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么么哒 發表於 2014-12-2 13:33

小城的雨(外一些)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那些红花都躲藏起来了,仿佛
要在下一个春天里寻找出头之日,报
一箭之仇。因为荒凉,也因为热烈
秋日的山头都被你霸占,为了整个山头
都是你的,你需要在暖阳与秋雨中
磨砺自己,牺牲自己
仿若我不来,你便要在山中寂寞,时间
给予你的,你都给不了我;我来后
你说足矣,足矣,便可以像个烈士
在某个雨夜,悄无声息的死去
一场雨过后
一场雨过后,仿佛我们都是
有过之人,新鲜的泥土被印上伤痕
尚未死透的枫叶似乎还不适应:蹦啊跳啊
而乌娃呢?他正把洼地的水踩得哗哗响
让他踩吧,最好把童年的时光都踩完
即便你喊一声,他也不会听
即便你声音再大一些,也不会
减缓世界的走神
竹林
所有的荒芜与热烈中,你独自青翠着
仿若一处秘境。这秘境中应该有牛哞
有小女孩的歌声。倘若落叶再厚一点
就配得上所有的赞美;倘若有一只鱼鹭
恰好在幕晚飞回,那它就是打开
这秘境的最后一把钥匙
总想写首禁诗
总想写首禁诗
要黄得迷人,黄到不可救药
像即将和秋天永别的雨
拥抱着,多么单纯就有多么暧昧
它们暗示的种种可能
足以让你失眠,足以和往事干杯
好像是这样的。必须
两点一刻,两点一刻的月亮
可以证明:我曾因它而照亮人间
枫叶
枫叶,这春天的卧底,红得
几乎没有肉体,让热爱深山的人
深爱你。即使有风,即使下雨,即使
世界潦草到失去信任,你也一路跟在身后
不要求,不声张,不让一枚果子坠落
池塘,仿佛满山的红都是含蓄的
立冬了。山里没有好看的阳光
即使北风也开始不恋你的好
你快要死了,可还在帮秋天扩张
你已经死了,可还在挑拨秋天与荒凉
你本该属于春天,本该在枝头生长
可是怎么办呢?幸好有旅人将你
拾起,寄往远方,寄给一个
没来得及留下地址的人
容许
九月,要容许有一片小黑暗存在
容许一片小黑暗中有一个人独自忧伤
这忧伤需要从boss手中借来时间,从天空的
腺体里借来眼泪,这忧伤像一个人的笑脸
尽管还有些许不足,却不必修正
九月,要容许有人离开,容许这
离开中藏有万千不舍。这不舍大于
离开本身,大于后来添上去的补充说明
这不舍像鱼儿是湖面的伤口
很长很深,却不必包扎

十月十日雨水茂密。哦,不不
一个人应该守住晴朗,守住秘密,像
秋日里被遗弃的老屋。越是空,越是欢喜
茨竹林里不要命的风,无方向的劲吹
吹着,吹着……
一朵花就老了,一棵树
就走完一生。但远远不够
我还要守住她的老,守到她
老得寂寞,守至她过来轻轻抱住我

云,轻飘飘的,它要如何演绎
天空的面容?又是如何跌入山林
成为一群哭嘴的绵羊?在幕晩,它们
都会失去飞翔的本领,它们多么着急啊
它们就要把自己葬送在这巨大的
寂静里,谁快来救救它们啊?
在小城的头顶,它们总是那样无所事事的
飘着,无所事事的整理妆容,出落得像
个谎言,如此苍白无力,却又分外健康
正如廊椅上的那些老翁,他们无所事事的
哼唱,无所事事的枕着云朵打瞌睡
日落西山时就回家,天亮就起床
他们和云朵一样,幸福到忧伤
下雨的时候
下雨的时候,我们就能做回木头人
就可以不说话,不使眼色,就可以给
你和窗台留更多说悄悄话的时光。或许
只是你和微风同时碰了枫叶一下,它就
走完一生;或许只是枯木和土壤同时遇见了
你,它们便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些孩子
悲观而可爱。美丽而心善的姑娘,如果
你恰好经过,请采摘走它们吧
下雨了
下雨了。一个人就能变得干净一些
像围困的森林逃出鸟鸣,像墙角
不爱说话的罂粟突然就开了。在小城
似乎没有比下雨更大的事了,新生的
印痕被抚平,刚来的夏被冲淡
而你喜欢站在窗台,看各色人对待
雨的姿态;你习惯对着一个女孩白裙角
越来越多的泥痕出神,尽管你知道女孩
早已走远,小雨早已停止不下。月亮
升起来的时候,你越来越黑暗
虚构的中秋
在幕晚,雨是惹事生非的
可人儿。一边敲着窗台,一边
打落秋叶。而寄居在远方的圆盘
是无辜的,它不是有意躲进云层的
更不是有意让漂泊在外的人,尝尽
思念的新鲜和苦涩。就像我并未
读出一棵树满腹的心事,一棵树
也有回归山林的美好愿望
再次写到雨  
小城以南,雨水是活跃分子  
没完没了的和瓦片说话,说晴日里的  
忧伤,说夜晚的静谧与安详。仿佛没有雨  
小城就是单一的,行道树不愿摆出忧伤的  
姿势,行人不会急急忙忙,更不会有人  
在桥上举灯观望。一旦有了雨,什么都  
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一个人在走廊里  
就能听成地老天荒
周年记
在阳光下离开,在雨水中归来
对一座城池抱有极大的信任,略等于
对一段旧时光存有非分之想。在六月的驻点
作为一片不能回头的叶子。于泥土,拥抱
是新鲜的腐败;于枝头,离开是甜蜜的陷阱
我们喝酒,我们拍照,我们不要命的回忆和憧憬
而在周年的当口,在快要相忘的江湖里
我们等待下一场重逢的雨水
不说永远,不说再见
在小城生活
在小城生活,就是和阳光
交换体色,和花朵笑成一片。就是
陪一滴雨一起孤独,同夜晚的东大街
陷入更深的安宁
在小城生活,就是
和清晨相拥,和最后一盏灯火
一起熄灭。如果你来小城,一定要
听风跌落窗台,看信鸽送回讯息匆匆飞走
在小城生活,除了遇见
一首好诗,没有什么再值得
让人欣喜的了。在小城生活
我们可以相亲,却不会再相爱
小城的雨
小城的雨多么懂事啊,它非要等到
孩子们睡着了才会落下来;小城的雨多么
健忘啊,它总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其实
小城的雨是被冤枉的,它不是有意躲进
瓦罐的。走在雨中的人并不着急回家,他
要把裤腿上的泥泞在荒芜中晾干。如果你
恰好凑过身来,就会有一只青蛙咕咚一声
跳进河里,而这时雨更大了
观披雪瀑
我不知道为何再一次走近你
拾级而上的负重,空绝山林的鸟鸣
还是姚鼐留下的诗文?就像我知道的
也未必能说得出。而岩石是背景,你有
银屏乍破的本领。我不知道还能停留多久
还能贪恋这人间美色多久
就像这春雨马上就要走了,就像这
宁静终究会被第一声鸣笛惊醒。而我
不能忘记:你出落得如姐姐般动人
等你归
你误入围城,尔后跌撞
雨水更是不请自来,你有悔避之嫌
三月是春风的天下,你栖于崖壁之上
等待滚石为你撣去尘埃,你有危险之美
我不断呢喃: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呵,当别人问及你时
我会说玉兰花白得让人心烦
三月的江南有着粉色的忧伤
寡言的云朵能否找到日幕西山
我一直在想象
再过一座桥,就能听见蛙声了,你不能说
这是静的极致?再翻一座山,就有灼灼的菜花了
它们热情、好客,正模糊着两县的界限
春雨过后,那些水声就清澈了,仿佛你朝空中
抠一下,就有水珠溢出来。那些有年月的埠头
那些来了又走的男女,仿佛与三月都有过约定?
如果再往下一点,就能遇见不奈闲的水鸟
它们成群结队的在练习健步,像小时候
我们玩瓦片拍水。沿着漏下来的树影看过去
有虫子不停的飞出来,又飞进去,好比
村口那不见底的枯井。如果你动一下手指
就有桃花落下来。假如你坐到那树底下
你就是花瓣或书生,你就能牵动剧情
我想成为一株桃花
如果走得足够远,你就能遇见一株桃花
它不在溪边,不在崖上,它浅居在庙宇之内
它不是和尚,不需要每日打坐、诵经,便能
被雨露感化;它不像杏花,没有孱弱的姿态
没有出墙的欲望。它只是等着,等着
阳光偶尔照到身上,偶尔有陌生人到来
说一句:咿呀,你看这桃花鲜艳得明朗
而喜雨是知道时节的,桃花也是有生死的
在化作春泥的那一刻,有些信念也跟着
掩埋于三月,就像一世远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久远
我们又何必执拗的扛着巨石上山。在桃花面前
我始终觉得心上有尘,我不停擦拭
一生中后悔的事
这次不说南山,不说梅花
说说一生中后悔的事。你的黑皮鞋
被雪花染得更黑,你的泥泞被雨水重塑
你的脚踩空那截松木梯子?仿佛我们
都点头允诺是这样的,仿佛我们
都是故事里的局外人
当风拂过脸庞,当那些水草还在
油油的捉迷藏。竖笛往事依旧
在远处歌唱,努力记住的人
早已模糊了样子。一生中后悔的
事:未能在暮年陪你看晚霞
绝处未必逢生
雨水还是如约而至,而窗台
早已易了心情。也许悲伤总是
轻而易举,落差又何尝不是峻美
当花香被吹至颓废,信鸽
送来谎言匆匆飞走。我的苹果
在把最后的时间计算,最终
还是落在了你的梨园
甚至桥上飞驰而过的车辆
让这些低矮的房屋显得更寂静:
正如黑夜模糊着视线,定让
某些棱角清晰可见
老了
天空已经很老了
老得不愿意再蓝了
雨水已经很老了
老得不能再灌溉庄稼了
大地已经很老了
老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就连我们,好像也很老了
老得再也想不起爱情了
日记
(1)
秋深了,一个人的脚步
就会放得更轻。一些猝不及防的
声响,也许就是生死的距离,好比现在
那些没有肉身的云朵,从未在意我的忧伤
怎么办呢?须自备雨具和心情
落叶森森,泥土静黄
嗨,亲爱的,如果你还不来
我就好好打扮,把自己埋在南山上
(2)
十月行至尾部,我依旧未能,未能
叩开秋天的唇齿,和流水作一次安静的
交谈。那些漂泊未定的落叶,它们很自私
从未向我透露远方的样子
一如既往的橱窗和面馆,我能说些什么呢
要么好好生活,要么像棵老槐树——
腐烂吧。如果你恰好路过,看到我身体里
长出蘑菇和蚁穴。哦,亲爱的
不要惊慌,轻轻搂住我,像
雾气搂住清晨一般
(3)
秋天的旷野多么安静,这是父亲曾想
守住的田园,如今剩几个稻草人狠心的
要把自己站到瘦骨嶙峋。十五的月光
像面镜子,照痛了自己,也照彻了
家乡的孤独和冷清
面对生活,一个人要退到哪里
才算功德圆满。退到海角天涯
退进时光深处?不如做条河流吧
忘记身份和属性,一直流
一直流,东流总会到海的
(4)
事情由难到易,由少到多
我能怎么办?屁股锲在板凳上
手也动,脚也动,像被倒置的乌龟
一副单纯无辜受委屈的样子
期间我可能去倒杯水,上躺厕所,见几个人
或不停的嗯,点头,被投诉。回到座位上
我立马把上段时光掐掉,继续像乌龟一样挣扎
有时回到家,我会想想那只乌龟
我似乎没有它坚强开朗
(5)
闲着无聊,不如做爱吧
你一下,我一下,祖国的高楼
因而在天空下肿胀。亚麻色的雾霾
在我头顶上飘着,像是在使障眼法
原来黄岛石油管道爆炸了,网媒上还说
死了好多人。这才想起我已很久没看
新闻联播上的好人好事了。记得那时候
我的祖国还不断给非洲人民援助——
修铁路,铺管道,帮忙开采石油。现在想想
都害怕——未来某一天,沉默已久的它
会不会突然开口说话
(6)
每天下班高峰,电梯都会一晃一颤的
头顶上有时一盏灯亮着,另一盏忽明忽暗
像电影里的恐怖片。哦,不,美国大片里
两盏都是亮一会,全灭了,又亮了,又灭了
从拍摄的角度看过去,电梯会加速,无人知道
下一秒它会停在哪里,但你不要指望故事
就这样结束,也不要希冀电梯有弹性
这时候我就会重新考虑和世界的紧张关系
明天我会不会被风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里只有工作没有爱情,只有业绩没有人味
只有失声的乌鸦陷入白茫茫的一片,而乌鸦
再也飞不起来了,它被白色摄震,它失去了
对天空的先天信任
(7)
月色会带来山川、河流以及心思重重的秋天
每一滴在枯草上升起的露水,都是一次圆寂
明亮富有弹性,破灭而不失庄重。那隐藏
在暮色深处的虫豸,好似一台巨型织布机
时而编织荒凉,时而上演浪漫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读诗成了最后的娱乐
我爱过的人,劝我再去爱别人
(8)
越来越多的树被拟人化,它们被叫着
香樟,银杏,合欢,还有迎客松。如果
不幸,就要背井离乡,从丘陵来到平原
从农村来到城市。被裁剪,被训练成
统一的样式,被贴上标签,被用来
吸收灰尘,像今日我们自己的样子
满腹怨言,无力抗争
(9)
有时觉得写诗挺无聊的,把人物化
把物人化,如暗光之下,你把
当年的小物件移来挪去,以
消解孤独和满足感
有用吗?还是看看午后的阳光
如何落在窗台上,噼里啪啦的响
如果远远的看,就会有几只小鸟
落到草坪上,跳几下,飞到枝头上
又跳几下,就落进壁画里,好比高山
河流会成为暮色,你的爱情兼具模仿
(10)
不要怨恨,将你磨成鹅卵石的流水
不要羡慕,在情爱里游刃有余的乌鸦
所谓四时,不过是一个人在黑白里尽情
纵深,如乒乓球穿越多棱镜
若是遇见,内心藏着河流的人,把诗歌
磨成刀刃的人,背着荒漠匆忙赶路的人
请不要自私,告诉他人间之年月,告诉他
长安的方向,告诉他草籽有破土而出的温暖
(11)
入冬以后,日子就安静了许多
枫叶归于泥土,落水桥上没有流水
风又起来了,而风再也带不走
一场爱恋后的美好
你看,清晨多么好,街灯多么好
雨滴沿着伞骨流下去,颜色明亮
而声势猛烈,多像一个人在想你
(12)
很多时候,诗写好了就不愿再改了,像
过去默默喜欢一个人。于是手机上的碎片
越来越多,感动自己的信札越来越少
甚至有时候,看多了街上那样的乞讨人员,我会
试着绕过去,我不想让怜悯像个忧伤的水池
更不想对这个国家产生敌意,它毕竟是我的祖国
我还是要爱它,如这个冬天,沉默的坐在雪地里
温暖的抱住自己。而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
这首诗是在上班途中草就的,它花了不足
十分钟,它毫无诗意
(13)
在桐城工作快半年了,什么景点
也没去,也没什么景点好去。无非
就是些山山水水,文物古迹。我不想
学他们,让一片草坪留下伤痕。更多时候
真不如回家洗澡,看着天花板睡去
(对于一个安静的人,这并不显得多么单调乏味)
一间没有挂号处的卫生室,医生是全科
护士偶尔说牙疼。他们来回走动,像
油菜田里嗡嗡的蜜蜂,就像我没有想飞的冲动
但每天总有人想把我送上天空,我
越来越不开心
病人陆续离去,我拿着手机读情诗
突然不明白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记得
有人在墙角说过,爱情就是把她睡了
然后走完一生
(14)
傍晚的龙眠中路,雨水安言有序
而桥上升起的灯火,臃肿不堪像极了而立的自己
对一朵花满含敌意,面对一条河容易产生
形式感。二进制的路上,越来越多
的人需要折断翅膀,在那些出落
得如爱情的巷陌里,撕烂曾经
见字如面的信盏
也许吧。如今的倦意,囊括了
所有对美好事物的绝望,好比
对一座小城最大的敬意——
谨言,慎行,不要靠近她
(15)
终究还是来了,一场隔世的雨
在心底溅出了泥痕。一个人立于桥头
看昔日的水鸟没了踪影,看灯火和河水
如何暧昧、纠缠不清,看信鸽耽于途中
看远处的钟声止于水中,看小城故事落入风里
看预报中的雪如何到来、飞舞、掷地有声
又如何温柔的将我掩埋在寂静里
(16)
收音机里的雪花落了一场又一场。这个
冬天,我的字句也跟着白一点,干净了一些
尤其在夜晚,行道树是白色的,思念是
白色的,篝火中你的脸也是白色的。那些
替我亲近的雪花,落在你的木屋旁,你唱歌
你跳舞,仿佛你就是个公主。你躺在雪地里
竹林、河流、群山都成了你的裙摆
你白的让人热泪盈眶
(17)
你来了又走,像素白的雪花
飞舞在寂寂的旷野,落地即碎
那么痛,又那么悦耳。也许吧
太多的美好如水滴,不因双手摊开
或紧握而留的更久
纵使沉默,纵使极力隐藏,一些往事的沉渣
还是如枝头的花苞,泄露了春天
越来越明了的心事:为了遇见你
我才来到这里
(18)
最后的余晖退回山林。那些风,那些
坚硬的黑迅速围拢过来,我似乎就要飞起来了
而身后是我执迷的琐碎——尖锐但温暖的冰棱
枯萎却拒绝凋零的寒梅,荒芜而深陷圆润的露水
除此之外,我该以何种姿态面对
面对天空硕大的泪滴,一条清溪
健壮的诉求,以及好久不来的相爱
在这深冬的现场,在这意味深长的
爱慕里,有多少石子跌入深渊
漾出了细小而美丽的漩涡
(19)
雾中有鸟鸣绕山飞,雾中有落梅随水泊
雾中有丢声音的人,她正朝我走来
她一定踏着白日梦的节奏,有一浅
一深的酒窝,我们正好庄重的
错过,而雾是背景,是一层
拨不开的谜团,对于两个
曾用心的人,雾中只有雾
(20)
立春了。雪花还是没有来
一个人躲在书本里暗暗哭泣
黑夜无常。雨水盈盈灌
多少寒梅遁多少樟木笑
遁笑都是虚设,都是徒劳
炊烟缕缕。我们需要迎风赶路
我们需要守住咸菜和稀饭

[b][url] [img] www.138071.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彳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彳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细雨蒙蒙 發表於 2014-12-3 14:0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犹如黄河之水~~~大师,么么思密达

[b][url] [img] www.138537.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ψ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ψ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天然石 發表於 2014-12-4 17:38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挺多,读了一些,挺细腻、朴实诗风

[b][url] [img] www.138950.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マ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マ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么么哒 發表於 2014-12-12 10:00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funk:

[b][url] [img] www.138519.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ゴ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ゴ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4-12-17 11:4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23 編輯 [/i]

我在想,有时候必要做的是词语的减负,,,,至少,已经是有分量的负荷,其间的回环推进效果让人喜欢,,,

[b][url] [img] www.138095.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