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葛真呈 發表於 2015-2-16 21:48

过年了,发几个,给大家拜年,辛苦了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34 編輯 [/i]

《昙花之路》
无效的的行为,在天黑之前
很多个愚蠢的我走入腐朽
在光阴的五指山下,谁也阻止不了
苍老的攻击术,在徒劳的奔驰里耗尽心力
很多事物发挥了它们的隐身术
在恰到好处时让人如履薄冰
而最不堪一击的爱情,在人前牙牙学语
偶尔抛掷一两枚人人可见的暗器
在空空无物的舞台上,和主人一起暴露自己
身首异处的,是随处可见的同情心泛滥
慈悲心作祟,以及胸中的鬼跳出来
挟持了愚昧无知的人,从现实走向昙花
《十年》
不过是借逝去的青春做一场戏,把玫瑰
掐灭的炉火重新重新点燃
摇摆的紧箍咒把所有人扣在中心
命运又在念咒语了,失散的人
从四面八方茫然的聚拢来
身体机械的捆在一个话题上,都
各自装作忧伤,装作痴情的爱过一场
仿佛都是真的,每一杯酒都要用命才能饮尽
仿佛都是真的,所有的冷漠都羞于提起
谁拥有了诡异的命数,被无情的酒杯
一饮而尽,就注定死在这
光阴的叛变之中
《在冬天伸向春天的断裂处》
干燥而又沉寂的冬季,扯着扁长的鸭嗓子
世界心烦意乱,像个巨大的焚化场
把精神里焦虑的事物投进火中
种子幸免于难。我羞于出口
在黑夜蔓延的冬天,希望越发黯淡
失去光彩。生命的烛火争分夺秒的摇曳
叙述止于孤独,庞大的孤独掩盖一切
枯枝、僵硬的大地和我,处在坚硬的核心
时钟原地画圈,一圈又一圈的打鸣
报时,我们正要狼狈的死去时,窗外的野
樱桃树,挂满了黑色明亮的小眼睛
她对着我们睁开,为我们打开春天和爱
并试图医治每一个人的孤独
《把情书留待十年后再寄出吧》

只有尖锐的磨牙声,我知道
森林里面充满啸叫与盯视,同样是黑
谁更具隐性的穿透力,把森森的白骨
藏在血肉之间,恐吓来自不确定的喉咙
利爪穿过丛丛灌木,让我来看这场角斗的
好戏吧。尘土里湿漉漉的虫子是我
怀里抱着光亮,触须常攀着岩石向上
这是一个有趣的小天坑,长在陆地的贵客惧怕于
无休止的坠及虚无,必须掏出藏在体内的银针
想要生存的人,慌乱中急于斩断四肢
使身体顶着光头利落前行,欢呼声在哪里呢
摊开的肠道在山谷里蜿蜒,天空的膀胱裸露
冬天是湿的,每个小矮人都忙于
揩拭眼睛。把情书留待十年后再寄出吧
《站风》
今夜我们不谈论那些抱在一起翻滚的事物
我们不高谈阔论,不批判
也忽视村庄里新开的三两朵桃花
避开头顶赤着身子的圆月亮
我们只谈论,那些处于影子内部的流淌的纸屑
以及晚冬空气中浮动的,短暂停留的温热肢体
抚过的黑色肉身。风,站直在原野上
小情绪使她从冰冷中醒来,缓缓的穿过
幽幽的旷野,它走得很慢
一个冬季的事物被唤醒,枯木们抠出体内的红樱桃
纷纷挂在皮肤上,绽开笑容被她拥抱
在站直的身体内部,我们目击了春天
《单相思》

距离有多远,还不考虑坡度
并忽视必然的料峭春寒
插柳的人,无心摆弄自己的精明
插下的柳,长出藤
令自己大惊失色
而又乐于看着藤蔓攀着峭壁向上
艰难蠕动的头,仿佛没有尽头的路——
追赶的人,一生都在向往天空
辽阔而近,雾缭绕时
似乎触手而及,忘乎所以的去抓
而一无所获。在别处,视野也是相同
婆娑也是相通。爱则短视
则处于雾中,除了自己的天空
什么也看不见

[b][url] [img] www.13855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ゲ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ゲ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2-17 10:0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35 編輯 [/i]

我不说语言的“硬”,这“硬”也是敏感体质的部分,只是句子中,繁复应与简约并重
你有“巫气”。请多去注意草木在四季的变化
置身于外,做到:远视,旁观,冰凉,淡漠

[b][url] [img] www.1380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