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薛松爽 發表於 2014-12-7 22:03

弃婴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b]圆月[/b]
要成为一颗良心
-----世界,孕育了多少树木?
-----人世,交织了多少悲欣?
那无名之物在折磨我们:
暮色中河流融尽了一切
空无的山冈奔散了虎兕
我们最终,成为一枚带血的卵石;
我们最终,成为一道混浊的清流……
[b]看见[/b]       
我俯身
在压低的众生里看到灰发的慈母-----
岩石沁出盐粒
冰刃流水中沉浮
你端着土碗,告诉我你的病与
归期。暮夜的枣树枝桠弯曲
母亲留下了一封信笺
我拆开,看见点点的
黑色种籽。彤云下大雪弥漫……
[b]弃婴[/b]
哭泣依然无声
连深夜也是偶尔
登高无非醒来的一次引颈
你站在松树平梢
更清楚地看到自身:
比灰更白
比暗更黑
你这越来越小的人类
[b]黑白电影[/b]
小雪下来的时候
幕布停止了晃动
黑暗牢房的人们
传递着情报
将字条吞进肚子
刑场上,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雪子击打银幕
发报机滴滴滴滴
响个不停
牢囚们策划一场暴动
密麻麻坐着的头顶
都白了
多少年过去,它们仍然一动不动
监牢坚固无声
而大雪中的那场婚礼
依然没有结束
[b]耳鸣症[/b]
冬天了
我的了耳鸣症
我听到细雪的锯齿啸响
树木内部的一场场暴乱
白纸上月亮哭泣
一个母亲用手指刨着大地,一点点
挖开枯枝败叶
雕像的断手,又一次
抠动扳机。广场上,墨面
一张张走动
我听到遥远的监牢
囚犯们低头放风。集体咀嚼
黑色脊背上的清晰
风声
[b]白鹭记[/b]
那鹭群里一定有我。
在城边的泥流里
独立,沉醉
我是其中发灰的一只
翅尖擦燃火花
我是已经哑默的一只
当虬曲的砾石滚过喉咙
我生存于脏雪之中
觅不到自己的父母
而青草依然生长
雾霾中孩子依然哭泣
我们的头顶丢失了曙光的朱砂
我们的断肢缠裹着污血的纱带
那群落里一定有我。
当我飞起,隐忍的灰色云层之下
那水田明镜已经碎成了
一万张残损的脸孔

[b][url] [img] www.13820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ㄠ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ㄠ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4-12-8 17:03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终究是在缓慢下来,一些东西就要去点破了
上去,挂。。。

[b][url] [img] www.13831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〆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〆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老张哲学 發表於 2014-12-9 21:0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一组好诗!拜读学习!问好薛松爽诗友!:victory:

[b][url] [img] www.13865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ξ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ξ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薛松爽 發表於 2014-12-16 14:4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这些都还差点东西,也许是境界、深度,或者技巧,总之需要进一步修炼

[b][url] [img] www.13831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