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1-29 23:33

死句,或活句集(添加中)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9 編輯 [/i]

1、端午前后
人,是地球上最伟大的经历
虽然个体的人总得患得患失
一百年也太短暂
广场上,风景树下,月湖旁,飘着三三两两的人的脚
人身上的体温在近两个月的反复中逐渐上升
月后(雨后)的夜风推动沉思的肉
内在的生活?我将看到我的所有
好的朋友,不是那个最能知晓你的,他在你的身边
发现你,折腾你,他有必要的冷眼
好的阅读?它不会总是驱策你的感受力向前
它不是最必要的发现
它与你的表面会合
我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
我不会再见到河西的那块城区了,昨夜,我曾见到一人
携带子嗣漫游
2、有限的汉语
自夜色中来,回到台灯下
自小儿的呼吸声中出来
自妻子的一二句梦呓中出来
愿一切人,一切物;愿兴华路口
愿东方红超市前的旗杆
都在睡梦的眼睑之下
偶然的发声都是流幻之因
十九世纪的围炉夜话,转身就是
读网页,翻微博
我却成无能发声的那一人
思忖的更多,更擅长于坐拥愁城
你瞧,境内的水系化为穆王的天马
一曰赣江;一曰孤江;一曰禾水
它们在我的脚底下呼啸
那周游西土的最为虚妄的秀士
不过是看到了有限的汉语
3、在熹园①
在熹园,少数餐馆和军营山隧道配置的锦屏路上,绿壁
耀眼的绿色光摇晃,使时间推移
一个地名,戏中人物倾落:一些成团的土
一些热望,一些零星的粉色石子
在熹园,生活的某一阶段,大圣和我从旅舍出来
无意把行人的面容,或者他们个性的任何外表迹象
留存于记忆中;纯粹为陌生吸引
似是万念俱无,百无期待
在熹园,醒来的词为空无之花戴上
徽派漆,层楼,回廊;我在树荫下翻读《重点所在》
水边,手执折叠小洋伞的她
肯定了星江河梦幻、翠绿、过度的一面
但是,壁虎翻转白而冷的肚皮吸收花下阳光
观景台上划出纸片线条和无心智词语
取悦于自己的窥视,如同对自己进行一场郑重的拜访
老男孩们汇聚,登幻觉之舟
但是,各种绿的反射往返于不安之中,人也不是光亮之物
而是绿的某种遥远的历史性的呼吸
活在遥远的生活中和活在隐名的生活中
连着日常生活的恒久幻影
但是,整个峡谷般的婺源;街道上
漂流着浅淡的不宁的真实
那里,房子,酒店,石头,峡谷春茶,街头小广告
每一处的事物都有其他事物的痕迹
①  端午,应龙安之邀参加“大鄣山诗社成立暨龙安诗歌个人朗诵会”,遇胡新开、胡锵、金宇迅、詹广信诸诗友。
4、下午之光
下午的光在植物上绘画
一个女人从长脚的甜蜜之径上出
红玫瑰般的人,声音
技艺之风进行天蓝的溶化
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
毫不费力地品尝,同性友人
往返于流血的唇与神通奇迹之间
哀叹这些圆润
而无助于忧愁
另一处,错觉,更可慰安
这一回,恒星长满了另外的公园
心渐静时,她的露水情谊
解决了闲聊时的光明音声
“他于樱桃小嘴间宴坐。”
“他于樱桃小嘴间宴坐,遍满虚空。”
5、夏天的花朵不远
夏天的花朵不远,恐惧心建造循环
比啤酒和汽水的味道更纯
昨日女王已尝过小丑的红唇
在月亮湾小区,雨水刚停
护栏的缺口处堵一辆福田欧曼9系自卸货车
植物身上的舞蹈元素随机混合
夕阳,橙红夕阳拖着短短的光晕晃动
瘦小的、静止的黄昏幽魂
发现自己的恐惧
它招来亡灵佩索阿,这个借多重身份而沉思的人
封闭、反感。认可神在
尽量接纳。更好地促进安宁
更好地促进温柔的中性美学
6、我被它的隐喻吸引
那不是静的物,不是真相
我只能说空气在身体之外响着
是怜悯?是时间?不!是印象
是简单之噩梦。我只能说
以至命运不能完整的表述自己
蠢蠢欲动的某些现实;我只能说
我说,在它的上面,语言就这样忽然而过
——把无力的陈述掩藏
但是被隐喻带走的微妙声音
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帮助
关于在,我说;如今却只有索然寡味
祈愿,小黑暗和征兆
7、午夜茶
交谈着,午夜茶。在安宁中
被孤立起来的语言进入一人
而黑暗中,沉默的个体,它美
它简单;它又如何更接近灰色的忧虑
8、把时间性带走
花束枯萎尘埃,整个房间如一平泽
听觉里的影象纠缠必然的忧虑
把时间性带走?把悲剧性带走
空气中血液划出紫荆,孩童隐喻哀怜而宽缓
而声音,声音在花柱上微笑
我只能简单地说它美
对于虚无,敏感而惊畏
幻化为床脚边的气流
暗和亮,下和上,屋内的方对应屋外的圆
这一周来我迷于非物质存在的新流
幻化、虚无、归宿、普适
9、轻风入怀
轻风入怀,入林梢
它的句子绵延不绝
偏执言语灌溉极度富有的国土
遗忘中心廊架,有如忘掉纬线——
我们曾有的非意愿记忆
松散的、难以辨认的活着的对等物
黑夜会拆散白日
不记忆、不说出、懒得思量
日常生活中有目的的行为——
令人惊异,徒增伤怀
10、万物的形象如此迷人

昆虫的四肢吸附着夜色,事件无限
生命、写作和一切的事
不过是些平常的、飘忽的、晦隐不明的时刻
年轻时我自负而厌倦于镜中的身体
局限在经验的某个领域
割舍了人、物和符号的流动
万物的形象如此迷人,予人悲悯而无怨
我生于此世,感同身受,又如何能
将叙事的无聊感无遗漏地展现在一人的眼前
11、狂热之诗
一把钥匙,夜晚和蜜的法则
与天竺葵那样,紧紧地贴着它的对象
游戏,屈服于本质上不可救药的不完美
是否可以说,无止境的努力包含着什么
描绘仅属于本己的时光,更换表达方式
并觉得这时光也在自己的存在之中
他越来越远了,只是在
用一个符号解义另一个符号
用一首诗解义另一首诗
12、那时,我得以俯瞰整个敦厚小镇

我曾微妙地解析。露台下
荷花呈现一种状态,对着云层喊话
凝固的空间中来了一场秋凉
很自然地想起二十年后,偷窥而位移
你,或许就是可以阐释的市场社会,就是某个
脱离了生活的角色
在一首新制作的小诗里
有拜物的意味——人的位置、视线、对话——
都表现在词语的状态之中
那时,我得以俯瞰整个敦厚小镇
一组明天的、以游冶代替性爱的浅薄时间
13、8月27日,约见起凤兄,晚归
在起凤兄的个人工作室,一个小姑娘
带上门,转身离去
我们拿上两支啤酒,一盒烟
说什么呢,我们谈到
文长新病,书法之如
伯林眼里的一元实在论
匪石匪鉴,书事即人事
他起身将仲秋之水关出室外
浮光掠影的交谈何其之好
在101公交车上,新雨初歇
将近晚的天幕洗为更黑,云丛中
悦动无声闪电,云低路高
我看见阔别一日的敦厚小镇了
一簇更黑的墨色,数点霓虹
皇冠大酒店似惊风飘来
14、8月31日,琐忆

一人的一生要搬演多少场景
因为有活着的肉身和永动的心魂
地点不是地点
时期不是时期
暮色中,倾倒的黄麻将村子托在一片波浪之上
那位老人是谁,他在竹椅上像是睡着了
在水深火热的四个现代化的年代
在波浪的中央
一本《今古传奇》遮住他虚弱的双腿
呀!那时我正操着猫步轻轻走过
不激起一丝声响
15、钟情的少女宗教
屋檐下,阴影的界线在收缩
不顾自身的思量。光线?等同于焦虑
人总能成为自己所有的晦涩
几个人,他们钟情的少女宗教还未到来
呀!头颅从冬日的太阳底下出来,一再
否决自我的沉睡
迷人的却是年轻人可爱的大腿骨
如桦树枝般轻脆而鸣呜
16、二十年前
天明,形而上的需求居住其间
一只鸟的飞翔深化了这种意向性
二十年前,在朋友租居的小套房内
我彻夜不眠,无目的地注视电力公司内的几栋高房
预先设定好的亡魂不在此处
那是二十年前,每天都能年轻
常可略去普遍心智中的黑暗区域
17、虚无中年
虚无中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糖纸上出现细条状的封面小人,性
做为惯常场景重复出现
旧历年底的诗句
说的是具体的某一人,遑论时日永久
我已有四十年的时间来说人的悲伤
四十年,脑子空空,行走,什么都不想
“风光闪烁的人是老调重谈之作”(谁说的?)
空间,它一直伸向不能见的远处
路,野蛮状态的人
欲壑难填的人;长时间停顿,思考体现的禁欲
也行不通,不能让人得到安宁
18、更好的肉身语言
更好的肉身语言属于夜晚
那种在场的敏感
那种整体感上的缺失先于微妙传闻
白日告知了确切无疑的四周特点
城的废墟构造柏油马路,构造
鼓起来的干巴巴的社会图景
但是,我们的美妙疲倦呢
我们的渴念呢,如何藏身
应知它们无法用于社交,即便受惑于短暂的性爱奇迹
19、小丛书
在汉语背景中,接受并屈服
共享彼此软弱的肉
至多亦只能如臧棣般陶淬他的小丛书
实践伦理总可沦为对他者尊严和智慧的侵夺
为此,我倾向于抽象的、慎思的热力,它们
仅在少数的几个大脑中划出虹霓弧线
日常之花在言语的渊秘处折旋
用以拟喻非世界之真
而小径对着冷月叫起来
20、岁末象一群激流
岁末象一群激流,拼凑疾飞的心上人
装饰冷却下来的灰色
现时代,现时代;微风下阳光倾斜
一个人就是缓慢内陆,发出声音
我见如不见;当你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你不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或者说没有失去,早已被褫夺
莽撞人,佩风铃、盘空嬉游、饥色未改
21、幻世界
流体的带入者将他的仆从幻化
悲喜剧,被动性,爱与被爱
不断闪过非实质性的记忆,恰似过眼云影
日常生活的每一天均可称之为
没有名字,没有分别
并遭受甜蜜小词的否定性的压力
水之蓝如某种交合;屏蔽——
自我、个性,和性别
世界,不在眼前,是多重因素的消解
22、醒来
醒来,前面的黑暗中出现些微夜光
披衣,上楼,泡好一壶茶,在露台上坐定
脚下的夜声如风过小林海
拖长的尾音也在我的耳际,他人的睡梦边缘
一日又来,且要送走这旧历年的最后一段光阴
写几个字,抽一支烟
整个奇迹中年该有如斯物质
二者之延展再现一个奇幻时代
23、年夜饭,治鱼,偶忆
海宁人王国维曾有绝妙好辞: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一个王朝的倾没并不能使人悲怛欲死
那心怀子嗣之忧的人,他的消极之风有更深的动力因
天丧斯文
乌合之众,挟裹反文化的未来已经迫临
24、十多年前,在高桥楼镇,兼与大圣
十多年前,大圣和我
穿过铲开的315国道,到对面的摊点上去
在遮天盖地的寒雾中
高桥楼的初日如一张橙色光盘
十多年前,在中学的高墙内,我闲来无事
一整个上午,坐在操场的旗杆下
那里,一个老农,仅用一把锄头
就将掘起的树蔸机巧地盘剥干净
十多年前,患甲状腺疾病的校长夫人
在高墙内来回
如一块布帛隐现
她育有一个宝贝女儿,名曰郭利钦
十多年前的夜里,大圣和我窝在被子里
贪爱鱼水欢娱
窗台底下,高墙外,水渠边,高地上
招魂声的腔调增添了肉体性的遐思和悲伤
我们在黎明的前一刻醒来
四周皆静,集市内,打牛人架起了火堆
尽量压低的人声宛如梦语
几个活动的人形,试图更轻地放倒一块黑色重物
25、夜街
在敦厚镇的夜街上,俗世的野性
打败了流变的美德
孩童们的热望美而无趣
自电线杆上下来,双臂携轻雷之风
他们贴上阳光棚、屋顶
将黑色而迷人的柔软植物摘去
一百年也太久——蜷曲的钟情之物
创造的形式源自痛感的催迫
这清风徐来,触物无声
这巨大的月轮驱动光晕
于小镇的背面轻轻滚动
亦将游荡之趣涤除殆尽

[b][url] [img] www.13815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1-29 23:35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9 編輯 [/i]

近来写的不多,有些还未输入电脑。请诗友们教正。

[b][url] [img] www.13806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J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J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1-29 23:3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9 編輯 [/i]

年底了,有的事可放下来,我会陆续加上。问候各位。

[b][url] [img] www.13829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5-1-30 10:34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9 編輯 [/i]

人群和光线,一切都在静止,一切都在期待,然而一切都未出现
悬置在时光里的物件

[b][url] [img] www.13808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凹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凹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1-31 12:44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0 編輯 [/i]

加了几个:
17、虚无中年
虚无中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糖纸上出现细条状的封面小人,性
做为惯常场景重复出现
旧历年底的诗句
说的是具体的某一人,遑论时日永久
我已有四十年的时间来说人的悲伤
四十年,脑子空空,行走,什么都不想
“风光闪烁的人是老调重谈之作”(谁说的?)
空间,它一直伸向不能见的远处
路,野蛮状态的人
欲壑难填的人;长时间停顿,思考体现的禁欲
也行不通,不能让人得到安宁
18、更好的肉身语言
更好的肉身语言属于夜晚
那种在场的敏感
那种整体感上的缺失先于微妙传闻
白日告知了确切无疑的四周特点
城的废墟构造柏油马路,构造
鼓起来的干巴巴的社会图景
但是,我们的美妙疲倦呢
我们的渴念呢,如何藏身
应知它们无法用于社交,即便受惑于短暂的性爱奇迹
19、小丛书
在汉语背景中,接受并屈服
共享彼此软弱的肉
至多亦只能如臧棣般陶淬他的小丛书
实践伦理总可沦为对他者尊严和智慧的侵夺
为此,我倾向于抽象的、慎思的热力,它们
仅在少数的几个大脑中划出虹霓弧线
日常之花在言语的渊秘处折旋
用以拟喻非世界之真
而小径对着冷月叫起来
20、岁末象一群激流
岁末象一群激流,拼凑疾飞的心上人
装饰冷却下来的灰色
现时代,现时代;微风下阳光倾斜
一个人就是缓慢内陆,发出声音
我见如不见;当你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你不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或者说没有失去,早已被褫夺
莽撞人,佩风铃、盘空嬉游、饥色未改
21、幻世界
流体的带入者将他的仆从幻化
悲喜剧,被动性,爱与被爱
不断闪过非实质性的记忆,恰似过眼云影
日常生活的每一天均可称之为
没有名字,没有分别
并遭受甜蜜小词的否定性的压力
水之蓝如某种交合;屏蔽——
自我、个性,和性别
世界,不在眼前,是多重因素的消解
22、醒来
醒来,前面的黑暗中出现些微夜光
披衣,上楼,泡好一壶茶,在露台上坐定
脚下的夜声如风过小林海
拖长的尾音也在我的耳际,他人的睡梦边缘
一日又来,且要送走这旧历年的最后一段光阴
写几个字,抽一支烟
整个奇迹中年该有如斯物质
二者之延展再现一个奇幻时代
23、年夜饭,治鱼,偶忆
海宁人王国维曾有绝妙好辞: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一个王朝的倾没并不能使人悲怛欲死
那心怀子嗣之忧的人,他的消极之风有更深的动力因
天丧斯文
乌合之众,挟裹反文化的未来已经迫临
24、十多年前,在高桥楼镇,兼与大圣
十多年前,大圣和我
穿过铲开的315国道,到对面的摊点上去
在遮天盖地的寒雾中
高桥楼的初日如一张橙色光盘
十多年前,在中学的高墙内,我闲来无事
一整个上午,坐在操场的旗杆下
那里,一个老农,仅用一把锄头
就将掘起的树蔸机巧地盘剥干净
十多年前,患甲状腺疾病的校长夫人
在高墙内来回
如一块布帛隐现
她育有一个宝贝女儿,名曰郭利钦
十多年前的夜里,大圣和我窝在被子里
贪爱鱼水欢娱
窗台底下,高墙外,水渠边,高地上
招魂声的腔调增添了肉体性的遐思和悲伤
我们在黎明的前一刻醒来
四周皆静,集市内,打牛人架起了火堆
尽量压低的人声宛如梦语
几个活动的人形,试图更轻地放倒一块黑色重物
25、夜街
在敦厚镇的夜街上,俗世的野性
打败了流变的美德
孩童们的热望美而无趣
自电线杆上下来,双臂携轻雷之风
他们贴上阳光棚、屋顶
将黑色而迷人的柔软植物摘去
一百年也太久——蜷曲的钟情之物
创造的形式源自痛感的催迫
呀!这清风徐来,触物无声
呀!这巨大的月轮驱动光晕
于小镇的背面轻轻滚动
亦将游荡之趣涤除殆尽

[b][url] [img] www.13890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I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I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1-31 12:4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5-4-27 04:34 編輯 [/i]

多谢!

[b][url] [img] www.4646.cc [/img] [size=6][color=Red]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ヅ彩| 六合投ヅ注| [/color][color=Blue]网络赚钱去SO娱ヅ乐ヅ城:顶级信用ヅ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匪石 發表於 2015-2-4 12:2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1 編輯 [/i]

这些迟滞下来形成的折射、涡旋,都在指向同一个方向。我在等待它最后的澄澈。

[b][url] [img] www.138392.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陈建 發表於 2015-2-4 14:51

死句接近思辨,在诗中尽可能给予思辨于色彩,节奏,干润,我认为是必须的。

逸湖萧飞 發表於 2015-2-18 11:47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1 編輯 [/i]

表达没有问题,只是语言会把发现止于语言,应该放弃对语言的天然依赖!

[b][url] [img] www.13855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〆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〆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3-2 17:50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1 編輯 [/i]

加了几个:
20、岁末象一群激流
岁末象一群激流,拼凑疾飞的心上人
装饰冷却下来的灰色
现时代,现时代;微风下阳光倾斜
一个人就是缓慢内陆,发出声音
我见如不见;当你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你不判断,你失去不了什么
或者说没有失去,早已被褫夺
莽撞人,佩风铃、盘空嬉游、饥色未改
21、幻世界
流体的带入者将他的仆从幻化
悲喜剧,被动性,爱与被爱
不断闪过非实质性的记忆,恰似过眼云影
日常生活的每一天均可称之为
没有名字,没有分别
并遭受甜蜜小词的否定性的压力
水之蓝如某种交合;屏蔽——
自我、个性,和性别
世界,不在眼前,是多重因素的消解
22、醒来
醒来,前面的黑暗中出现些微夜光
披衣,上楼,泡好一壶茶,在露台上坐定
脚下的夜声如风过小林海
拖长的尾音也在我的耳际,他人的睡梦边缘
一日又来,且要送走这旧历年的最后一段光阴
写几个字,抽一支烟
整个奇迹中年该有如斯物质
二者之延展再现一个奇幻时代
23、年夜饭,治鱼,偶忆
海宁人王国维曾有绝妙好辞: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一个王朝的倾没并不能使人悲怛欲死
那心怀子嗣之忧的人,他的消极之风有更深的动力因
天丧斯文
乌合之众,挟裹反文化的未来已经迫临
24、十多年前,在高桥楼镇,兼与大圣
十多年前,大圣和我
穿过铲开的315国道,到对面的摊点上去
在遮天盖地的寒雾中
高桥楼的初日如一张橙色光盘
十多年前,在中学的高墙内,我闲来无事
一整个上午,坐在操场的旗杆下
那里,一个老农,仅用一把锄头
就将掘起的树蔸机巧地盘剥干净
十多年前,患甲状腺疾病的校长夫人
在高墙内来回
如一块布帛隐现
她育有一个宝贝女儿,名曰郭利钦
十多年前的夜里,大圣和我窝在被子里
贪爱鱼水欢娱
窗台底下,高墙外,水渠边,高地上
招魂声的腔调增添了肉体性的遐思和悲伤
我们在黎明的前一刻醒来
四周皆静,集市内,打牛人架起了火堆
尽量压低的人声宛如梦语
几个活动的人形,试图更轻地放倒一块黑色重物
25、夜街
在敦厚镇的夜街上,俗世的野性
打败了流变的美德
孩童们的热望美而无趣
自电线杆上下来,双臂携轻雷之风
他们贴上阳光棚、屋顶
将黑色而迷人的柔软植物摘去
一百年也太久——蜷曲的钟情之物
创造的形式源自痛感的催迫
这清风徐来,触物无声
这巨大的月轮驱动光晕
于小镇的背面轻轻滚动
亦将游荡之趣涤除殆尽

[b][url] [img] www.13865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3-2 17:51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21 編輯 [/i]

多谢各位留言,新年好!

[b][url] [img] www.13836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Z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Z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牛伯一 發表於 2015-3-10 12:32

很有哲理的样子。

上接冰天 發表於 2015-3-17 22:07

多谢楼上二位来看并留言。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