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诗歌论坛's Archiver

姜了 發表於 2014-5-21 15:06

天空飞鸟诗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20:05 編輯 [/i]

天空飞鸟诗
燕子飞时


燕子在空中飞得迅疾
不是要尽快捕捉什么
就是要赶紧躲避什么
燕子飞时能倒飞将是很好
燕子在迅疾倒飞
一定是在快速剪切什么
大翅膀


夜里不少翅膀打开
在隐秘地飞,飞往隐秘之地
翅膀上涂抹夜色
夜色里应该有一对大翅膀在打开,扇动在无边之夜
大翅膀扇动是在搅动夜色
夜有可能被搅动出漩涡
漩涡藏有巨大的隐秘。大翅膀该有一个巨大的身体
大心脏就搏动在那样的身体里,夜色被大心脏的心跳鼓胀
夜得颤动不停
天空

天空像有好牧场,身体里有些东西顺着目光送上去
在天空的牧场放牧,放牧的东西获得滋养,放牧完后收回
低头行走,一些东西在身体里容易沤烂
天空多数时候安静
有时突然显得异常,落下不情愿接受的东西
这可能是天空对下面的人间看不下去了
流露出极大的情绪。还是多数时候天空安详地往下面看
来自天空有很多注视
但下面的人间似乎老在年幼无知。被捆紧
仰面躺下来,放开眼,能等到松绑

白鹭八行


白鹭在辽河边上
从桥上经过,如果下车,我,如坦克行进
身上还再抓紧安装装甲
叫白鹭射向我,穿甲弹般穿透我
炸出身体里另一番天下
而白鹭只作为神的笔
神是见不到的,俗世再污浊
神也要用白鹭时常在俗世书写
矮树上的鸟
芽苞在枝条上鼓着,一股劲儿憋紧。一只鸟嘴边箍上黄色
芽苞后来展翅,是大片大片的叶,黄嘴的鸟
暂时在树枝间窜跳,空中有众多飞翔
皮屑脱落,很多正在死去
有些心跳不肯老去,有些,强烈新鲜


麻雀的瞬间
麻雀于眼前瞬间低飞,翅膀展开背部稍微隆起
麻雀突然厚实了一下,像轻浮之人偶尔走出
沉重的一步,而后,麻雀一如从前


鸟落在电线上


没有风
鸟在电线上不动
电流在电线里流动
鸟的神情还是异常地静
鸟眼神和电流都是
绝对地纯净
短路和弹丸的飞窜是潜在的寒冷


灰鸽子飞

十七只灰鸽子低飞,迂回
飞的高度还在十楼以下
翅膀加紧扇动
秋风吹出秋的凉,很多理应不放在心上
十七只灰鸽子飞弧线
它们在低空盘旋,不要方向
每只鸽子都是紧凑的肉身
雨落几点,天空在绷紧
一群灰鸽子飞高
飞到足够高,像是天空多余的云





雨后
一天空凝固的蓝
要是天空的蓝滴落一滴
能是巨大的一滴
大到湖泊能接得住
地上
会有人点火
会有一朵蓝色的火焰轻易熄灭不掉
会有很多蓝色的花朵在无人处开
开到雨后晴空般蓝
开到它们不知道还有一朵蓝色火焰同时在开
开到一天空蓝没滴下一滴
开到它们相互打量
相互打量也蓝得区别不开
风吹过来吹过去
每朵都在想
天空只滴下一小滴蓝只滴在自己这朵上
会蓝得不一样


天的蓝
秋的天空,天上的蓝蓝得淡定
蓝得天上无云
是天空显出的本色
有云飘来,在蓝的天空必然苍白
蓝在天空不是在用力
不是在凝聚
是舒展,氤氲在天空
是天空若有如无的用意
连鸟极力接近天空都要在天空的蓝上留下阴影
蓝在天空蓝而静
是天空的道,蓝会在天空隐没
天空无道
天空肯定不会再蓝
天空失去本色会杂乱
云,鸟,飞的机械
在天上的蓝上出现无不是噪音。蓝沉静住天


飞翔的鸟
飞翔的鸟脊背接近云
阳光的光线先到达飞鸟身上
飞翔的鸟身下
有眼光仰望上来。很多眼光持久仰望
飞鸟被眼光托举
人心的高度想和飞翔的鸟高度一致。渴望出一种痒
飞翔的鸟目力笼罩
飞翔的鸟盘旋出悠扬的曲调
身下有不尽的低洼。飞鸟飞出高妙
人的目光拉扯出心思
飞翔的鸟是人想飞翔的心思
鸟飞过


一只鸟飞很久
是从起源飞来的
一只鸟飞很长时间
仿佛是从时间的起点飞过来的
一只很小的鸟飞过也要留下巨大的空洞
一只巨鸟飞过去
仿佛把剩下的都遗留在空洞里
一只鸟边飞边鸣叫
耳朵里老是有鸟鸣声的遗迹
一只鸟飞过去
并没飞过去
目光和想法一再把一只鸟往回拉
一只鸟的身影始终在脑子里有投影
要是飞过一只猛禽
它目光的锋芒会刺痛当下平庸
一只目光锐利的猛禽飞过
还那么不屑地一瞥
地上竟然遗弃一摊摊东西
之后反思在耐心整理
一只鸟不经意飞过
盲者再盲还是有必要撩撩眼皮
一只鸟不经意飞过
来去都没目的
一只鸟很是有目的地飞过
极有可能什么都没看到
一只鸟飞过
飞过的或许是表面
一只鸟极为具体地飞过
当前极为抽象起来
一只鸟飞远只是一点
把抽象飞过的鸟复归具体一点
一只鸟凌厉地飞过
当下即使没发声
也不显得安静
虚弱的眼神和胡乱的想法都在制造噪音
一只鸟迅疾飞跃噪音带
留意了一下
一只鸟不光是飞过
并没留意
一只鸟只是飞过
一只非同一般的鸟飞过
似乎天空都为之倾斜一下
当下很受伤
一只鸟极为清晰地一下飞过
目前的能不能都极为清晰一下
一只鸟最终飞过去
会飞进深处
一只鸟最终飞离某种表面
在有深度地飞
天空不空,留有飞鸟的任性
天空无云
天空空出天空。飞鸟飞过天空
没留下影子
飞鸟会在天空任性飞
天空收好云,飞鸟任性飞
天空空无
向远处低垂
在天空飞得任性够了的飞鸟甚至飞出天空
天空陷进天空的澄净

[b][url] [img] www.138073.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扌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扌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红尘一笑 發表於 2014-5-21 19:06

[i=s]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20:05 編輯 [/i]

一组值得深思的诗歌,学习。

[b][url] [img] www.138850.com [/img] [size=6][color=Red]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color][/size] [/url][/b]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4-5-23 09:10

提出了一个很大的设问,该怎样解决呢?诗歌仅仅有描述远远不够的:L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