b]◎主 人[/b]
我们喝酒、喧哗,彼此
说尽了心中无限事
直到曲终人散,各自离场
穿过饭店一个个房间
空旷的大厅
和服务员千篇一律的笑容
才觉得原来谁埋单
都是一样的
               
        
[b]◎童年记事[/b]
那时我约四五岁,有一天在小院里玩,
你在西屋里操作着织布机。
在那畦青绿色的蒜苗旁我停下来,
被我不小心折断的那簇蒜苗,揪着我的心。
“妈妈,蒜苗断了还会长吗?”我一次次问你。
织布机嗡嗡,你没有理会我。
而我近乎哭着不停追问。你可能不耐烦了,
随口应付我一句“长,长抬头纹。”
可是抬头纹又是什么?我追问你却没有回答。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它就是额头的皱纹。
很多年之后你曾多次笑着说起,
你却不知道那幼小的心中埋着怎样的秘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问,在生活
层层的划痕和伤口中。
而你一直还在回答我。你的回答牵动着我。
我知道它其实是漫不经心的。
                  
               
[b]◎对 话[/b]
“酒又苦又辣,为什么你们还这么爱喝?”
上小学的女儿端过我的酒杯尝了尝,问我。
“酒、茶和咖啡都是苦的,每一种苦
都不同,而糖和蜂蜜的甜只有一种;”
我回答,“只有苦可让人慢慢沉浸,
只有苦中品出的甘甜,无法言说,
却丰富而又绵长。”
我想起去年有一次她问我:“人为什么活着?”
我愣了愣,反问:“你觉得呢?”

[b][url] [img] www.1385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薛松爽 發表於 2015-3-4 22:0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8 編輯 [/i]

和兄弟拥抱一下
我现在贪恋拥抱的温暖

[b][url] [img] www.13829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〡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〡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苏苏 發表於 2015-3-4 22:1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8 編輯 [/i]

功力深厚,最喜欢羊群,最后两首稍弱

[b][url] [img] www.13820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ゴ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ゴ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3-5 15:0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8 編輯 [/i]

叙述者与被叙述之间,似乎有点膈膜需要去溶解
你是越来越低调和缄默了,这些被拉回来的“时光”里,有着难得的清醒,自省与细察

[b][url] [img] www.138219.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