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4-12-17 23:37

水月 王爷的月轮观【组诗】

水月 王爷的月轮观【组诗】

水月醉床


1】
太湖中央  碧莲千倾
小船的前窗  支炭炉   煨一锅清水鲫鱼萝卜汤
明月在船头   在湖心

张岱雪夜游太湖  白茫茫里独自笙箫
我腹欲深沉   看见象牙玉般鲫鱼肉
垂钓意念深渊

蒸气泛起  缭绕的缠绵
性感的锁骨  垂于帷帐外的瀑布青丝

2】
我与水月  相隔着阴阳
隔着地球的轨道  隔着8分钟的光距
梦里无数次伸手   探她浓密的花丛

也许这个床前的思乡曲  与距离有关
与生死  与肚肠  冷热   与
喧嚷的尘世   孤绝之花形影相似

亡国的记忆  沦丧的痛苦
好比水月醉床的样子  她性感的脚尖
弥漫着薄荷 柠檬  檀香
也是那天鹅的颈项    刺激着儿童残忍的触摸

3】
无需借助别的镜子  你已经能够将玫瑰感受
唯有这朵红色的暗香  浮动着雪夜太湖的魂魄
她绝密 高雅 脆弱  象一片云霞侵入味觉

昨夜的青梅酒  还剩一杯
唯有这青梅煮酒  祭奠往日和英雄

水月憔悴着  昏睡过去
一夜颠覆的情话   后庭花破
子曰:食色  性也  史记:
侠骨柔肠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元 缜
香艳诗和小说,写得好的不多,大多沦落下流。
写出人文市井的《金瓶梅》,写出情天幻海的《石头记》,皆为上品。
等而下之,《灯草和尚》类则为下品。


自古以来,文人骚客,哪个都会留些艳诗。
才子元稹更是风流娇客,除了那些振衣有声的风骨诗策,也有香艳《莺莺传》传世。


水月,醉床,玉体横陈,吹起如兰,声如游丝,命悬艳窟,想下都醉人。
但是,如何火中取栗,端出一道大菜?



水月的青梅酒

1】
那年初夏   军旅饥渴
孟德挥鞭前面的梅林   那统帅心中臆想的
甘泉  与兵荒马乱的岁月  万民安乐的愿望
一致沉淀在青梅煮酒的梅雨季节

江南  持续的阴雨  杏花开了
梨树开了  梅子未黄
月亮凄清地照着人间  照着青衫素面

水月也有过青涩   与粉红刺绣的风华
隔着汉水  男人  一个男人就这么呼唤着
浊流掩盖的诗经  里面深藏着青梅

2】
如今行走闹市  领略过巴蜀芙蓉的风情
才思念青梅季节  该死的芙蓉绿叶图
让世界失去了贞操  让江南琴书断了当初的弦

不要责怪沦陷的时代  鼠疫横行的
土地  即使在那样的乱世   也有人擎灯把盏
爱物赠人   人们已经无法理解上古的节义
头顶的天花板   确实青涩季节的水平面

诗神仙哥们曾经宣称没有失去自己的
人民  水月的隐忍也如天地同春

3】
徘徊在高强内外  在蒙古人的铁蹄下
勾栏谱曲  芳草美人  才子佳人
都是隐喻  都是地狱中有温度的洞穴

胭脂泪干  雪芹梦残
康乾雍盛世的糟糠  蒙着民族的双眼

但是  这本书被传颂着
水月每天梳妆   红日花依旧古老不变的容颜
即使黄河枯竭  长江断流
水月的意义   已经浓缩成一杯青梅酒






水月   王爷的月轮观


                     -----------无论如何  这个时刻玩赏是不存在的



1】
几千年来    人类举头赏月
中秋月圆桂香   海上明月  天涯此时
月光曲  即是思乡曲  也是摇篮曲

我们就是在夜晚   被宇宙中这个荒芜的星球
牵动着情感的潮汐  在与红日的对比中
掌握着时辰  内心的动荡  季节的阴晴

宇宙一直很神秘地诗意存在
于是  语言才诞生在洪荒里

2】
最初的语言  不是青涩和锦绣
也非鸟儿的歌喉  王爷的意淫  以及
思想  最初的语言是真言

当我们哇哇坠地  第一声啼哭
就已经预示了第一个宇宙真言字母:
哇  啊   妈      

那么,      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大明咒  以及蝇头小楷秘密符号   就镌刻在心轮
镌刻在明月之上

3】
心中的明月  与水中的明月
天上的明月  分离的  却是一个祖母
我们沐浴净身斋戒   然后端坐在这分离的联系中

无论如何  这个时刻玩赏是不存在的
因为分离的关联性  蚕儿吐丝的蝶变
刺绣  醉床的畸恋   都无法靠近本质

我们要将三轮明月  融合
融合在内心的海  无边的天
将繁枝杂叶  仔细剔除  让光明自然增长
水月才如同圣母   归来诗人的心房






那么,水月是什么?令你没完没了,好像一个精神宇宙?
是的。
镜花水月,乃佛教梦幻观。而我的水月,核心却是月轮观。
那么,红日,则是日轮观。

修好月轮观,有正式仪轨和方法。
而诗歌,则是一种艺术观想,需要照应时代人间的复杂层面。
所以,也是艺术大乘道的修法。
观照时代和命运,肉体和精神,现实和信仰。
冲突 调和 审美 迷恋 觉醒
人类诗学意义,生命的觉醒和观照。

在肉体的极致,就要返回精神;在精神的深渊,就要返回生活。
日月穿梭,从未停息。
生生不息,才是大道。

孤绝乃尤物极品,但是,平凡处才是道,琐碎日常,平庸花草,才真实反映着真理的侧面。
孤绝之后,就需要平常巷陌,紫燕归巢。
诗歌,其实就是主客观的反复揉搓,灵肉间的穿针引线,沉迷着,也同时警醒着。
诗歌神仙们从来没有将结论给出,因为,他自己本人就是反结论者。
这是一个令人痴迷的变换和探索过程。

诗歌艺术与别的艺术不同,她主要作用于人的喉轮,最后的开启,诗人身份的确立,还在于能不能死后,烧出两颗舌舍利。否则,就是普通人,歌喉无价值,文字皆废品。
收藏分享
00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4-12-18 10:5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19 編輯 [/i]

没上组让我沉溺,大约是对文字的捆缚性过强,还有一点是,理性上过了

[b][url] [img] www.138076.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木芙蓉花下 發表於 2014-12-18 15:46

我急着赶诗,写快了。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