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5-2-15 01:20

词语的碎片化和诗歌的玉化

词语的碎片化和诗歌的玉化


一  综述

诗人通过词语写作,恰如画家用颜色画画,音乐家用音符谱曲。但是,汉语是象形文字,每个字都有音和义,每个字还会出现歧义和不同读音。远古仓吉造字,拟物象形,从结绳记事的混沌中,突显了抒情表意功能于一体的汉字。但是,汉语在历史流变中,也在不断地变化,秦汉与唐宋,唐宋与明清,汉语会随着每个朝代的人文环境,发生文学艺术风格的嬗变。秦汉文字语言的美感,与唐宋明清也有着迥异的不同。
民国后,这个汉语负载的文化系统,出现了天崩地裂般的现代转型,白话文运动,白话自由体诗歌,也在这个大变动时代,随着两个黄蝴蝶,怯怯面世。
经过对西方文学艺术的接收吸纳,我们借助翻译西诗,以及传统的继承,几十年来在发现和摸索汉语的抒情表意功能的现代感,汉语的字词,经过数代诗人的努力,出现了目前还比较模糊但是内容却丰富复杂的现代景观。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解放了汉语,同时,又让他变得混乱复杂。

现代汉语诗歌,诗人们运用汉语字词,到一定时候,词语不再是日常用语和散文用语那么确定明晰,而会出现内涵和外延的各种变化,在一首诗歌中,每个字词,好像色彩音符一样,意义变得淡化,而服从诗歌内在精神去进行衍生和变异发展。

辞源辞海,何等浩大,五千年文明何等壮观,我们每个人都象个赶海的孩子,只能凭借运气和积累,去海边捡拾脚下的贝壳。那些字词,再也不是被古典规定了的,而是解放了的自由身。我们的经验和感觉,显得狭隘和肤浅,既不能还愿仓吉的原始意义,也难自己设定新的意义。因此,现代汉语诗人,面对词汇,如同面对棘手的山芋。发出了左右为难的感慨。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文  金铃子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它们让我左右为难,十分棘手。有的词语
仿佛庄严的雪,堆在心边
我真害怕,稍不留神,就悄悄化掉
有的词语,藏满火焰
恰似铁的枝条上,花朵等待燃烧
我不敢去碰它们,担心一碰
花蕾中的火星,就会
毕毕剥剥地炸裂,留下泪水的灰烬
有的词语,浑身是刺,如同
眼中的钉子,夺眶而出,那么的快速
那么的惊心,好像
尖锐的往事,一下子就将我钉穿
有的词语,澎湃似大海
巨浪拍天。我被它衬得无比短小
无比浅显,不及鲸鱼的一滴泪水
不及海带的半丈狂欢
有的词语,就是明明白白的石头,既硬
又重,对于我的爱情,它就是
泰山压顶。而且
每重复一次,每次都有电闪雷鸣
有的词语,就像磅礴的日出
光芒四射,照得我的忧伤
睁不开眼睛。照得我的山峦胜过最美的乳房
啊!词语,词语,我虽然
厌倦了你们,但词语中却有一股
故土的花香,让我反复嗅及
让我一遍又一遍地
喃喃自语:妈妈



鸟有鸟音,兽有兽语,花鸟鱼虫,通过体态发音,传递着喜怒哀乐的信息。我前几天,看到一篇会嫉妒的猫的散文。这只刚买来时候,可怜兮兮的弱者,适应家庭生活宠物地位后,渐渐恢复本性,变得自爱娇宠。它会迫不及待地等待打开电脑,看电脑屏幕上的自己照片,也会做乒乓球手的粉丝,会紧张自己的明星偶吧。有天,茶几上摆着一只朋友送的公子猫,它一掌就将其打翻在地。动物的喜乐哀愁,与人一样,鸽子鸳鸯鹰等禽鸟,失偶后的悲伤会导致它们徇情。但是,唯有人能通过文字和语言,来缓解和抒发各种情志。语言文字,从人类实践中突显于黑夜混沌,从而自我发展成文化文明的载体。自古以来,我们中华民族的汉语,一直扮演着文以载道的角色,语言文字,虽然慢慢扩充为一个自足发展的系统,但是,也被牢牢规定在道德的附属地位,诗文小艺,闲情逸致,非正道。红楼梦里宝玉迷恋诗人,是要被父亲呵斥的。所以,语言文字的美学,首先被规定和掌控在经史正学框架里,逾越不得。

词语不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不是可以自我无限繁殖的反对派在野党,它没有那样的权力,当然,也不存在那样的义务。也就是说,古代汉语,革命者的先锋角色,被严格限制着,文学革命是伴随着社会革命和改良而发生的。
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文明断裂带。
汉语失去了传统规范,而与西方思想艺术交流,出现了语言文字里的先锋 异端精神。
似乎,现代汉语的字词,在诗人手中成了一个有着时代背景的杂乱无章的军队,乌合之众,却在企图达到自己诗歌的理想国,建立一个自己的江山桃源。

这个很困难,也很惊险刺激。
正是因为,我们用这种挣脱牢笼的自由汉语,来制造新的浪漫和精神,折光这个时代人类生存的状况,挖掘我们生命里的情欲和意欲的箭头向往,所以,呈现出试验性的现代汉语诗歌景观。
这个景观,可以说是千奇百态,风情万种。

金铃子这首词语诗歌,表达了几种面对字词的反应。词是有温度的,有色彩感情的,有来源的,有变异的迷离曲线。面对字词出现的惶恐,比起画家面对五音符三原色调情,何止大百倍。

最后,敏感地发现,原来词语作为我们的母语,她与我们人,诗人,有着血缘关系,她是文化载体,诗人赖以生存的母亲怀抱。

我们就这样在破坏中重建秩序,在秩序中进行颠覆和创新。
所以,我说这个现代汉语诗歌游戏,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残酷游戏。

一个故乡,一个面目全非的故乡。
妈妈,当我归来,已经不记得你过去的样子,只能在接受现实,去接近你

现代汉语诗人,在创作积累到一定时候,词语的运用,慢慢纯熟,当然只是在他能掌控的一个小范围里。他在自己的园地,会自由试验词语,运用操作。这样一来,词语本身的音和义会降低,会朝着他期待和需要的方向,做拉伸和外延。我把这种情况,称为词语的碎片化。
这时候,词语不是固定的,不是硬邦邦的米,而是掺水柔和的面。






二,几种类型文本的比较考察

随着传统社会的解体,中华文化的道学失传,美学也随之失去了规范和标准,面临一个时代强迫的近代转型。古代社会,士子们公认的一些符合风雅的标准,在自然和社会现实里,几乎绝影遁形。民国艺术家,秉承艺术救国的宏愿,进行美学教育和现代化转型实践,出现了大批百年巨匠。那还是一个传统的余光,照耀在一个百废待兴的救亡时代。
60年后,我们重新回到汉语的怀抱,从陌生惊喜到愤怒癫狂,现代汉语诗歌又处于一个重新定位的新时代。

在网络诗歌时代,出现了一大批实践者,通过西方诗歌和理论的启发,依靠仅有的知识文字储备,将词语进行蒸煮熬炼,以有限的词语和文化阅历去触摸探索自我内心和外在世界,确实是一种必须的捷径。我们散失了大师们光照下,从小临摹背诵的机会,去培养那种精神的风雅,但是,语言文字母亲,以她最源泉性的土壤,依然在呵护着那些抱着诗心,来到她身边玩玻璃球游戏的孩子。而且,还有一部分人,一边吸收古典清韵和哲思,一边融入现代化感性,去铸造自己的花园。



我将比较考察一些接触到的文本,试图去明确一些词语在现代诗歌里出现的状况,明白这些诗人在现有条件下,如何去打造和经营现代汉语的边城。
人类的诗性和诗歌经验,原本道理简易,但是,历史呈现出反复的变易,现代人无论如何没有必要如明末巨匠们那样,精通草木山水和纸墨版本之情韵。我们采取一个捷径的办法,会在现代诗歌里创造出可以触摸的属于精神的东西,具有千奇百怪的色泽质地和纹理。
在这个信息时代的洪荒,依然存在着远古洪荒里的诗歌美学和精神的淘金者。
我们都是在运用失去水分的词语,粗陋的文字,去经营一个水晶般的心灵宫殿,这个情形想起来都匪夷所思,但是,确实我们获得了准许,并且在这种近似诗经时代的现代远古,也会出现一个崭新的风景线,在构建一个未来。
可以这么说,现代汉语诗歌的这场类似诗经时代的暗流,其实,在整合我们民族文明破碎的内心,去获得新的现代生长点,也就获得思想和道德的一次启蒙。

语言文字,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传达着道的信息。
我们没有时间去打开那本古书,哪怕窥视这个庞大体系的一个窗口,但是,道却是简单的东西,德也只有约法三章,我们发现其实粗浅文字的锻炼,也可以烧制瓷器。


轮回的马的两个练习


《》

一个人爬上他的对面,宽大的视网膜里
我们制造的影子总是隆隆作响
“这些事物并非直线的”
它再三出来,给你种冰凉
父亲去世一周了,你只是平静地
提提自己松垮的裤子


《》

我说出“感谢”这个词,就有人飞快递给你
一张纸条,想想这个“绝望”
父亲用陌生人的语气,“拢开这些刀”
他的军用布包里,一个人的影子总是遥遥伸向门闩
“得把她搁在书架’
十月了,我们只能坐在植物的脚下
看更多的父亲安宁死去


轮回的马,诗歌网龄很长,6年以上。他好像没有什么高潮,也没有低谷,总是那么写。他是一个敏感的人,生活中的情感创伤和人生际遇,都转化成内敛的文字。
翻开诗刊50年代到90年代的诗歌,大部分都是抑扬顿挫的高音喇叭,词语是一种过分热度的大词,象满脸通红的螃蟹,意义被激情过分夸张。帕斯捷尔纳克在《日瓦戈医生里》谈到苏维埃政权建立之时,作为俄罗斯知识分子对那种斩钉截铁的标语式宣传语言的惊诧和不适。他在那本书里,深切怀念着俄罗斯文化敏感的传统。
帕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是一部总结作者本人创作经验、研究俄罗斯和世界上许多文学大师的创作活动、探讨文学创作的过程、方法和目的的美文集。第一篇《金蔷薇》写一个中年人爱慕一个女生,但是很穷,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她,他只有整天在废弃的金沙里淘金,经过很长时间,最后,终于积累下足够的黄金打造一个金蔷薇送给心中的女神。
那些空洞的激情,斩钉截铁的大词,随着时代而成为历史。诗人们的语言呈现出内在客观的敏感性,这样一来,人性的真实性探索,才成为诗歌的一个公认的逻辑。

轮回的马,有很多练习帖子。这里选两个标本,考察一下。

第一个练习,诗歌场景发生在视网膜,这个就属于感官的微观世界。将情志置于微观感官世界去呈现,象显微镜一样。我们制造的影子总是隆隆作响,人的心念妄想的河流,如大川奔流,没有止休,人越静,越会放大那些杂念纷飞,影子轰隆,这个属于静修体验。诗人,能敏感到这些常人感觉不到的心念影象的轰隆声。这些事物并非直线的,不是那样明确的真理,而是人类幽谧婉转的情感意欲的内在冲突。宇宙根本没有直线,生命也全部是曲线。生存的煎熬,存在的困惑,这一切宿命悲哀,冰凉入骨,父亲去世是一个突显的冰凉,而我只是在周年里提提裤子。

轮回的马,诗歌语言沉入到事物内在,用显微镜的视觉去观察和感受主客观世界。他的词语,在自己诗歌特定语境中,具有古物的包浆,这是一种很有诗歌阅历的词语碎片化。而作者诗歌情志的幽谧,更让我们感觉到诗性心灵的成熟的情谊

第二个练习,当我心念中,一旦萌生感谢,或者感恩,就面临着一个绝望的悖论。本来,感恩,属于一个宗教词语,但是,我却常常看到整天感恩挂在嘴上的人,他们文化底蕴的欠缺,诗性灵魂的未开发带来的愚昧。感谢,也一样,如果过于热度化,同样与绝望相伴。所以,人伦礼仪,总是在距离中尊重对方,对万物称你,不是带着自私内核的感谢所能达到希望和拯救。父亲用陌生人的语气,“拢开这些刀”,诗歌里词语去情感化和意义化,将诗歌整体智慧内潜,象凝听内心的先知一样,冷处理世界关系,才突显一些有意义的价值经验。因此,得把她搁在书架,沉淀为文化含量和诗歌含量。父亲,才安宁死去。父亲,隐喻着我们精神之依靠和归宿

轮回的马,诗歌里出现的词语,都在他营造的诗歌意境世界,幽谧的情欲和意欲世界,安置运作,失去了日常所代表的音义,它们意境不是过去的词语,而是被烧纸成瓷器的瓷土。
词语的碎片化和诗歌的玉化,是同时发生的。
诗人,就像一个匠人,和泥,造型,烧制。如果器皿的泥,没有调制柔软,还是生土,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黄昏》

文  公子小黑




《黄昏》



木鱼敲打着经过石桥

我敲打你的木纹手背

锦鸡的胸毛护住心跳
前面是布满坟茔的村庄
麦穗像一盏灯笼,蒙着时间
你走过我的星座,投下一层土地


现代汉语诗歌与古体诗歌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它是通过意象 通感和隐喻来操作词语的,与西方印象派,超现实主义 存在主义 结构主义等艺术哲学流派关系密切。这种现代诗歌探索,会折光外在世界,也会沉入内心隐秘世界,而且,词语本身具有自身生命,得到变异性发展。这一切将导致现代诗歌创作本身的漫无头绪,一种深刻的时代混乱。

不过,随着诗人创作时间的推移,逐渐熟悉词性,开拓出自己诗境的一个空间,这个诗人的诗学文化空间里,混乱将得到一定的治理,并且呈现出精神韵律----一种内在的逻辑音乐,诗歌外形也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固化,色泽硬度等外表特征,随着精神的凝固,也逐渐体验出来。

每个诗人,在创作过程中,都会突显自己的文化和艺术存在本来面目。也就是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延伸到方法论,历史观和美学,这样一个诗学母题,无论你怎么变异,诗歌如孙悟空逃不脱如来手板心。
而且,诗人们背靠时代,也在自觉吸收传统文化的生命经验,引导创作向诗经和传统靠拢。

古体诗歌系统和现代汉语诗歌系统,好像两个城池,中间隔着长江。
但是,大桥在修建之中。
正因为,这是两座隔江的城池,所以,他们还可以属于一个大城市。

公子小黑这首小诗《黄昏》,整体意象与古典相似,但是,出现了变型。寺庙木鱼钟鼓,烘染黄昏,这是运用木鱼写诗歌的中国诗人的特色

我敲打你的木纹手背

第二句,一个空间转换,意境转身,往人体感官上走,这种内化潜入的写作,几乎是熟练诗人的一个常识。诗歌空间于是得到有效拓展,诗歌情韵两句就被规定和塑造。

锦鸡的胸毛护住心跳
前面是布满坟茔的村庄

三,四句,在前两句基础上,进一步节律地行走,如古体诗歌起承转合如出一辙,但是,词语运用的方式,意境融入诗人独特的感觉和理性。诗歌往内在走,往辽阔空域走,精神韵律和音乐韵律,起得某种神秘和谐,词语都是活生生的

麦穗像一盏灯笼,蒙着时间
你走过我的星座,投下一层土地

五,六句,依然遵循前面诗行间的韵律,词语翻转中,递进到时间,星座和土地,这几个词语的终极意义,统摄了诗歌黄昏的神秘内涵。这是一首形而上学诗歌,一种面临生死的诗歌思考,这点在木鱼两字出现的时候,就被暗示。而整首诗歌,却被行走变化翻转承接的性感词语,营造成一个美丽的心灵首饰。诗歌,最终不解答任何人生难题,她只让你能在美中栖息。

小黑诗歌里的词语,原词进行了去内容,去情感以及抛光 固化等处理,成为他诗歌里很乖的兵卒,以各自残留的个性,编织一个花束。这些具有组织秩序和洗脑训练的兵卒,组成一只非乌合之众的小部队,很强悍的特别行动部队。
这就是公子小黑诗人,诗歌里呈现的词语碎片化和诗歌玉化的一角风貌。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位女诗人贝里珍珠文本的情形

熄灭夜晚/诗歌

文  贝里珍珠

巨大的黑暗,与细小的黑暗
源于走钢丝的你

你,
捧出体内的浪花翻涌
这样以岛屿的方式进入或者占据
一位丧失船只人的视线
之后,火摧毁,火

是该:用黑验证黑的时刻了
撬开黑暗——缝隙
露出真相

你把生活在一只药罐里煎熬
抽取瓦罐下火红的信念
然后,熄灭夜晚

乌云或者投影
   
一块膏药或者告示
张贴在天空

那个自诩死过一回的人
丢弃了煤,捡回金子
这是个漫漫冬夜啊

你放弃金子,点燃煤
照亮暗淡的尘世

反正面

前半生,走了太多的夜路
一直没有遇到过——鬼

鬼?依然只是个传说

后来,路遇一些投石问路的人
将你砸向井底
你开始安于坐井观天
与一个水鬼——举杯邀月

打击乐

你怀抱一只打击乐。有风从海上来,
一只蝴蝶也随之飞来
时光与生命的隐喻,皆在其中

你听,潮汐在打击乐上的奔流
花开花落,尘雪相生

当一面镜子在你的面前老去
你的打击乐继续发出凄怆之声

不曾驯服

一些语言在火焰里,还有一根鞭子
在抽打灵魂里的夜晚

    雨水里
你会看到灰烬,鞭子鞭笞过的痕迹,以及磨刀石上
迸发出的火星

“你在用你的灵魂磨刀”

一些黑暗和一些光芒,会被驯服
而你依然倔强的站立到
死亡……

旧器皿

旧器皿
只消望上一眼,就会感觉内质的疼痛
一些从容,在马背上无声滑过
马鞭,包藏祸心

一段段往事在不断地熄灭内心一盏盏的灯火
你注定会走远,消失……

你与旧器皿
在时光里——形成疏影

2014/12/23




旧器皿
只消望上一眼,就会感觉内质的疼痛

贝里珍珠的诗歌,显示出她灵魂诗境漫游的辽阔和激烈,“巨大的黑暗,与细小的黑暗,源于走钢丝的你”,贝里藏珠,从一粒米大的上帝的沙粒种子,营养浸润和培育,需要岁月漫长的怀胎,这是黑里的精微蕴育,一个黑夜里成长的奇迹。当我们打开贝壳,见珍珠包裹的肉,全是鲜红的。
玉化现象,再贝里珍珠诗歌里,呈现更自觉的美学行为,黑夜里的真相和珠光,从个体情感,扩展为人类群体意义,她的诗歌智性覆盖面,企及民族生存和生物史学层面,当然,就触及到文化思想史和社会变革的一些源头意识,

你与旧器皿
在时光里——形成疏影

贝利珍珠诗歌词语,从日常词语里脱身,具有文化思想历史意蕴,并且在一种沉香里进行隐形灵魂的独白。
精神的宫殿,呈现出的结构构和色泽,必然有诗型的外化,形式的美与灵魂的美和谐一体,她的词语碎片化,属于沙粒和肌肉的黑夜碾磨,诗歌玉化,属于灵魂与民族文化历史的血肉粘连。


我们再来看看女士人李明月文本。

那人,没有露面

文  李明月

一座山,会在一个时间
打开门,我守着唐朝的风
那块石头,经过了晨钟暮鼓
已经磨成了,那堆土
经过了反反复复
悟出了火候,一匹马闪过的远方——

我在石缝间接上竹片
看着水,一滴滴
顺着自己,流进陶罐
我要捡一些干枝,把水煮开
泡一壶茶,学那人
常来我的梦中演绎的
泡茶之手,如舞白云
如揉太极,那种静中之动
一阴一阳,每一道茶
飘出了,不同的花香、蜜意
五种味道,茶曰:五行
水的纯,把事物的芳香
用不同的温度,一层层表达了
再加一节干枝,用文火
“从大山深处领回自己,一滴滴,一点点的……”
现在,我有了足够的耐心

那人,没有露面
2015、1、2

李明月以道学实践,进入到一个古代隐逸的时光。不过,她依然在耕耘着艺术田地,眷恋着诗性栖居的精神内造。她将情思散播于自然山水,智性游走于暮鼓晨钟,目光会停留在米虫,瓢虫,一点点,用文火清炖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的肌腱,轻描淡写,给你一个惊喜。她的词语,内敛为一个传统道学体系,生命修炼之中,玉化为一种晶莹喜悦的水晶。
她诗歌语言,没有激烈冲突的硝烟,飞翔扑腾的壮怀,只是一个终南仙子的几乎失去阴影的存在,一种自然匀称的呼吸,这中境界算是诗歌的幸福。


由于时间精力限制,我不能考察太多文本,最后,用台湾诗人雪砚诗歌作为一个例子




山居笔记




◎ 雪砚




1.
多年来,我只能从时间的裂隙
听到那些狂妄的对着铁网辱骂的声音
今夜的月亮特别皎洁
我看着一群囚犯,从水中静静返回天上
2.
一只蜥蜴回头
诋毁人世的眼神,凝视来时的路
月亮吐了吐舌头
偷偷带走
我对美德的想像
3.
离开她的唇
岁月钻进了我的喉咙
繁华把她的名字念了十万遍
剩下几声咳嗽,在唐诗丶宋词的山坡休憩
一片枯叶呼啸而过
烟丶长烟和碎散的烟
把回家的路堵了
4.
向五号公路走去
宛如铝罐的声响,拒绝北风的肆虐
不再为了苍莽的野猪丶野菊头上的传说
墙上倒挂的钟鼓,以及走过废园旧楼兀自梳妆的女子
一条蛇,在心里蠕动
奢侈的射穿边城的禁忌与早市的暧昧丶倥偬
5.
雪虐风饕 
爬过一座山的眼睛,流亡到另一座山的耳沟
荡妇的秘密,隐匿天上的星
却怂动地下的河流
6.
睡吧!人生是恒久忍耐……







雪砚诗歌,是一种流动的音乐。词语,都赋予了音符的动感,在传递和过度着诗歌整体的精神悸动,那是一套太极拳,行云流水,开合虚实,在观者的眼里没有某个架势,只能感觉到一个太极变化的气场。
高山流水,琴台知音。音乐,乃词语碎片化和诗歌玉化的流动形式,山水建筑,模拟自然最高境界
我在《涛声依旧------雪砚诗歌的音乐美》拙文里已经赏析过这首诗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阅读。
[ur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36c670102vi34.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36c670102vi34.html[/url]


结语

由于本人论述涉及到一个现代艺术困境和发展方向的庞大体系,需要象达尔文采取动植物标本,游历世界,沉淀构成,才能形成一个理论构架。这是一个开放性的课题,需要积几代人智慧和汗水才能厘清。我只是管中窥豹,抛砖引玉,所以,不便给与一个总结性的结语。
我只是想给那些辛勤耕耘在现代汉语诗歌园地的诗人,一个小小的建议。

今天,是情人节,现代汉语诗歌几乎没有名利可言,对于大多数诗人来说,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打造的一件心灵首饰,一枚花费自己毕生心血赠给心中女神的金蔷薇。
六祖得法后,五祖千叮咛万嘱咐,“逢怀则止,遇会则藏。”。六祖隐于草蛮,混迹猎人之中十余年,遇到因缘方出来弘法,禅宗法脉,花开五叶,广播寰宇,恩泽华夏。
诗人们见到语言之雪,进行心灵秘境的宫殿建设,虽然不比得法,但是,也属于一个人间艺术心灵干净之地,所以,需要懂得在社会上生存,有自己的巢穴,藏很重要。
我们要亲手将这枚金蔷薇,送到心爱的女神手中。

匪石 發表於 2015-2-15 23:49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2 編輯 [/i]

这个该挂上去。

[b][url] [img] www.13822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R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R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2-17 10:05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2 編輯 [/i]

上去,等这几天忙后再把近来的一些想法发在你这个帖子里
问好花下,新年快乐

[b][url] [img] www.13863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W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W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家园北望 發表於 2015-2-17 20:15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2 編輯 [/i]

越读之越痛苦,为诗歌。欣赏了。

[b][url] [img] www.138219.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5-2-18 17:40

[b]回復 [url=http://lunhdma.joinbbs.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8177&ptid=3200]2#[/url] [i]匪石[/i] [/b]


   问好匪石兄,新年快乐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5-2-18 17:41

[b]回復 [url=http://lunhdma.joinbbs.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8185&ptid=3200]3#[/url] [i]轮回的马[/i] [/b]


   问好马,新年快乐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5-2-18 17:41

[b]回復 [url=http://lunhdma.joinbbs.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8192&ptid=3200]4#[/url] [i]家园北望[/i] [/b]


   问好,新年快乐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5-3-9 10:20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5-4-27 04:34 編輯 [/i]

读了,深受启发,衷心感谢!!!
问好幽兰,喝茶

[b][url] [img] www.406.cc [/img] [size=6][color=Red]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color][color=Blue]网络赚钱去SO娱┪乐┪城: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5-3-16 23:51

问好这样,喝茶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